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死?”男孩偏頭,看了眼白衣青年,然後笑了。

他面容模糊,僅能看清嘴巴鼻子和那雙死寂一片的眸子,男孩笑的時候嘴巴裂得很大,幾乎要將整張臉都給佔據。

“成全你!”

砰的一聲,男孩的黑霧拳頭打穿了白衣青年的腦袋,鮮血迸濺,女子想要保護也已經太晚。

“哪一世你若能想起第一世幼年對我許得願,我便真身見你,給你報仇的機會,你只有八次機會,九世之後,你的一切都將是我的。”

男孩化作黑霧消散,唯有聲音迴盪:“每一世死亡,我都會奪走你一世的記憶和部分良知,到了第十世,你就會成爲一個你現在最討厭的人,一個只知道殺戮的瘋子,曾經屠龍的少年,因沾染了太多的龍血,身上長出了鱗片,變成自己最厭惡的惡龍。”

“這個遊戲必定很有意思,我很期待你出現在我面前的樣子。”

畫面一轉,女子擋住白衣青年前進的路:“這場遊戲還沒有開始,九生,你只要不入輪迴,便永遠不會輸。”

“讓開!”白衣青年面色依然平靜,手中的鎮魂棍緩緩擡起。

“我已經沒有選擇了,當我對他許下願望的那一刻,我便已經進入到他的遊戲,無論我參不參加,他有辦法讓我繼續這場遊戲。”

畫面一轉,九生跌跌撞撞站起身,他想要追上紅衣女子。

因爲他知道紅衣女子即將面對什麼,一切干涉遊戲的人,都會受到制裁。

九生走的很快,他走過的地方已經留下了血腳印。

遠遠地,他看到了紅衣女子,也看到了捅穿紅衣女人胸口的那把黑霧長槍。

“你贏了,反而把記憶給了他,我很不開心。”黑霧小男孩還是原先的樣子,與記憶裏的模樣沒有一絲絲改變。

“老孃樂意,你管得着嗎!?”

黑霧小男孩已經有了眉毛,他挑了挑眉,第二根黑霧長槍直接捅穿了血羅剎的心臟。

“鬼仙很了不起?不一樣是小鬼,當年在我面前連話都不敢說,怎麼現在就敢這麼貧嘴了?”

“噓!你先別罵我,他來了,你不打算魂飛魄散前跟他聊聊?”

血羅剎回頭時掄起手臂給了黑霧男孩一巴掌,只是黑霧終究是黑霧,她也只是爽了爽。

“他沒辦法直接參與遊戲,也不能在遊戲裏親手殺你,去找回所有良知,遊戲你還沒有輸,九生,我喜歡……”

黑色長矛洞穿血羅剎的頭顱,巨大的爆炸響起,鬼仙血羅剎魂飛魄散。

“你說得有些太多了。”黑霧男孩看向九生,咧嘴笑道:“九生,你想起和我許什麼願了嗎?我估計沒有,因爲我已經把你那部分記憶給滅掉了。”

但是黑霧男孩笑着笑着便笑不出來,轉而皺眉道:“你還是這幅平靜的模樣,算了,我直接告訴你剩下幾處地方的位置,免得再找告訴其他人。”

九生已經躺倒在地,他平靜地閉上眼睛,他其實已經不需要呼吸,但是身體依然在不由自主的抽搐。

“你已經去過學校的廢棄校區、強大魂魄的安身地荒野墳場、鬼山的白橋古橋夜影、風鈴鬼母的供奉地加埋骨地風鈴古剎、老和尚的埋骨地名山古廟、人鬼的交易所鬼都。”黑霧男孩蹲下來戳了戳九生沒有心跳的心臟位置,又咧開嘴笑道:“你還要去古戰場地窟和海底沉船,這兩個地方可都不好去啊,你要小心了,可別不小心死了。我在驚悚公寓等你哦!”

黑霧消散,九生徹底昏迷。

觀衆視野緩緩放大,鬼區內殘垣斷壁到處都是黑霧洶涌。

無數人、鬼被一縷黑霧穿透,都會魂飛魄散。

鬼都內唯有兩人完好無損,這兩人分別是小和尚和小道士,他們兩個很聰明,順着血羅剎法身衝出來的洞便鑽了下去,因此躲過了一劫。

畫面一轉,溫志坐在樓頂,俯瞰整個學校,他的嘴角緩緩裂開,笑容越發燦爛。

校園上空的天空,已經變成血色。

鬼山中,小山鬼搖晃着風鈴鬼母的身體,但是她再也沒有母親的溫度。

轟的一聲,整個鬼山都炸開了,蘑菇雲般的爆炸響起,曾經的鬼山,被夷爲平地。

小山鬼從鬼山中踉踉蹌蹌走出,他周身有黑霧守護,當他離開爆炸區域,黑霧才徹底消失。

荒野墳場一座座墓碑炸裂,一個個土球崩裂,女將軍騎着戰馬狂奔,她所過之地,黑霧毀滅一切。

有人攔住了她的去路,是曾經的紅衣兄妹落楓和花月夜、紫菱笛和她的弟弟。

落楓手持落痕,少年此刻的臉上滿是糾結之色:“死你一個,便能保住荒野墳場,你還是放棄掙扎吧。”

“憑什麼?!”


沒有對錯,每隻鬼都有自己的堅持,但落楓還沒出手,花月夜衝上去了,她手上有銀芒閃爍,她的武器應該是某種銀絲之類。

銀絲與大刀相撞,有火星四濺。

落楓想要上前幫忙,結果直接被妹妹給踢到坑裏去了。

“沒看到妹妹在戰鬥嗎?別來添亂。”

落楓知道妹妹的用意,但是也不用這樣吧,太丟臉了,鬼生陰影那麼大!

其實只要拖出女將軍就可以了。

黑霧襲來,化作一根長矛貫穿了女將軍的胸膛。

爆炸響起,女將軍徹底消散。

一滴淚水滴落,落入土地,竟然在這不毛之地長出了一顆小樹苗,小樹苗在極短的時間內,快速生長,緩緩變大,最後茁壯成長起來,無論黑霧如何衝擊,它都很旺盛,甚至有些黑霧都成了它的養料。


觀衆們本就對那個瘋小孩充滿了負面情緒,此刻有一顆足以對抗黑霧的存在,衆人都鬆了一口氣。

但是落楓、花月夜都是面色一變,這個堅貞不屈的女將軍似乎惹怒那個存在了!

咔擦一聲,整個荒野墳場都出現裂痕。

蒼穹碎裂,大地龜裂。

無盡涌進這個破碎的世界。

觀衆趕到一種從未有過的絕望,是的,觀衆都感覺到了無力的絕望。

若是平時看劇,估計會說這電影裏的主角怎麼這麼垃圾,然後果斷不看了。

但是這一次,他們親身經歷,真真切切感受到了絕望。

這種場景若是真的出現,他們能擋住嗎?

發光的巨樹在毀滅的世界裏播下了種子,然後迅速枯萎死亡。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

無數鬼怪嘶吼,無數靈魂尖叫,有還在沉睡中的強大靈魂甦醒了又被黑霧長矛貫穿。

在世界毀滅中,無鬼可以倖免。

“還是阻止不了。”花月夜回顧一生,竟然覺得沒什麼遺憾。

“哥,你要做什麼!”

“死一個總比死兩個好。”落楓魂體崩碎化作十丈法身,將花月夜拋飛了出去。

法身化作一道薄層,擋住了部分黑霧侵襲,將花月夜送出了荒野墳場。

“小妹妹,怎麼哭了?”

“我的錢被搶走了,偷錢的賊還給我的頭敲出了兩個包,嗚嗚~”

“沒事,哥有錢,以後跟哥混吧。”

“哥,我發現了一個祕密哦!”

“什麼?”

“哥,你看上去年齡比我還小,所以,你應該叫我姐啊哈哈哈……”

“找打!”


“哥,聽說鬼仙可以變出好大好大的法身,等你變成鬼仙后,我要站在你的肩膀上看世界。”

“好。”

“哥,你不許打架,晉升鬼仙最重要。”

“好。”

“哥,不要死!”


成爲鬼仙,會慢慢淡忘曾經的感情,記憶還在共情卻已消散。

“我不是不能成爲鬼仙,而是不想成爲鬼仙,我只想陪在妹妹身邊,保護她。”——落楓。 “頁頁直播間的小可愛們大家好啊,我們又見面了,我是你們的小冒險家樂呵呵,今天我將帶領你們跟隨一羣瘋狂的探險家去探知上個世紀海賊船墜落的祕密。爲了能在旅途中不丟失信號,樂呵呵特意準備了衛星信號接收器,有了它,樂呵呵就不會突然消失了。”

李牧直播名‘樂呵呵’,是一個知名野外探險主播,粉絲三千多萬。

這個時代,太缺少刺激了,很多年輕人都向往那種生活在水生火熱的感覺。

李牧原本是一個專業運動員,但是有次比賽時不小心,他受了點傷,結果就輸了。

沒想到這只是個開頭,黴運纏身的他,此後幾個月逢賽必敗,李牧那顆驕傲的心也漸漸沉寂,最後化作對生活的妥協。


在某一次偶然的機會,他接觸到了直播,覺得野外探險非常適合他。

於是熬死了好幾個知名戶外主播後,李牧竟成了最後的贏家,成爲平臺戶外探險第一名。

正如他的直播名一樣,笑到最後的纔是笑得最開心的。

看着屏幕上的刷屏,李牧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充滿了力量,他還年輕,只有二十五歲,只要再進行幾次這樣的探險,他估計這輩子都不用愁了。

宇宙飛船打賞了一個又一個。

李牧露出自己招牌式的微笑,令屏幕後無數女性都放聲尖叫。

“我愛你樂呵呵。”

“有你在,這輩子我都樂呵呵。”

“樂呵呵,我想和你嘿嘿嘿。”

“樓上的請注意尺度!”

“剛剛,那個是誰?好帥啊!”

“後面,樂呵呵,你後面,帥哥,不,極品啊!我的心態要炸了。”

“媽媽,我又戀愛了。”

李牧覺得有些詫異,他下意識回頭一看,正巧看到冒險船上站着一個介於少年和青年之間的白袍男子,復古風這幾年很流行,現在穿出來,也只會給人一種很驚豔的感覺。

李牧知道自己所在的頁頁直播平臺,除了自己外,還有一位很紅的穿各種復古風的妹子。

這妹子游走在各種名勝古蹟,穿着各式各樣的復古裝束,唱着各式各樣的原創歌曲。

在平臺年會上,他見過那妹子幾次,真的和直播中一樣,美得很。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