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寧願餓着肚子也不吃,就是不吃”王鶴瞳跺着腳撅着小嘴任性的說道。

“昨天回去的時候,我去超市給你買了零食,都在後座上黑塑料袋子裏裝的,趕緊去吃吧”柏皓騰無奈的對王鶴瞳說道。

“還是我柏師兄對我好”王鶴瞳說這話的時候,捧着柏皓騰的臉就親了一口,柏皓騰的臉瞬間羞的通紅,就跟那猴屁股似的。

“王鶴瞳,這件事千萬不要告訴大師姐,如果讓大師姐知道的話,她又得埋怨我太慣着你了”柏皓騰對王鶴瞳喊道。

“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傻子”王鶴瞳奔着外面的那輛卡宴車就奔了過去。

“這丫頭,心情好了喊我柏師兄,心情不好就喊我柏皓騰”柏皓騰說這話的時候雖然是一臉的苦笑,但我此時能看得出柏皓騰他很幸福。

“你五弊三缺不犯孤獨命,那麼你和王鶴瞳在一起是可以”我在一旁插了一句。

“林兄弟,你又來了,咱不談這個行嗎”柏皓騰說這話的時候也不敢正視我,我知道柏皓騰一直以來都在逃避這個問題。

“你這樣不覺得累嗎?既然喜歡就去爭取,不要被那些古老的規矩所束縛,古語有云,有情人終成眷屬”我在一旁鼓勵着柏皓騰。

“我現在想不了那麼多,只要鶴瞳是幸福的,那我就是快樂的,我註定會變成一個殘疾人,我不想連累她”柏皓騰捧着碗一邊吃着飯,一邊看着坐在車裏偷吃零食的王鶴瞳。

“唉,隨便你吧”我嘆了一口氣說道,柏皓騰完全詮釋了那句話,就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而是兩個明明相愛的人卻不能在一起,這是一件特別糾結的事。

我們吃完飯以後就開始清理起棺材裏的雨水,這棺材雖然被埋在土裏一百五十多年了,可是這些棺材依舊保存的十分好,密封的也特別好,棺材裏裝滿了雨水一點也沒有滲漏出去,我們三個拿着盆,一盆一盆的往外舀。

“我不行了,你們兩個幹吧,這棺材實在太臭了”王鶴瞳將手裏的盆扔在地上跑在一旁看我們倆幹活,由於屍體是在棺材裏屍變的,所以棺材裏的那些雨水也跟臭水溝了的水沒啥兩樣散發着腥臭的氣味,有些刺鼻,聞到這個味我都有點噁心。

王鶴瞳的任性,我跟柏皓騰都能接受,柏皓騰對王鶴瞳那是愛,我看得出來,而我對王鶴瞳則是像哥哥對妹子,尤其是前天晚上鶴瞳爲我出頭的時候,我更是把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當成自己的親妹妹,如果有人敢欺負鶴瞳的話,我也會站出來保護他。

趙鳴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九點多了“抱歉啊,這兩天沒怎麼睡覺,今天起來的有點晚了”趙鳴走到我們面前不好意思的對我跟柏皓騰說道。

“沒事,你去清理那口石棺吧,那口棺材裏有不少太平天國的銅板,那都是你們趙家的東西”我指着那口棺材說道。

“好的”於是趙鳴將王鶴瞳扔在地上盆撿了起來開始舀石棺裏的水。

我們三個人從早上一直清理到中午十二點多的時候,才把九口棺材裏的水全部清理乾淨。

“林道長,這個是什麼東西啊”趙鳴拿起石棺裏的那枚符印向我問道。

“那個符印你放在棺材裏,這是暮道友帶來了”我對趙鳴說道。

“噢”趙鳴點點頭將那枚符印又放在了棺材裏。

“師傅他老人家就是偏心,這張天師符印我跟他要了十幾年了,他都沒吐口說給我,沒想到他居然給我大師姐了”王鶴瞳蹲在地上撅着小嘴生氣的說道。

“鶴瞳,你說那石棺裏的那個符印是你們龍虎山正一教的鎮山之寶張天師符印”我驚訝的向王鶴瞳說道,因爲師傅曾經跟我說過這個張天師符印,所以我這腦海裏有些印象。

“沒錯,那個符印就是我們龍虎山的鎮山之寶”鶴瞳驕傲的對我說道,聽了鶴瞳這麼說我趕緊向那石棺走了過去。

我將張天師符印從棺材裏拿了起來仔細的觀察起來,這張天師符印是用黃色古玉製成的,這個黃色古玉正面用繁體字刻着張天師印四個字,古玉的背面則是刻着九條栩栩如生的神龍,爲什麼是九條龍呢,因爲在古代九被認爲最大的數字,皇帝被稱爲九五之尊,而佛門也認爲九九歸一,終成正果。

我手握這枚張天師符印,能感受到這符印裏的散發着強大道家能量,我不由的把眼睛閉上了,此時一幕陌生的畫面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我在畫面裏找到了我師傅張大狗的身影,除了我的師傅,我還看到了一個身體藍色,頭戴五骷髏冠,面部三目睜得圓而鼓,大嘴如盆,露出兩顆虎牙的女人。她站在我師傅的旁邊,顯得跟我師傅特別的親近,我心裏有些納悶這個人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看着像人但不是人,看着像妖但又不是妖,從她的身上能感受到佛家身上散發的能量,我師傅的身邊還站着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穿着白色長袍,長袍的胸口處繡有一個正字,這是龍虎山正一教的標誌,這個女人長的十分漂亮,年紀也就在二十四五歲左右,她的左手緊握着我師傅的右手。除了他們三個,我還看到了好幾個人,他們的眼睛望着正前方的一座古城,古城門上方的牆上寫着洛陽兩個字,此時那洛陽城門緩緩的打開了,我遠遠的看見一個高壯的人手裏拿着一把方天畫戟從城裏走了出來…..。

“不要亂動我的東西”暮婉卿將我手裏的符印奪了過去然後放在了石棺裏,此時我腦海裏的那怪異的畫面瞬間消失,我還想看從洛陽城出來的那個男人是誰,結果…….

“大師姐你醒了”王鶴瞳蹦蹦噠噠的跑到了暮婉卿的身邊挽着暮婉卿的胳膊說道。

“恩”暮婉卿點着頭說道。

“大師姐,要不你再去睡會去吧,這裏也沒有什麼事”柏皓騰看到暮婉卿的眼睛裏佈滿了紅血絲。

“不用了,鶴瞳你進屋把昨天晚上畫好陣符拿給我”暮婉卿對王鶴瞳吩咐道。

“好的大師姐”王鶴瞳對暮婉卿的話是言聽計從,確實如柏皓騰以前所說的那樣,也就只有這個暮婉卿能治住這天不怕地不怕的王鶴瞳。

“以後不要隨便碰別人的東西,我討厭別人沒經過我允許碰我的東西”暮婉卿對我說完這話後就開始檢查起九口棺材,而我此時的臉則是羞的通紅。

“林兄弟,你也不用在意,我大師姐就是這樣的人”柏皓騰走到我的身邊拍着我的肩膀說道。

“哦,我沒在意”我搖着頭微笑的對柏皓騰說道,此時我的腦子一直在想剛纔腦海裏出現的畫面,我實在搞不懂那個身上散發這佛家氣息的女子到底是誰,爲什麼她樣貌如此猙獰,她跟我師傅又是什麼關係。

暮婉卿接過王鶴瞳手裏的陣符,就在棺材上貼了起來,昨天晚上下的那場大雨將棺材之前貼的陣符全部沖掉了,所以暮婉卿現在在重新的貼符,他在每口棺材上貼了九張陣符,而且這九張符也不是隨便亂貼的,這九張符按照九宮八卦陣的佈局全部貼在棺材的一側。我從小跟師傅學道也將近三十載了,對於這些陣法佈置還有風水異術我瞭解的不是很深,我懂的也僅僅是一些皮毛而已。

此時我跟王鶴瞳還有柏皓騰以及趙鳴站在一旁看着暮婉卿一個人在那忙活着,即使我們想去幫忙,也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當暮婉卿一切準備就緒的時候,她望着蔚藍的天空用右手不停的掐算着,也不知道她在算着什麼。看着她皺着眉頭的樣子,我覺得情況可能有些不妙。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大師姐,你說那些殭屍今天晚上會來嗎?”王鶴瞳走到暮婉卿的身邊問道。

“不知道,如果它們今天晚上還不出來的話,就把它們引出來,我可沒有時間跟他們耗了”暮婉卿慎重的說道。

“那我們怎麼給它們引出來啊”王鶴瞳不解的問道。

“這個到晚上你就知道了”暮婉卿說完這番話,走回屋子裏將昨天晚上紮好的九個草人拿了出來,她在每口棺材裏放置了一個草人。

“時間也不早了,我去做飯了,你們大家到屋子裏等着吧”趙鳴擦了一下額頭的汗往屋子裏走去。

中午吃完飯以後,王鶴瞳跟暮婉卿上樓休息了,柏皓騰也有點困了,他沒有上樓去而是躺在沙發上睡了起來,趙鳴則是坐在一旁繼續擺弄着他那杆長槍,他把一個瞄準鏡按了上去然後不斷的調試着。

我緩步的往二樓走去,當我推開門的時候,二柱子仍然是一動不動的躺在牀上,只不過他現在已經醒了,他瞪着兩個眼睛在看着我。

“師傅,我想尿尿”二柱子尷尬的說道,我點點頭將二柱子從牀上扶到了衛生間,二柱子現在就跟全身癱瘓人是一個樣子的,他現在是完全難以自理。等二柱子上完廁所,我又給他放到了牀上。

“餓不餓,我下去給你弄點吃的吧”我對二柱子說道。

“不餓,我啥也不吃,就想睡覺”二柱子剛說完這話就睡着了,看着二柱子這個樣子我這心裏還有些慚愧,原本以爲這個二柱子會埋怨我,結果他什麼都沒說。

我走到樓下的沙發上也感到有一絲的睏意,我也爬到了客廳的沙發上閉上眼睡覺,畢竟今天晚上可能會有一場惡戰,現在我必須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當然我這心裏還是有一些擔憂的,也不知道我們四個到底能不能拿下那九具殭屍。

當我這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我沒想到我這一睡就是近五個多小時,趙鳴柏皓騰他們幾個坐在沙發上正在吃完飯,趙鳴見我醒來就招呼着我吃飯。

我現在忽然有種混吃等死的感覺,吃完飯我們幾個又開始喝起了茶,今天晚上的天氣還算不錯,八點多鐘的時候月亮就掛在了天空上。

“趙鳴,我需要用你的血來引殭屍來”暮婉卿喝了一口茶對趙鳴說道。

“什麼意思,爲什麼要用我的血”趙鳴有些不明白的問道。

“殭屍屍變以後急需血液來補充自己的身體,當然他後代的血緣和自己曾經身上流的血液相同。那麼吸食了後代的血液就會讓他在短暫的時間裏把自己的實力提升到巔峯。越靠前血緣越純。趙鳴天生就是當兵的,又年輕,身體裏面的能量是最大的。他的叔叔現在已經離開了,所以殭屍會找到你,按照現代話來說就是你的dna與那具飛屍的dna相同,所以用你的血比用我們的血更能吸引那具飛屍過來。”暮婉卿對趙鳴解釋了一遍,暮婉卿說的很有道理,因爲師傅曾經也跟我說過這殭屍屍變以後會選擇去找自己的後代,去吸食他們的鮮血。

“那好吧,你們在這等我”趙鳴走到廚房裏,忙活了一會,然後他端着一個碗走了出來,我看到碗裏面有半碗血,而趙鳴的手掌還在往地上滴着鮮血。

“你看這些血夠不夠”柏皓騰將碗遞給了暮婉卿。

暮婉卿趕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她握着趙鳴的流着手默唸着咒語,當暮婉卿將手拿開的時候趙鳴手心處的那道口子已經癒合上了。此時的趙鳴已經不覺得這有多麼稀奇了,因爲更稀奇的事他都已經見識過了。

“其實也不需要這麼多血的”暮婉卿接過趙鳴手裏的碗說道,我心想這趙鳴也是個爺們,自己去廚房放了半碗血,這要放在普通人的身上,可沒有幾個人能有勇氣做出來。

暮婉卿掏出黃符紙在茶機上疊了起來,暮婉卿一共疊了五個紙鶴,然後他將趙鳴的血倒在了那五隻紙鶴上,黃色的紙鶴瞬間變成了紅色。

“鶴瞳,你將剩餘的這些血倒在九宮八卦陣裏”暮婉卿將手裏的血碗遞給了王鶴瞳,王鶴瞳接過暮婉卿手裏血碗就往院子裏跑去,然後按照暮婉卿所說的將碗裏剩餘的那些血倒在了九宮八卦陣中心處。

暮婉卿將五個紙鶴一字排開的放在她的面前,她閉上眼睛然後將兩隻手放在紙鶴的上方嘴裏默唸着咒語“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飛”當暮婉卿唸完咒語,桌子上的那五隻紙鶴撲打着翅膀慢慢的從茶機上飛了起來。

“太不可思議了”趙鳴瞪着眼睛張大嘴巴看着飛起來的那五隻紙鶴說道,我也是一臉驚訝的看着暮婉卿,我心裏對這個暮婉卿是越來越佩服了。

五隻紙鶴從茶機上飛起來繞着暮婉卿身子不停的旋轉着,這神奇的一幕深深的將我們大家的眼神給吸引住了。

“去吧”暮婉卿將體內的道力打入那五隻紙鶴的身上,五隻紙鶴拍打着翅膀飛出了別墅向後山飛去,我們的目光也在盯着那五隻紅紙鶴慢慢的飛遠,一直消失在我們的眼前。

“好了,咱們幾個出去吧”暮婉卿說完這話就向別墅院子裏的法陣裏走去,接着我們幾個人跟在暮婉卿的身後也向法陣走去。

“趙鳴你站在法陣中間,無論一會你看到什麼都不要驚慌,那具飛屍肯定會選擇先吸你的血,我們會保護你的,到時候你聽我的安排就行”暮婉卿說完這話的時候,在趙鳴的身上貼了一張鎮屍符,這鎮屍符是暮婉卿畫的,我能感受到趙鳴身上貼的這張符的能量要比我畫出的鎮屍符蘊含的能量大很多,就從這一張符鎮屍符上就能看出這暮婉卿的勢力要比我強上很多很多。

“大師姐,你說那羣殭屍會來嗎?”王鶴瞳向暮婉卿問道。

“十有八九應該會來”暮婉卿也不是很肯定的說道。

“哦”王鶴瞳點了點頭再沒問什麼。

我們這些人一臉緊張的望着別墅後院的那座大山,趙鳴舉起手裏的長槍不時的對着後山瞄準着,我們也都知道趙鳴準備幹什麼。

就這樣一個小時過去了,在這一個小時裏我們五個保持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看着後山,趙鳴利用槍上的瞄準鏡不停逛網着後山。

“殭屍來了,都準備好”暮婉卿低聲的對我們幾個人說道,我們則是一臉疑惑的望着暮婉卿,因爲我們根本就沒發現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大師姐,我怎麼看不出來那羣殭屍來了”王鶴瞳望着後山向暮婉卿問道。

“因爲我的那五隻紙鶴全都被毀了,我徹底的跟它們失去聯繫了”暮婉卿嚴肅的說道。

“嗷嗚,嗷嗚….”暮婉卿剛說完,後山就傳來殭屍那野獸般的嘶吼聲。

“金錢劍,來”我用意念召喚着放在二樓的金錢劍,只見金錢劍從二樓的陽臺飛了出來直接鑽到了我的手裏,我緊緊的握着金錢劍望着別墅後面的大山。

“鶴瞳師妹給你”柏皓騰從車裏拿出兩把道家七星劍,自己留下一把另一把遞給了王鶴瞳。

“暮道友,這金錢劍給你用吧”我見暮婉卿手裏什麼都沒拿,於是我轉過身將我手裏的金錢劍遞給了暮婉卿。

“不用了,還是你留着用吧”暮婉卿皺着眉頭望着後山對我說道。

“哦”我點點頭回過身繼續望着別墅後面的大山,在這安靜的夜裏,我們只能聽見那九具殭屍的陣陣嘶吼聲,此時我頭皮有些發麻,胳膊上也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砰”的一聲,趙鳴對着後山就開了一槍,趙鳴這一槍準確的擊中了一個跳屍的胸口上,直接將那具跳屍打倒在地。

“這也沒那麼難對付啊”趙鳴笑着說道。

“砰”又是一槍,接着又一具跳屍被他打倒在地。

“好厲害啊”王鶴瞳看着趙鳴手裏的槍說道,我跟柏皓騰也是一臉驚訝的看着趙鳴,這羣殭屍離我們足有千米之遠,我們沒想到這個趙鳴連續兩發子彈都打在了殭屍的身上。

“沒這麼簡單的”暮婉卿在一旁插了一句說道,她剛說完這話,那兩具被趙鳴打倒的跳屍從地上又跳了起來,繼續往我們這蹦過來。

“怎麼可能”趙鳴驚恐的說道。

“砰,砰,砰…..”趙鳴一槍接着一槍對着那羣殭屍射擊着,他每一槍都會準確無誤的打倒一具殭屍,但是那些殭屍被打倒在地沒過一會就又跳了起來,此時趙鳴急的是滿頭大汗。

“別打了,你現在還有幾發子彈”暮婉卿回過身對趙鳴說道。

“就剩兩發子彈了”趙鳴對暮婉卿回覆道。

“把你的那兩發子彈給我”暮婉卿將手伸了過去。

“好”趙鳴也不知道這個暮婉卿要做什麼,反正暮婉卿現在是怎麼要求,他就怎麼做,他將彈夾裏的兩發子彈拿出來遞給了暮婉卿。

“柏皓騰,你還是處男之身嗎?”暮婉卿望着柏皓騰問道,她問柏皓騰這話的時候眼光往王鶴瞳的身上瞄了一眼,王鶴瞳則是紅着臉將頭低了下來。

“我是”柏皓騰也是紅着臉對暮婉卿回覆道。

“那借你的血用一下”暮婉卿也不管柏皓騰答不答應,他抓起柏皓騰的手就用手指甲在柏皓騰的手心劃了一下,紅色的鮮血從柏皓騰的掌心處冒了出來,暮婉卿用指甲沾了一下柏皓騰手心裏的血在子彈上畫起了符咒。

“你再試試,要瞄準那羣殭屍的腦袋,還有心臟的位置打”暮婉卿將手裏的子彈遞給趙鳴說道。

(沒收藏的希望大家都去收藏一下,收藏的數據不夠,用自己的qq就可以登錄一點都不麻煩,如果沒達到收藏的話,這本小說就沒法再繼續寫下去了,希望大家都支持一下,作者微信qq同步346927777) “好的”趙鳴將手裏的兩顆子彈裝進了彈夾裏,然後上膛,趙鳴舉起手裏的長槍對着向我們蹦過來的殭屍隨手就是一槍。

“砰”又是一聲,子彈划着一道黃色的光向一具殭屍的腦袋飛去。

“嘭”那具殭屍的腦袋瞬間被打爆,結果出乎我們所有人的預料,沒想到這子彈畫符確實好使。

“耶”王鶴瞳興奮的跳了起來,我跟柏皓騰也是一臉的興奮,而暮婉卿則是很淡定的看着後山出現的八具跳屍,臉上無悲無喜。

“砰”趙鳴將最後的一顆子彈也打了出去,結果又是一具殭屍的腦袋被打爆了。

“你可真厲害”王鶴瞳對趙鳴豎起了大拇指,我和柏皓騰也是向趙鳴投去佩服的目光,我沒想到這個趙鳴還真有兩下子。

“我在我們部隊連續得了八年射擊冠軍”趙鳴自豪的對我們說道,他說這話的時候也向暮婉卿望了過去,此時暮婉卿仍然是一冰冷的表情。

“爲什麼只有八具跳屍出現,那具飛屍呢”我疑惑的看着剩餘的那六具跳屍說道。

“來了”暮婉卿眯着眼睛望着前方說道,只見後山的林子裏飛出一隻殭屍,這具殭屍越過別墅直接飛到了院子了。

“嗷嗚…..”飛屍趙天罡仰着頭對着月亮發出野獸般的嘶吼,他讓我想起了一種動物,那就是狼,只有狼在晚上纔會對着月亮發出吼叫。

此時的飛屍趙天罡跟我之前剛起墳看見趙天罡的模樣完全不同,剛起墳時候的趙天罡仍然保持死時的模樣,很安靜,也很安詳。而現在趙天罡臉的變成了黑紫色的,整張臉也佈滿了皺紋就如同八十多歲的老人臉,他嘴裏伸出兩顆長長的獠牙一直延伸到下巴處,眼睛閃着紅色的血光,看起來格外的恐怖。

飛屍趙天罡站在我們前方跟我們五個人對峙着,它的嘴巴大張着,從他嘴裏呼出的氣帶着濃濃的腥臭味,雖然我跟這具飛屍相隔七八米遠嗎,但我還是能聞到他嘴裏呼出那腥臭的味道,聞到這股腥臭味,我這胃就開始蠕動了起來,我馬上屏住呼吸,我怕我再聞一會,會吐出來,那具飛屍無視我們四個,它的眼睛在直勾勾的盯着趙鳴看,彷彿趙鳴的身上有什麼東西在吸引着飛屍趙天罡。

“嘭,嘭,嘭……”剩下的那六具殭屍蹦到飛屍趙天罡的身後停了下來。

“等一下這些殭屍跳進陣中的時候,大家立即退出去”暮婉卿望着前方的殭屍對五門幾個說道。

“恩”我們四個人異口同聲的答道。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攝,誅邪”暮婉卿掏出一張誅邪符就對着前面的那具飛屍砸了過去,誅邪符從暮婉卿手裏飛出去的時候瞬間燃燒了起來,然後那張誅邪符變成了一個直徑大約二十多釐米的火球砸向那具飛屍的胸口。

“嗷嗚…..”眼看着那個火球將要砸到跳屍的胸口處,那具飛屍縱身一躍躲過了暮婉卿這一擊,雖然它是躲過去了,可是他身後的那具殭屍沒有躲過去。

“嘭”的一聲,那具跳屍被砸的倒飛出去。

“嗷嗚….”被擊飛的那具跳屍從地上爬起來對暮婉卿就吼了起來,暮婉卿的這一招徹底激怒了我們前面的那七具殭屍,他們嘶吼的向我們衝了過來。

“退”暮婉卿回過身對我們說道,我們幾個趕緊向陣外跑去,當我們退出去的時候,那七具殭屍已經進入了陣中。

“啓”暮婉卿趕緊回過身將自身的道力打入到石棺裏的那個張天師符印上,這個時候石棺裏的那個符印閃出耀眼的黃光,黃光分成了八道光柱分別撞在了外圍的八口棺材上。就在這時一道黃色的光罩將那些殭屍罩在了陣中,當那七具殭屍撞繼續向我們追來的時候,它們撞在黃色光罩上身子瞬間被反彈了回去。

“柏皓騰將你的血甩在棺材裏的草人身上”暮婉卿對柏皓騰吩咐道。

“好的”柏皓騰將右手的食指咬破然後擠出九滴鮮血甩在棺材裏的那些草人身上。

“起”暮婉卿喊了一聲起,躺在棺材裏的那九個草人就站立了起來,然後那九個草人開始不停的旋轉。

“變”暮婉卿又喊了一聲,只見那九個草人瞬間變成了九個道童,這九個道童的年紀看起來也就只有十一二歲的樣子。

“哈”那九個道童大喊一身然後奮不顧身的向那九具殭屍奔了過去。

“我是不是眼花了啊”趙鳴看着陣中的那九個道童揉着眼睛說道。

“你們三個也別傻站着了,這法陣堅持不了多久,跟我進去滅了那些殭屍”暮婉卿說完這話就向陣中走去,我們幾個也跟着暮婉卿往陣中走。

“趙鳴,你就別進去了,你幫不上忙”我見趙鳴想要跟上來,我轉過身對趙鳴說道,於是趙鳴頓住身子站在原地看着我們。

飛屍趙天罡非常的兇猛,它用手抓住了一個道童就衝着那個道童的脖子處咬了過去。

“啊”道童大聲慘叫一聲然後化作一股青煙消失在法陣之中。

還有一個道童撞在了一具跳屍的身上,那就跳屍直接將道童的兩個手臂扯了下來,結果那個道童也是發出一聲慘叫然後化爲一股青煙消失在法陣之中,雖然那道童是草人變得,但是看到這一幕還是讓我們感到有些觸目驚心。

我用金錢劍將手心劃出一道口子,然後將血抹在了金錢劍上,我是童子之身,我的血乃是至陽之物,殭屍屬於至陰之物,所以我的血可以剋制殭屍。

“林哥,給我也來點你的血”王鶴瞳一臉微笑的將她手裏的七星劍伸了過來,我也佩服這個王鶴瞳,都這個時候了她還能笑出來,於是我將手心的血又滴在王鶴瞳的劍上。

就在這個時候柏皓騰也把他的劍伸了過來“林兄弟,給我也來點吧”柏皓騰說這話的時候也不看我,就盯着前方的那羣殭屍看,我又將手心的血滴在了柏皓騰的劍上,我很想對柏皓騰說你小子自己有,你用我的幹嘛,可這個時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等我們走進陣中的時候暮婉卿已經跟那具飛屍戰在了一起,我們三個則是一人選擇了一具跳屍衝了過去,剩下的七個道童則是纏住了剩餘的那三具跳屍。

我面對的這具跳屍身高超過了一米九,比我都要高出一個頭,而且他的身材十分的健壯,面對着這樣的一具跳屍我是心生無力,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出手對付這具跳屍了。

“林不凡你不動手,你站在那幹嘛”暮婉卿衝我大聲的吼道。

“媽的,拼了”我揮起手裏的金錢劍就衝了上去。

“嗷嗚….”那具跳屍怒吼一聲也衝着我跳了過來,當那具殭屍離我只有兩米距離的時候,我從兜裏掏出一張誅邪符就甩了過去。

嫁給極品太子 我手裏的誅邪符變成一個直徑大約十五釐米左右的火球向我對面的那具飛屍砸了過去,由於我們倆離的距離太近,那具跳屍根本就來不及躲避。

“嘭”的一聲,火球砸在了他的腹部,將他砸的倒退了兩三米遠,我甩出這誅邪符的威力跟暮婉卿甩出那誅邪符的威力是相差甚遠。

那具飛屍也被我這一擊給惹怒了,它嘴巴大張衝着我不停的嘶吼着,然後他雙手平伸,就向我撲了過來。

我又從懷裏掏出一張符對着那具飛屍的胸口就貼了上去,這張符正是我前天晚上畫的鎮屍符,當鎮屍符貼在那具飛屍胸口的時候,他的身子一下子就停了下來。

“我以爲有多厲害了”我說完這話轉身看向王鶴瞳,只見王鶴瞳與一隻跳屍打的是手忙腳亂,她被那具跳屍逼到了石棺旁。

“鶴瞳,我來助你”我大聲的喝道。

“林不凡小心”暮婉卿又衝着我喊道,暮婉卿這句話還是說完了。

當我剛要準備去幫王鶴瞳的時候,我身後的那具殭屍突然動了,他伸出雙手就向我的後背劃了過來。

“撕拉”一聲,我後背的衣服被那具飛屍鋒利的指尖瞬間劃破,同時我的後背也被劃出十道口子,鮮血瞬間將我後背的衣服浸溼,那具跳屍看到我後背流出的鮮血也開始變的興奮起來。

就在我剛剛轉身看向王鶴瞳的時候,我貼在那具跳屍胸口上的鎮屍符一下子燃燒了起來,這一幕恰巧被暮婉卿看見了,於是她開口提醒我小心,結果…..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