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肖遙厲聲喝道:“還不給本神住手!”

他這一聲喝,把所有人都震住了,幾名道士扭頭四下張望,一個個臉上露出無比震驚的神色。

那名壯道士哪裏還敢再對陳若蘭動手,急忙鬆開了揪着她頭髮的手。

肖遙又道:“此人謀財害命,本神奉閻王之命來取他性命,爾等助紂爲虐,還不速速給本神跪下!” 衆道士一聽,一個個急忙跪倒在地,一邊磕頭,一邊求饒。

現在,他們應該不會再認爲人是陳若蘭所殺的了,肖遙懶得理會這幫小嘍囉,悄然走出了房間,快步離去,只剩下一幫道士依然跪在地上,不停地磕頭求饒。

肖遙一直來到廁所才現了身,李天佑還在廁所裏蹲着,見到肖遙,他立刻站起身來,

“哥哥你怎麼纔來呢,我腿都蹲麻……”

沒等他把話說完,肖遙打斷了他:“別說那麼多,我們得走了!”

兩人走出廁所,便快步朝道觀大門方向走去。

直至走出道觀,李天佑這才小聲衝肖遙問道:“哥哥,發生什麼事了?”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說:“就是羅天師指使劉建夫婦領養的你,他幕後應該還有黑手,不過他已經死了。”

“啊!被你殺的麼?”

“我TM還沒來得及動手呢。”

“那……那他是怎麼死的?”

“我本來正在審他,關鍵信息還沒審出來,忽然一道寒光擊中他的脖子,要了他的命。”

肖遙說到這,話鋒一轉,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離開爲好。”

“那……那我們現在去哪?”

“去找你師父阿祁,看看它發現了什麼線索。”

肖遙領着李天佑朝停在停車場裏的帕薩特走去,

剛走到車旁,頭頂上方傳來一陣清脆的鳥鳴。

肖遙擡頭一看,只見蕭飄然化作的五彩大鳥正在他頭頂上方盤旋,他立刻朝五彩大鳥做了個手勢,五彩大鳥從半空中落下,

剛落到肖遙肩頭,蕭飄然便迫不及待衝他問道:

“你可否進入那座大殿?”

由於肖遙一直處於隱匿狀態,蕭飄然並沒有見到肖遙進入大殿,所以一直在等,等了半天都沒見肖遙,卻忽然聽到一陣哭聲,這才知道羅天師被人殺了,她趕緊飛了出來,正好看到肖遙準備帶李天佑離開。

肖遙並沒有立刻回答蕭飄然,丟下一句:“先上車再說。”

便打開車門鑽了進去。

李天佑與蕭飄然也都鑽進車內。

肖遙立刻發動車子,駛離了玄青觀。

下山路上,蕭飄然又化作了人形,肖遙這纔將剛纔所碰到的情況已經所瞭解到的信息詳盡地告訴了她和李天佑。

聽了肖遙所說,蕭飄然不禁皺緊了眉頭,

“所以,他們綁架天佑的目的,是要藉助天佑的血,喚醒上古神獸犼?”

肖遙點了點頭,

“據羅天師所說,就是這樣,而且封印犼的石頭,就在那座大殿之中。”

“可是,犼的性情十分兇猛,聽說幾乎無人能夠控制這頭神獸,他們將其喚醒又是爲了什麼呢?”

“這我可就不知道,我在想,他們會不會是僵族,所以纔要喚醒這頭僵族神獸?”

“僵族?不會吧!如果他們真是僵族的話,捉天佑做什麼?”

“也對!不管了,找到阿祁再說。”

肖遙驅車來到了山下的分岔路口,另一條道,便是通往天齊山莊的路。

他將心一橫,驅車往天齊山莊所在的方向駛去。

車開了沒多遠,他便看到一座十分恢弘的大門,大門正中,是一個類似太陽的圓形圖案,而在太陽圖案的中央,則是一條擁有九顆頭顱的龍。

李天佑看到門上的圖案,立刻說道:“我見過那圖案!”

肖遙微微一怔,連忙問道:“你在哪裏見過?”

“之前我被關在一間面積很大的地下室裏,那裏面的牆壁上就有一個跟這一模一樣的圖案。”

“這想必就是九龍會的標識。”

肖遙說着,將車靠路邊停下,三人從車上下來,蕭飄然衝他問道:“大門關着,你打算怎麼辦?強闖入內麼?”

“強闖……,不合適吧?”

他正說着,忽然一團白影從一旁的草叢中鑽出來,把三人都嚇了一跳。

肖遙再定眼一瞧,原來是阿祁!

“臥槽!嚇老子一跳。”

“主人,你們怎麼來了?”

“還不是來找你!怎麼樣?有沒有探查到些什麼?”

阿祁不無得意地說道:“當然了,本大聖親自出馬,能沒點收穫嘛。”

“行了,先上車,路上說。”

肖遙說着,打開了車門,蕭飄然、李天佑以及阿祁立刻鑽進了車內。

……

在返回市區路上,肖遙衝阿祁問道:“快跟我說說吧,你探查到什麼了?”

“主人,本大聖發現,那座天齊山莊,是按照奇門九宮的格局建造而成。”

“奇門九宮?”

“沒錯!如果本大聖猜得沒錯的話,建造天齊山莊之人,應該是一位精通奇門遁甲術的風水大師。”

朗月笑長空 “沒看出來啊,你居然還懂奇門遁甲術,不過,你可別告訴我就發現了這個?”

“當然還有其他發現。”

“還發現什麼了?”

山莊之中有一座地牢,地牢裏面,關着許多人。

“臥槽!還有這種事!?”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知道被關在地牢裏的,都是什麼人嘛?”

肖遙立刻想到,那羅天師簡直就是色中/餓鬼,於是猜測道:“該不會都是良家婦女吧?”

阿祁一臉黑線,

“主人,你思想怎麼這麼齷齪呢,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麼嘛。”

“呃……,所以不是良家婦女?”

“當然不是,是僵族!”

“僵族!?”

肖遙心頭一驚,也立刻明白過來是什麼情況。他深吸了一口氣,說:

“那我知道了,他們捉這些僵族的目的,其實和捉天佑一樣,是爲了用僵族的僵血來做實驗。”

“做什麼實驗?”

“看看這些僵族的僵血是否已經破除了僵族血咒。”

阿祁聽了,嗤之以鼻道:“這幫傻叉,血咒乃是上古神咒,只要是僵族,必受此咒詛咒,怎麼可能有僵族破除了血咒呢。”

肖遙淡淡一笑,

“誰說沒有,你徒弟就是。”

“什麼!?”

阿祁立刻轉頭看着坐在身旁的李天佑,有些不敢相信。

“你……,當真已經破除了僵族血咒?”

“我不知道啊,哥哥說是這樣。”

“主人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我可是聽那幫傢伙親口說的,現在,他們正在瘋狂地尋找天佑的下落呢。” 阿祁愣了片刻,忽然放聲大笑起來。

肖遙正在開車,被阿祁突如其來的笑聲給嚇了一跳,

他趕緊放慢車速,扭頭衝阿祁嚷道:“臥槽!你該不會吃錯藥了吧?幹嘛忽然發笑。”

“嘿嘿,主人對不起,本大聖一時高興。”

“幹嘛忽然這麼高興?”

“主人你想想看,幾千年來本大聖第一次收徒弟,居然收了一位已經破除血咒的僵族,你說本大聖能不高興嘛。”

“哎! 浮愛 算你運氣好。不過你可知道,那幫傢伙爲何要尋找破除血咒的僵族?”肖遙反問道。

“是啊,他們爲何這麼做?”阿祁好奇地問道。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說:“他們是要藉助破除血咒的僵族之血,喚醒僵族神獸——犼。”

說到最後一個“犼”字的時候,肖遙故意加重了語氣。

阿祁愣了片刻纔回過神來,大驚道:

“主人你說什麼?犼?”

“是啊!”

“這……這怎麼可能,犼早在上古時期就已經被封印了,連本大聖都未曾見過它。”

“它是被封印了,而且是被封在一塊巨石之中。”

“這麼說主人你見到那塊巨石了?”

肖遙點了點頭,說:“而且我看到他們將天佑的精血滴入巨石之中,被封印在巨石內的獸靈立刻便有了反應。”

“他們哪來天佑的精血?”

“據說是之前從天佑身上抽取的,用於實驗後剩下的樣本,不過因爲已經被污染,犼終究沒有被喚醒。”

“難怪他們要捉天佑!””

蕭飄然立刻說:“絕不能讓他們的陰謀得逞,不然犼若是被喚醒,必定生靈塗炭。”

“所以,我們必須保護好天佑,絕不能讓他再落入那幫傢伙的手裏。”

肖遙說到這,對阿祁說道:“阿祁,保護天佑的重任,可就交給你了。”

“沒問題!包在本大聖身上。”

阿祁說着,忽然伸出爪子,一把抓住李天佑的右手腕。

李天佑還沒反應過來什麼狀況,忽然感覺右手腕處一陣火灼般的劇痛,他忍不住“啊!”的大叫一聲。

肖遙急忙將車停下,轉頭問道:“怎麼了?”

阿祁鬆開了手,李天佑低頭一看自己的右手腕,居然留下了一個呈橢圓形的紅色印記,看起來就像是用燒紅的烙鐵剛烙出來的烙印一般。

“師父,你……你這是做什麼?”

肖遙沒好氣地說:“我說阿祁,你吃飽了撐得麼,幹嘛在天佑手腕上留個印記?”

阿祁笑道:“主人有所不知,本大聖其實是將一枚伴生石卵封印在了他手臂之中,這樣一來,他若是遭遇什麼危險,本大聖便能感應到,也能及時趕往營救。”

聽阿祁這麼一說,肖遙想起來,阿祁曾經送給自己一枚伴生石卵,而且它說過,它與伴生石卵能夠相互感應。

肖遙點了點頭,說:“這還差不多,總之,李天佑的人身安全,就交給你了。”

“放心啦,有本大聖在,沒人能傷害天佑一根毫毛!”

……

肖遙驅車返回市區,因爲不想連累沈懷柏,他沒去沈府。而是打了個電話給溫鴻九,請他幫忙找一處住的地方。

溫鴻九在M市不但有生意,而且還有好幾處房產,接到肖遙的電話,他立刻給了肖遙一個聯繫人的電話號碼,讓肖遙跟此人聯繫,對方自會爲他們做出安排。

謝過溫鴻九,肖遙立刻撥打了那位聯繫人的電話。

聯繫人名叫陳武,其實是S市人,是溫鴻九的門徒之一,對溫鴻九可謂是忠心耿耿。

陳武之所以留在M市,就是幫溫鴻九打理M市的生意以及房產,接到肖遙的電話,陳武立刻給了肖遙一個地址,是位於M市郊區一處別墅區裏的十三號別墅,與他約定半小時後在那兒見面。

肖遙立刻驅車前往。

也就半個來鐘頭,他們來到了約定的地方,肖遙將車開到一棟獨棟別墅前停了下來,

“十三號別墅,應該就是這兒了吧?”

“反正數過來就是這棟。”

“下去問問不就知道了。”

肖遙等人正坐在車裏討論着,從那棟別墅內走出來一個人,是一名身穿唐裝,戴着魔鏡,還留着山羊鬍的中年男子。

男子站在別墅門口衝他們揮了揮手,大聲問道:“車上坐着的可是肖大師?”

臥槽!

還真是這兒!這哥們夠機靈的啊!

肖遙立刻打開車門,從車上下來,朝對方一拱手,笑着說道:“在下正是肖遙,閣下就是陳武武爺吧?”

“不敢當!不敢當!肖大師與九爺是拜把子兄弟,九爺是我師父,論輩分,您可比我高了一輩,叫我小武就好。”

我勒個去!這哥們可真夠客氣的,

年紀都這麼大了,居然還讓我叫小武,不知情的,還以爲我七老八十了呢。

肖遙笑着說:“你看年紀比我大了不止兩輪吧,叫你小武,我多難爲情啊,咱也別論輩分了,我就叫你武哥好了。”

“呵呵,行!肖大師您說了算。”

陳武說着,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肖大師,幾位快請進來吧。”

在陳武的帶領下,幾個人走進了別墅。

讓肖遙沒有想到的是,這棟別墅從外表看,並沒什麼特別之處,但裏面卻裝修的富麗堂皇,給人一種十分奢華的感覺。

肖遙不禁讚許道:“武哥你這房子裝修得可以啊,應該花了不少錢吧?”

陳武笑了笑,說:“確實花了不少錢,不過,我可沒資格住在這兒,這是九爺的房子,一般只有九爺或是左總管來M市的時候,纔會住在這裏。不過,剛纔左總管吩咐我,要用最好的房子安頓幾位,所以,肖大師您在M市這些天,就住這兒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