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變強怎麼辦?”

“搶!”

“有人攔住你們怎麼辦?”

“遇神殺神,遇佛**!”

“好!你們合格了,從今天開始,你們將學會怎樣成爲一個斯塔克學院的人!”

……

庫拉拉我恨你,你究竟把本大爺帶進了一個什麼鬼地方,竟然全是土匪,我是混混,不是土匪,本大爺不要成爲土匪啊! “唉!院長又來了。”

羅尼雅在一旁捂着臉,看着下面這一羣激動的新生,還有臺上那個唆使新生們變壞的傢伙,她就是腦袋疼。

當然,作爲一個老師,雖然她不喜歡這種教育方式,鑑於斯塔克學院的特殊情況,也由不得她反對,只能儘量做好自己該做的。

切魯夫的演講過後,接下來的步驟,自然是新生們選擇導師。

一年級的導師就只有四名,山塔爾、穆斯德斯、羅尼雅和庫拉拉,切魯夫也在一旁分別介紹了幾位導師。

“羅尼雅,四十九紋神聖牧師,精通各種治療魔技,性情溫和,是你們這些小崽子最好的選擇目標,就連老夫也很少看到她生氣的哦!”

“穆斯德斯,聖紋遊俠——拳師,雖然全是低等資質,但他的實力卻早已超過一般的導師,就算在希迪學院和古拉凱學院之中,實力能夠超過他的人也寥寥無幾,不過他的教導比較嚴格,如果想要得到他教導的新生注意了,沒有極大的毅力就儘量選擇其他的導師。”

“山塔爾,磐石騎士,專注於防守和保護隊友的職業,強大無比,是團隊最堅實的避障,本人有些呆板,但卻是十分的可靠和熱心,對於一般的新生來說,他纔是最好的選擇。”

“庫拉拉,額,她的話,你們只要明白,能夠得到她的指點,你們未來的道路或許會走的更遠,不過脾氣不太好,千萬不要跟她提男朋友的事,否則你們會死的很慘!”

下一刻,切魯夫就爲其他人親自演示了一遍什麼叫做死的很慘,被怒極的庫拉拉一頓狂A之後,終於知道了自己犯了什麼錯。

接下來的環節,就該輪到各個導師根據之前的表現挑選新生了。

山塔爾率先站了出來,走到布魯的面前,說道:“大個子,你願意成爲我的學生嗎?”

布魯一愣,沒想到第一個被選中的人竟然是他,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大個子,不管是成爲騎士還是成爲狂戰士都可以,因爲我是騎士的原因,所以也希望你能做出和我一樣的選擇,你覺得怎樣?”山塔爾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默默看着布魯,等着他的回答。

布魯在一旁抓耳撈腮,扳着手指也算不出來自己應該怎麼辦,良久憋出一句:“布魯,不,俺想吃飽飯,不想再被餓了,也不想再和狗狗搶飯吃了,你能不能讓我吃飽?”

山塔爾雖然不知道布魯到底經歷過什麼,但顯然從他剛纔的話中,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堪回首的過去。

即使是山塔爾也不惜動容,這個孩子一定是受了常人所不能承受的苦,所以纔會變成這個樣子,給他的心靈帶來如此大的創傷。

山塔爾肯定的回答道:“沒問題,你跟着我認真學吧!從今以後我是你的老師,不管怎樣都會照顧你的。”

布魯的臉上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這確實是他的此刻最能表現自己喜悅的笑容,至於放心的笑容,他已不知道忘記多久了。

下一個,穆斯德斯站了出來,走到巴爾坦斯面前,伸出手對着他說道:“巴爾坦斯,你願不願意跟着我學習?”

巴爾坦斯卻是低下了頭,他的心中正在糾結,理想中的導師其實是庫拉拉,但眼下穆斯德斯發出了邀請,他也開始猶豫起來。

眼見巴爾坦斯猶豫不決,穆斯德斯卻是沒有任何的不耐煩,靜靜等待着。

“老師,我想問一下爲什麼會選擇我的原因,我的身體不如他們,資質也很差,實在想不出會被您看中的原因。”

巴爾坦斯冷靜的將自己身上的所有問題一口氣全都說了出來。

聞言,穆斯德斯摘下了自己的方框眼鏡,在哪一瞬之間,彷彿眼鏡封印着他本體,一拿開,瞬間變了一個人。

眼神凌厲可怕,身體周圍氣場涌動,好似無風起浪,暗潮洶涌,光是站在那裏,就能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想知道原因?那就看清楚吧!”

“爆拳”

穆斯德斯身上神紋閃耀光輝,大喝一聲,一拳向着身後的地面砸去。



好似地震來臨一般,瞬間搖了起來,在場的人被晃得東倒西歪,趕緊抱住身旁的東西才能保持平衡。

短暫的晃動之後,巴爾坦斯向着被砸的地面看去,只是隨隨便便一拳,竟將地面砸出一個直徑好幾米的深坑,這到底是什麼實力!如果這一拳不是砸中地面,而是落到人身上的話,不知又有幾個人能承受得了。

“我剛纔只不過用了兩分力”

兩分力!

這樣的強悍,竟然也僅僅用了兩分力,要是用足十成力道的話,那威力……

聽起來明明是如此裝逼的臺詞,此刻,落在巴爾坦斯和其他人的耳中,沒有任何一個人會懷疑,因爲他們在這一刻,不知因爲什麼原因,相信穆斯德斯絕對沒說大話。

“這就是原因,我也是低等資質,當年我求學的時候,沒有任何一個老師看重我,他們眼中,我的資質太差,不願意將時間和精力花在我的身上。”

“可如今,這便是我的實力,如果再遇到當年我的老師,我只用一隻手就能吊打他們所有人。”

“我的學生跟資質無關,我需要的是一個敢打敢拼、不畏艱難的學生,正如我當年一樣,別人花一個小時做到的事,我用十個小時才能做到,可我,憋着一股氣,用了十五個、二十個小時,我不光要做到,還要做得比別人都好”


“正是因爲這樣,所以我纔能有今天的成就,我的修煉,每一刻都很艱苦,每一刻都在玩命。”

“欲成神魔,必先瘋魔!”

“老師!請收我爲學生!”

這一刻,巴爾坦斯再沒有任何猶豫,砰的一身,整個人跪下來,腦袋重重的磕在地上。

穆斯德斯的經歷,不就是在堅定他的信心嗎!

他也是最差的資質,遇上穆斯德斯,可以說是天意,也是最好的安排,走上穆斯德斯的路,那麼他的未來,也有可能成爲強者。

穆斯德斯再次一吼:“我的學生,院長剛纔也說過了,他稱爲嚴格,我這裏叫做拼命,拿着自己的命去修煉,你敢嗎!你能做到嗎!”

“能!”

穆斯德斯終於滿意的點了點頭,戴上方框眼鏡,氣場瞬間消散,恢復了平靜。

“好,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學生了,別忘記你今天的回答。”

“學生定不忘悔!”

穆斯德斯和山塔爾過後,下一個,輪到羅尼雅,她只是輕輕走到一個女孩子身邊,選擇了和她一樣身爲牧師的孩子。

選擇完畢,庫拉拉走上前,其他老師的目光瞬間變得有意思起來,新生們不瞭解,可他們全都知道,魏言幾乎已經內定爲她的學生,不過太二貨了,想要看看她的第一手選擇會不會是魏言。

在魏言期待的目光中,庫拉拉直接從他身旁過去,似乎在尋找人選。

魏言立馬着急,在一旁大聲喊道:“老師,我在這裏,這裏,你別往前走了,反了反了。”

“快點看過來,你最聰明有可愛的學生在這裏,別找了!”

這二貨!


在場的導師,無一不使勁憋着,下一秒,他們怕在這個嚴肅而**的場合笑了出來,必須要保持住,這樣對庫拉拉很不禮貌的。

一把揪起魏言,庫拉拉瞬間臉黑,這丟人玩意兒!

一巴掌狠狠拍在魏言的小腦袋上,終於讓他住嘴,只不過,此時她心中怒火更盛。 新生們選擇導師的儀式已經結束,留下來的一共五十四人,全都有了自己的選擇。

一回來,庫拉拉逮着魏言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胖揍,把他打得不成人樣了才終於消氣。

之前被新生們圍毆,現在又被庫拉拉揍了一頓,一般人哪受得了這樣的,可是魏言這裏就不一樣了,這時候,他韌性強大的好處就體現出來了,特別能捱揍,到了現在,身上也只是多了一些皮外傷而已,都沒傷筋動骨的。

庫拉拉雖然沒有真的去檢查魏言的資質,這一刻確實相信魏言的韌性是超等的了,不過,超等韌性她也見過,怎麼好像也沒有這麼誇張吧。


她也懶得管了,反正沒指望魏言能夠變得多牛逼,現在知道這小鬼不容易打壞,也沒了顧慮,每天揍他幾次,這小鬼不揍他就不知道天爲什麼是藍的,云爲什麼是白的,典型的那種一天不揍他就要翻天的那種。

可憐的魏言,這之後的幾天時間裏,每天都要被逮着揍上幾頓,還別說,也讓他終於老實了不少。

還有一點,魏言發現,自己被揍得多了,身體素質也在直線上升,每天修煉的也越來越快,只用了七天而已,就把原來預計十幾天才能修煉完成的第一道神紋完成。

“……”

無語,這樣變強的方式有點不對吧!本大爺又不是變態皇子那樣的受虐狂,我很不高心。

爲了神紋的淬鍊,當務之急,是必須要去買淬體液,可惜,好事被攪了,不然本大爺現在哪兒還用愁這個事。

不行,本大爺不能就這麼算了,要去找切魯夫那個糟老頭子算賬,欠了本大爺兩百金幣呢!

第二天,學院門口,到處貼着白紙。

走近一看,上面全是寫罵切魯夫的話。

“無良院長,縱徒行兇,趕快賠償醫藥費!”

“糟老頭子壞的很,欠本大爺兩百金幣,不還把你毛給剃光”

……

切魯夫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當即臉就黑了,立馬找上了庫拉拉,把撕下來的白紙全給她過目。

二話不說,庫拉拉立即知道了犯人,奪門而出。

十分鐘後,魏言鼻青臉腫的又被丟了進來,整得切魯夫都有點不敢認,同時對於庫拉拉也有些畏懼。

簡直越來越暴力了,雖然魏言是調皮了點,可也不用打這麼狠吧!會不會真的把孩子打壞?算了,我還是關心自己吧。

拿出證據,切魯夫擺在魏言面前,問道:“這是什麼?”

“咦!院長大人,你原來還欠別人錢啊!這對於一院之長來說太有損名譽了,趕快還了吧!”

這小子還裝蒜!

切魯夫無語道:“滾!你個小崽子還不承認,信不信我把你關進小黑屋,關你個幾天!”

我去,這是一校之長會說的話嗎?果然沒錯,看來這裏真是土匪窩,糟老頭子就是土匪頭子。

“別不說話,我問你,你被人圍毆的事不提,那是你這小崽子活該,這張,我什麼時候欠你錢了?”

一聽切魯夫提起這事,魏言立馬激動起來,滿臉全是不忒,叫道:“糟老頭子,你破壞了我的生意,不是你的話,我能賺兩百多金幣的,現在沒了,不找你賠找誰!”

這小崽子也真敢開口,不說自己能不能讓他在那個場合胡鬧,就算真的賣完,能賣到兩百金幣?

這是訛上他了,想到從來都是他訛人,這次竟然有不開眼的想來找自己碰瓷,心中忍不住發笑。

庫拉拉在一旁又是一巴掌拍來,這小鬼,太丟人了,爲啥就收了這麼個奇葩呢!當初自己是怎麼想的。

怒罵道:“你個臭小鬼,這輩子是鑽到錢眼裏了吧!窮瘋了?給我回去,再給我丟人現眼,我把你皮颳了!”

哇!連女流氓也跟着外人一起欺負本大爺,這日子沒法過了,本大爺不能屈服在他們的淫威之下,一定要反抗。


一把抱住切魯夫的大腿,死賴着不放,大喊大叫:“不行!你個糟老頭壞的很,快點還錢,你不還錢本大爺連買淬體液的錢都沒了,本大爺要淬鍊神紋。”

切魯夫一臉無奈,看來自己今天算是遇到比自己還無賴的了,竟然開始耍渾了。


等等,剛纔是不是聽錯了什麼?淬鍊神紋?

“小崽子,你竟然把第一道神紋修煉完成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