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的時候她已經不省人事了。我要是不去,會有什麼結果,你們應該不會不清楚吧?」

聽這李雨的話,蘇伯成不可思議的看着李雨。

「這!怎麼可能!」蘇伯成驚愕的說着。

謝易雲眼神都紅了。

這個劉飛她多少還是知道,是個有名好色之徒。

晴兒要是真的落入他的手裏,那真的一輩子都毀了!

「晴兒!晴兒你沒事吧!」謝易雲連忙朝着洗澡間跑去,想要詢問蘇晴。

李雨開口:「她沒事,不過要是要是我晚來一步,那可就不知道了。」

蘇伯成臉色充斥着愧疚。

不過,他疑惑的看向李雨:「你?將晴兒帶出來的?」

李雨說:「是我。」

謝易雲不停地看着李雨:「你!就憑你有本事將晴兒帶出來!不說大話你能死嗎?」

李雨看着謝易雲,臉色平淡的將自己剛才對蘇晴說的話敘述了一遍。

聽到張承運的時候,二人臉色變了變。

不過想着張無良也就是順手幫忙,他們要是有着這麼大的交情,蘇晴還會出去這忙忙碌。

想到這,謝易雲冷眼看了李雨一眼。

「廢物就是廢物,這個時候都不知道跟張無良攀攀關係,你要但凡有一些本事,晴兒都不用這樣子忙碌!」

李雨心中冷笑,沒有理會。

蘇伯成沉聲說:「幸虧晴兒沒有出現什麼事情,不然的話我讓你後悔一輩子,身為晴兒的丈夫,你就是這麼做丈夫的!

竟然還讓晴兒一個人去酒場,傳出去我蘇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

李雨面對着他們的指責,根本不屑反駁什麼。

這個時候,蘇晴裹着浴巾走了過來。

「爸,不要什麼事情都怪到李雨頭上!讓我去酒場的明明就是你!

聽到天海集團要幫藥方策劃廣告,你二話不說就讓我過去,你就不在意你女兒還能不能回來!現在竟然還怪別人!」

蘇晴眼神微紅的看着蘇伯成。

蘇伯成聽到這話,氣的渾身發抖:「你!你個不孝女!怎麼跟你爹說話的,我這麼做,還不是為了你!為了蘇家!」

謝易雲也是生氣,指著蘇晴說:「晴兒,快給你爸道歉!」

蘇晴完全不理謝易雲,扭頭就朝着樓上走去。

見到蘇晴走了,謝易雲指着她:「好啊!現在翅膀硬了是吧!竟然還敢這樣對你爸媽!」

謝易雲忽然想要扭頭朝着李雨撒火。

可是看見李雨臉色平淡的扭過頭朝着樓上走去,她立即憤怒。

「反了反了!都反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第147章

沒多久,宋三喜緩過來了。

暗自鬱悶。

這病症,太魔性了。

蘇有容,太女神了。

不能過多接觸,尷尬。

甜甜和蘇有容,真的帶着暖暖的純凈水回來了。

「耙耙,給!飲料店的阿姨,專門給你熱的喲」

甜甜,捧著一瓶暖暖的純凈水,遞了過來。

宋三喜笑笑,「謝謝甜甜寶貝,爸爸已經不疼了。」

「你喝了,下一次也不會疼啦」

童言無邪,不講邏輯的可愛。

蘇有容也笑笑,「喝吧,甜甜專門求了人家給熱的。人家阿姨看甜甜這麼可愛、孝順,還沒收錢呢!」

宋三喜點點頭,拿過水來,喝了幾口。

「耙耙,多喝點,以後的以後都不會疼啦」

宋三喜搖頭嘆笑,乾脆全部喝完。

「哇!耙耙好棒,耙耙永遠不會肚子疼啦」

開心的寶貝,無邪的小丫頭哎!

然後,小丫頭一手拉着爸爸,一手拉着媽媽,吵著要去坐碰碰車。

那邊的碰碰車,看起來好激烈。

小朋友在父母的懷裏坐着,跟人撞碰著,太令人羨慕。

宋三喜,覺得可以試一試。

蘇有容堅決不許。

說甜甜還小,衝撞起來,對身體不好。

宋三喜說我會保護好她的。

「那也不行!甜甜,聽麻麻的話!碰碰車,會傷害到你」

甜甜嘟著小嘴,有些不開心。

宋三喜還想說什麼時,杜海平黑著臉,和蘇有晴找過來了。

兩家人見了面,甜甜乞憐的說:「大姨,大姨父,我要坐碰碰車啦!耙耙允許,麻麻不允許」

蘇有晴心疼侄女,倒也有意向。

可杜海平,就跟着宋三喜對着干,說:「甜甜啊,你媽媽是對的。碰碰車,碰撞力度很大呢,你太小了,會傷到身體的。走,大姨父帶你去開卡丁車。」

說罷,伸手來拉。

甜甜一甩手,「我要耙耙帶我去開卡丁車。媽媽,大姨,大姨父,一起去嗎?」

杜海平,有點尷尬。

不過,小丫頭不碰碰車了,卡丁車,倒是可以。

一行五人,便來到卡丁車場地。

宋三喜買票,然後帶着甜甜,一輛車。

其餘三人,一人一輛。

發車的時候,甜甜說:「哇!要不要比一比,誰第一,誰就得小紅花喲~~~~」

蘇家姐妹倆,笑了笑,無所謂,只要孩子開心。

杜海平倒是有點憋氣,看了宋三喜一眼,「比不比?」

宋三喜一笑,「比吧,肯定我們家甜甜第一。」

甜甜一笑,「耙耙,加油呀,我要坐你懷懷裏得小紅花。」

話不多說,四輛車,在場地里,同時發車。

卡丁車賽道,一圈夠長,夠寬。

很快,宋三喜的車技,依舊展現了出來。

加速,剎車,過彎,無一不精妙。

甜甜興奮,尖叫,大喊著加油。

一圈下來,領先杜海平近百米,冠軍。

杜海平鬱悶得不行,有一個彎道追急了,撞橡膠護邊上,差點沒栽出賽道。

甜甜開心,比劃着勝利的剪刀手。

「哦哦哦,我和耙耙第一咯!我們的小紅花呢?嘻嘻」 看著在直播間當中自己已經犯了眾怒,矮大緊不由的縮了一下脖子。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圍,生怕有哪位暴躁老哥直接衝到這個地方,把自己捏起來錘一頓。

他手中的扇子都停了下來,看了一下冰冰和一旁臉色已經這樣的通紅的強哥,然後抽了一下嘴角。

「沒有武德的人!你們難道就不知道禮讓一下別人嗎?都只會玩這種東西!活該你們……」

矮大緊說到最後都沒有再說下去了。

他閉上自己的嘴,看著冰冰和強哥的臉龐忍不住朝著後面退了兩步。

畢竟他又不是鐵憨憨,現在眼見自己惹了眾怒,如果再這麼接著說下去的話,恐怕就要被錘了!

他縮了一下脖子,努力的將自己裝成透明。

而此時的直播間當中,眾人也只是怒目而視了一番之後便沒有再管他。

畢竟對於矮大緊這麼一個跳樑小丑來說,眾人的關注點並不在他的身上。

大多數的人只是唾棄了一口之後,便將所有的目光轉到了直播間上。

「也不知道這一次小哥究竟能不能活著呀?!」

「看看接下來的動作唄,漂亮國的那些傢伙還沒有成功的度過黑霧,咱們就是不可以說是走到了她們的前面!」

「哎,你們快看,那小哥好像把手放到了聊天頻道上!」

果不其然,伴隨著聊天界面眾人的動作與彈幕。

此時的張遠居然把手放到了聊天界面上。

看著聊天界面上的一個兩個想讓自己把東西讓出來的言論,他呵呵的笑了笑。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