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嘆了一口氣,最近我的經歷太離奇了,除了雲霓裳和霍辛,別人都不會知道。

這雖然感覺很孤獨,但是畢竟不再是我一個人單打獨鬥了,今天多虧了雲霓裳,否則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收拾寵物店的殘局。

父母的結婚紀念日也快要到了,我還不知道應該送他們什麼樣的禮物才合適,這確實讓我有些傷腦筋。

黑夜裏總是讓人莫名其妙的想要去思索一些事情,我的腦子裏迴盪着雲霓裳的那番話。

我跟一個異人有着神祕的聯繫,我們的血有可能是相通的,如果那條蛇的靈魂被打散,異人就會現身出來。

因爲涉及到一整個村子的安全,我必須要負起責任來,所以不管有多麼艱難,我都會盡力殺掉那條蛇。

居然騙我,用雪晴來迷惑我,這才讓我貿然用了自己的血液,給圖增加了功力。

想想都覺得氣憤!

不知不覺中,天色變得亮了起來,我想到今天既不用去寵物店,也不用去浪漫森林,所以可以趁機偷懶一天,在家裏修養。

只不過,因爲惦記着那條蛇的事情,我還是決定去找一下霍辛和雲霓裳,看看能不能打聽到哪一所村子會有麻煩。

“小茵,你媽媽的電話!”

客廳裏,外婆在叫我,所以我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喂,媽!”

好幾天沒有跟我媽通電話了,我心情非常好。

可是我媽卻說:“小茵,自從你們來過農場之後,我這心裏就總是忐忑不安,你有沒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沒有告訴媽媽?”

“沒有啊,我挺好的!”我怎麼敢跟我媽說實話!

“小茵,爸爸媽媽都很愛你關心你,如果你真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一定要記得告訴我們!”

我笑着說:“真沒事,我挺好的,打工的地方也很好,老闆和同事都很照顧我!”

“是嗎?因爲媽媽心裏一直戰戰兢兢的,所以你凡事都要注意一下,過幾天就別再打工了,快點回來!”

我媽平時不會這樣跟我說話,她對我還是很有信心的,知道我是一個很獨立的人。

可是今天,她的口氣真的充滿了擔憂,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母女連心,但是我的心裏一下就變得酸酸的了。

“媽,放心吧,真有什麼事情我辦不好,一定會跟你和爸爸求助的!”

我媽嘆了一口氣:“這些年你總是一個人在城裏讀書,爸爸媽媽心裏還是很愧疚的,如果你覺得有必要,我們會考慮回來。”

這可真是太令我吃驚了,好幾年時間,我媽媽從來都沒有表現出對我這樣的擔心和內疚,到底怎麼回事?

“沒必要沒必要,我真的沒事,都快要成年了!” 我媽最後聲音都哽咽了:“小茵,你要相信爸爸媽媽都很疼你,你是我們生命的延續”

“行了行了,怎麼越說越離譜了,媽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好的夢?我看讓外婆帶你去算個命好了!”我怕我媽真的哭出來,就打着哈哈逗她。

最後我媽總算是笑起來:“這孩子,竟然開媽媽的玩笑!”

“好了,今天我還有點事,過幾天就回去給你們慶祝結婚紀念日!等着我的大禮包吧!”

我掛斷電話之後,外婆皺着眉頭說:“你媽今天這是怎麼了,嘮嘮叨叨說了半天!”

“想我了唄!外婆,我出去一趟,找一個同學有點事!”我拿了個包子,喝了一杯豆漿就走了。

外婆在陽臺上對我說:“小茵,天氣熱,你早點回來!”

“好!”我回頭揮了揮手。

出了門之後我給霍辛打了個電話,讓他幫我約一下雲霓裳,如果他們都忙沒時間的話,我就去浪漫森林看看。

還好霍辛這樣的職位通常都不會真的太忙,反正他手下有的是人幫他做事,這也是爲什麼他老爸肯讓他整個暑假都在霍氏集團做臨時總裁。

說是鍛鍊,其實也就是讓他提前適應適應。

所以他很爽快的答應了我的要求,讓我直接去他的辦公室就可以了,以爲那裏最不怕打擾。

“雲姐姐也有時間嗎?”我知道雲霓裳真的在幫霍氏集團做事,還擔任了那麼重要的職務。

“沒問題,整個霍氏集團都是我在操作。”霍辛笑着說。

我心想,你是含着金鑰匙出生的,當然可以誇口了!

不過從之前的幾件事情裏,我也還是覺得霍辛其實能力很強的,否則他一個毛孩子,也不足以服衆。

總之我對他的評價時好時壞,這可能是因爲最初我們結下過樑子,讓我們相處的時候多少有一點點的彆扭。

我坐上公交車,來到霍氏集團之後我直接就上了電梯,沒有再去找孫莉。

因爲自從我發現自己有了超自然的能力之後,孫莉總是我身邊最倒黴的人,都遭遇過好幾次莫名其妙的傷害了,幸好最後都沒有釀成大禍,而且她還不自知。

所以這次爲了避免孫莉無故遭殃,我沒有跟她說要來公司的事情,悄悄的來到了霍辛辦公室所在的樓層。

那個長得漂亮精緻得好像瓷娃娃一樣的女祕書一看到我就站了起來,沒有再像以前那樣對我橫眉冷對。

因爲我來過霍辛辦公室好幾次了,作爲一個祕書,自然是懂得察言觀色的。

“你好!劉同學!”瓷娃娃笑得很可愛,雖然很假但還是很招人喜歡。

“你好!”我也笑着點點頭。

瓷娃娃說:“霍總在辦公室裏等着你呢!”

“你怎麼知道?”

“因爲霍總吩咐,讓我不要讓別人進去呀!”瓷娃娃歪着頭,天真爛漫得可以。

我心想,這個瓷娃娃肯定是霍辛的老爸給他的標配,作爲正式的總裁祕書,她顯得過於做作而且太嫩氣了。

不過這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我再次對她點點頭就朝着霍辛的辦公室走去。

霍辛的辦公室因爲是他老爸的,所以整個裝修非常的穩重大氣而豪華,那扇門推上去的感覺都是沉甸甸的。

儘管如此,卻一點聲音都沒有。

出於禮貌我並沒有一把推開,而是先掀開了一條縫,結果正好看到了一個美麗的背影。

我一看就知道那是雲霓裳,這個背影我最近已經很熟悉了,看來霍辛已經通知她過來了。

“你給她的提示不要太多,免得引起他們的懷疑!”霍辛的聲音從裏面傳來,雖然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可是聽得出來非常嚴厲而且還有點兇巴巴的。

這是怎麼回事?

我知道霍辛對雲霓裳一向都是非常的尊敬,一口一個姐,叫得很親熱。

而且據霍辛自己說,他是費了很大的勁才請到了雲霓裳過來,不但可以在異能界給他展開新奇的視野,而且還能在現實生活中對他的生意有很大的幫助。

不說別的了,就憑着雲霓裳的美貌和能力,霍辛這樣一個初出茅廬的男孩也會對她高山仰止,怎麼會以這樣居高臨下的口吻說話呢?我十分不理解。

但是我覺得既然他這種態度,可能是發生了什麼,爲了不讓雲霓裳臉上過不去,我沒有再推開門。

不過我怕關上門的話會有聲音,所以就很尷尬的保持着同樣的一個姿勢,既沒有打開也沒有關上。

“我想她並沒有聽出什麼太多的意思,我只是”

“只是?你給她的提示還少嗎?什麼異人,什麼血的聯繫,這些東西說多了難道不怕她起疑,覺得一切都是有人安排的嗎?”霍辛卻很不客氣的打斷了雲霓裳的話。

我聽着這些話,感覺到了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他們在說誰?提示,異人,血的聯繫,這不是雲霓裳跟我說過的話嗎?

難道那個她指的就是我?

因爲有了這樣的猜疑,所以我更加敏感了,一動不動的看着雲霓裳的背影,咬着牙想要知道他們接下來要說什麼。

不過因爲偷聽並不是我的風格,所以我心裏還是有些惴惴不安的,有一點點做賊心虛的感覺。

“怎麼可能呢,那孩子還有很多地方需要點撥,並沒有那麼容易聽出來的!”

“你還跟我犟嘴?你到底要不要報仇,要不要搶回你的男人!要是你不聽我的話,我就讓你重新”霍辛的聲音越來越大,我也越聽越糊塗了。

到底他們在說什麼?剛纔的談話內容好像跟我有點關係,可是現在真是完全超過了我對他們的認識。

雲霓裳聽霍辛的話?難道僅僅因爲他是超能力研究範疇的出資方嗎?

而且雲霓裳要報什麼仇,跟誰搶男人?

就在我內心糾結要不要繼續的時候,我卻看到雲霓裳回頭衝着門口輕輕的招了招手。

“小茵,你來了?快進來吧!”

霍辛站起來,走到門口幫我拉開門,笑着說:“你來了多久,怎麼不進來?”

“沒多久,我聽到你們在說話,怕打擾了你們。”我走進去,很大方的笑了笑。

“是嗎,我們也沒有說什麼,討論最近想要投資的一部電影而已!”霍辛的表情看起來相當自然,根本就不像剛纔那樣用惡劣的語氣說話的樣子。

“電影?”

“是的,我跟雲姐姐商量了,準備買下一部劇本投資拍電影,這個題材很有趣的。”霍辛一邊說一邊陪着我走到雲霓裳的身邊。

我走近之後,他還很貼心紳士的給我拉了一把椅子出來,等我坐下後纔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

“小茵,你喜歡看那種充滿了懸疑色彩的電影嗎?情節挺好的,還包括了各種恩怨情仇,還有些玄幻的感覺。”雲霓裳笑着對我說,她的手輕輕的託着腮,看起來很少女很夢幻的樣子。

我聳聳肩說:“無所謂喜歡不喜歡,但是最近比較流行倒是真的,可能會賺錢吧!”

“恩,我跟霍辛正要跟原作者談呢!”

他們兩個說得好像挺自然的,也沒有對過眼色,而且聽起來也合情合理,我覺得老是去猜疑和糾結也沒有什麼意義,所以也就裝作沒聽到罷了。

“劉茵,我聽雲姐姐說了你在寵物店遇到的事情,怎麼樣,很精彩吧?”霍辛問我。

“精彩?我可不覺得!你知道嗎,我差點害死了好幾條生命,其中還有一個很善良的姐姐。”我覺得他的口氣太過輕鬆,所以有點忍不住跟他用生硬的口氣頂了回去。

霍辛抱歉的笑了笑:“真是對不起,我沒有親眼看到,所以說話的語氣有些不合適。”

我覺得最近我的態度跟霍辛比起來真的很不好,他是那個比較大度的,我卻有點斤斤計較。

所以我趕緊換了個口氣:“沒事沒事,我也是太激動了,因爲當時我確實太害怕了!”

“那你今天來找雲姐姐,也是因爲那件事情?”霍辛的眼神飄向雲霓裳。

“恩,我想問問雲姐姐,那條蛇跑到哪裏去了?如果他有所動作,我必須要阻止他!”我急切的對雲霓裳說。

雲霓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個嘛,我暫時還沒有覺察到,不過你放心,只要他有個風吹草動我肯定第一時間通知你。”

“如果他跑得太遠了我們怎麼辦?”

霍辛聽到這裏竟然笑起來。

我疑惑的看着他:“你笑什麼?就算是坐飛機也要很長時間啊,那條蛇殺人的動作很快,等我們趕到的時候恐怕已經來不及了!”

“這個你不用擔心,別說雲姐姐可以幫你,就連我也能輕易做到讓你秒行千里!”

霍辛的誇大其詞讓我很不屑:“我纔不信,人家雲姐姐有這個本事還有可能,你怎麼做得到?”

“你忘記了嗎,我還是學到了很多符咒和儀式的,有些符咒就是可以讓人健步如飛,不,是真的飛起來!”霍辛並沒有因爲我的藐視而生氣。

我想了想,倒不是沒有這個可能,不是有個神行太保戴忠嗎?只要貼上符咒,日行千里不是事兒!

“飛起來是不是有點誇張了?”我覺得還是保守一點比較好。

可是雲霓裳卻笑着說:“真的不誇張,霍辛絕對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 “霍辛可以做到,我也可以嗎?”我心想,你們倒是說得很輕鬆,可我還沒有這樣做過,最多不過是縱身一躍而已。

霍辛笑着說:“跟你比起來我不過是個常人,我都可以做到,你當然更加沒有問題了!”

“這個我可不敢亂說,因爲我從來都沒有實踐過。”我一向都不會吹牛。

雲霓裳拉着我的手說:“別擔心,霍辛教給你符咒,我再幫你提點提點如何運氣,你很快就可以掌握這個技術的!”

“異能本來就讓我覺得有些恐懼,飛行會不會太超過我已有的認知了?”我有點惴惴不安。

霍辛大笑起來:“你擁有這麼神奇的力量,竟然還有惶恐的感覺,我可是想要而不得啊!”

“有力量是沒錯,可是我覺得依照我現有的功力,還不能很好的掌控,你還要教我飛,這讓我有點一口吃個胖子的感覺呢!”我不是謙虛,是真心這樣想的。

雲霓裳拍拍我的手背:“沒事,飛行不是什麼特殊的本領,很多具有異能的人都會,這就好像開車一樣。”

“開車?”我忍不住笑起來,如果飛行像開車一樣簡單就好了,人類孜孜以求的飛翔夢根本就不是夢。

“是,只要你熟練了,會非常方便的。”雲霓裳也笑着對我說。

“那麼,霍辛你什麼時候有空?雲姐姐說那條蛇吸了我的血之後要製造大災難,我想要儘快學會飛行,這樣纔可以在第一時間阻止他的殺戮!”我的心情也很迫切。

霍辛看了看雲霓裳,又看了看我:“看你什麼時候方便,我倒是無所謂的!”

“那麼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可以嗎?”

霍辛笑着說:“你還真是個急性子!好吧,我這就帶你去一個地方,那裏沒什麼人,很清靜!”

“什麼地方?”

“走吧,上樓頂!”霍辛站起來。

我疑惑的看着他:“樓頂?你是說,從樓頂向下飛?要是我沒有學會可就摔死了!”

“怎麼可能在樓頂上飛,這可是在鬧市區,你摔下去我們大廈會惹來大麻煩的,我沒有那麼傻!”霍辛搖着頭說。

雲霓裳也施施然站起來,笑着對我說:“走吧小茵,我們去樓頂,然後再去霍辛說的那個地方。”

“好的。”雖然我心裏還是沒搞明白,從樓頂怎麼去他說的那個地方,但還是很乖順的跟着雲霓裳走向門口。

霍辛帶着我們從他的專用電梯來到了頂樓,這裏有一扇門是緊閉着的。

“關上了!”我想頂樓被封閉起來是從安全考慮,不知道霍辛非要我來這裏幹什麼。

霍辛拿出一個遙控器,那扇門打開之後我就看到了寬大的樓頂平臺,而且在我眼前赫然出現一架直升機。

“來。”雲霓裳牽着我的手,走到直升機前面。

“你居然還藏了一個這樣的交通工具?”我驚訝的瞪大眼看着霍辛,不過隨後我也覺得這沒什麼了,他是我們這裏最有錢的人,一架直升機實在是算不了什麼。

只不過直升機雖然不貴,或者還比不上某些豪車,可是這種排場畢竟沒有多少人擁有。

這霍氏大廈的頂樓就是霍辛的私人停機坪。

“對,而且我還有飛行執照,不用叫人幫忙!上去吧!” 顧少寵妻成癮 霍辛打開了直升機的門,扶着我和雲霓裳坐了上去。

我還從來沒有坐過直升飛機呢!

霍辛像模像樣的發動了飛機,因爲我領教過他開車的技術,所以還是很放心的。

現在雖然是早上,但是依然有着灼熱的空氣,我們飛行在空中,風聲很大,我的頭髮吹得亂糟糟,可感覺還是很爽的。

“現在要去哪裏?”我大聲的問道。

霍辛沒有理我,雲霓裳笑着說:“這是去霍辛的林場,霍氏集團的實力你是知道的,我就不多解釋了。”

倒也是,憑着霍辛家的財力,買下一片山什麼的簡直易如反掌,有個林場一點都不稀奇。

飛離了市區之後,空氣漸漸變得涼爽許多,一片鬱鬱蔥蔥的山林出現在我們眼前。

“好,要到了,準備降落。”霍辛戴着飛行帽,有型有款,看起來很帥氣。

我看到下面的林場有一個很寬大的平臺,應該就是給霍辛準備的停機坪,還有一個工人模樣的人舉着一面小紅旗做標識。

當我們降落之後,那個工人跑過來笑着說:“少爺,您來了?”

“是,你去安排一下中午的飯菜,我帶她們去林場參觀參觀!”霍辛可能覺得沒有介紹的必要,簡單吩咐了幾句。

工人領命而去,霍辛帶着我和雲霓裳順着一條小路朝着山頂上走去,樹木繁茂,遮天蔽日,又涼快又舒服。

林間有着斑駁的樹影和光塊,我覺得這樣的原始森林真的給人一種靜謐而安寧的感覺。

“有錢還真是很好啊,擁有一片森林,根本就不用在乎一棵大樹了嘛!”我笑着說。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