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蘇晚晚猛地睜開了眼睛。

路四海看見她這副狀態,連忙示意開機。

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她還沒有動作,她身上的悲傷難過便已經開始感染了其他的人。

靜靜佇立了一會兒,蘇晚晚的腳步動了起來,一舉手一擡足之間,那股洶涌的悲傷之意便再也壓不住,隨着她的動作,一點一點的抒發出來。

衆人的目光跟隨着她的腳步而動,壓抑的情緒將衆人淹沒,他們壓着一口氣,不敢大聲呼吸。

忽然,蘇晚晚的腳步快了起來,動作中還帶着凌離的氣勢。

眼中的神色除了悲傷難過,還帶着一股子狠絕和恨意。

衆人看蘇晚晚,只當她進入了戲的狀態,而她自己,卻是沉浸在回憶裏無法自拔。

前生她在宮裏壓抑着自己,每日見着仇人的女兒卻不能報仇,看着她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看着她一步一步得到聖寵。

而自己,聽着父母的話在那深宮中當着一個透明人,不僅沒能替家人報仇,最後連自己的性命都丟掉……

動作猛的一變,蘇晚晚腳下的速度越來越快,舞步也越來越凌厲。

譚月坐在夏明薇的旁邊,眼睛裏充滿了震驚。

“這……我編的舞裏沒有這個動作……”

“什麼?”其他幾人聽了俱是一驚,尤其是譚月後面的話,讓他們更加的驚訝,“她的編舞能力在我之上,她的舞蹈能力也在我之上,她才二十二歲,這是多麼有天賦啊……”

最驚訝的,還是路四海和夏明薇。

其他幾人不會跳舞,對舞蹈界不瞭解,但是他們作爲譚月的多年好友,對她在舞蹈界的地位是非常瞭解的。

聽到譚月如此誇讚蘇晚晚,他們已經驚訝的快要合不攏嘴。

“真的?”

“真的。”譚月重重的點了點頭,“就她剛剛做的那個動作,雖然我能做出來,但是我做的肯定沒有她那麼富有神韻情感。 重生之八零嬌妻 ,我達不到她的高度。”

攝影機後的人還在驚訝,場地內蘇晚晚一舞已經結束。

一支舞似是耗盡了她全身的力氣,她的額頭上留下了大滴的汗水。

但她依舊挺直脊背站在那裏,擡頭靜靜的望着天上的月亮,眼中充滿了孤注一擲的決心。 路導看到這個場面,久久沒有喊停。

這樣的蘇晚晚太讓人震撼了,震撼到,讓他們覺得,她就是舒想容。

過了許久,站在那裏的蘇晚晚身子微微晃了一下,接着就倒了下去。

大家看見,連忙衝上前去在她落地前接住她。

“晚晚脫力了吧,水呢?快點拿水?”

小意在一旁急的不行,聽到這話,連忙去將蘇晚晚的保溫杯拿了出來。

“這裏有這裏有。”

秦墨心是第一個衝上前去抱住蘇晚晚的,此時蘇晚晚在她的懷裏,她輕輕的擡起蘇晚晚的頭,小聲溫柔的叫着她。

“我無事。”說完,蘇晚晚掙扎着想要坐起來。

“好好呆着,喝口水。”秦墨心將小意手裏的水接過來,送到蘇晚晚的嘴邊。


喝完,蘇晚晚輕輕捏了捏秦墨心握着的她的手,眨了眨眼睛,“我無事了,就是剛剛有點脫力,現在好了。”

“行。”秦墨心看她的臉色確實比剛纔好了一些,也沒再說什麼,扶着她站了起來。

“讓你們擔心了。”看着從她跌倒時就跑過來圍在她身邊的衆人,蘇晚晚對他們露出一個感激的笑容。


“人沒事兒就行。”路導看她沒什麼事兒,心也放回了肚子裏,“明天你不是有那個綜藝嗎,好好歇着,休息休息。”

“謝謝路導。”

說完,衆人讓開路,秦墨心和小意攙扶着蘇晚晚去休息。

林之遇和鄭文思還有一場夜戲,他們也去開始做準備。

蘇晚晚現在還有些脫力,便待在了劇組的休息室裏,夏明薇沒跟着路導一起去拍戲,便和譚月一起來到蘇晚晚這裏。

“晚晚。”

“譚老師,夏老師。”蘇晚晚想要站起來,卻被二人一人一個肩膀摁住。

“好好坐着就行,不用講究這些虛禮。”

“我應該的。”

蘇晚晚的話說完,夏明薇和譚月臉上的笑意更甚。

任誰都會喜歡一個有靈性又有禮貌的年輕人。

譚月坐下,也沒客套,就將自己的來意說了個清楚。

“晚晚,我是想問問你,你是怎麼想到把舞蹈那麼改的?”

“不好意思譚老師。”蘇晚晚先跟譚月道了個歉,“我不是故意要改您的舞蹈,是那個時候跳着跳着,就那麼跳下去了。”

“你放心,我不是來怪你的。”譚月安撫性的拍了拍她的手,“我是覺得你改的很好,如果是我的話,我編不出來情感這麼濃烈的舞蹈,你對古典舞的造詣在我之上。”

聽到譚月這麼高的評價,小意非常的震驚,她從蘇晚晚出道以來就和她在一起,她都不知道自家藝人什麼時候跳過古典舞,特別是還接受到了這麼高的評價。

至於夏明薇和秦墨心,雖然二人已經在蘇晚晚跳舞的時候驚訝過了,但此時聽着譚月當着蘇晚晚的面說出來自己不如她,心中還是非常的震驚。

一個業界公認的前輩在一個晚輩面前承認自己不如對方,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

只有蘇晚晚坐在那裏,一副寵辱不驚的姿態。

“譚老師您太謙虛了,您用幾十年的時間去鑽研古典舞,而我只是體會到了我所演的人物的情感而已,我不能和您比的。”

聽到蘇晚晚的話,譚月笑了起來。

“你這孩子,總是這麼謙虛,我每次誇你,你都能說點別的出來。”

“是我本來就沒有那麼優秀,還要努力。”

蘇晚晚一番話說得二人對她更加的喜愛,又坐了一會兒,想讓蘇晚晚早點休息,便離開了休息室。

兩位老師走後,蘇晚晚也準備回酒店。

“我和你們一起,我今天沒戲了。”

秦墨心當即給助理打了個電話,讓他把車開過來。

蘇晚晚和小意今天坐着秦墨心的車回了酒店。

不得不說,秦墨心的保姆車比蘇晚晚的保姆車好了不知道多少,小意看着十分的羨慕。

秦墨心和蘇晚晚坐在後面,小意和秦墨心的助劉晴坐在前面。

劉晴注意到小意的目光,覺得十分有意思,便笑了笑。

“你不用羨慕,晚晚大紅是遲早的事,到時候她的配置會比這個還要好呢。”

聽到劉晴這樣的話,小意心裏十分的受用,連臉上的笑容都真切了許多。

“那就借劉晴姐的吉言了。”

到了他們住的樓層,秦墨心跟着小意一起到了蘇晚晚房間的門口,她之前換了個房間,離蘇晚晚這裏有點距離。

站在門口,小意拿出門卡刷了一下,將門打開。

蘇晚晚伸手抓住秦墨心的手,眼中帶着笑意。

“今晚要不要留下來?”

秦墨心愣了一下,點點頭,“好。”

說完,二人攜手走進了蘇晚晚的房間。


小意和劉晴站在門口,面面相覷。

剛剛那個場面, 諸天紅包聊天群 ,男方送女方回家,然後女方趁機把男方留了下來……

怎麼事情好像朝着一個奇怪的方向發展了呢……

蘇晚晚和秦墨心二人不知道外面兩個小助理的心裏活動,要是知道了,恐怕會一人一個腦瓜崩彈在她們的頭上。

而蘇晚晚叫秦墨心留下,只是單純的想和她聊天。

“晚上住在這裏?”蘇晚晚脫掉外套,擡頭看向已經坐在沙發上沒有半分生疏感的秦墨心。

“好。那等下陪我去房間拿東西。”

“行。”蘇晚晚拿起手機,點開了黃色小軟件,“要吃點什麼嗎?”

“你不怕胖?”

“胖了再減。”

“也是。”聽到蘇晚晚的話,秦墨心走到了她的旁邊,一起看起了外賣。

點好後,兩人坐在那裏開始聊天。

女孩子在一起永遠都不會缺少聊天話題,兩人從衣服包包鞋子飾品又聊到了化妝品護膚品,真的是一刻都沒有停過。

“說實話,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一直覺得你好溫柔的樣子,結果時間長了,發現你好像男友力爆棚。”蘇晚晚喝了一口水,目光看向了外面的車水馬龍。

“娛樂圈嘛,真真假假,不用那麼放在心上,都是在立人設。” “說起來,我認識一個演員也是,看起來很溫柔,但是上次我和她一起吃飯的時候,鏡頭一關,人就變了。”

“是林心嗎?”秦墨心歪頭想了想,說出來這個名字。

“你認識她?”

“不認識,上次你們二人直播上熱搜了,我正好看見了。”

“是這樣,我真想讓你們倆認識認識。”

“好啊。”秦墨心點頭答應下來,“回京城的時候找個時間一起吃飯。”

“行,那我到時候和她說一聲。”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外賣便到了,蘇晚晚打了個電話,讓小意下樓那一趟,秦墨心則把劉晴叫了過來。

她們兩個點的是四人份的外賣,自然是要叫兩個小助理一起的。

小意在接到蘇晚晚讓她拿外賣的電話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要崩潰了。

論有一個平時不忌口不管拋棄什麼都不會拋棄美食的女藝人是一個什麼感受!

這個問題小意能給出千百個回答。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