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勒了個去!差一點就栽了!沒想到這兩人竟然會配合到這種妙到毫顛的程度,真不知道要怎樣的訓練纔可以抓住那剎那間都不到的時機,而且兩人用的武器還都是近身最短的手刺,剛纔那種情況下就算是用靈魂攻擊都會被那慣性之下的身體動作給擊中,孃的!不得不說這二人還真是陰人的行家呀!”

洛凡剛想到這裏就聽見對方那裝逼的話語,心中殺意暴漲,嘴角習慣性的就又翹了起來,“有趣嗎?馬上就會有更有趣的事情發生了,希望一會你還能笑的出來,嘿嘿.”

“哼!牙尖嘴利!既然知道了你的手段,看你下次還怎麼躲!”

話聲一落,兄弟二人根本就不用言語,心靈相通的他們就又以同樣的方式一起撲向了洛凡。

“再近點,再近點,好,就是現在!”

慢放之境下的洛凡看着快速合擊過來的兄弟二人,眯着眼睛心裏默唸道.

水月身法,靈魂鏡像!

洛凡沒有進攻也沒有躲閃,而是就這樣穩穩的後退了一步,並且在後退的同時就把鏡像分身停在了原地,此時正好是兄弟二人攻擊到洛凡身體的瞬間,也是兩人匯合在一起距離最近的時刻,而分身剛好擋住了自己後退的身形.

“咦!不好!!”

本來兩人的心神都在洛凡身上,無論洛凡是像上次一樣對攻,還是閃身躲避,他們都早準備好了後招在等着呢,由於被分身擋住了視線,所以二人在這剎那的時間中根本就沒有看到那後退一步的洛凡,兩道攻擊如期而至的同時打到了分身上,兄弟二人在分身消失的瞬間就看到了那近在咫尺的洛凡。

閃擊!

這還真是現世報呀!

剛纔兩人還抓住了洛凡舊力未去新力未生的瞬間,打了洛凡一個措手不及,這會情況和剛纔可以說是完全一樣,只是攻守互換了而已,兄弟二人懂得抓機會,洛凡自然也會了,這就叫作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

替天行道之傲唐

首先這個部位對於靠速度吃飯的刺客來說,那是絕對不會戴什麼防具的,只要擊中必見效果,再次這個位置雖然不致命但是對人體來說越是至關重要的,而最重要的一點是這個部位絕不是正常人伸手可及的地方,想要護住這裏那是需要俯身才可以做到,而在這種關鍵時刻對方絕對是沒有時間去做到這點的!

啊!!

由於這個時機存在的太短,所以洛凡並沒有貪心的把兩人都給廢了,但是兩人卻同時發出了一道慘叫之聲.

第二輪交手結束,雙方間的距離依然保持在了二十米左右,此時雙生兄弟二人可沒有剛纔的趾高氣揚的不可一世,只見被洛凡攻擊的那人左腿從膝蓋之處齊彎而斷,另一個也不知道是當哥哥的還是當弟弟的正攙扶着他,應該是因爲心意相通的原因,兩人臉上都浮現出了痛苦的表情.

看到這樣的情況,洛凡心裏大爽,“哈哈,叫你們心意相通,叫你們給本公子裝逼,這下爽了吧,傷一則痛其二,少了只腳看你們還怎麼默契的配合!!”

“兩位,怎麼樣呀?!兩個人三隻腳,有趣,還真是有趣呀!呵呵.”

現在這二人的組合已經是廢了,洛凡也不急學着剛纔那人的話語諷刺了起來.

“你!。。。。。。”

“算了弟弟,弱肉強食,實力爲尊!隕,這次我們雙子絕殺認栽了!對於刺客來說死亡並沒有什麼可怕的,放心,雖然我們兄弟二人敗了,但是刺客的尊嚴還在!既然同爲刺客,那麼能不能答應我們這最後的請求?”

直到這人開口,洛凡才知道原來被自己砍斷一隻腳的是這二人中的哥哥,聽到對方說出來的話好像根本不符合刺客那隻要不斷氣,就決不能放棄的原則,可是洛凡在聽完後,眼中的譏諷卻消失不見了,然後鄭重的對其點了點頭.

刺客這一行最基本的條件就是要有冷靜的頭腦,這個當哥哥的無疑是已經冷靜的把事情想清楚了,兄弟二人一條心,哥哥受傷弟弟也受影響,兩人的配合已破,最大的憑藉已失,下面就輪到速度大減他死了,而他要一死先不說弟弟會有什麼樣的感覺,就算沒有他相信弟弟也不會捨棄他的屍體而去,再退一步洛凡也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二人就現在看來已經是敗局以定。

怎麼說兩人能混到王級刺客,也應該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這種臉面對於別人來說或許不值一提,可是在面對自己的同行時這就是尊嚴,他說這些放其實並不是直接認輸了,而是在告訴洛凡生死有命,不要再用那些剛纔兩人有些自大的話來擠兌他們了,用實力說話吧.

“高級刺客,雙子絕殺,殺榜第七.”

雙子中的哥哥看到洛凡點頭後,一字一頓的說道.

“中級刺客,隕。”

刺客在許多人眼中就是冷血無情,卑鄙無恥的一類人,其實刺客也會有屬於他們的堅持,也會有屬於他們的榮耀!這是刺客正式挑戰的禮儀,洛凡自然知道,刺客之間沒有什麼比武切磋之說,所以不要以爲生死較量前還說出名號來有多麼的可笑,這是刺客與刺客之間的尊重,代表着刺客的尊嚴,禮成之後就是不死不休,不躲不逃的生死“切磋”! 代號雙子絕殺的兩個刺客發出了這種刺客間最爲正式的挑戰邀請,其代表的意思是承認了洛凡的實力,一來是對剛纔對洛凡的無理隱晦的道歉,二來就是賭上了他們的榮譽,如果洛凡能活下來,那麼他們願意把自己的全部運氣轉移到洛凡身上,對於刺客來說實力和手段固然重要,但是比起其他職業來他們更加看重運氣這種虛無飄渺的東西,這也是刺客間最高級別的尊重形式。

“原來他們二人叫雙子絕殺呀!王級的實力高級刺客身份到也是名副其實,可是那個殺榜是什麼東西?嗯,看來回去以後要問問木水那個老頭子了。”

洛凡聽到對方報出來的身份後,雖然心裏有不明白的地方,但是也沒去再細問,因爲兩人在洛凡亮出刺客身份之後已經再次的撲了過來!

“絕殺!”

在弟弟的攙扶下兩個人在如此短的距離下並沒有顯得慢上多少,眼看就在衝到洛凡面前的時候,兩人疊加的王級氣場也再次的壓向了洛凡,這時雙子中的哥哥突然爆喝了一聲!而與此同時早以心意相通的弟弟眼中頓時就出現了一副決然之色.

正所謂一寸短一寸險,刺客之所以都選用短兵刃一方面自然是爲了追求更快的出手速度和隱匿效果,但重要的是其本身的職業特點所決定的,遊走在生死之間,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只有越接近死亡刺客纔會越興奮,纔會越冷靜,才更能體會到那轉瞬生死的快感與成就。

洛凡因爲有影殺的部分記憶,所以對於刺客職業的理解自然更加的透徹,深知其中三味,所以洛凡並沒有採用更爲穩妥的以速度的優勢各各擊破,一來這本身就不能表示自己最大的尊重,二來那根本就毫無懸念太不刺激爽快了。

其實洛凡是打算在兩人攻擊臨體的瞬間在進行反擊或躲避的,可是當看到雙子中弟弟那種決然的眼神時,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原因,但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洛凡當下爲了安全起見,就想先把距離拉開在說,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但是對方兩人更快!

就在洛凡速影星決剛一爆發的同時,本來以爲對方還會進行配合攻擊的兩人,那個估且稱之爲弟弟的人突然就把他攙扶的獨腳哥哥甩向了洛凡,而此時雙子和洛凡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足兩米了!

洛凡速度起來相當於王級高階的速度,按理說應該是比兩人王級初階的速度快不少,正常情況下就算兩人在靠近點洛凡也有足夠的時間進行反應,可是洛凡沒有想到對方竟然直接把他哥哥當暗器給丟了過來,這樣本來就是王級初階的速度再加上這奮力一擲的加速度,再如此短的距離之下他那王級高階的速度就毫無優勢了,更重要的這不是普通的暗器,而是一個人,一個擁有王級刺客實力張開雙臂,完全放棄了防禦心存死志,抱向他的強者!

魂刃出,靈魂攻擊!

洛凡見這躲不過,不躲更危險的情況,哪裏還會保留什麼底牌,瞬間就把魂刃打入了後面那弟弟的腦中,同時擡手就向着撲過來那個當哥哥的心口刺去!

撲哧!

撲哧!

“殺榜第七名,隕!”

兩聲輕響之後,洛凡的腦中傳來了也不知道是雙子中哪位的靈魂傳音.

現在的情況用個最簡單的詞語來說明就是肉串,洛凡持刀的手臂直接穿透了雙子中哥哥的身體,而從其背後透體而過的隕刀連同手腕,又沒入了其弟弟相同的心口!

“絕殺,原來這就是絕殺呀!”.

直到這時洛凡才真正了明白了爲什麼這招叫作絕殺了,心裏暗自想道。

原來洛凡再把手從兩人的身體中抽出來後,才發現了兩人這招的真正用意,用哥哥在前一方面出其不意的加速並遮擋對手視線,在對手無法躲避的情況下,犧牲自己將對手抱住,而後面緊隨而至的弟弟則會利用哥哥以性命換來的剎那機會,像洛凡一樣穿肉串,這樣最壞的結果就是三人同歸於盡,最好的結果當然是對手死了,但是不過不管什麼要的結果,其前面當哥哥的都會是必死無疑!

這招就是他們兄弟最後的底牌,一旦用出來就算是成功了,這兄弟二去其一雙子之名自然也就絕了,雙子絕殺,這名字太貼切了.


洛凡把兩人身上的星戒收入魂刃之中後,再次的看了一眼那個臉上還帶着笑容雙子中的弟弟,洛凡知道剛纔傳音的一定就是他,畢竟最後也沒有親手殺了自己的哥哥,也算是死而無憾了,隨手取出一塊隕字木牌鄭重的放在了他哥哥的身上,這才閃身離開了.

刺客身死不留名, 無上鬥魂 ,不得善終!刺客對於常人本就是無情的,更不要說同行了,在洛凡的觀念里人死都死了,入不入土有什麼用,錯非是自己最親近在意的人,不然就連他自己都沒想過有一天死了是不是能有人幫其入土,這就是刺客的心漠視生命,包括他自己的.

“喂,聽說那個叫隕的刺客還沒被抓住呀,這麼多天了居然沒有一個人見過他,還真是位牛人呀!”


“廢話,見到的全死了,怎麼你想見呀?想見就去他劃出的地盤呀,我保你很快就見到了,嘿嘿.”

“滾一邊去吧,我還不想死,只是有點崇拜他了,崇拜你懂不懂?!哼!”

混亂之城獵人公會中的木水正聽着樓下那不斷傳出的各種議論之聲,突然桌子前公會內部信息傳遞星器閃了一下,木水畢竟也當過幾年的分會之長,對這玩意可是知道很,具他的瞭解一定是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情了,不然公會纔不會用到這代價不低的星器傳遞,當下就隨手操作了起來,很快一條消息就在巴掌大小的星器上面顯示了出來。

“這!。。。沒想到公子這次還逮到了一條大魚呀,這下子公會裏有些還自持身份的人肯定坐不住了,哈哈。”木水得意的想道.

信息不多就幾個字:殺榜第七易主,替代者隕殺!

外人不知道洛凡的刺客代號,自然只能用他的標誌性留字隕來稱呼,而獵人公會則不同了,要知道洛凡可是在公會裏有登記的刺客,從他任務留字時,公會就已經把他對上號了,所以在公會內部的信息上當然就是全名隕殺了.

木水相信此時洛凡肯定已經進入獵人公會所有高層視線之中了,如果說人們洛凡在董府中高調的刺殺了管家董猛之時還有所懷疑的話,那麼現在直接把殺榜第七的雙子絕殺給拉下馬,相信在幹掉兩個成名已久的兩個王級刺客之後,公會內部對洛凡的刺客實力絕對再也毋庸置疑了。

片刻後董家府邸一處密室之中.

“天宇,既然現在確定了那個小賊的位置,那爲什麼還要阻止本尊過去把他抓來呢?難道你就這麼忍着殺害香飛孫女的小賊在那裏鬧騰嗎?”


董蒼明這個尊級強者以前並不相信殺死管家的刺客就是洛凡,要知道他可是和洛凡交過手的,深知就憑洛凡所表現出來的手段,族長董天宇遇上都危險,那天如果真得是洛凡來了,那絕對不會只殺一個小小的管家了事的,可是剛纔聽到隕字刺客居然能取代殺榜第七的位置後,他這纔有些相信了隕殺就是洛凡的可能,一想到洛凡那種種匪夷所思的種種神祕手段,董蒼明當下就又被勾起了心中的貪念。

“叔叔,我當然想抓住那個叫隕殺的刺客了,可是現在正是非常時期,那幾家上次派人來雖然沒有找到您存在的證據,但是卻引起了他們的注意,誰知道外面有多少監視我們的探子,爲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小心點好,您也說過那刺客年紀不大,但手段還是很多的,侄兒這次就是讓他出名,正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他鬧的越歡死的就越快,相信很多人都不想看到這樣妖孽的天才成長起來的,最重要的是這樣可以把人們的視線從我們身上轉移開,方便我們日後的大計,您說是不是這個道理?嘿嘿.”

董天宇這個作爲族長的人物,自然不知道他這個不問世事的尊級叔叔心中的想法了,他的想法就是借刀殺人,禍水東引,一方面讓那些緊盯着家族的分散精力,另一方面就是讓洛凡這個藏在暗處,還明顯對董家深懷敵意的刺客自顧不暇,沒想到洛凡還真的不怕死的跳出來了,打的越歡,死的就會越多,也更會吸引人們的視線,反正再怎麼死人損失的也不會是自己家的,他高興還來不及,哪會讓董蒼明去破壞呢!

“嗯,還是你想的周到,現在正是風口浪尖上,爲了我族的大業在計,姑且就讓那小賊多蹦躂些時日吧!哼!”

董蒼明修爲雖然貴爲尊級,但是那憑藉不錯的星修天賦和時運達到的,平日裏專心修煉,要是搞起彎彎繞繞來,比這董天宇這個當族長的侄兒可差遠了,其實他最怕的還是那些超級世家的眼線,這要是發現他存在的證據,那可就萬事休提了. 此時依然在死亡山脈中狩獵的洛凡,很快就發現了身邊的變化,那就是自己劃出的地盤中獵物這兩天明顯少了很多,要知道五十里的方圓雖然不小,但是因爲過來湊熱鬧的人太多,還是很容易就發現目標的,由其是開始的十幾天,洛凡估計最少也要有幾千人在這塊區域中活動,所以他狩獵起來都是對目標東挑西撿的,可是這兩天他明顯的覺得這裏的獵物一下子少了很多.

洛凡自然不知道之所以造成這樣的局面是因爲獵人公會爲了本身的利益,把他這次的事情當成了宣傳手段了,由於這次的任務是獵人公會發起的,而他又是公會的一員,所以洛凡要是出名了,那連帶的獵人公會也就成了人們關注的對象,不說別的洛凡的實力越強大,搞的動靜越大,那麼就越能體現出公會強者的水平不是?

所以洛凡本來取代在雙子絕殺的位置後,獵人公會就默許的把這一信息給傳播了出去,大陸平淡了太久了,一個新冒頭的刺客在惹了混亂之城的董家之後,居然不跑不避的到死亡山脈玩起了圈地擂臺,這麼一件很有噱頭的事情,自然就成爲了人們茶餘飯後最好的談資了。

以前洛凡雖然以刺客隕殺的身份在浩雲城搞出了點動靜,但是知情者也就限於浩雲城周邊和那些消息靈通的大世家了,現在可不一樣了,現在的隕殺刺客在獵人公會有心的宣傳下,便不是家喻戶曉,也是廣爲人知了,隨着洛凡的出名,以前他的種種事情全都被有心人給抖了出來,在知道了洛凡早以很早前就有刺殺王級強者的戰績,這時那些想佔便宜賺賞金的人們當然要掂量一下自己的本錢夠不夠了,所以僅僅兩天時間那些修爲在王級以下,或者是沒有特殊底牌的人就全都撤出了洛凡劃出的地盤區域.

洛凡雖然不知道具體爲什麼來追殺他的人一下子消失殆盡了,但是他明白真正的強者一般都是自持身份的,只要自己再斬殺些像雙子絕殺那樣的強者,很快真正的高手就會找上來的,那時纔是他大展拳腳之時,正因爲知道這一點,所以洛凡這近一個月來也就是每天殺個三五個,一來讓那些頭腦發熱的弱者離開,二來證明一下自己的存在就行了,對於這些連王級都不到的小蝦米,殺再多也沒有任何意義,在說他又不是殺人狂,不然這麼長時間就不是僅僅百十人的戰績了。

“嗷嗚。。。”

一聲狼嘯猛的從洛凡身邊不遠的小山上傳了出來.

“嗯,星狼?正好現在人少了,不如打打牙祭也不錯,嘿嘿.”

想到這裏,身形一閃便向着小山的方向潛了過去.

“咦?我勒了個去!怎麼會這樣?!難道這是二層的星狼窩嗎?”

洛凡剛一來到小山之上,瞬間就看到背面山角下那一大片的密密麻麻的獸影,全是星狼,估計最少都要有幾百頭之多!

星狼,羣居型星獸,死亡山脈最常見的一種星獸,大部分均爲星將中階普通的星狼,少量頭領爲星將高階,狼羣中更是以實力爲尊的地方,雖然狼王也是星將高階,但是其實力絕對是種羣是最爲強大的,星獸和人類最大的區別就在於形體上的差距,所以同爲一個級別的星獸,除了天生的相剋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體質外形上的優勢了。

此時就在洛凡藏身之地不遠處,一頭黑灰色的星狼正依石而立仰天嗚嗚的低嘯着。

巨型狼王!

粗壯的四肢,裸露的尖牙和爪子,任誰看到也絲毫不會去懷疑它的堅硬與鋒利,洛凡在看到這頭足有一人高的傢伙時,馬上心中就有了判斷。

隨着這頭狼王的陣陣低嗚,成羣的星狼好像受到什麼命令似的開始的四散亂竄的起來,頓時漫山遍野的到處都是星狼的獸影。

看到這樣震撼的情景,洛凡好奇心大起,以爲這是發現了什麼強大的星獸,羣狼要捕獵了,他想知道究竟是多麼強大的星獸能值得狼王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可是時間一點點過去,羣狼只是像無頭蒼蠅一樣亂轉上竄下跳的,就是不見什麼強大星獸的影子。

“搞毛呀,這麼半天也沒動靜!本公子可沒時間在這跟你們這些畜生耗下去了,孃的!”

見沒戲可看,洛凡漸漸的失去了剛纔好奇的心情,小心的從藏身的樹上落下後就向着那頭巨型狼王邊上潛去.

星力共振!

閃擊!

沒錯,既然是打牙祭,那有狼王肉可吃洛凡又怎麼會去選普通的呢,再說了星狼最多也就是將級高階,體型大就了不起呀!一來到攻擊範圍洛凡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就發動了攻擊,目標正是其高高仰起的脖子處!

鐺!

洛凡意料中的鮮血四濺的情況並沒有出現,他這本以爲必殺的一擊居然被擋住了!

就在洛凡的氣場壓到狼帶王身上時,這頭異常巨大的狼王瞬間就反應了過來,憑着它那星獸本能對危險的直覺,猛的就看向了洛凡襲來的方向,洛凡受到星狼最高只有將級高階常識的影響,哪會想到受到星力共振壓迫的狼王還可以行動,結果就是洛凡這信心滿滿的必殺一擊正好刺在了狼王那呲着的獠牙之上!

“我勒了個去!這怎麼可能!居然是王級中階的狼王!”

冷情總裁之不說愛情 ,洛凡震驚的想道.

嗷嗚。。。!

一擊不中,洛凡剛剛閃開那急速揮向自己的狼爪,就聽到狼王發出了一聲長嘯.

“孃的!就算你叫你的狼崽子來,公子也要滅了你!還真想知道這王級中階的狼王肉是什麼味道,哼!”

洛凡當然知道狼王這是在呼喚羣狼,但是他這完美的偷襲居然讓這頭畜生給擺了一道,洛凡怎麼能忍得下這口氣,再說兩天沒遇到像樣的獵物了,這次遇上了這麼一個另類的星獸,他的戰意馬上就升騰了起來.

沒有理會那潮水般涌來的狼羣,洛凡眼中一厲馬上就又撲了上去。

洛凡的速度是快,但是身爲星獸的狼王速度也不慢,你來我往輾轉騰挪,瞬息之間一人一獸就硬拼了十幾次,不得不說這頭還至少王級中階的狼王,絕對是洛凡到現在爲止最爲難纏的星獸了,身體靈活且皮糙肉厚不說,最重要的是其智慧高的出奇,洛凡試過幾次的誘敵虛招竟然全被其看穿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