我楞了會神,驚訝的看着他,真沒想到,一個賣水果的小販,居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

“大膽嘗試,不要畏畏縮縮。要是你嚐了真甜,心裏肯定會覺得幸運和滿足,要是不甜,你也是勇敢的,怕不甜就不買,你放棄的不是一次吃西瓜的機會,而是自信。”大叔非常來勁,推銷瓜的同時說起了人生哲理。

“我們就是買個西瓜…”範範有些好笑的嘀咕了一句。

撿了兩個給了錢,我們便走了,但是大叔說的話,卻始終徘徊在我心裏。

總覺得,我似乎也缺少了某種勇氣…

—————-偉大的分割線—————–

範範略帶失落的神情出現在我眼前,我們兩都被彼此嚇了一跳。

我尷尬的笑了下,剛纔她陪我來這後,獨自一人坐在角落裏,極力爲我營造二人世界,避免了電燈泡的作用。倒是我,白費了她一片苦心。

“嗯?你…”範範指着我,疑惑的回過頭。

“我在找你!”腦子裏一團糟,下意識自我保護的謊話脫口而出,我的心跳的很快,後背都起了雞皮疙瘩,生怕被她誤會,或者是看穿。

範範有些不信,又回頭看了一眼:“你剛纔明明…”

我連忙拉起範範的手,頭的也不回的向前走去,現在的我心亂如麻,完全沒有了剛纔那股氣勢,沒有勇氣回頭,哪怕是再看他一眼,我都做不到。

不過他的樣子卻牢牢印在我心頭,揮之不去…

心慌意亂的我回到家,立即融入到熟悉又陌生的家,默不作聲的坐在沙發上,靜靜的感受一切。當初,徐鳳年就是在這裏把我帶走,郭勇佳也有在這裏救過我的命。

這些思緒在我腦中發酵,情到深處,鼻頭冒出一股無與倫比的酸味,連同眼睛也變得朦朧。

心裏苦澀,有種說不出口,卻若近若離的感覺。

一寸相思一寸灰…

範範很識趣,陪伴在我一邊,輕輕敲打我的背,聽了我說的故事,恐怕她也和我一樣,會觸景生情吧?

但我明白,她永遠也體會不到我此時的心,是多麼複雜。

安靜總能讓人想許多事,和他們幾人曾經的一幕幕,如電影般在腦中播映,在不知不覺中,早就習慣和他們在一起,如今,一個人的我真的好無力。

…………………….

晚上,我特地給父母打了電話,陪他們聊了許多。既然在夢裏我痛過了一次,那這次說什麼也不會再任性了。

破天荒,父母居然沒有想象中那樣責怪我,反倒是誇我終於想通了,還叫我回去多陪陪他們。我忍着眼淚奪眶而出的衝動,只是輕嗯了一聲。其實心裏巴不得飛過去,向他們哭訴我做了一個很久,很久的夢。

“人長大了,就有該面對的事,但不管是什麼事,都會過去,明天會更好。”

即使隔着電話,對我無比熟悉的老媽也察覺到了我的反常,掛斷電話後的最後一句令人深思,無法自拔。

放下真的有那麼簡單嗎?談何容易…

第二天,範範陪我坐車回家,在集市,我準備買點東西回去,路過一個水果攤,看見了西瓜,這是老媽平時喜歡吃的。

“老闆,這西瓜甜不甜?”我輕輕撫摸着圓滾滾的西瓜,雖然上面還有些泥土,但並不妨礙它的賣相,每一個都長得很漂亮,甚至我已經開始想象在家和父母一起吃西瓜的情景。

“嘿,你這姑娘,說話真逗。”

賣西瓜的攤主是一位四十出頭的大叔,有點胖,禿頭,穿着白背心,拿着扇子不斷搖晃。

“我要是說不甜吧,你肯定不買。我要說甜吧,可這個瓜我沒吃過怎麼會知道呢?人生就像買西瓜,未知才精彩。”

我楞了會神,驚訝的看着他,真沒想到,一個賣水果的小販,居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

“大膽嘗試,不要畏畏縮縮。要是你嚐了真甜,心裏肯定會覺得幸運和滿足,要是不甜,你也是勇敢的,怕不甜就不買,你放棄的不是一次吃西瓜的機會,而是自信。”大叔非常來勁,推銷瓜的同時說起了人生哲理。

“我們就是買個西瓜…”範範有些好笑的嘀咕了一句。

撿了兩個給了錢,我們便走了,但是大叔說的話,卻始終徘徊在我心裏。

總覺得,我似乎也缺少了某種勇氣… 「怎麼樣?舅舅呢?」墨城看著月飛幾人擔心的問道。

大神是個膽小鬼 「小少爺,主子不見了!」月飛臉色難看的說道。

「什麼?怎麼會這樣?你們只留下這些人護衛保護舅舅嗎?」墨城語氣冰冷的質問道。

「小少爺,我們留下了的都是月族的死士,他們每個人的實力都在我們之上,只是全死了,主子下落不明……」其中一人解釋道。

如果不是因為這些死士的實力,全部都強於他們八人,他們幾人也不會一起離開了!

墨九狸沒有說話,只是眼神仔細的看著周圍的屍體,所有死士都是一擊斃命,被人一招殺死……

可見來人的實力很強悍,她將寶寶放下來,走到屋內,仔細觀察每個角落,屋子裡面,除了床上染血的被子有些凌亂,屋內的擺設絲毫沒有移動過……

來人應該只是強行帶走了床上的人……

這時,墨九狸的腳踢到地上一具屍體,她的眉頭微微一皺,蹲下身來,查看那人的傷勢……

果然,發現他還有一絲的氣息在,竟然沒死,這讓墨九狸有些意外,而且這人的打扮跟那些死士不同,要麼不是死士,要麼是死士的頭頂……

「娘親,怎麼了?」寶寶走進來,看到自家娘親問道。

我從草原來 「他還活著!」墨九狸簡單的說道,已經開始救治地上的人。

墨城等人沒有打擾墨九狸,一切只能期待墨九狸會將人救活,這樣他們才能知道,月九黎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按照月飛幾人說的,他們藏在此處,沒有任何人知道,而且他們也不是剛剛來到紫楊城的,自從月九黎傷重之後,他們便悄然躲開了敵人的追蹤和刺殺,來到紫楊城已經有大半年的時間了……

他們八個人也是聽從月九黎的吩咐,前往凌天秘境的,從他們離開到現在的時間,加在一起也不過是一個月不到,怎麼就出事了呢……

「去周圍查一下!」帝溟寒看了眼身邊的暗護法吩咐道。

「是,主子!」暗護法聞言應道。

「我們也去!」月飛也說道,接著月飛帶著四人,隨著暗護法一起出去了。

其餘三人留下來將那些死士的屍體清理掉,墨城臉色難看的等在外面。帝溟寒則帶著寶寶,一直守在墨九狸的身邊……

經過兩個時辰的治療,墨九狸才終於停了下來。

「如何?」帝溟寒看著她問道,他發現這丫頭認真救人的時候,真是太美了,看的他幾乎移不開視線。

「死不了,明早應該能醒來!」墨九狸說道。

「表哥呢?」墨九狸看到屋內只有他們三人問道。

「在外面!」帝溟寒說道。

墨九狸點頭來到外面,看到坐在一邊臉色難看的墨城:「表哥。」

「九狸,怎麼樣?」墨城問道。

「不會死,明早就能醒來!從他身上的傷看來,應該是三天前被人打傷的,還好他及時護住了心脈,也在最後服下了一顆保命的丹藥,不然即便是我,也沒有辦法救活他!」墨九狸說道。 新書啓程,以下試讀

我姓劉,叫劉必,老家在東北那旮旯。

事情是這樣,我小舅死了,爸媽叫我一塊回村裏辦喪事兒,我是不太想回去的,可拗不住我媽嘮叨,她就這麼一個親弟弟,生活了二十幾年不說,還走的這麼突然,四十歲的女人,老在我面前哭鼻子,我這當兒子也不能不孝啊,就跟領導請了假滾回去了。

村裏,小舅家離我家不遠,一棟三樓小洋房,裝修的挺像那麼一回事,可我一看到這房子,心裏就他媽來氣。

我小舅叫劉有財,名字是個好名字,可人是個兜裏存不住半個鋼鏰窮逼,他大不了我幾歲,小時候跟我一塊住,屁本事沒有,整天就瞎混,而且爲人極爲好色,也算我半個啓蒙老師,但他總是欺負我年紀小,性子直,不懂事,說介紹女朋友騙我零花錢買菸,回頭我一問他,他就罵我傻逼,還說我吊毛都沒張齊就想睡女人,氣的我牙根癢癢,好幾次都想拿刀懟他。

後來,這傢伙也二十多了,成天不幹活,就賴在我家吃喝,沒錢了就找我媽拿,媽了個逼的,我和我爸每個月的生活費加起來還沒有他一半的多,最後我媽也看不下去了,拿了點積蓄,在老家給他蓋了棟小洋房,還給他找了個婆娘,配了個五十平米的小超市,也算做了姐姐的本分。

說到他婆娘,也就是我舅媽,那生的可好看了,年紀跟我一般大,不高不矮,皮膚跟山溝裏清水似得,白裏還透着青筋,身段嘛,前凸後翹必須的,走起路來長髮飄飄,扭着腚子風韻十足,至於長相嘛,國色天香不爲過!跟京東老總媳婦奶茶妹有點像,但奶茶妹是走清純路線,而我舅媽是那種看起來清純,可又覺得她特別成熟的女人,我一開始不知道還以爲她是啥地方請來的小明星呢!

我還聽說,爲了搞定她,我媽親自當媒人,磨破了嘴皮子才把她栓在我小舅身上。

到小舅家,我一眼就瞅見客廳正中央橫着一張木牀,上面蓋着塊白塊,隱約能看出個人的模子。我媽情緒非常激動,一上去就撲在我小舅身上嚎啕大哭,那叫一個撕心裂肺啊,我舅媽原本正在和村裏幾個老太婆在說事,看見我媽這模樣頓時傻逼了,隨後也撲上前一塊哭。

我跟爸就顯得多餘了,索性站一邊,煙不離手,一根接着一根。

等我媽和舅媽都消停了,我纔有機會觀察舅媽,兩年沒見,她好像更年輕了,身材跟個葫蘆似得,原本就特別漂亮的她,配上一副楚楚可憐,要哭不哭的樣子,真惹人心疼。

我爸比我還誇張,直勾勾的盯着舅媽,好像幾天沒吃飯,突然看見紅燒肉一樣!我就笑話他說你咋回事兒啊,老盯着人家媳婦看個啥玩應?再看人家晚上也不會陪你睡。

我爸面無表情看我,我隨手搭他肩上又說小舅死的這麼早,你覺得是不是成天就把勁兒浪費在媳婦身上,給榨乾啦?

我和我爸關係很好,與其說是父子,其實更像是哥們兒,關係老鐵了。

“別亂說話!”我爸訓了我一句,隨後悄聲道:“哎,你瞅那身段,是個男人還不得往死裏折騰?”

“….”

回了家,我這纔想起件事,問我媽小舅是咋死的啊?我媽黑着臉,特別沉悶的說猝死的!我怔了怔神,就聽我媽解釋說,小舅昨晚跟美蓮,也就是我舅媽,嘿咻嘿咻的時候,突然沒喘上氣,一命嗚呼。

我很驚訝,說真假啊?!

我媽連連嘆氣,說早知道不給小舅找這麼漂亮的媳婦了,這下可好,命都搭在女人肚皮子上了!

話剛講完,我媽就又開始抹眼淚,我只好安慰了幾句,無非是人死不能復生,別太傷心這些屁話。倒是我爸,嘴裏蹦出一句特別有哲理的話。

“老婆天天有的睡,咋還能睡死了?有財太年輕了,哎…”

傍晚,我媽弄了點酒菜,又把舅媽喊過來,也算是一家人吃頓飯,席間我媽一個勁的逼逼叨叨,問着問那的繞了半天圈子,最後才說你們兩在一起這麼久,肚子咋沒個動靜?

舅媽跟我一樣是小年輕,臉皮薄,看我和我爸倆老大爺們在,不好意思說,就耷拉個腦袋搖晃,怪失落的。

凰女驚天下 我爸也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又問她說:“美蓮啊,你們兩,多久那個一次?”

“大概,兩天?有時候,一天一次,也有時候,一天兩次…”舅媽輕聲細語道。

“這是牛吧,耕地都不帶這麼玩的。”我脫口就來了這麼一句。

“瞎說啥!”我媽瞪了我一眼,輕輕拍打舅媽的手語氣裏帶着埋怨道:“你們也真是的,年輕人就能這麼亂來嗎?”

舅媽沒說話,鼻子一抽一抽的,我覺得我媽這個問題太他媽多餘了,這種事,女的怎麼會拒絕?

一頓飯吃了快三小時,我爸酒量不行,跟我喝的頭都快趴桌子底下去了,我媽趕緊給我爸送屋子裏休息,還叫我送舅媽回家,我也喝大了,搖搖晃晃的起身就喊舅媽走。

農村的夜晚大家都知道,黑不溜秋的,啥都看不見,我又喝了很多酒,走路直打漂,舅媽看我這樣,就把我手搭在她肩上,抱住我的腰,扶着我走。

我頭暈腦子卻不昏,心裏挺感動的,於是我就趁着酒勁跟她說:舅媽,我說句大實話,我舅那人不咋滴,你跟着他後半輩子也是吃苦受累,現在去了就去了,你趁着年輕,沒孩子,趕緊找個好人家嫁了。

舅媽哎了一聲,沒搭理我這茬,就問我說還行不行,要不晚上別回家了,就留這裏過夜。

我趕緊擺手,說你快上去吧,我這就要走了。開玩笑,她老公剛死,我就留下來過夜,扯犢子麼!

小洋房亮起燈光,我這才轉身回去,喃喃自語:“白瞎了這麼好的姑娘,獨守空房…”

回到家,我倒頭就睡。

人常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大概是我白天腦子裏老想着美蓮,以至於她出現在我夢裏,兩個人在深情的那個啥。

我打包票,這種夢基本每個年輕男人都會做,對象嘛也各有不同,畢竟夢只是釋放人心裏壓力的一種。

夢的正嗨呢,小舅不知道咋滴跑出來了,把我從牀上抓起,啪啪兩個耳光,還對我吼說:“你個畜生,我媳婦你也敢動?!”

我一時間被嚇的腿都軟了,說話支支吾吾,語無倫次,想解釋也解釋不清,然後美蓮就衝過來了去扯小舅,讓他放手,還說我和她是真愛。

“*真愛!”

小舅勃然大怒,一腳把她蹬飛了,雙手掐住我脖子歇斯底里喊道:“我要掐死你!掐死你!…”

我猛地睜開眼睛,呼哧呼哧大口喘氣,背後冷颼颼的,全是汗!

原來是夢,媽了個逼的,可把我嚇尿了!

下了牀,我點了根菸出去上廁所,這會天已經亮了,我媽在廚房準備早飯,聽到開門聲,下意識回頭看向我,隨即猛地瞪圓了眼睛,手裏的碗啪啦一聲摔在了地上。

“幹啥玩應?”我楞在原地問道。

我媽三兩步衝了過來,雙手在我臉上摸了半響不停的看。

“你這臉咋成這樣了,給誰打的啊?”

“啥給誰打的?”我心裏突突,走到廁所裏去看鏡子。

一瞅,我差點沒暈了過去!

只見鏡子裏的我,臉上有兩個巴掌印,脖子上也有,是抓印,更讓我傻逼的是,這印子居然是青色的,彷彿胎記一般!

新書地址:heiyan.com/book/56200 沒過多久,暗護法和月飛幾人便回來了,只是他們並沒有查到有用的線索……

本來月飛等人買下這處院子后,就嫌少與人交流,加上這附近僻靜,一共也不到十戶人家,都是一些尋常百姓,開始他們還對月飛等人好奇,後來探尋無果,也就習慣了,大家也就相安無事……

暗護法幾人將幾戶人家都問過了,他們並沒有聽到這裡有打鬥的聲音……

一切線索都沒了,現在只能祈禱墨九狸救活的那人醒來,會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月飛等人也沒閑著,一直在小院周圍仔細尋找線索,雖然希望渺茫,他們卻不願意放棄,墨九狸也沒有阻止他們……

「表哥,月族到底怎麼回事?為何月少主要離開月族,到這裡來躲避著呢?」墨九狸來到墨城的身邊,看著他問道。

「月族本是這隠族四大家族之一,除了月族之外,還有雪族,聖族,和柯族三大家族!據說這隠族最早便是四大家族的先祖發現的。除了四大家族以外,其餘的家族都是後來才有的,有的是四族的親屬,有的是外界的強者來此的……

四大家族分別佔據隠族四個玄氣最為濃郁之地,每一族的禁地,都是玄氣最為濃郁的寶地!四族之間看似和平,卻一直明爭暗鬥不斷!隨著四族的老一輩強者不斷隱世,這爭鬥便落在了各家族年輕一代的身上!

舅舅便是月族年輕一代最為傑出的人之一,只是月族直系血脈向來稀少,舅舅這一代只有他和我娘親兩人。反而是月族的旁系血脈人數眾多!其中也不乏有天賦不錯的人,雖然實力不如舅舅,但是也相差無幾,自從我娘親去世沒多久,舅舅便忽然中毒了,一直都靠著強悍的實力壓制著,才沒有被人發現!

當初我和哥哥在的時候,還能幫助舅舅分擔一些,自從我們兩人離開隠族去到學院后,舅舅身邊只剩下月飛八人,而旁系的弟子當中,在我們沒有離開時,就發現有人跟雪族的人來往,雪族跟月族因為我娘親和爹爹的事情,早已是不死不休的仇敵。所以,我覺得舅舅的毒可能也是他們下的,而雪族的目的,絕對不可能是扶持月族的某人當少主,真正的目的,應該是想將整個月族并吞掉才是,可憐有些人到現在都拎不清,以為雪族會給他們當靠山!」墨城諷刺的說道。

有人在的地方就有爭鬥,哪怕是在外人眼中,不問世事的隠族也是一樣!甚至隠族的一些人和事情,比外界更加的讓人不恥……

「這麼說月少主應該是被人逼出月族了!看起來現在的月族已經易主了吧!」墨九狸猜測道。

「不會,月族的人並不知道舅舅已經離開了,隠族的每一代少主,他們從就有兩個影子!名為光暗雙影,為的就是保護他們的安全!光暗雙影,一明一暗,在不需要的時候,他們都是有隠族 光暗雙影,一明一暗,在不需要的時候,他們都是有隠族的老祖宗們,親自培養和訓練的。需要的時候,就會代替舅舅出現在人前!

隠族的各大家族少主,身邊都有光暗雙影的存在,每當各族少主成人之後,光暗雙影就會通過秘法,將期容貌和骨骼改變成和各族少主一模一樣的存在。而且光暗雙影的實力,大部分都高於真正的少主,而且他們只聽命於各族少主的命令,永遠不會背叛!

光暗雙影中的光影,會在需要的時候,直接出現在人前,代替各族少主,暗影則會一直在暗處跟隨其左右,保護各族少主的安全!

舅舅這一次出來,便是有光暗雙影留在月族代替他,因此月族的人,不會知道舅舅其實已經出來了!」墨城解釋道。

墨九狸聞言倒是有些唏噓不已,沒有想到隠族對各族少主的保護,還真是到了密不透風的地步……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如果真的如此,月九黎又為何會中毒呢?這樣的事情,既然表哥都能知道,相信別人也能知道吧?

不過,對此墨九狸倒是沒有多問,畢竟這也不是她的事情!她來隠族完全是為了表哥而已……

天黑之後,墨九狸和寶寶在帳篷內休息,至於其餘人似乎都沒睡,帝溟寒和暗護法不知道去那裡了……

墨城和月飛等人都守著那個病人身邊,等候他醒來。 末世重生之屍王寵悍妻 只是一夜的時間過去了,那人也一直沒有醒來……

一夜無話

墨九狸和寶寶梳洗之後,走出帳篷時,只有墨城一人,月飛等人都守在院子外面……

「他可醒了?」墨九狸看著墨城問道。

「還沒有!」墨城說道。

「我去看看……」墨九狸說著走進屋內。

「表舅舅你不要擔心,我娘親很厲害的哦!」寶寶看著墨城的臉色不怎麼好,安慰的說道。

墨城對著寶寶笑了笑道:「嗯,我相信九狸!寶寶餓不餓?表舅舅去給買些吃的吧!」

「不用了表舅舅,我剛才吃過靈果了!一點也不餓,給你吃!」寶寶說著拿出幾顆靈果遞給墨城道。

墨城笑著接了過來,寵溺的摸了摸寶寶的頭,看著寶寶精緻的小臉,心情也微微好了一點……

「咳咳……你是誰?」這時屋內傳來一個男子的質問聲。

墨城聞言立即走了進去,看到床上的男子果然醒來了,此刻正一臉警惕的看著墨九狸質問道……

墨九狸挑眉的看著對方的下顎處,顯然這人並非真面目,而是帶了人皮面具的!不過,她也沒有馬上拆穿對方……

看到墨城和寶寶進來后,床上的男子眼神更加警惕了,瞪著墨九狸等人一臉的防備……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