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雪依沒有接,後果就是藥瓶撞在了牆上,然後被打碎了。

冥皺眉,沒有再說話。

慕雪依進入休息狀態了,她需要睡眠,明天再出去也不遲。

冥在她的另一邊,見她開始休息了,便冷漠的別開視線,隨後閉上眼開始休息了。

休息沒多久,洞口外就傳來一陣躁動聲,明顯是外面那蟒蛇等得不耐煩了,想衝進來。

奈何它體型太大,洞口太小,所以根本進不來。

抬起頭,就看得見一隻滲人的碧色豎瞳。 慕雪依沒有理會,接著休息,料那條蠢蛇也進不來。

外面的蟒蛇試圖進去,奈何太小了,進不去,於是猛的撞著地里的洞。

牆上不停掉著灰塵,直接往兩個人身上落去。

慕雪依臉色一黑,自然是受不了這麼多灰塵往自己身上掉,更何況,她是個嚴重潔癖者。

她臉色陰寒,身上的寒氣濃重,比一開始和蟒蛇打鬥時更是戾氣重。

空氣中的水分子凝結成冰,在她揮袖瞬間往洞口刺去,剛好刺進了蟒蛇的眼睛。

蟒蛇眼睛流血,滴在了洞里,這回蟒蛇徹底狂躁了,發了瘋似的撞擊著洞口。

從細微的塵埃變成一塊一塊的硬土。

慕雪依臉色陰寒,本來她是打算休息一晚上再出去的,畢竟她剛不久被寒冰訣反噬了,需要休息一會兒。

但奈何這蟒蛇實在是在找死!

慕雪依臉色陰沉可怕,運用輕功直接躍出去,招式比之前還要狠辣。

因為這條蛇……

把她衣服弄得更髒了!

在一般的情況下,慕雪依不會讓自己變得狼狽,尤其是現在這副樣子。

醉愛小逃妻 很臟!

非常臟!

受不了!

慕雪依袖口銀針顯現出來,全部朝蟒蛇的雙瞳刺去,卻被蟒蛇一擺長尾,給反了過來。

她躲了過去,唇角噙著一抹陰冷的弧度。

她的銀針,可是有毒的。

不用刺進去,碰一下都能中毒!

不出所料,蟒蛇的尾巴開始被腐蝕,它瘋了似的掃動尾巴,眼睛被刺瞎,尾巴也開始被腐蝕!!

冥也出來了,看出慕雪依臉色不佳,難得露出細微的表情,之前遇到刺殺的時候,他都沒見她臉色這麼難看過。

重生之絕世大小姐 想起剛剛在洞里,一塊硬土砸在慕雪依身上,她的臉色就從冰冷變成的戾氣嗜血。

冥知道慕雪依很愛乾淨,但不知道把她衣服弄髒可以直接惹著她。

他面無表情的收回視線,隨後直接把手中的長劍刺進了蛇的七寸。

然後……

一條巨大的蟒蛇!

就這樣死在了他的劍下!

慕雪依似乎還不滿意,把蛇膽給挖了出來,不過事前她戴上了隨身攜帶的手套。

總裁別來無恙 最後,還又給蟒蛇補了一刀。

看著自己身上髒得不成樣子的衣服,她又是一瓶化骨水潑上去,這是最後一瓶了。

蟒蛇直接化成了血水!

蛇膽被她給捏爆了!

最後,慕雪依看著全是血的手套,很果斷的連手套一起扔了。

雖然製作手套的料子還是很珍貴的。

慕雪依無視這一灘血水,繞過便往內圍深處前去。

冥只能跟上去,他知曉她要去找一味藥材,但是他並不知道他要這藥材作甚。

不過。

他並不好奇。

內圍越靠就越危險,這倒是所言非虛,不僅有毒草和毒蛇,還有荊刺之地,費勁了好大的力氣,才進了內圍。

他們在這片林子里已經過了三個時辰,都快要天亮了!

慕雪依沒有再耽擱任何時間,連休息都沒有,直接去了詭林的內圍深處。

千年 霧霾湮沒了她的身影,詭林深處霧很濃重,什麼也看不見,溫度也明顯下降,連那些古怪的樹都沒有了,地面上也打了一層寒霜。 冥走在她身邊,時時刻刻保護著她的安危,因為這片林子以前沒有進來過,有很多未知的危險。

走近了,慕雪依看清楚了,她距離前方一米處,有一棵巨大的樹,而且有一個樹洞,高度可以堪比一扇門了。

這顆樹不似中外圍的林子那樣奇形怪狀,反而十分的茂盛,這顯得更加的怪異。

詭林這個地方看上去毫無生氣,甚至是死氣沉沉尤其是深處還危險重重,怎麼可能會長得這般茂盛!

這顆樹的品種有些奇怪,它長得很粗壯,又很高大,往上一看,竟然看不到頂。

慕雪依絲毫不驚訝,從容不迫的走進了樹洞,因為她來之前,就查得很清楚。

七凇是這棵樹上結的果實,無色無味,其實這一味藥材並不是說解蠱,而是可以把所有藥材的藥效完美融合在一起。

樹洞里比看起來還要大很多,這棵樹確實很古怪,這麼大一棵樹,還有樹洞,而且果實不是長在樹上,而是樹裡面!

慕雪依看著長在樹中間的果實,上前摘了下來,然後收起來,這下子,可以離開這片詭異又危險的林子了。

回去的時候,也不是那麼容易,而且竟然比進去還要難!

直接花費了五六個時辰,慕雪依知道了,這裡的迷陣每過一炷香的時間就會轉換一次,想要出去,自然比進來還要難!

出去林子之後,慕雪依面上不顯,可四肢卻都很酸痛,就像要殘廢一樣。

看來這段時間得好好調養了。

慕雪依抬頭看了眼天空,她們在裡面耗費了四個時辰,出去的時候用了六個時辰,用現代時間來算,就是二十個小時。

現在已經是中午了。

慕雪依眼眸微眯起,隨後快速的朝客棧的方向趕回去,但耗費這麼多時間,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冥隱回暗處,畢竟是暗衛,一般來說,暗衛不應該出現於外人眼中,只能在暗處保護自己主子,並且服從命令就夠了。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俊臉面無表情,甚至有些冷酷。

那個面具遺落在洞里了,沒來得及拿出來,看來只能再重新弄個新面具了。

慕雪依這副樣子,自然不會直接從大門大搖大擺的走進去,直接在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從窗戶口進去了。

因為她現在的樣子可謂是狼狽至極。

穿越前,身為頂尖殺手的她,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都沒有這麼狼狽過,穿越之後更沒有!

所以,這是她第一次這麼狼狽!

可是慕雪依沒有想到的是,她房間里居然還有一個人,這個人正是洛雨塵。

他坐在桌前,眉宇微微蹙著,清冷的眸子有些情緒,似乎是擔憂和焦慮。

洛雨塵在天亮之後就來找慕雪依了,但是她不在,他又去問了掌柜,但掌柜也說沒有看見慕雪依出去過。

緊接著,洛雨塵又把附近都找了個遍還是沒有找到,於是,他按耐住心底的擔憂,靜靜地等待。

心裡隱隱有些不安。 莫非她是出事了?

但想想也不太可能,畢竟她武功高強,而且修鍊了寒冰訣,出事的幾率很小。

他沒有再想下去,再過一刻鐘,如果人還沒有回來,那他便再出去尋!

洛雨塵察覺到房裡多了一個人,瞬間看了過去,看到了來人,心裡那塊石頭非但沒有落下去,反而更加沉重了。

她……受傷了!

想問她這是怎麼了,遇刺了?還是遇到什麼危險了。

思緒萬千,還是化作一句:「回來了。」

慕雪依嗯了一聲,接著就冷淡的說道:「你先出去吧。」

「嗯。」

洛雨塵應了一聲,那眉頭依舊緊緊的蹙著。

但是他很快就回來了,由於過於擔心慕雪依身上的傷勢,連敲門都忘了,直接就進去了。

手上端了一盆熱水和一塊乾淨的白布,給她處理傷口用的。

關上門後轉過身,直接愣在了原地,身體僵住。

因為……

慕雪依剛剛脫完了衣服,雖然只脫掉了上衣,而且只是背對著他。

她的背很白皙,但卻有傷痕,看上去極為礙眼。

洛雨塵僵了一秒鐘,立刻背過身去,心裡說不清什麼感覺,就是莫名的……心疼。

慕雪依眉頭一皺,她正要準備處理傷口,壓根沒想到他會直接進來而且不敲門。

「有事?」

「……我給你處理傷口。」

「那你背過身作甚?」

慕雪依扯了扯唇角,背著身怎麼幫她處理傷口?

她現在全身酸痛,處理傷口也有些費勁,但洛雨塵的醫術是極為精湛的,讓他幫忙未嘗不可。

「你坐下。」

慕雪依依言坐下,她傷勢有些嚴重,腳裸也有些淤青,內傷也有,也不知道她是在這種情況下怎麼使用輕功上來的。

洛雨塵緩緩轉過身,走到她身邊坐下,先用白布替她擦拭,之後才開始上藥。

將藥膏抹均勻,藥膏塗上之後是清涼的,還帶著些許清香,很好聞,也很舒服。

洛雨塵很專註,看著她身上的傷痕,說不清是什麼情緒,想說話,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塗完藥膏后,他輕聲道:「以後遇到什麼事情,可以叫我。」

遇到了危險,他也可護她周全。

「嗯。」

慕雪依只是淡淡嗯了一聲,然後穿上了衣服。

「你腿上也有傷。」

洛雨塵眉頭又是一蹙,醫者對於血腥味敏感,更何況他也不是瞎的,自然看見了她褲子上的血跡。

離婚總裁別撩我 「脫褲子?」

這一說,洛雨塵意識到不對了,男女授受不親,但是……他想看看她傷口嚴不嚴重。

而且在醫者眼裡本就沒有男女之分,都是病人。

慕雪依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撩起褲腿,因為她其實也只是小腿受傷了而已。

洛雨塵皺緊眉,沒有想到她小腿傷勢居然這麼重,他沒有耽誤時間,立刻上了葯。

之後還拿出一瓶葯給了慕雪依,叮囑道:「日服一次,七天便可痊癒。」

「嗯。」

慕雪依接了過來,然後服用了一次,吃下去之後,體內確實好了不少。

「好好休息。」

洛雨塵說了句,隨後緊抿薄唇,這是他的一個習慣,心情沉悶的時候會下意識抿唇。

緊接著便端起盆離開了房間。 過了挺久,冰從門外進來,然後爬到了床上,累得趴在床上不想動了。

因為它找了慕雪依很久!

看到主人回來了,它也就放心了。

慕雪依也需要休息,側著身子睡覺,因為她身上傷口有點多。

考慮到身體原因,洛雨塵本想今天就不趕路了,但慕雪依休息了一個時辰后卻還是選擇趕路。

洛雨塵把馬換成了馬車,因為她現在不適合騎馬。

慕雪依沒有拒絕,進了馬車又接著開始休息,馬車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也就剛好容得下一張榻。

她剛好可以在上面休息。

而冥則喬裝成車夫趕路,即便其實他身上也受了傷。

「還是我來吧。」

洛雨塵可以坐在外面趕路,畢竟他知道冥也受了傷。

「不必。」

冥冷冷的拒絕,簡駭的說出兩個字,因為他本就不喜多言。

洛雨塵沒有再說什麼,給了他一瓶丹藥,便上了馬車,進去便看見慕雪依在那榻上休息。

他坐在慕雪依身邊,看著她的睡容,即便是睡著了,她給人的感覺還是冷冰冰的。

慕雪依知道有人進來,也知道是誰,因為剛剛外面的談話,她聽得一清二楚。

她向來是淺眠,不會熟睡的。

洛雨塵低眸看著她,清冷的神情柔和了不少,連他自己都不曾發現。

……

連著趕了幾天路程,終於到了皇城,慕雪依身上的傷好得差不多了,一回去便入了皇宮。

宮人先行傳召,然後慕雪依才進去了。

「雪依,你怎麼回來了?」

女皇訝異道,她眉間有些倦意,顯然是從昨天到現在都未合過眼。

她記得她給慕雪依傳過信,讓她先不要回來。

可是慕雪依如今卻是回來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