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了,野鬼?我是野鬼!”郝健根本來不及辯駁。

那閻王老爺就把竹筒裏的籤子往地上一扔,怒斥道:“牛頭,去,給我掌嘴、打到他哭着認錯爲止!

那牛頭打人倒是很積極,揮着大臉巴子就甩了過來。

“別呀!大牛哥哥,我從小身子骨弱,定是吃不了你這力大無窮的牛蹄子!”郝健連忙抓住他的牛蹄子帶着哭腔,對着臺上的閻王求饒道,“還請鐵面無私、忠君愛國、不畏強權、一生正氣、青天明月、剛正不阿、愛民如子的閻羅王青天大老爺明鑑啊!我只是一時口快,鄉下來的窮小子沒見過世面,多有冒犯,還請閻王老爺、龜姥爺饒命啊!”

估計這是哥這輩子說過的最違心的話,沒辦法呀,保命要緊啊。

“小子,這龜姥爺也是你叫的嗎?!”牛頭不滿,呵斥道。

一旁哈欠連連的老龜也不知何時爬到了那閻王的桌子上去了。手裏捧着一本生死簿,大筆一揮,就奮筆疾書起來。也不知道在搗鼓着什麼?

這才揮了揮龜手愜意道:“不妨事,不妨事,這樣叫親切嘛。”

“對啊,你個牛頭急什麼急嘛,這閻王老子都沒開口說活,你個閒吃羅卜淡操心的臭牛!”

郝健衝他做了個豬頭鬼臉,就把頭扭一邊去了。

瞧郝健一副寧死不屈得意洋洋的樣子那牛頭怒了。他吹鼻子瞪眼的高擡起另一隻牛蹄,一手將郝健提將了起來,正欲一耳光給他打過去!

郝健根本來不及反應,呆若木雞。心想又要捱揍了。

“慢着”,那閻王臉上的表情明顯訕了訕。

他來了興致,坐直了身子,對我們道:“有意思,小子,你繼續說下去。”

別說,這招萬年不變其宗的拍馬屁,還真管用。

郝健就把那電視劇裏,人們用來誇讚包青天大人的成語,能用上的都用上了,統統都給說了一遍。

“稟報青天閻羅王大老爺,在我們人間人人都誇你是個大公無私、公明廉潔、兩袖清風、正氣凌然、公正嚴明、體察民情、恩愛百姓、心胸寬闊的活菩薩啊!都說你閻王肚裏能打傘,宰相肚裏能撐船,你一定不會跟我這麼個身份低微的小賤鬼一般見識的,對不對啊?”

反正他就是一通胡謅。不就是拍馬屁嘛,誰不會?呵呵。

“這?”閻王猶豫了。

看樣子有戲了,要不再加把火。

“拜託拜託啦,噗靈噗靈…”

郝健竟然學着那‘爸爸去哪兒’裏的‘姐姐’對着臺上的閻王賣了一個乖,差點沒萌他們一臉血。

那牛頭被郝健這作揖賣萌的賤樣兒逗樂了。

“哈哈哈!你逗死老牛我了!”

“你打住。。。”

閻王叫停了郝健的動作,同時也叫停了那牛頭的笑聲。

大怒道,“公堂之上,不許嬉鬧、大聲喧譁!還不快退下。”

那牛頭這才放開了郝健,笑容僵在臉上,訕訕的退到一旁,滿肚子委屈。

郝健揉了揉被那牛頭捏得生疼的頸脖子,對他憤憤的哼哼了兩聲,竟主動的對着閻王爺跪在了地板中央,等待宣判。

我怎麼有種小綿羊即將乖乖待宰的感覺呢?

你問郝健他爲什麼要這麼老實,等你到陰曹地府去逛一圈你就知道了。這裏陰森恐怖,冷風嗖嗖,抖得他渾身不自在,多待一秒都不行。

郝健想着,萬一他這暴脾氣沒忍住,惹怒了那閻王老子,那不是吃不了兜着走啊,說不定就被那黑白無常的鐵鉤子勾破心肺掛在十八層地獄的煉爐上去烤火了。

大冬天的,說不定賊暖和,你要不要去試試?

“小子,你姓甚名誰?家住哪裏?怎麼死的?”

閻王老子繼續發話了,一身正氣、面色嚴峻。估計是被郝健剛纔的誇讚給刺激到了。

“這?”郝健他沉默了。

wωω▪ тт κan▪ ℃ O

我靠,有沒有搞錯,一來就問哥這麼多問題,我怎麼死的我怎麼知道,哥不是喝大了嘛,我怎麼來這裏都忘了,誰還記得怎麼死的啊!

“說!快說!”牛頭見郝健支支吾吾的,就衝他揚起了拳頭,附和道,“閻王老爺都發話了,你敢不回?”

“不敢,不敢。”

郝健連連嘆氣:“唉,小的沒錢買房,可憐兮兮的租了個單間。”

“我問的是老家!?”閻王滿頭黑線,“和你叫啥?”

郝健一臉無辜地看着他,聲音有氣無力的:“我叫郝健…”

“老家在重慶豐都縣的大山疙瘩裏,家裏有三口人,五畝地,幾頭牛羊八頭豬。”

“說重點?”牛頭揮着條長鞭就走了過來,“你小子想挨鞭子了嗎?”

也不知他從哪裏拿來的鞭子往地上一揮灰塵四起,着實嚇了他一跳。

郝健這才老實道:“重慶豐都南陀村,有我還有爹孃。”

那閻王見他老實,這才滿意的摸着鬍鬚笑道:“那你是怎麼死的呢?”

“怎麼死的我不記得了。”郝健搖搖頭,實話實說道。

閻王愣了愣,思量了一下,正欲拿起生死簿把對話記錄下來。他四下找了找,低喃道:“誒?我的小冊子呢?”

“在我這兒,不用找了。”

那老龜從桌子底下鑽了出來。

它龜臉上沾滿了墨汁,拿着一支還在往地下滴着黑墨汁的毛筆,拖着一本翻開寫得密密麻麻的生死簿,就慢慢的爬了出來。別提有多搞笑了。

“我都已經幫你記好了。”

郝健使勁憋笑着,總不能閻王老子都沒笑,他敢笑出聲啊!

那老龜一搖一擺的,步履蹣跚的爬上閻王的桌,把生死簿遞給閻王道:“還說不要我幫忙,你看你有多粗心,現在纔想起要記錄。諾,我從頭到尾都幫你記好了。”

哇,從頭到尾,這老龜的記憶得有多好啊!

“叔,你辛苦了,可這是在堂上呢,有好多人在看着呢,你好歹也要給小閻一丟丟面子嘛。好不好嘛,叔?你好好休息,這裏就交給閻兒我了。閻兒保證速戰速決,乖~”

閻王接過生死簿,略顯尷尬,低聲好說好哄的才把它說動,乖乖在他腿上睡覺。

一隻烏龜趴在閻羅王的腿上睡覺,今兒個可算是開了眼了。不過,我可聽得真真切切,他爲甚麼要說好多人?這裏明明就這麼幾個人好嘛?

郝健連忙回頭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嘛,哪裏有人,弄得他汗毛直立,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還有,速戰速決是什麼鬼?真是不把鬼命當命啊!

“那個?青天閻王大老爺,你還審不審?不審我走了哈?”郝健也是不耐煩道。

這鬼地方多一秒都不想呆了。

閻王怒道:“這家有家法,國有國法,我陰曹地府豈是你小子想來就來,想去就去的?”

“沒錯!不是你想來就來,想去就去的!”牛頭附和道。

“既然你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那就”閻王頓了頓,扭頭問道那牛頭,“怎麼着來着誒?”

誰知那牛頭突然就變了一本巨厚的冊子出來捧在手上翻了翻,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郝健,不懷好意的笑道:“回稟大老爺,按照地獄刑法第七千二百五十五條的規定,此鬼不知它何時何地何因死,屬冤魂厲鬼或孤魂野鬼入我陰曹時的遺忘症狀,理應當斬!或是鞭屍!處以急刑,再打入地獄。”

“納尼?”

他們要斬我?!

居然連我死了以後都不放過我的魂魄,我一想到即將要被他們鞭屍的場景,就不寒而慄起來。地獄果然是人間地獄啊!

“那就把他打入地獄吧! 特種龍王 拉出去斬了!” 第763章製藥廠天價解藥

「咔擦。」

南初正在看著視頻,病房的門打開一條縫隙,裡面進來一位精神抖擻白髮老人。

這段時間總是發生奇奇怪怪的事,就比如說眼前這位老人,南初記憶之中明明沒有他的出現,但是第一次看到他,心中產生熟悉感覺。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老人口中不斷念叨這幾句話。

「老爺爺,我們從前認識對嗎?」

南初一邊問這問題,一邊看向陸司寒,想要從他眼中求得答案。

「你是我的徒弟,是我最有天賦的徒弟。」

「我來給你把把脈。」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第一眼江靈仙就能感覺南初臉色不對,坐在南初身邊按住她的手腕細細思索。

「的確中毒,毒素並不致命,但是仍具危險,長期不能解毒,可能造成腦部神經缺陷。」

南初微微張開唇瓣,吃驚看著江靈仙,這個診斷結果可是南市醫生整整花費三天時間才能討論出來,這位老先生只需把脈居然就能明白。

從前的她究竟是有多麼厲害,才能入他的眼!

「現在送我去趟毒源所在地看看。」

「你們已經查到毒源?」南初不解詢問。

這會剛和陸司寒見面,她不知道祝林已經審問貝爾的事。

「沒錯,毒源就是村口井水。」

「那我能和你們一起過去看看嗎?」

「毒素髮作起來挺有規律,按照時間來看,下次發作是在晚上,下午我就沒事。」

「不準,好好休息,聽點醫生的話,現在的你不能用腦過度。」陸司寒一口否決,就和從前管她那副德行一模一樣。

知道去求陸司寒肯定沒用,南初轉而就將目光放在江靈仙身上。

在這待著也是待著,都快發霉,她是想為南市村民做點事情。

江靈仙看到徒弟這副委屈表情,根本阻擋不住。

「幹嘛攔著我的徒弟?」

「陸司寒,你這就是限制人身自由,不要知法犯法。」

「她是病患!」

「我是醫生,正好留在我的身邊,我能隨時注意她的情況。」

老頭氣鼓鼓的說,歪理一套一套。

「傍晚六點之前,必須回來。」看著一老一少,同個戰線,就算他是陸司寒,同樣是拿他們沒有辦法。

「知道啦,謝謝師傅。」

「還有謝謝你呀。」

南初頓了頓,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應該怎麼稱呼這個男人。

察覺她對他的生疏,陸司寒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明明見到江靈仙時,很快就能熟稔,怎麼到他這裡,除去毒素髮作偶爾感性一回,其他時候仍舊非常冷淡。

恰巧這個時候祝林再次撥打電話過來,陸司寒立刻接通。

「先生,瑪德琳或許是和下毒有關。」

「我們抓捕貝爾審問,得知瑪德琳具有重大嫌疑,於是重新前往洋房抓捕,但是瑪德琳已經失蹤。」

「離開時候,瑪德琳只是帶走身份證件還有現金。」祝林聲音清晰傳入話筒。

「立刻去追,一定要追到她!」陸司寒命令道

「先生,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彙報,就在半小時前,聽說某家製藥廠內,已經研製解藥。」

「是嗎?這是好事!」陸司寒語氣略微輕鬆一些。

「還有下文,解藥金額非常高昂,需要十萬元錢,中毒當中不少都是孩子,有些家長已經開始哄搶。」

祝林說完所有情報,陸司寒的眉頭已經緊緊皺在一起。

「中毒,解藥,你說所有一切,會不會就是一場局?」

「屬下不敢胡亂猜測。」

「總之給我查,使勁的查,最好兩件事情沒有什麼聯繫,不然——」

不然後面的話,陸司寒沒有往下說,但是仍舊可以察覺語氣之中充滿危險含義。

有人想要傷害他的子民,這種事情絕不允許!

掛斷電話,陸司寒看向南初和江靈仙。

「本來決定是和你們一起去看井水,但是突然發生一些情況,需要我去警局處理。」

「你要小心一點,如果有不舒服,立刻去和江醫生說。」

陸司寒握住南初的手,滿滿都是不放心,偏偏此刻還有更多重要的事等著他做。

南初點點頭,隨後抬手,撫平他的眉頭皺紋。

「不要總是皺眉,你要多笑笑,那樣才好看。」

聽到這話,陸司寒眉間微微舒展,握住南初的手,放在嘴邊落下一吻,隨後快步走出病房。

手術醫生開外掛 南初如同觸電一般縮回自己的手。

這個傢伙當著師父的面,怎麼又是這樣不正經!

「沒事,沒事,我早已經習以為常。」

「從前的他更加過分。」

「走吧,徒弟我們一起合手,這個解藥想必不出三天就能研製出來。」

江靈仙攤開雙手,無奈的說。

此刻南市兵分三路,傅南初與江靈仙一起研製解藥,祝林尋找瑪德琳下落,陸司寒則是全力組織村民拿出積蓄買葯。

下午四點,江靈仙提前回來,他們已經獲取井水範本,此刻正在進行試驗。

醫藥箱內,拿出裝有井水試管,江靈仙準備直接喝下,卻被南初阻止。

「師傅,這個有毒,不能隨便亂喝。」

「為師嘗過的毒,多了去了,這算哪跟哪呀。」

「我的體內存有抗性,烈性毒藥拿我都沒辦法,放心吧。」

南初還是不放心的守著師父。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江靈仙真的沒有半點中毒癥狀,南初放心下來。

就在南初準備出去倒杯水喝,結果聽到門口兩位護士議論聲音。

「製藥廠門口,全部亂成一鍋粥,聽說不讓買葯。」

「要我說,幹嗎阻止,都是別人家的事情。」

「也不能這樣說吧,那葯真的太貴,明顯就是搶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