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我犯了一個非常低級的錯誤是吧?”

葉千鋒如同醍醐灌頂一般的說道。

“你現在才明白啊?不過就算你傻到家了,我也喜歡!再說了,我很討厭寒林空那傢伙,不就是仗着他爺爺是長老才能進入迦樓羅宗嗎?要是我高興的話,我早就進去了,哼!”

寒靈雨鄙視的說道,看來這丫頭和寒林空的關係根本就不好,甚至她根本不在乎寒林空的死活。

“哎,想我葉千鋒聰明一世,居然不小心就着了一個小丫頭的道,真是悲哀啊!”

看着身邊不斷搖晃着自己雙臂的寒靈雨,葉千鋒無盡悲哀的說道,同時也感嘆身爲大家族弟子的悲哀,畢竟在上十萬人的家族之中,明爭暗鬥那簡直是家常便飯了…….. “好了,你也不要氣餒,只要你把寒林空的納戒交給我,我就能保證你不會被我們寒家其他人發現!”

寒靈雨說完,伸出了雙手,一雙美目之中更是充滿了可憐之色。

“別用這樣的眼神行不?好不瘮人!”

早已見識到了寒靈雨那天真的容貌之下的那一顆不同凡響的小心臟的葉千鋒拿出寒林空等人的納戒就交了出去,雖然他心疼自己還沒來得及看那裏面到底有什麼好東西,不過他也不敢不給。


“真乖,真聽話,放心吧,以後有我和落天驕罩着你,你也算是有主的人了,也沒人敢欺負你了!”

滿意的將納戒收下之後,寒靈雨居然伸出嬌柔的柔荑在葉千鋒的頭顱之上撫摸了幾下…….

“…….”

葉千鋒無語了,只是讓他更無語的言語接着從寒靈雨的口中響起:

“你以爲寒林空會有什麼好東西?不就是幾萬金幣,幾百個玉嗎?”

“天啊,我要跳樓!”

葉千鋒揪着自己的頭髮吶喊道。

“別啊,以後你跟着我入贅到寒家,別說是些許金幣和可以用來補充少許元力的玉了,就算是給你一座玉礦那也是我一句話的事情而已!”

寒靈雨霸氣側漏的安慰着葉千鋒。

“玉礦?我的天啊,你說的是真的?”

葉千鋒先是一愣,繼而極盡諂媚的笑道,他怎麼會不知道一座玉礦的價值,要是有了一座玉礦的話,他完全可以請一百個暖房丫頭侍候他。


“是啊,莫非你不知道我祖爺爺是寒家的太上長老之一嗎?”

寒靈雨一副不屑的樣子,只是她的話卻讓葉千鋒認識到了寒靈雨身後之人的恐怖,以十大家而言,下位長老有地武境的修爲,中位和上位長老有天武境的修爲,那太上長老豈不是有神侯境的修爲了?

“靈雨啊,以後哥的幸福就交給你了!”

葉千鋒說完,直接將一顆偌大的頭顱放到了寒靈雨那嬌小的肩膀之上。

“放心,只要跟了我,我就會負責的,嘻嘻!”

撫摸了一下葉千鋒的秀髮,寒靈雨很是受用的說道。

“我,我,回來的是時候嗎?不是時候嗎?”

就在此刻,一道有些不和諧的聲音在兩人的身邊響起,卻是那落天驕回來了…….

“不錯啊壞蛋,纔來衆王之城幾天就勾搭上了我們靈雨妹子!”

看着那兩個貌似你濃我濃的傢伙,落天驕難的的開起了玩笑。

“什麼話?這叫人品,叫人格魅力行不?”

葉千鋒非常正經的說道,而一旁的寒靈雨也幫腔道:

“就是,葉大哥可不像你這個木頭,連愛慕之心也不敢表達!”

“好吧,我承認我被你們兩個夫唱婦隨的傢伙打敗了,我投降行不?”

落天驕舉起了雙手笑道。

“哼,看在你這個木頭居然都學會開玩笑的份上,有空我就在心語姐姐面前敲打敲打!”

寒靈雨非常受用的說道。

“不說這些了,不如喝點酒吧!”

落天驕說完,笑着舉起了手中拎着的三罈老酒。

“怎麼有三壇?”

葉千鋒疑惑的接過了一罈。

“廢話,靈雨妹子不喝啊?她可是一個小酒蟲!”

落天驕還沒說完,那寒靈雨已經最先拍開酒封喝了起來……

“落大哥,葉大哥打了落剛,你就不怕有麻煩?”

喝開了之後,那寒靈雨疑惑的問道。

“怕?有用嗎?就算我怕他就不會找我麻煩了嗎?”

落天驕鬱悶的灌了一口老酒之後苦笑道。

“哎,真不知道落伯伯是怎麼當你們落家家主的,居然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能好好的保護起來,我祖爺爺就不一樣了,要是誰敢欺負我的話,我祖爺爺就拔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燒了他家的房子!”

寒靈雨言語氣勢洶洶間,眼神卻是落在葉千鋒的身上。

“看着我幹什麼?我不是說了嗎?我以後就靠你了!”

葉千鋒脊樑發冷,一陣冷顫的說道。

“呵呵,你別介意,靈雨妹子和尋常女子不一樣,就是喜歡胡鬧!”

相較於葉千鋒害怕的樣子,落天驕卻習以爲常的說道。

“落大哥你說什麼啦?可別壞了我的名聲,要是我嫁不出去的話,定要讓你再也見不到心語姐姐!”

寒靈雨不依的說道。

“我說,你們一個個大家族出來的弟子是不是都是一些怪傢伙啊?戰狂你就不說了,我明明殺了寒家的弟子,你這丫頭卻如此對我,真是不可理喻啊!”

漸漸喝高了的葉千鋒滿頭的霧水!

“哈哈,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一個家族啊,上十萬人,你還指望每個人之間都保持着良好的關係嗎?不拼個你死我活就算不錯了!”

落天驕雖然大笑着,神駿的臉上卻是充滿了落寂。

“就是,我就是討厭那寒林空,他小時候還偷看過我洗澡,我巴不得他早點死,再者說了,我發現你身上有股很好聞的氣息,讓我覺得很舒服,讓我聞聞,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味道…….”

喝大了的寒靈雨湊近葉千鋒身子的時候,終於說出了她爲什麼非要跟着葉千鋒的祕密了。

“還能有什麼味道,處級男子的味道唄!”


葉千鋒說完,居然光棍的脫下了上衣,露出結實強壯的上身讓寒靈雨聞個夠!

“不對,應該是神祕強者的氣息,我從小就修煉了三眼神術,雖然我的三眼神術還沒有達到小成的境界,不過卻能夠初步識別出那些人有巨大的潛力,更是能夠看出你先前已然受傷了,咦?你的背上怎麼有一頭小蛇?我知道了,是銀水蟒,怪不得你能打敗落剛!”

也不害羞,直接圍着光着上身的葉千鋒努力用鼻子嗅着的寒靈雨好似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的大聲說道。

“我看看?還真是銀水蟒,壞蛋,真有你的,居然能煉化高級的獸魂!”

看清楚葉千鋒背上的銀水蟒之後,連落天驕也發出了驚羨的聲音,雖然他只在乎自身戰鬥力的提升,卻也知道想要憑藉黃武境的境界煉化一條高級獸魂所要承擔的痛苦和麪對可能帶來的殘酷後果。

“瞎吼什麼?至於嗎?咱的志願就是將天下所有的洪荒異種全部繡到背上去,哈哈!”

葉千鋒說完,隻手指天,霸氣側漏的笑道。

“有志氣,我喜歡!”

仙界神豪系統 瘋子!”

面對葉千鋒的態度,寒靈雨和落天驕有着不一樣的想法,別說煉化是全部種類的洪荒異種,就算是能夠擁有一顆封印了一頭洪荒異種的魂玉,也是他們十大家族中頂級存在的一生奮鬥目標,而這個目標,古來又有幾人得償所願了?

一夜喝酒,終究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三個傢伙居然都爛醉如泥的躺在了花園之中…….

寒靈雨的出現,無疑給小院之中注入了前所未有的生氣,畢竟落天驕這裏基本上沒有出現過如此充滿了朝氣和活力的少女,雖然落天驕稍微覺得有些不習慣,可是那葉千鋒卻覺得倍加的難受…….

天後當年十八線 我說丫頭,你真不回去?”

一大清早就被寒靈雨糾纏的葉千鋒非常懊惱的問道。

“回去幹什麼?我一會去就要被我爺爺,父親,甚至是祖爺爺他們拉去閉關修煉,與其那樣,還不如躲在這裏!”

寒靈雨帶着看白癡的眼神看着葉千鋒。

“好,你不回去,我走!”

葉千鋒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只得無奈的說道。

“好了,別鬧了,如此也好,有靈雨妹子在這裏,我想落剛的爺爺怕是不敢派人過來生事了!”

落天驕抱着看好戲的態度。

“那是,我那些跟屁蟲的修爲可不是蓋得,恐怕他們早就將外面圍的水泄不通了!”

寒靈雨翹着小嘴巴不滿的說道。

“什麼意思?感情我已經成爲困獸了是嗎?”

聞言,葉千鋒就叫了起來。

“廢話,你以爲人家放心將一個嬌滴滴的大姑娘放在你這個壞蛋的身邊?”

落天驕鄙視的說道。

“喂,咱熟歸熟,你可別進行人身攻擊啊,你去那裏?你什麼態度?等等我,我也要跟你出去!你說去那裏?拍賣行?好啊,我正好要買點東西!你拉着我幹什麼?男人出去辦事,女人家家的少摻和…….我錯了,別揪耳朵成嗎?我帶着你還不成嗎?” 在葉千鋒充滿引狼入室的悔恨聲中,三個傢伙屁顛屁顛的進入了衆王之城中最大的拍賣行——買不起拍賣行!

“這名字,真吊!”

看着那龍飛鳳舞的六個字,葉千鋒撇嘴說道。

“放心,有我在,你想要買什麼都沒問題!”

一直拉着葉千鋒的手臂就沒鬆過手的寒靈雨不以爲然的說道。

“恭喜你兄弟,你傍上富婆了!”

偷吻成癮,前夫強勢寵

“好吧,我承認,我的人品比你好!”

葉千鋒接受了事實,居然很坦然的說道。

“這就對了嗎,真乖!”

寒靈雨滿意極了。

帶着複雜的心情,葉千鋒三人進入了拍賣行之中,那拍賣行的人一見到寒靈雨之後,二話不說,直接將三人恭敬的帶進了最大存在着最好最新鮮最好玩的庫房之中。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