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像是走迷宮,唐宋在後邊也不敢有什麼偏差。雖然看不到能量交替,可他知道,珠兒不會撒謊。

正飛著,珠兒臉色猛地停下。還沒等唐宋幾人反應,卻見珠兒忽然往前沖,稚嫩的雙手迅速推出,強大的力量順勢迸發。

轟!

能量對碰,巨大的悶響讓山林頓時晃動起來,周圍樹木嘩啦作響。地上茂密的草叢刷拉拉,頓時冒起好多蛇頭。

不是竹青蛇,而是……彩虹色的蛇頭!

咻咻……

唐宋猛地回過頭,後背更是發涼。後方平穩區有好多竹青蛇下來了,沒有進去交替區,一條條巨大的竹青蛇飄在空中盯著。

沃日,這特么是個陷阱?!

唐宋差點沒罵娘,蕭月如等人也是絕望不已。可是前方的珠兒沒有動,冷冷的盯著前方,低沉道:「彩虹,可安好?」

話音一落,珠兒的對面憑空出現一條蛇,一條超級龐大的蛇!

我滴媽呀,比人還大,從地上筆直抬起頭,就跟一棵樹擋在前邊……

唐宋驚呆了,他的天眼居然完全看不到對方的存在,這也太誇張了吧?!

大蛇並非竹青,身上的鱗片光彩繽紛,不停的閃爍著亮光,像是流動的彩虹。蛇頭從上方慢慢彎曲下來,一雙大眼睛直勾勾盯著珠兒。

蕭月如幾人徹底木了,那蛇頭不停的閃爍著光彩,看起來非常酷,可是,為什麼看著看著就發涼了?

唐宋喉嚨乾澀,都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害怕了。這特么是害怕能解決的嗎,彩虹色的蛇,而且很明顯比外邊那些巨大的竹青蛇還要強大!

下一幕,幾人更是目瞪口呆。

只見那蛇頭忽然變幻,竟然變成跟珠兒一模一樣的上半身,瞬間變成個蛇人……

沃日,這,居然還能幻化成人?!

唐宋感覺自己的腦子都要炸了,這蛇到底什麼實力啊!

「果然是你,珠兒。」蛇人彩虹抿著微笑,雙眼直勾勾打量著珠兒,「不過,你的氣息變了。」

珠兒綳著神色:「我忘了以前的一切,只記得你叫彩虹,是我給你起的名字。」

「忘了?」彩虹微微歪著頭,「也難怪,要不是忘了,你不會回來。」

兩個一模一樣的珠兒互相對視,空氣變得極為壓抑。唐宋在後邊已經徹底木了,早就沒了心跳。聽起來,這彩虹跟珠兒老相識,卻有矛盾……

好一會,彩虹忽然又微笑起來:「後邊那個小子,你那雙眼睛從哪裡得到的?」

唐宋回了神,吞咽著口水:「彩虹前輩……」

沒等說完,彩虹已經打斷:「我不是人,也不是前輩。你那雙眼睛很特別,能看穿很多東西,而且還沒成熟……你知道嗎,我們蛇足老祖,也曾有過一雙這樣的眼睛。你猜,我需不需要這雙眼睛?」

這話讓唐宋心頭咯噔一下,很快又冷靜下來,乾笑道:「前輩說笑了,如果你真的需要,我想我早就死了。」

「咯咯,真聰明。」彩虹不由得笑起來,目光再次落到珠兒身上,「看在你忘記了,我可以送你們出去。他日記得之後,希望,你還會回來。我,等你。」

珠兒擰著眉頭:「彩虹,你還在恨我?」

話音一落,彩虹臉色微變,頓時又變成蛇的模樣,一雙眸子迸發著火氣:「對,我就是恨你!我恨你!」說罷,蛇頭迅猛的朝著珠兒衝過去…… 陳柏拳頭上化成龍頭的白光,發出一聲咆哮,給人一種無形的威壓,陳柏身上的氣勢也變得無比凌厲。對面被黑氣包裹全身,如黑色猩猩一般的林申,也爆發出可怕的氣勢。

兩人身上的兩股氣勢擴張相互碰撞,造成可怕的力量,使得洞窟搖烈的搖晃起來,最終兩人收回了氣勢,那可怕的力量才漸漸消失了,洞窟也停下了搖晃。

“你說分出勝負的確沒錯,我這一招將終結你們的性命!”林申大吼道,看不清他此時的表情,只能看到他那黑氣下的赤紅雙目。

陳柏沒有回他,而是動身衝了上去,揮起拳頭上化成龍頭的白光攻向林申。包裹着林申的黑氣,此刻宛如黑猩猩一般,揮着巨大無比的手臂,砸向陳柏。

龍頭白光與黑氣拳頭相撞,爆發出一陣強勁的力量,轟的一聲,兩人剩下的地面炸裂開來。陳柏大吼一聲,手臂上纏繞着的白光旋轉的更加迅速,龍頭也變得越來越大,最後林申漸漸被壓制住了。

“破!”陳柏大喊一聲,黑氣拳頭被龍頭白光給擊得散開了,接着整條黑氣手臂都散開了,露出了林申自己真正的手臂。接着是林申的一陣怒吼,包裹着他全身上下的黑氣全都散開,飛速旋轉着形成一個黑色圓球,嚴嚴實實的重新把林申給護住。

陳柏冷哼一聲,說了句沒用,就再次揮動龍頭白光砸到了黑色霧氣圓球上。這一拳頭下去,白光與黑氣相撞,造成一道很刺眼的亮光,緊接着就是一聲巨大的爆炸聲。

我們被這刺眼的光照得睜不開眼,根本不清楚那邊的情況到底怎麼樣,發生了什麼。不過這一次造成的動靜,把護着我們的結界都給震破了,一股很強的勁風猛烈的吹了過來。

等白光散去,勁風也消散了,我們的視線也開始慢慢恢復了。睜開眼睛看去,四周都是濃濃飄散着的塵土,洞窟上方還不斷的有碎石落下。

“怎麼樣分出勝負了麼?”我咳嗽了幾聲,望着滿是塵埃的四周問道,心裏有些擔心。

冰窟窿也面色凝重,搖了搖頭,說不知道。

慢慢的,飄揚的塵土開始散去,一個人影緩緩的向我們這邊走來,因爲塵土的緣故,我和冰窟窿看不清楚是誰,於是都警惕起來,準備着隨時應對狀況。

我倆目不轉睛的盯着那個向我們走來的人影,等人影走進了一些,我們纔看清原來走來的是陳柏,我倆頓時鬆了口氣,懸着的心也放了下來。

剛剛其實挺緊張的,要是走來的不是陳柏而是林申,那說明陳柏被打敗了,只要陳柏敗了,那我們肯定也活不了。就算我和冰窟窿拼上性命也不是林申的對手,更何況現在的實際戰力僅剩我一個了。

陳柏手臂上纏着的白光已經消失了,手臂上有着不少鮮血,不知道是他的還是林申的,他身上其他的地方的以爲也破損了不少,衣物看上去破破爛爛的,就算是乞丐的衣物估計都不會有這麼破爛。

“師父,太好了,你沒事吧?”看到陳柏,我心裏很激動。

他搖着頭,說沒事,然後往身後看了一眼。“總算是結束了,我們趕緊走吧,繼續待在這裏對我們沒什麼好處。”

此時,洞窟裏的塵土已經完全消散了,我們看到剛剛陳柏和林申交手的地方留下一個巨大的坑,洞壁也都裂開了。林申躺在大坑裏,身上的衣服已經全都破碎了,血淋淋的一動不動。

陳柏走過來一邊一個扶着李慕顏和陳柏,我則是抱着小黑貓,扶着陳雅琪,冰窟窿用沒受傷的手提着斬鬼刀,我們正想離開這裏。忽然,躺在坑裏的林申有了動靜,嘴裏發出陣陣詭異的笑。

我們都嚇了一跳,往坑裏看去,只見林申渾身是血,已經從地上爬起,坐在那個巨大的坑中,看着我們幾個,嘴裏不斷的發出笑聲,讓人心裏泛起寒意。

“你竟然還活着?”陳柏眼中露出驚訝之色,不敢相信的說道。

我和冰窟窿更是驚訝,都渾身是血了,這個林申竟然還沒死,從地上爬起來了,他到底是什麼怪物,太恐怖了。

“陳老果然是陳老,光憑我一個人還真不是你的對手,不過你們今天也休想從這裏出去,和我一起埋葬在這‘百鬼洞窟’裏吧。”說着又繼續大小起來,眼中寒光一閃,用帶血的拳頭砸到了地面上。

就在他拳頭砸到地面上的時候,原本已經恢復平靜的洞窟有劇烈的搖晃起來,而且這次動靜比任何一次都大,地面開始從林申那裏裂開,向四周蔓延,洞窟上方和兩邊的洞壁也開始塌陷。

“不好,趕緊走,洞窟要坍塌了,塌陷把我們活埋在這裏。”陳柏臉色大變,驚呼道,然後抓緊兩邊扶着的人,帶着我們往外跑。

我心裏着急萬分,也扶着陳雅琪跟在後面,但扶着她跑得不夠快,最後還是冰窟窿過來幫忙了,我倆一人扶着一邊,這樣速度稍稍快快了一些。

“這個瘋子。”我罵道,回頭看了一眼,發現林申剛剛在的位置已經完全被掩埋住了,不知是死是活。

洞窟還在繼續坍塌,落石、塵土,已經劇烈搖晃的地面,讓我們分不清方向,要不是有陳柏在前面帶路,我們真的不知道該往哪裏走,我和冰窟窿勉強能跟在陳柏後面。

在洞窟坍塌的同時,洞窟裏的鬼魂們也都紛紛逃了出來,大喊大叫着往外衝。

逃跑的途中,有些鬼魂竟然還對我們發起了攻擊,原本正在坍塌的洞窟就已經讓我們很危險了,現在再加上這些不要命的鬼魂的攻擊,我們想要逃出去更是困難了。

最後無奈,冰窟窿只能是讓我一個人扶着陳雅琪,他單手揮着斬鬼刀,攔下那些想要攻擊我們的鬼魂。

這樣我的速度慢了下來,掉落的石塊也越來越多,好幾次我都差點帶着陳雅琪摔到在地上。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們很可能真的會被活埋。

還好,昏迷的陳雅琪這個時候突然醒了,她先是一臉疑惑的看着我,問我這是哪裏。等她發現四周的情況之後,立馬露出驚慌之色。“怎麼回事,我們這是在哪裏?”她慌張的問道。

她能在這時候醒來我很高興,告訴她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先跑出去再說。

冰窟窿落在後面對付那些想要攻擊我們的鬼魂,我讓陳雅琪先走,停了下來準備出手幫助冰窟窿。我拿出黃符,嘴裏唸咒,剛想拋出去,就突然被人猛的給推開了。

“小心!”是陳雅琪,一大塊巨石從上方砸了下來,我沒留意,陳雅琪大喊着衝過來把我給推開,但她自己卻已經走不掉了。

嘣的一聲,那塊巨石重重的砸到了地上,陳雅琪被砸得倒在地上,只露出了胸口到頭部,以及一支胳膊,其他的全都被埋在了石塊下面。

我呆在原地,不敢相信的看着滿臉是血的陳雅琪,腦子裏一片空白,怎麼會這樣?

“雅琪!”我絕望的大喊道,衝過去想要把她從石碓下救出來。“雅琪放心,我會救你出去,你不會有事的。”我嘴裏喃喃着,聲音顫抖着。

石塊太多太大,根本就挪不開,我無聲的哽咽,眼淚已經落了下來。“不,不可能,爲什麼,爲什麼?”我絕望的怒吼道,手已經被石塊劃得滿是鮮血。

忽然這個時候,陳雅琪滿是鮮血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臂,我趕緊低頭看她。只見她微睜着眼,嘴巴一張一合似乎要說什麼,我趕緊握住她的手,聆聽着她在說什麼。

可她嘴裏不斷的有鮮血溢出,我根本聽不到她在說什麼,只是滿臉淚水的抓着她的手,安慰她,說自己一定能救她出去。

“被說話了雅琪,好好休息,我一定會救你出去,你會沒事的。”我哽咽着緩緩說道,可是她似乎已經沒了意識,手上的溫度也在慢慢變得冰涼。

“不!”我低頭痛苦的嘶吼,感覺胸口上插了一把刀子…… 「小姐……」

蕭月如本能驚呼,想要衝上去已經來不及。彩虹的蛇頭衝到珠兒跟前,層層力量順勢爆發。

珠兒卻紋絲不動,靜靜地看著憤怒的彩虹,沒有絲毫影響。

唐宋在後邊看著當真是冷汗直冒,這個彩虹不是一般的強大,剛才迸發出來的力量僅僅是殺氣凝聚而已,如果真的將體內力量迸發出來,他們這幫人估計都死了。

彩虹到底是沒有攻擊珠兒,蛇頭停在她跟前,一雙大眼睛不停的閃爍著寒光。

空氣極為壓抑,唐宋幾人心臟都快從嗓子眼跳出來了。下方好多蛇也都緊張的盯著,有些甚至害怕的往後縮。

好一會,彩虹又往後縮回去,再次變化成蛇人,依然是跟珠兒一個模樣:「你的力量變了,看來你經歷了很多。」

珠兒平淡的回答:「我說了,我只記得你叫彩虹,其他的,我已經不記得。」

彩虹有些失望,嘆道:「看來,你為了追求那個東西……算了,我送你們出去,不想再看到你。」

「等一下。」唐宋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忽然張嘴喊著。說完,他自己就後悔了。

彩虹微微擰著眉頭:「你的力量也很特殊,比她剛來的時候還要特殊,但我不想跟你們這些人往來。」

唐宋縮著脖子尷尬道:「前輩誤會了,我是想說。我能不能,要一點這裡的草木?我是丹師,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是名貴藥材,所以……」

好不容易進來,這裡的樹木都這麼奇怪,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絕非一般。

彩虹再次變成蛇,龐大的身體往後縮,冷淡的聲音飄蕩回來:「想要,用你的眼睛換!」

這下唐宋無語了,漫山遍野都是,就不能給點面子?

想想也對,跟珠兒有仇,能讓他們走就不錯了……

眼瞅著彩虹已經離開一段距離,珠兒忽然喊著:「他身上有靈蛇果。」

彩虹猛地停下來,蛇頭又變成人的模樣,回頭凝視著:「成熟的嗎?」

唐宋卻有些茫然,他手裡哪裡有什麼靈蛇果……難道是天地果?

當下,從世界內拿出幾個:「這個?」

看到火紅的天地果,彩虹又回來了。稚嫩的手抬起來,天地過便飛過去,沒到她手裡就變成氣態了。

深吸了一口氣,彩虹頗為滿意:「成熟的天地果,很不錯。說吧,你有多少個?」

想了想,唐宋趕緊從世界內釋放出來,就留了幾個備用:「大概還有二十個,有些因為太成熟,可能效果沒那麼好……」

不等說完,彩虹右手輕輕一揮,跟前的天地果不見了,變成一顆綠色的種子,像是,綠豆?

唐宋愣了,這是啥意思,那麼多天地果就換一顆綠豆?

重生之回到唐朝當王爺 彩虹轉身又走了,平淡的聲音飄蕩回來:「給你一炷香的時間。」

唐宋一臉的懵逼,那這顆種子是什麼意思?

珠兒抬起手控制著綠豆票飛到唐宋跟前,沉聲道:「拿著吧,我想應該很貴重,雖然我記不起來了。但我記得,靈蛇果對她很重要。」

回了神,唐宋接過細小的種子,收到世界內。一顆綠豆,不會是這些參天大樹的種子吧?

沒有細想,周圍的空間壓力沒了,那些蛇也都往後退。落到草叢裡,唐宋趕緊開始搜尋。這裡的植物確實很怪,幾乎每一種植物都能釋放力量,而且釋放的力量並不一樣,大部分天眼還都看不透。

最強躺贏 越是看不透,唐宋越認為是名貴藥材,所以不停的往世界里收刮。甚至,還砍了一棵大樹塞進去。

珠兒等人都看呆了,他到底放在哪,那大樹可是有十幾丈,就算是儲物空間也不會這麼大吧?

一柱香的時間很快就到了,唐宋戀戀不捨的跑回來。沒等多說什麼,周圍好多蛇包圍過來,將他們包圍在一個圈子內。緊隨其後,空間開始扭曲。

我滴天,它們居然能啟動空間跳躍?

咻!

周圍環境一變,唐宋只覺腦袋一陣眩暈,周錦跟蕭月如兄妹倆則是順勢蹲下,嘩啦吐出來。

握草,還真是空間跳躍,直接離開黑風谷……

四處都是山林,估摸著還是在西蘭山脈,但具體哪個方位就不知道了。

珠兒忽然低聲道:「我的力量又不受控制了。」

唐宋一驚,低頭看著。還真是,又看不到她的力量了。

我去,這又是什麼情況,只有在黑風谷內才能掌控?

忽然發現,這個珠兒身上有好多秘密,她跟蛇打過交道,體內又蘊含著濃厚而又不可控制的力量。那彩虹說,她為了追求什麼東西?

黑風谷之內想來也沒那麼簡單,那個彩虹的實力極為可怕,搞不好超過一百級……

珠兒微微嘆息:「以前,我應該經歷過很多,只是,我忘了。」

唐宋回了神,輕聲笑道:「有時候,忘記也是一種幸福。記憶,是痛苦的根源。」

說得還挺有道理,珠兒倒是有些欣慰……

一行人繼續往前走,唐宋將心神沉入世界內。那些名貴藥材他都用力量保護起來,以防被世界壓迫而乾枯。

只是讓他驚奇的是,彩虹給的那一顆綠豆好像並不懼怕世界壓迫,根本不需要他的力量保護。

難道,這綠豆能在自己的世界內生長?

腦海閃過可怕的念頭,唐宋小心翼翼將綠豆周圍的力量撤掉,讓它直接接觸世界壓迫。還真沒有任何影響,一樣是活的。

這讓他差點沒激動得叫出聲,居然有植物能生長在他的世界里,這可是天大的喜事。

要知道,他的世界現在只有水土,空間壓力非常大。沒有他的力量保護,別說植物,就算是天靈石這些東西都要被壓成氣態。當然,墨俠是個例外。

可是現在,居然有一顆種子是不受影響的!

壓下心中激動,唐宋找了一片地方,將綠豆種在自己創造出來的泥土裡,還澆了點水。如果真能發芽,那才是真正的大喜事。

一旦有植物生成,就意味著有空氣。有了空氣,空間壓力自然而然減小,也自然能讓生物生存…… 「我真懷疑我們走錯了方向。」邊走著,蕭月如抱怨起來,「這都一天了,還是無邊無際的森林,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唐宋黑了一臉:「不是你說秦城在西邊嗎?」

蕭月如撇著嘴:「是在西邊,可西蘭山脈那麼大,搞不好我們都超過秦城。」

嘭嘭……

正說著,遠處傳來悶響。幾人頓時喜上眉梢,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飛奔過去。是打鬥的聲音,不會有錯。

不多會,還真看到打鬥現場了。就兩人在對轟,兩邊都有人觀望。對打的兩人實力也不是很強,二十級左右。圍觀的那些人倒是強一些,有兩個接近四十級。

「咿,左邊那一夥是東蘭張家。」蕭月如解釋著,「東蘭張家不注重衣著,但他們的衣服領口都會有個『張』字。右邊……應該是秦家。」

唐宋沒說什麼,耐心的看著。中間對打的兩人繼續對轟,只是秦家那人明顯要強一些。不多會,張家那人被打得往後退。

戰鬥結束,秦家的領隊走上前冷笑:「現在,服了吧?」

張家一幫人臉色非常難看,很是不甘心,卻又無奈。領隊沉著氣:「好,東西你們拿走,後會有期!」

「哈,有空來秦城,哈哈。」秦家領隊很是高興。

唐宋這才注意到,在他們旁邊有幾株草藥,應該是二級藥材。想來,應該是同時發現,以對打來分藥材。可惜,張家實力明顯沒有秦家強。

眼見著秦家隊伍離開,唐宋不由低聲問道:「張家強嗎?」

蕭月如搖頭:「相當於整個大秦家來說,張家其實很弱。即便只是針對秦城,東蘭城也比不上。算下來,張家最多就是個三流家族。東蘭城跟秦城對望,兩座城池都在西蘭山脈之下。走吧,我們過去打個招呼,然後跟他們下山。」

「何人?」

幾人稍稍靠近,張家領隊就警惕大喝,一幫人紛紛回過頭來。

蕭月如趕忙拱手道:「小女子百臨城蕭家蕭月如,與朋友在西蘭山脈內迷失方向,沒想到碰到張家隊伍……」

一套一套的客套話,聽起來很是生澀。

張家領隊保持著警惕,上下打量著幾人,很是困惑。要知道,百臨城距離這裡可不近,蕭家的人怎麼會到這裡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