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裏,歷思良咬牙切齒,看着宋德華如殺父仇人一般,眼中全是毒蛇的光芒。他要咬宋德華,他要毒死宋德華。

只是當歷思良清醒過來的時候,宋德華他們已經上了車向遠處開去。

思緒再三,歷思良盯着緩緩啓動的車子,眼神閃爍不定,最後歷思良還追了上去,開着自己的小車,慢慢追上去。

現在歷思良腦海沒有仇恨和對宋德華的憤怒,而只有剛剛那十個美麗無比的女人,腦海中是臉蛋,蠻腰。

在城東那片混亂的地方,最有名的大哥就是古大哥,據說是幫會新晉升的頭目,從接手到現在區區半個多月的時間已經接收和管理整片城東的幫會。

要知道,一個新人要統領整片城東的幫會是極其難的,畢竟你是新人,不管你是託關係走後門成爲頭目還是靠自己實力一打一打出來的江山都沒用。

強龍終究壓不過地頭蛇,所以新人來無一不是被打壓下去,或離開或順服他們。

只是古大哥卻做到了過去所有人做不到的一點,那就是一夜間就將城東幫會全掃蕩,並且收復。

那時候,他剛來就帶着十多個小弟,因爲衝突和別的幫會產生摩擦,結果古大哥不敵被打敗。可是隨着他一個電話,不到半小時時間就來了一百多部車,接近五百多名小弟集中在一起。

將那幫會滅了,所有人殺死,女人全部搶回家中做了古大哥的女人,而那幫會也就從此消失。

意識到這一點的人開始交權,唯古大哥爲首,直到今天,衆多小弟和幫會的小頭目看白癡看着眼前來鬧事的人。

鬧事的人是十個絕色美麗的女人和一個樣子懶散的青年。小頭目們實在想不通,眼前的人是來找死的嗎?難道不知道古大哥的威名?居然一來就直接高喊古大哥的名字,並且還揚言要古大哥滾出來。

“喂,小子,別說我小裏幫不給你機會,你自己滾出去,我就當沒看見好了。”實話說,這裏的幫會被一統天下,成爲古少寶手下並不是他們真心誠服,只不過實力的懸殊告訴他們,必須成爲古少寶眼裏的棋子。只是看你怎麼做就是了。

就如眼前的人來找古少寶報仇,很多人心裏其實很樂意,因爲古少寶就是一個混蛋,十足的混蛋。

也許在城東生活的人們眼裏這裏一直很安靜,人們和平日一樣生活着。但實際上所有地方都是暗潮涌動,只有黑夜降臨才能看到征戰,爲搶地盤而開片。

但自從古少寶來了,那混蛋不搶地盤,可是專搶女人。不管是誰的女人,只要他看上了,那麼就必須送給他,多少小幫會的情人都被無條件送到了古少寶的牀上。衆小頭目是敢怒不敢言。

要知道幫會這個大幫會已經幾乎將整個城市裏的幫會蠶食的差不多了,尤其是昨天聽到獵豔幫也被滅的消息,小幫會更是感覺生存艱難。

曾經也有人派自己的死忠去殺古少寶,但依舊是失敗,更是被查出身份,最後幫會也直接被滅。

幫會的強勢讓所有人感到不適,但他們要生存也就只能如此半死不活的生存着,不過大多人是無心向着古少寶,就如此時看到眼前這些人來找古少寶麻煩。他們不怒反喜,他們巴不得有人殺了古少寶那混蛋,但他們也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人是不可能動古少寶一根毫毛的。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所以眼前宋德華等人自然成了這些混混的朋友,雖然很是盼望古少寶死,但他們覺得眼前的人不會成功,所以勸阻。

“把古少寶的位置告訴我。”宋德華淡淡道,他能感覺眼前的人並不屬於古少寶的人,雖然嘴上講話難聽,但你還能指望一個混在社會的青年能說什麼好話?起碼眼前的這些人沒有直接撲想自己等人就證明他們有二心。

“我還是勸你們離開,不過你們若是真以爲有實力殺了那混蛋,你們直接去龍妲己會所就是,貌似他正帶着他的小弟們準備上幾個美女,從獵豔幫捉來的十多個美女。”爲首一箇中年男人道,說完後臉上盡是鄙視,那古少寶除了會搞女人還能幹嗎?

要不是他的後臺是幫會,這樣的一個只會搞女人的混蛋早就被他們搞死了。

“龍妲己?謝了。”宋德華對着眼前人道謝,接着向裏面走去。

“大哥,你覺得他們能成不?”見宋德華等人走遠,小裏幫有一青年來到中年男人身邊問道。

他們巴不得古少寶被殺死,這也是他們期待的事情。

“你覺得帶着十個美女去殺人的嗎?恐怕只會成爲送美女給古少寶那混蛋的結果吧。”中年男人從沒看好宋德華等人。他太瞭解古少寶了,卑鄙無恥,心狠手辣。何況他身邊還有那麼多小弟,而且龍妲己是他的老巢,百多名小弟在那可不是擺設。

“哎,多可惜,早知道我們也挑幾個美女來就好了。”青年突然有些貪婪的看着遠去的宋德華等人,想着在宋德華身邊的十個絕色丰韻美女。

龍妲己外有四個守門的小弟,是古少寶的得力小弟,外號東道四水。好色,而且不怕死。

通常沒事的時候他們四人就負責守門,其實就是站在大街上看美女,物色漂亮美女的女人,然後再打探清楚,最後是騙還是搶都無所謂,主要是要把女人搞給古少寶享用。

要想在幫會混的好,就得投其所好。誰不知道古少寶就喜歡美女。不過今天四人卻無聊打着牌,因爲古少寶最近得到了從獵豔幫捉來的十幾個女人,恐怕短時間內不會對其他女人感興趣了。而東道四水自然不用費心找女人,而是安心打牌守大門。

“叫古少寶滾出來。”正當四人鬥地主正爽,突然有一個青年來到他們面前,沒等他們詢問卻聽到眼前青年冷看着他們,直接喊他們古大哥的名字。

東道四水面面相視,一臉癡呆,接着同時變的猙獰起來。眼前的人這是在找死呀,也不看看這裏是什麼地方,眼前的青年居然直接喊古大哥的名字,這不是找死嗎?

“喂,你在找死嗎?”東道四水的大水站起來,掄起衣服準備揍眼前青年,只不過下一刻,他卻被直接踢飛出去,撞牆落地暈了過去。

“王八蛋,踩場子的!”其他三人見自己的兄弟被踢飛頓時全部跳了起來,紛紛擺出架勢看着宋德華,同時看到了宋德華身後的白板等人。

貪婪的眼神在白板等人身上掃去,三人眼光極其毒辣,眼前的這十個女人每一個都是絕美的存在,比去那獵豔幫的女人要美麗無數倍呀。

“混蛋,把你身邊的女人留下,我們就不和你計較打我兄弟事!”三人中一黃毛青年眼珠一轉後道。在他想來這是最寬恕的事了,若是正常情況下,踢他們兄弟人肯定沒好下場的,斷隻手斷只腳都叫正常的了。

“你白癡吧?”宋德華感覺這些人看到美女恐怕連自己姓什麼都忘了,眼前的混混居然打他女人的主意。

“你特嗎的才白癡!給還是不給?不給我就喊兄弟們搶了!”黃毛覺得自己還算仁慈,若是過去早就拖兄弟們來了。

“砰!”

下一刻,黃毛直接被宋德華一拳打在臉上,黃毛直接悶哼一聲,身子連退三步,鼻子流血,眼瞳收縮,一股恨意從頭到腳的憤怒起來。

“砍死他!”黃毛憤怒了,眼前的青年是不喝敬酒喝罰酒,難道他就不知道在這裏是古大哥的地盤?來惹是不就是找死?!

聽到黃毛的命令,其他兩個兄弟直接向宋德華撲去,猙獰上前,要將宋德華收拾了。但是他們的對手是宋德華,而不是普通青年。

隨着砰砰兩聲,兩名小弟幸福的“睡”了過去,沒有半點反抗的力量。

黃毛恐慌起來,眼前的宋德華已經不再是他眼裏的普通人了,此時他們四人只剩他一個清醒着,但他不傻,頓時厲聲道:“你給我等着!”

說完直接就向裏面會所裏衝了進去,估計是喊兄弟什麼的了。打不贏就找幫手,這是很簡單的事情。

“走,進去。”宋德華輕笑,直接對身後有些無聊的女人們道。

“宋德華,人家不是讓你等嗎?”白板卻奇怪的看着宋德華道。

衆人直接回頭給了白板一個白眼,而宋德華直接對着白板沒好氣道:“人家叫你等就等,太沒面子了吧?” “……”白板吐了吐舌頭,她倒是沒想那麼多,現在回想卻是自己傻瓜了。

宋德華等人直接踢門進入龍妲己會所裏面,只是剛好迎上了剛剛逃進去喊人的黃毛,此時在他身後更着幾十個小弟。

“就是這混蛋,上去把他砍了,女人搶給古大哥,兄弟們還有幾乎輪着上!”黃毛一見宋德華就火大,憤怒道。

小弟們聽到後頓時散開將宋德華等人圍住,因爲人數太多,更是重新將宋德華等人逼到外面,人多不好下手,宋德華倒不急在一時。

小裏幫的人正躲在一個角落看着龍妲己,只不過只看到剛剛那青年進去了,原本以爲沒戲的他們卻是重新出來,而在他們前面同時出現一羣小弟。

“c,好傢伙,五十多個小弟!”青年低聲暗罵。早就聽說姓古的怕死,所以他的會所有近百名的小弟隨時保護着他。

“好好看,別說話!”小裏幫的大哥,中年男人輕道。只怕說話會暴露他們的身份,若是讓古少寶知道,肯定吃不了兜着走的。

“上!”黃毛大聲吼道。人多氣勢大,此時此刻這裏是黃毛的天,黃毛的地。而宋德華在黃毛眼裏已經是死人。

“美女們,我們賭一把怎麼樣?”宋德華對着身邊的白板等人道,這種場合最適合打賭了。

“想怎麼賭?”小桃見到那麼多小弟頓時有些手癢起來,不知道今天過癮不過癮。

“是呀,怎麼賭,我身體都給你,這次賭什麼好呢?”高慕幽怨道。

……

白板等人頓時將眼睛看向宋德華,除了高慕和小桃毫無反應,白板紅中等女人卻是驚訝的看着宋德華。

“看,看什麼看,不給我沒有第一次呀!”宋德華被白板等人看的發毛,心裏咒罵高慕的時候看向白板等人。

宋德華不知道高慕要玩什麼把戲,居然當着那麼多人面前把那事說了出來,這讓宋德華感受到白板等人目光的時候楞是如被刀劍架在脖子上一般。

“那我賭,你輸了,你陪我睡,我輸了,我陪你睡!”白板傲氣道,聲音很大,大的讓那些準備開打的小弟們全身無力。

白板是美麗的,尤其是說話時候那傲氣的模樣,水靈靈,讓小弟們激動無比,但聽到陪睡的時候小弟們都不由自主的軟了幾分。

“我也是!”紅中微笑,這種遊戲可不能少了她的份。

“我也報名!”小東羞澀幾分,不過也壯着膽子道。

“我也要!”

“我也要!”

頓時八女紛紛表態,而此時宋德華總算明白高慕想做什麼了,感情是要讓自己開心。不過現在看來不是宋德華開心不開心的問題,而是白板等人爭着要和自己睡的事已經激怒了我們的小弟們。

此時小弟們狠狠的看着宋德華,眼神無疑在告訴所有人爲什麼,爲什麼那麼多女人要陪宋德華睡。

“砍呀!!”黃毛也忍不住了,嗎的太氣人了。他們平時想找個女人還的花錢,想找老婆就更難了。想不到眼前的這個混蛋卻那麼多女人搶着和他睡覺。

就是爲什麼那麼多人單身,原來就因爲有眼前這樣的青年,一個人睡十個女人,那裏還有多餘的女人留給單身男?

現在小弟們紛紛詛咒,搞都搞死他!

“就是你這個小混蛋!”宋德華看着高慕責怪到,然後身子直接衝入那些撲來的小弟羣中,所過之處必然有小弟倒下。

高慕吐舌頭,她還不是爲了宋德華好,身邊有那麼多美女又不上,這是鬧那樣?所以高慕就燒了把火,這樣宋德華就可以性福生活了。

見宋德華已經放倒七八個小弟,高慕等人才醒悟過來,紛紛展開身手向小弟們衝去,手起腳踢,頓時把小弟們又放倒十多人。

“好厲害!”小裏幫的中年男人看到這一幕大讚道。他想不到剛剛這個瘦小青年居然那麼厲害,連同他的女人也都那麼厲害。所過之處,小弟無一不倒。

現在中年男人慶幸自己最開始沒選擇和他們對着幹,不然恐怕此時他們已經倒在地上了。而中年男人旁邊的青年也是癡呆着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幕,他懷疑自己在看電影。

古少寶把混蛋的小弟都很兇橫,不然也不會收拾了他們所有幫會,但是此時在宋德華他們面前卻是無一不倒,瞬間就已經倒到四十多個,剩下的幾個人正連連後退不敢對戰。

“你,你們再走前一步就死定了!”黃毛要哭了,他也想不到是這樣的情況。眼前的青年和女人簡直就不是人一樣,只是那麼一會工夫就將身邊五十多名小弟放倒四十多個,剩下他們幾人連上前的勇氣都沒有。

“紅中姐,你放倒幾個?”白板扳着手指數着自己放倒的人數,完全沒有理會黃毛在那嚷着什麼。

“哎,我才放了五個。”紅中有些遺憾,事實上她完全可以放倒十個以上,但問題是僧多粥少。而且宋德華太牛了點,他一個人恐怕就放倒有十多個了吧。

“我八個!”小桃冷冷道,如果用匕首的話,小桃相信還能增加幾個人的,用手當匕首砍這些混混的脖子實在是有些礙手了,還是匕首輕便,又鋒利。

“十個。”高慕驕傲道,說完看了看白板等人又道:“看來,今天陪睡的任務交給我了,哈哈!”高慕得意。

“呸!師姐,你都睡過幾次了,現在輪到我們。”白板翻白眼。

“厄……”宋德華看着衆女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若是給宋德華爸媽知道還不砍了宋德華,這情況到底都成了什麼。自己是陪睡的?

“誰說幾次,我才一次!一次!”高慕反擊。

“不管,我們一次也沒有!”白板對抗。

其他女人也加入戰鬥中,紛紛吵鬧起來。

倒是黃毛原本在警告宋德華等人時高舉的手還沒放下來,原本他還想繼續恐嚇宋德華等人,但現在看來黃毛自己就是多餘的,人家正鬧的歡,完全無視了他。

“我說……”黃毛很恥辱這種感覺,他居然被無視了,而且內心上黃毛很是妒忌,因爲那些美麗的女人居然在搶着要和那混蛋青年睡覺,這讓同樣身爲男人黃毛有多難堪,所以他覺得自己必須開口說點什麼纔好,引起女人們的注意。

只是黃毛剛開口,額頭就被一塊磚頭砸中,然後幸福暈了過去。

“去,大人講話,小孩子插什麼嘴!”白板拍了拍手上的灰塵不滿道。沒看到他們姐妹幾個在討論中嗎,那黃毛也來摻合,這不是找死嘛。

原本很黃毛站在一起的僅剩的幾個小弟見到黃毛被磚頭砸暈,又看了看眼前魔鬼一樣的幾人,最後逃似的向會所裏面衝了進去。此時他們那裏還敢繼續待着,逃命要緊。

“大哥,這些女的……”遠處的青年突然感覺到恐懼,剛剛他還在打這幾個女人的主意呢,因爲太漂亮了,但現在這情形看來幸虧自己剛剛只是想,沒有碰。不然這次恐怕已經睡在地上了吧。

“牛!男的牛,女的也牛!這次古少寶那混蛋有罪受了!”中年男人突然笑了,解決古少寶對他們來講絕對是好事呀。

“好了,把古少寶那混蛋收拾了,到時候再談論睡覺的事吧。”宋德華其實很無語,自從他學會泡妞,自從他開始不正經,宋德華就感覺現在都是身邊的女人在泡他,調戲他,比他還不正經。

但宋德華還能說些什麼呢?這些是他的女人,誰讓自己當初帶那麼都女人,泡那麼多,現在好了,要被搶着去睡覺。

“好!先收拾那混蛋,回到家中我們再搶,大不了我們一起上!”高慕不忘正事,她們這次就是爲了和宋德華一起收拾古少寶。

宋德華突然腳下一軟,身子踉蹌幾步。當他聽到高慕那句大不了一起上的話後,宋德華感覺自己的末日來了,在末日前也許會無限美好,但從此也就掛了。

“哈哈……”白板等人沒表態,但看到宋德華那踉蹌模樣頓時笑了起來,這就是她們最真實的男人呀,即勇猛,又幽默,而且很不正經。

她們只是說睡覺,可沒說一起上做運動,但宋德華已經嚇的腿軟了。可以想象宋德華有多不正經。衆女臉上潮紅,其實,她們想的和宋德華一樣。

宋德華無視衆女的笑聲,直接向裏面走去。

十九個美女,此時整齊的被綁在古少寶面前,而古少寶則得意的看着眼前的美女們,雖然因爲宋德華的出現讓他不得不再逃命,但此時古少寶心情很好,就因爲眼前的十九個女人很快就會得到他“特殊”的招待。

“姓古的,你把天王大哥怎麼了?!”十九人裏有一女人冷冷看着古少寶。

容晴悠是農村人,家裏窮,沒錢吃飯纔想到城裏做事,但沒文化的她能做什麼。尤其不幸的是家裏弟弟考上大學需要很多錢,這讓容晴悠十分痛苦。 後來找了工廠做事,因爲需要錢,所以容晴悠拼命做事,更是被老闆看中,說要提拔容晴悠爲班長,帶線生產。

那一晚老闆就帶着容晴悠出來慶祝喝酒吃飯,但誰會想到那看起來嚴肅無比,對自己如女兒一般的“父親”老闆居然在她酒裏下藥,差一點就凌辱了她,若不是天王出現的話。

這裏十九個人每一個都受過天王的恩惠,其實若不是天王出現,恐怕她們的生活將更糟糕,因爲她們需要錢,所以他們不後悔選擇這個職業,也不去想別人怎麼看待她們。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只不過是人要強行把這些職業區分色彩而已。其實大家都一樣,通過自己去努力賺錢而已。

而且她們也只是陪大老闆們吃飯喝酒,被佔點便宜很正常的事,至於其他的則少之極少,並非人民想象的那樣骯髒。

所以天王是她們的恩人,不但照顧她們,更是在她們有困難,遇到難纏老闆的時候及時出現在她們身邊,保護着她們。

“他?死了吧!”古少寶望着眼前正憤怒看着自己的女人道,此刻古少寶不知道怎麼的心裏突然很開心,看到女人憤怒的表情他就想好好凌辱她,越是用力越爽。

“你個王八蛋!”容晴悠恨恨道。

啪!古少寶聽到容晴悠的話後直接一巴掌拍了過去,臉上卻是猙獰的笑容。

啪!啪!啪!……

古少寶睜大眼睛,捉着容晴悠的頭髮就煽,越煽臉上表情越是猙獰,興奮。

“臭女人,你是什麼貨色,還有臉罵我?你個臭女人,等下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讓是試試是天王那混蛋厲害還是我厲害,哈哈!!”古少寶厲聲道,說話的時候依舊煽着容晴悠。

“住手!”

“王八蛋!別打了!”

“你不是人,你個王八蛋!”

其他姐妹看到容晴悠被古少寶捉着頭髮煽着頓時大怒,紛紛咒罵古少寶,可是她們被綁的死死的,動彈不得,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姐妹被古少寶教訓着,辱罵着。

古少寶猙獰回頭看着衆女,笑了。但煽在容晴悠臉上的力道卻加大幾分,左右瘋狂的煽着。

女人們悲痛欲絕,因爲容晴悠的嘴角都被煽出血,更是已經陷入昏迷的狀態。

“王八蛋!”

“你放開她!”

所有女人恨不得將古少寶殺了,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我讓你們叫,臭女人,別忘了,你們都是臭女人,有什麼資格喊我王八蛋,哈哈!!”古少寶興奮無比,猙獰的對着她們道。

“放心,等我享受完,我會讓你們更舒服的,因爲我還有一百多了小弟等着你們,一個一個排着隊,讓你們享受夠了再去找你們天王大哥,好不好?!哈哈。”古少寶瘋狂,接着將昏迷的容晴悠丟向一邊。

古少寶邊說邊解開自己的衣服,現在,則是他享受的時候了,他等下會慢慢將所有女人的衣服脫光,接着就是無比享受的時候。

“古大哥,古大哥!不好了!!”逃回來的小弟忙向古少寶睡的地方跑去,慌張無比。直接衝門進來,剛好看到古少寶脫着褲子,頓時連忙退了出去。

“王八蛋,你眼睛瞎了,什麼事情那麼慌張,打攪我享受我第一個跺了你!”古少寶憤怒道,自己的小弟怎麼都那麼蠢的呢!

小弟一臉委屈,但卻也不敢有反抗只意。眼前的大哥雖然是半路出道,但做起事來卻是心恨手辣,比一般人都要狠上幾分。

上次就有個小弟私下和兄弟們開玩笑說古大哥身邊的女人天天換,每一個都那麼漂亮,如果自己能搞上多好。結果就因爲這句話,第二天大家再也沒看到這個兄弟。大家隱隱猜測到什麼,但也只是猜測,沒人敢去證明點什麼。

“古大哥,打進來了,那人打進來了!”小弟擦拭着額頭的汗,斟酌後道。

“什麼打進來了?”古少寶不明所以,難道在他地盤還有人敢公然和他對抗?要知道這裏一帶誰人不知道他古少寶的威名?這裏已經是他古少寶的天下。

“外面有個青年帶着十個女人殺進來了,啊三他們五十多人沒抵抗住,全被放倒了呀!!”小弟看到眼前大哥的表情就知道他並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五十多個兄弟都抵擋不住一個男人和十個女人,女人卻也是非一般的女人,而那個男的更是厲害無比。一挑二十幾的能力,並且據說還輕輕鬆鬆,這種人,已經是波ss級的,不是他們這些做小弟能用人數堆出來抵擋的。

“難道是他?”古少寶聽到後首先想到的就是宋德華,是的,除了宋德華他想不到還有誰了。可是他不是在泡龍月蘭嗎?怎麼會有十個女人?

女帝法則:王者制霸攻略 “女人漂亮不?”沉默許久的古少寶突然道。在思考許久後古少寶卻把那男人的身份直接帶過,因爲他感覺這男人不可能是宋德華,就因爲那十個女人。在古少寶印象中身邊能帶着十個女人的,肯定是個帥哥。而宋德華的長相卻不怎麼討人喜歡呀。

小弟一楞,不知道眼前的大哥問這個爲了什麼,但還是老實的回答“很,很漂亮……”

“c!喊上兄弟們跟我出去!”古少寶聽到漂亮後雙眼一亮,沒有比和美女們做遊戲的好。厲害? 我成了二周目BOSS 厲害有什麼用?古少寶此時身上可是帶了槍。

縱然幫會不允許帶槍,因爲這個最容易出事了,不論是警察還是其他各界,對於槍支最爲敏感。幫會爲了求長期發展自然是不能使用槍,而且使用的話必須得到上面批准。

但他古少寶是什麼人,二世祖那麼久,做事難道還需要人批准不成?他用錢在幫會另一個小頭目那裏搞來手槍,至於怎麼用,那就是他古少寶的事。

小弟不在多,夠氣勢就好。古少寶一人在前,身後跟着十三個小弟,個個氣勢囂張,八字邁開,大搖大擺的走在古少寶身後。眼睛也不斜視,就這樣怒目看着前方,萬夫不可敵的模樣。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