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着,他怎麼忽然提起這樣的要求?他是不是故意拿這個刁難她?

對了,昨夜他的表情很僵硬的,肯定生氣了,這小氣鬼不直說昨夜的事兒,拿她的學習來做文章,好討厭,好討厭!

“沒搞錯,你的目標就是貝京大學,今天咱就開始複習,你先去準備一下,一個小時後來這裏報道!”

“啊?”晨曦不安地坐在那裏啃指甲。

這怎麼辦好?是直接和他攤牌昨夜的事兒?可昨天她已經不省人事了,她要是提出來就奇怪了,不行,不能提!

那她只能準備考試?開什麼玩笑,好不容易度過了高考那一年,她可不想再過豬狗不如的生活,怎麼辦,怎麼辦?

“你是想現在就開始嗎?”朱明的眼神落在了她的身上。

晨曦急忙逃開。

“砰!”關門聲響,她才發現自己竟然緊張成一隻螞蟻。

她怎麼每次在他前面就會變得這麼懦弱?是他的氣場太強大,還是她被他馴服了?

不行,不能老是這麼被動,憑什麼她要重新參加考試?放着好好的學校不上,爲毛要去受那個苦罪!

她孟晨曦不要,她纔不要重新參加高考!

“切!”晨曦擡起胸脯邁着有力的步伐回了自己的屋。

剛進屋思琪的電話打了進來。

晨曦躺在陌生的鋪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打起了電話。

“怎麼樣?怎麼樣,文浩和你昨夜怎麼樣了?”

“他送我回家了,然後就走了。”

“啊?就這樣!”思琪失望的在電話那一頭嘆氣。

“你還想怎樣啊!”

“你說,他怎麼會知道你家地址?昨天我還想着告訴他錯的地址的,這樣他不就送不了你,理所當然的你就被他帶走了,後面自然就…哎,哎,可惜啊,算錯了一盤棋!”

“真是有勞您了!”

晨曦欲哭無淚,還好文浩記得她家的地址,要麼都不知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不辛苦,錯過了這麼好的機會,那隻能等下次了,晨曦放心,下次我一定都計算好了,再給你安排。”

“別,你別,以後你可千萬別再瞎點鴛鴦譜,你要再自我主張我可要生氣了。”

“好吧,你昨夜喝的不少,頭是不是還痛,那我就不騷擾你了,bye~” 晨曦放下電話,閉上了眼睛。

不知是昨夜酒喝多了還是沒睡好,懶懶的躺在軟軟的鋪上,睏意一下襲來,沒一會兒就給睡着了。

靈魂出竅,晨曦坐了起來,真不知朱明是真生氣跟她慪氣,還是真的希望她能考上貝京大學?晨曦決定去書房看看朱明。

穿牆穿壁來到書房,只見朱明埋頭撰寫。

他工作不用的都是電腦嗎?這會兒怎麼用筆了?晨曦靠過去一看,朱明正在翻閱着高考參考資料。

這朱明難道真心希望她能考上貝京大學?

晨曦拖着下巴看某男專注的表情。

明主這麼用心,她是不是也該搏一搏?可這是能博的事兒嗎?差着一萬八千里怎麼考的進貝京?

與其做些無謂的努力,還不如讓某男早早放棄。

晨曦決定讓某男放棄貝京的想法,可她有能力感化他放棄這件事兒嗎?他貌似不是一個輕易就被感化的一人!

某男看了眼表,皺着眉頭起了身。

晨曦跟在他的身後,她發現他去的是她的臥室。

這混球硬闖女閣!大白天的,他要幹嘛?已經被某男嚇過好幾回,她的心早已成了玻璃心。

某男推門而入。

哎呀~早知道某男硬闖她應該鎖門睡覺的,都怪自己馬虎,她以爲還是自個兒家呢!

某男靠近牀鋪,晨曦急忙閉上眼睛,透過小縫隙看那不雅的畫面。

只見某男一把把熟睡的自己拽了起來,她的靈魂自然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晨曦緩緩地動了動沉重的眼皮,這才發現,她整個人就被某男硬拽代拉,被摁倒了書桌上。

等晨曦完全醒過來時,某男的凌人的氣勢撲面而來,她馬上變老實,坐直了身子。

“從今兒開始遲到要罰寫單詞,記清了沒?”

晨曦帶着睏意點了點頭。

沒過一秒鐘她就後悔了,點啥頭啊,不說要感化他放棄貝京嗎,就這麼點氣勢就打退堂鼓了?

“還困嗎?”

晨曦又一次點了點頭。

“那要不咱來一個冷水浴,保證讓你瞬間醒過來。”那語句充滿了溫和,可每一句都帶着極強的殺傷力。

冷水浴?咱?大叔,還是饒了我吧!

晨曦睜大眼眸使勁兒搖頭。

“這是複習計劃,看着日期進行,完不成任務不許睡覺不許吃飯!”

“啊?”晨曦馬上癱了下來,腰背彎起,頭貼緊下巴,委屈的撅了撅嘴。

他來真的啦?那自己豈不要被摧殘而死?不能吃不能睡,這日子還能過嗎?早說天上不會掉餡餅,果真果真沒那麼好的事!

這是契約第一天好不好,後面的日子…嚶嚶嚶~晨曦好想哭,可看着時鐘,看着今天的任務晨曦馬上翻開了本子。

還好今天只是模擬考試,只是答卷子,應該能按時完成。

不對,她不是計劃着讓他放棄貝京的嗎,這會兒她怎麼就跟着他的節奏走了,不行不能亂了陣腳。

晨曦見某男離去,可是鬆開心。

她看着半生不熟的卷子動起了腦筋,卷子,測試,他這是想要測試她的底子嗎? 測試,對了,她要是來個絕望分數,他會不會選擇放棄?

換做是她,有一個基礎特差的學生那肯定不抱什麼厚望了,這個主意不錯,好,就這麼定了。(m首發)

晨曦拿出答題卡,開始胡亂答題,這種隨心所欲的感覺還不賴,晨曦看着自己的傑作忍不住笑了出來。

朱明,看你還怎麼辦,hoho,失望吧,絕望吧,明主大人放棄無謂的希望吧。

晨曦手捧着答題卡哈哈大笑。

忽然想起自己的處境,她急忙用答題卡擋住半拉臉觀看四周。

屋裏一下寂靜了下來,只聽得見鐘錶的滴答聲。

書房就她一人,應該無所謂的吧,爲了萬一還是保持淡定好了,不能樂極生悲,不能大意,淡定,淡定!

答題卡都塗好了,現在出去又不符合常理,幹什麼好呢?

晨曦圍着碩大的書櫃轉了轉,猛然發現自己的書桌離書櫃有一定距離,馬上又回了座位。

萬一某男突然造訪,豈不露餡了,還是安全起見原地待着好了。

晨曦坐回自己的座位,掏出手機開始了遊戲,兩隻耳朵也沒忘記時時聆聽門外的聲響。

過了幾個關,正打着來勁兒時,門口傳來了動靜。

她急忙收起手機拿起了筆,貌似老媽監督她的時候,她也這麼幹過,經驗豐富就是好啊!

“做完了嗎?”某男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

好像沒被發現,hoho,那是,這方面她可是老手,連她老媽那麼精的人也都被瞞過去了,何況是沒這方面經驗的明主。

“做好了,我可以吃飯了嗎?”晨曦明亮的答道。

朱明點頭,晨曦跟着下樓。

還是那個餐廳,還是他們倆人吃飯!

看着一桌的菜餚,晨曦真心覺得好浪費,兩個人要吃這麼多嗎?這菜放在他們家都能吃一週了吧?

晨曦嚼着菜想起關鍵問題,不會以後一直住這裏吧?

問題來了,以前籤合同時說是跟朱爺爺一起住老別墅,老別墅住着謝阿姨還有老爺爺,她覺得很安全所以沒考慮其他,可要是住這裏,就不一樣了!

這屋子只住着她和他,夜裏員工都不住在這邊,孤男寡女共處一個屋檐下…他不會?

晨曦偷偷的瞄了眼眼前的男人,又急忙低頭吃起碗裏的飯。

擡頭見低頭見的,還是好危險,晚上睡覺一定得把門鎖好了,何況對面的某男是隻野獸中的野獸,她必須學會保護好自己。

對了晚上還不知道能不能吃得到飯呢,還是多吃點好了,晨曦夾了好多肉放到了碗裏,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老爺爺好點沒?什麼時候出院?”

晨曦吃好飯,問了句最關鍵的問題。

“這不是你該關心的事,你的心必須全部放在複習功課上!”

晨曦想,倒黴功課,她可沒心思,她最最關心的事是爺爺出院時間,回了老別墅,爺爺在他們倆中間,她就安全了。

臭朱明,竟然都不告訴她老爺爺的情況,還說什麼對外界說她是爺爺的幹孫女!

切,你不告訴我我就沒法子了?哼! 晨曦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間,進門就試了試門鎖的力度。

還好門鎖夠嚴實,應該能擋得住某隻野獸。

晨曦扶着門把靜聽門外的聲響,這個點他應該看到了她的答題卡了吧,這麼安靜貌似有些不正常,難道某男深受打擊連說她的力氣都沒了?

晨曦打開門縫,漏出小腦袋看向書房那一頭。

明主明主,千萬不要看出破綻啊!

“看夠了嗎!”冷冰冰的聲音直接給了她一擊,嚇得晨曦差點摔倒。

“你怎麼在這兒?”晨曦扶着門邊勉強站好,心中那個不踏實。

“你說我怎麼在這兒。”

“我,我不知道。”晨曦微微低着頭撓了撓頭。

她怎麼就這麼沒骨氣,一見他就害怕成這樣,完全沒得救了。

“走,去書房。”明主走在了前面,晨曦咬着下嘴脣跟了過去。

他不會發現什麼異常了吧?應該不會吧,他來收卷子的時候沒露出任何懷疑的神色的,她還是別自己嚇自己了,沒事,沒事的。

“桌上卷子,是你答得嗎?”

晨曦不敢直視明主的犀利眼神,只好盯着他的鼻子點了點頭。

“看題了嗎?”他的問題又簡單又精準。

晨曦的心猛地一驚,立馬心虛了下來。

他是不是看出異常了?這下怎麼辦好?他說過不能騙他的,上次的經歷已經夠驚人的,怎麼辦?繼續裝下去,還是?

“不看題怎麼答題?”

這是她說出來的話嗎?她是不是不想活了,啥時候膽子變得這麼大,完全是在玩火。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這次千萬不能讓他發現異常。

只見明主的眼神重新移到手中的答題卡,怔了怔。

晨曦卻在他的微表情中看到了生機,心中可是慶幸,明主,明主快快絕望吧,這麼差的學生無藥可救的,快放棄貝京吧,快。

半響,明主擡起了頭,皺着眉心開了口。

“我貌似太高估你了,從今開始複習量統一加倍,週末就別回家了。”

晨曦一下癱軟了下來,整個人都趴在桌子上。

唉呀媽呀,這明主到底是不是人啊,她都這程度了,他還不放棄,嗚嗚~~腫麼辦好,腫麼辦!!

“拿着,這是下午的任務,記住,完不成,沒有晚飯!”

晨曦好想抓狂,她這上輩子欠了他什麼啊!

接過記事本看着密密麻麻的字,她的頭一下變得好幾個大。

這麼多!寫一天也寫不完的吧?

明主剛說讓她下午完成這些是吧,天啊,真心懷疑他是有意刁難她!

這明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明顯就是不想給飯吃找的藉口,還好她明智,中午吃了不少,要麼還沒等來第二天的太陽就要變成餓死鬼了。

可憐的肚肚要受委屈了,晨曦拖着下巴看着記事本眨眼。

“還不開始?”

晨曦撅着小嘴拿出了本子。

她真要在這兒讓費時間嗎?要不再和明主商量商量?

“明主,我,能不能不考大學啊?”晨曦抱着一線希望不安地望了望對面的他。

“不行!”對面的那人連頭都沒擡,半秒都沒猶豫,果斷地否決了她!

難道她真要考貝京大學? 腰痠背痛脖子痛,很久沒學過習的晨曦早已不習慣,誰讓她今兒碰上了個對手,明主竟然比她老媽還難搞定。

等到晨曦寫完任務時,鐘錶早已指向了10點。

咕嚕嚕,肚子已經發出無數次的抗議,晨曦無力地合上書本揉着脖子下了樓。

任務完成了,這回能吃得到飯了吧,不給飯吃的朱明,好討厭!

不行,明天還是得提議再做一次摸底考試好了,要按今兒的這強度學下去沒學傻也得把身子弄垮了,身子不是她一人的,她不能拿自己的健康開玩笑。

屋裏怎麼這麼安靜,人呢?對了上次來的時候夜裏員工都不在的,大家不會都走了吧?那意思是,現在這間屋子裏就剩下她和他?

對了要鎖門的,這跑出來亂逛是不是太危險了?

咕嚕嚕…

能餓一頓不?

咕嚕嚕…肚子特厚臉皮的給了她答案。

晨曦只好捂着肚子下樓覓食,盡最大努力降低了腳步聲響。

千萬別把沉睡的野獸弄醒,千萬別…

輕聲輕步走到了廚房,發現臺子上留下了一碗飯和菜。

是誰這麼貼心給她留下吃的,這麼好?晨曦朝着樓梯口看了一眼,確定無人後,關上廚房門用微波爐加熱了一下,搞定了吃飯問題。

吃飽喝足正邁着輕盈的步伐上樓時,關門的聲音提醒了她,有人闖入了別墅。

wWW●ttκǎ n●¢ ○

晨曦緊握着拳頭一回頭,看到那俊逸的面容正對着她,是他?他是剛回來嗎?難道他一直沒在家?

早知某男不在家就不這麼餓着自己,傻乎乎的完成任務纔下來吃了晚飯,自己也夠老實的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