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鹿爸爸一使勁,站原地向上跳了一下,然後落地。

好了!

完全好了!

而且經過鹿一凡治療的這雙『腿』,甚至比年前時更加有力,更加健康!

「真的好了!」鹿爸爸震驚的說道。

震驚過之後,鹿爸爸又用顫抖的聲音,死死的叮囑鹿一凡問道:「兒子,我的手,真的能復原嗎?」

「爸,你覺得你兒子是會拿你的手開玩笑的人嗎?」鹿一凡笑著道。

「那倒也是。」鹿爸爸點點頭道。

不過略一思忖,鹿爸爸又問道:「那你幫我治手,會不會像電視演的那樣,要消耗大量的功力,或者有其他危險呢?

要是這樣,我就不治了。」鹿爸爸道。

鹿一凡心中一暖,既是感動又是好笑道:「我都說了,是靠這個法寶給你治療的,不會耗費我什麼功力的。」

實際上鹿一凡說了謊。

幫助鹿爸爸復原手臂,他要耗費大量的真元,不過那點兒真元,連太上一轉金丹千分之一的量都不到,他才不在乎呢!

見兒子這麼說,鹿爸爸這才放下心來,同時『激』動的道:「那趕緊給爸爸治療手臂吧。」

「行,爸,你把你的上衣都脫了,趴在『床』上吧。」鹿一凡道。

鹿兆旭依照鹿一凡所說,半果著上半身,趴在了『床』上,在鹿一凡即將動手時,他還是忍不住道:「小凡啊,爸知道你一片孝心,但是如果有任何對你不利的事發生,你得立即停下來,知道嗎?」

「爸,你放心,我又不傻,不可能說為了你的兩條胳膊,我把我的命都送了吧?」鹿一凡答道。

自己這個父親啊,始終都不想自己有任何的閃失。

可越是這樣,鹿一凡心中的愧疚就越濃。

學霸被迫學醫記 等一切準備好之後,鹿一凡手一揮!

嗡嗡嗡!

九根銀針齊刷刷的刺入鹿兆旭兩條胳膊的『穴』道內,鹿一凡體內真元悄然轉動,如絲如縷的通過銀針灌入他的體內。

鹿爸爸不太放心,扭頭看了一眼,卻是一下子驚駭的不行。

只見鹿一凡的周身竟然散發出了五彩的霞光,整個人如同神仙下凡一般,無比威嚴神聖。

突然,鹿兆旭感覺自己十幾年沒有任何感覺的前半段胳膊,開始變得奇癢無比……

Mr東鍋說

(今天的三更完畢,接下來傲嬌小美『女』唐夢瑤就要回歸了。) 第215章八十歲的鹿一凡

緊接著,鹿兆旭看到自己的雙臂開始如同在『春』風化雨下滋潤的小樹苗一樣,生長出無數的『肉』芽。。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這些『肉』芽互相纏繞著,逐漸形成了他的新胳膊。

「這!!」看到這裡,鹿兆旭嘴巴張了開來,徹底目瞪口呆。

不過當他一回頭,看到臉『色』無比蒼白的鹿一凡時,惶恐說道:「一凡,你不是說對你身體沒有損傷嗎?怎麼臉『色』這麼蒼白?

快停下,爸爸不治了!」

鹿一凡才築基期而已,使用這麼高級的法寶確實顯得有點兒吃力,消耗真元也多了些,所以才顯得臉『色』蒼白。

「爸,你別動也別說話,都到這一步了,要是你再『亂』動『亂』說話,我就會走火入魔,立即身亡!」鹿一凡為了讓自己父親不再擔心,只能扯了個謊。

鹿爸爸聞言,嚇得立刻躺在『床』上跟個死人似的,一動也不動,連呼吸都不敢大聲了,就生怕害到自己兒子了。

復原『肉』身是件細活,也是件耗力的活兒,鹿一凡整整『花』了三個小時的時間,才徹底將鹿爸爸的手臂復原,順便還幫他把身體內的各種隱疾都治癒了。

可以說,經過鹿一凡的這次治療,鹿爸爸用「脫胎換骨」來形容毫不誇張!

他不僅雙臂重新張了出來,經過真元的洗禮,五臟六腑的雜質也都徹底排出體外。

鹿爸爸甚至驚恐的發現自己居然有了八塊腹肌和無比壯碩的肱二頭肌!

俺的親娘啊!

這比電視上的健美教練的肌『肉』塊子都大啊!

這還是我嗎?

我……我怎麼成阿諾施瓦辛格了?

見大功告成,鹿一凡收起真元,一屁股攤在了『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起了氣來。

對於築基期的他來說,做這種事情還是有點兒吃力,不過還好他的丹田內有一枚太上一轉金丹做為真元的源泉。

鹿一凡的真元在鹿兆旭體內不斷滋養著他的身子,此刻的他,已經具備了真氣境大圓滿的實力,長命百歲什麼的,都不在話下。

看到自己真元給父親帶來的變化,鹿一凡欣慰的笑了出來。

震驚過後,看到鹿一凡虛弱的樣子,鹿兆旭來不及感受自己新的『肉』身變化,立即一臉擔心的問道:「一凡,你沒事吧?早知道會讓你這麼累,我就不要你治了!」

鹿一凡被自己老爸搞得一陣鼻酸,輕笑道:「沒事,沒事,休息休息就好了。」

「真沒事假沒事?不行你把剛剛灌入爸爸體內的那些個玩意再拿回去吧,爸看不得你這麼虛弱的樣子。」鹿爸爸仍然不放心道。

「真沒事爸!給你輸入的那些真元,今天我就能補回來。你還是趕緊把老媽老姐都叫回來,今天咱慶祝慶祝吧!」鹿一凡只好轉移話題道。

再三確認了鹿一凡沒事,鹿爸爸這才高興的拿起手機,慌忙把自己老婆和閨『女』給叫了回來。

半小時后。

看到鹿爸爸不僅雙臂復原,身體壯的還跟一頭牛一樣,鹿媽媽不禁喜極而泣。

「孩兒他爸,你終於不是殘疾人了!」鹿媽媽哭著抱著鹿爸爸說道。

鹿然也哭的跟個淚人似的。

多少個夜晚,她都看到自己老爸一個人偷偷跑出去流淚,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他從來沒說過這事。

現在好了,他終於復原了。

鹿爸爸抱著美如少『女』的老婆,輕輕咬了咬她潔白紅嫩的耳朵,輕聲耳語道:「以前我手不方便,只能你在上邊,今晚,我要在上邊好好伺候伺候我老婆!」

鹿媽媽聽后,臉『色』一紅,輕聲嗔道:「都多大歲數的人了,還這麼老不正經的。孩子都看著呢!」

一提到孩子,鹿媽媽這才關心的問道:「一凡,你幫爸爸治療,你的身體沒事吧?要是因為給爸爸治療把自己身體給『弄』壞,老娘我親手再把你爸胳膊『弄』殘!」

鹿爸爸聞言不禁身體一顫。

鹿一凡搖頭笑道:「就是脫力了而已,休息休息,吃點兒補補就好了。」

「那行,我現在就給你去賣倆王八還有烏『雞』給你燉上。」鹿媽媽說著就要離開。

鹿爸爸卻一把攔住了她。

「從今天開始,給兒子做飯的事情就『交』給我了!誰都別跟我搶,誰跟我搶我跟誰急!」那語氣,就跟給鹿一凡做飯是什麼天大的好事似的。

「好好,你做就你做,我們不跟你搶行了吧?」鹿媽媽不禁好笑道。

鹿爸爸昂首『挺』『胸』,一副我給兒子做飯我驕傲的樣子。

「對了,爸媽,我有這法寶的事情,你們可千萬別往外炫耀,連姐夫最好都瞞著。」鹿一凡想了下說道。

鹿爸爸仔細想了下,點點頭道:「說的也是,要是被人知道我斷了十幾年的手突然復原,身體還壯成這樣,恐怕會引起一些人的不懷好意。」

「要不這樣,咱們倆去美國玩幾天,回來就跟鄰居說是利用了美國的高科技接上了手臂如何?」鹿媽媽建議道。

「好建議!行,鹿然,那就麻煩你幫我倆買機票。這兩天我就躲家裡不『露』面了。一凡有法寶的秘密,所有人必須死守住!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咱們可不能因為一時嘴快,把一凡給害了。」鹿爸爸無比嚴肅的說道。

一切都計劃好了。

鹿然去幫爸媽買了第二天去美國的旅遊機票。

這一天,一家人對鹿一凡是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掉了。

鹿媽媽燒烤店也關了,在家各種好吃的往死里做。

「你吃不吃是你的事兒,我做不做是我的事兒,『浪』費就『浪』費,為我兒子『浪』費,值得!」鹿媽媽是這麼回答鹿一凡的。

鹿爸爸更是喪心病狂,非要鹿一凡趴『床』上,自己親自給按摩敲背。

「爸,哪有爸爸給兒子按摩敲背的?這成何體統啊?」鹿一凡無語道。

「兒子,你就可憐可憐爸爸,給爸爸這個機會吧!要不然爸爸心裡過意不去啊!」鹿爸爸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道,要是鹿一凡再不答應,估計他就要哭出來了。

鹿一凡無奈之下,只能任由他去折騰了。

給爸爸復原手臂的第二天,鹿一凡一大早就動身前往火車站了。

此時的他身體內那團『玉』帝注入的能量逐漸生效,鹿一凡躲在一間廁所里出來時,已經成了一個八十歲的老頭。

Mr東鍋說

(ps:大家除夕快樂! 邪王帝妃:極品逆天馴獸師 鳳求凰皮膚我已經買了,我李白是個白板,用它不為了贏,就是三字——炫皮膚!明天記得支持一下星爺,去看《西遊記》,我已經訂好票了。另外送給所有玩《王者榮耀》的讀者一個段子:大家好,我是一個在馬欄山嘎子灣支教的老僧,這裡條件艱苦,缺吃少穿。國內了,看著孩子們期待的眼神,我想給孩子買件新衣服,無奈囊中羞澀,求好心人幫忙,這倆孩子一個叫王昭君,一個叫李白,只要230元,能打賞的就打賞,能發紅包的就發紅包吧!) 一出『門』,鹿一凡就感覺到了諸多的不適應。。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八十歲的身軀,是『腿』也不靈活,手也不利索,走路背也駝。

走到街上,鹿一凡看到一個『胸』特別大的妙齡少『女』過去,風一吹,少『女』裙底上揚,『露』出了可愛的粉『色』蕾絲內(和諧)『褲』。

八十歲的鹿一凡只感覺一陣血壓升高,心跳加速,差點沒一口氣躺地上。

「艹!」鹿一凡怒罵一聲。

他還想去麗江來個「夕陽戀」呢,就這身體,人家脫光了他看一眼,得了,自己先『激』動的嗝屁了。

仔細試了試,鹿一凡發現,自己居然能調動自己體內的真元!

運轉真元充盈整個身軀,鹿一凡原本駝著的背直起來了,乾癟的肌『肉』像是沖了氣一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臌脹了起來,整個人的『精』氣神和剛變成老頭時完全不一樣了。

「怪不得在遠古時期,那麼多人『迷』戀修仙。原來真元可以克服人類衰老帶來的種種不便!」鹿一凡不禁感嘆道。

走到街上,鹿一凡的回頭率幾乎是百分之百。

八十歲的老頭,染著一頭時尚的灰金『色』,燙著帶捲兒的韓范兒髮型,左耳上帶著耳環,上半身穿著阿瑪尼的時尚休閑T恤,下半身穿著lv的新款夏裝,手上還帶著百達裴麗的名貴手錶。

最主要的是,即使老了,有皺紋了,鹿一凡五官依然俊美,甚至帶上了一種飽經滄桑的帥氣。

這老頭也太特么『潮』了吧?

路過的人忍不住都多看他兩眼,有的『女』生還拿出手機對著鹿一凡一陣拍。

拉著明星都喜歡買的「外『交』官」行李箱,也不管自己的形象是多麼的惹眼,上了地鐵。

他家離火車站有點兒遠,必須先坐地鐵再乘坐計程車才能到。

一上車,一位一看比自己『奶』『奶』年齡都大的老太太立刻站了起來。

「老爺子,您坐我這兒吧!」老太太熱心的說道。

卧槽!

徒弟挖坑埋我的日常 真把我當老頭了啊!

「不用了不用了,您坐吧。」鹿一凡搖頭笑道。

就在這時,一個皮膚黝黑的青年人突然閃了過來,一屁股蹲在了老太太剛讓出的座位上。

老太太被這猝不及防的搶座給氣到了:「年輕人,你咋能這樣?這是我讓給這位老爺子的座位!」

「去尼瑪的!老子憑本事搶的座,你管的著嗎?再啰嗦信不信老子打你!」年輕男子亮了亮自己胳膊上的紋身,囂張的說道。

老太太被氣的身子都抖了起來,鹿一凡能觀察出,她的血壓真正急速升高,看來是被氣的不輕。

整個車廂的人沒一個敢出頭的,要麼低頭玩手機,要麼假裝沒看見。

鹿一凡不禁感嘆,人心不古啊!

老太太沉默片刻,搖頭嘆氣要走,鹿一凡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笑道:「您先等我一下。」

年輕男子得意之情溢於言表,拿出手機嘚瑟著開始玩。

「年輕人,尊老愛幼這基本的道理你都不懂嗎?」鹿一凡冷冷道。

「怎麼?死老頭子,你也想找死是吧?滾一邊去!」強壯的年輕人囂張道。

「不過我覺得你剛剛說的那句話『挺』有道理的,誰有本事搶座位,誰就有資格坐。」

說完,鹿一凡招呼也不打,對著年輕壯男連續揮了幾拳,拳拳打在他的心口和肋骨上。

那男的感覺自己好像被強力打樁機轟擊在了身上一樣,疼的五臟六腑都移位了,一口鮮血狂吐。

整個車廂的人都驚呆了!

這特么是八十歲的老頭?

誰也想不到,剛剛溫文爾雅的老頭,一言不合,說打就打,瞬間變成了一頭狂怒的獅子。

本來嘈雜的地鐵車廂內,一時間鴉雀無聲,只能聽到車輪摩擦鐵軌的聲音。

那壯男被打的癱軟在地上,已經喪失了還手的能力,虛弱的哀嚎道:「你……你打我幹什麼?」

說完話,他駭然發現自己已經七竅流血,傷勢嚴重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

鹿一凡也不說話,抓住老太太的手按在座位上,笑著道:「是你說的,憑本事搶座!老子憑本事搶座,你能拿我怎樣?

你起來,打我呀!」

「我艹尼瑪的死老頭子你……」

「我去你麻痹的,還敢嘴硬,老子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尊敬老人!」

說完,鹿一凡拽著年輕人的頭髮,一路從車廂頭,拽到車廂尾部。

所到之處,哀嚎遍野,列車員都被驚動的趕來了。

「老爺子,您趕快放了他吧,他都快被您打死了!」列車員勸說道。

「快放了我,我要是死了,你也得進監獄。」年輕人還在嘴硬道。

「哈哈,老子今年八十了,法律規定就是老子把你打死了,也可以保外就醫!孫子,今天誰先服軟了,誰是狗!」鹿一凡說完,再次狠狠朝著他臉上打了過去。

震懾與鹿一凡的暴力,年輕人終於『挺』不住,求饒道:「大爺,我錯了,您別打了!我錯了,我是狗還不行嗎?」

「滾!下次再讓我遇見,老子一拳打死你!」鹿一凡拽著他的頭髮下了地鐵站,像扔垃圾一樣,一甩甩的老遠。

列車員趕緊跑過去,叫了救護車。

回到車廂,所有人都被這老頭的暴力給嚇到了。

連帶著所有年輕人,讓座讓的那叫一個積極啊!

「大爺,您坐我這,我年輕,不需要坐。」

「大爺,還是我坐我這吧,我這靠著扶手,還能倚著睡會兒。」

「哎喲,大爺您這拳頭也太硬了吧,我看剛剛那哥們血至少吐了500cc的。」

剛剛的那位老太太也是震驚的問道:「老大哥,你這身子骨咋這麼好呢?」

鹿一凡額前劉海一揚,輕笑道:「多鍛煉,多喝水,你也行。」

拉倒吧!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