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海世榮你心虛了嗎?要殺我,怎麼你不對着我開槍呢。”邢月站在遠處,雙目緊鎖着對方,冰冷的語氣便緩緩的從邢月口中說出。

被邢月這麼一提醒,海世榮好像現在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身上也搶,只見他在聽到了邢月的話後,便快速的伸出一隻手,然後從腰間把搶給掏了出去來。

手裏握着槍,海世榮好像放心了不少,而臉上也漸漸的浮出了一絲瘋狂的笑容。“哈哈….我不管你是誰,你今天都死定了。”

看着一臉瘋狂,拿着槍指着自己的海世榮,邢月不由冷笑一下,對於邢月來說,已經死去理智的對方,此時在他的眼裏對方已經是個將死之人。


“呵呵…..想我死的人很多,不過結果只有一個。”邢月那凌厲的雙眼緊鎖着對方,嘴裏用着不屑的語氣對其緩緩開口道。


“哈哈….死到零頭了,嘴到是還挺硬的。”海世榮在聽了對方的話後,不由瘋狂的對其大聲的笑道。

“呵呵….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開槍試試。”邢月聽着對方,語氣卻變的極爲的平靜。

“哼…..你以爲我不敢嗎?”海世榮被邢月這麼一激,只見他怒哼了一聲後,對着邢月就開了一槍。

“砰。”

搶聲響過後, 想着對方此時已經倒在地上的畫面,海世榮便不屑的笑了一笑,只是當他看向邢月的剛剛站的那個方向時,可對方早已失去了蹤影,那裏空無一人,就在海世榮還在疑惑的時候。

邢月那冰冷的聲音已經響起在了他的耳邊。“怎麼槍法這麼不準,我站在你旁邊你都還沒打到。”

聽到邢月的話響起後,海世榮只覺得自己好像見了鬼一樣,眼睛凸的老大,一臉震驚的呆在原地。

而周圍的一行人,此時也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邢月,說實話,剛剛他們也沒怎麼看清楚,他剛剛好像只感覺眼前一花,原本站在那裏的邢月就已經不見了,那動作真是堪比閃電。

“砰。”

在震驚過後,只見海世榮頭也沒回,擡手就對着旁邊一槍,可是想象中的慘叫聲依然沒有想起,到時站在遠處的。”人,不由大叫了一聲,因爲剛剛那顆子彈,差點打中了他。

“不會開槍,我可以教你,如果傷害了無辜的人,那可怎麼辦呀。”海世榮還沒反應過來,只見邢月已經標直的站在他的眼前,正用着一種藐視的眼神緊鎖着他。

“啊….去死….”看着對方那藐視的表情,海世榮便舉起槍就準備再次向着對方開槍。

可是這次他的手,剛剛舉起來,他就突然的感覺,自己的手腕像是被一個機器人給死死的夾住了一樣,讓自己瞬間動彈不得,而且還隱隱作痛。

“怎麼,這麼迫不及待的想我死,這筆記本上,不會都是一些見不得的人的事情吧。”邢月一隻手緊握着對方的手腕,而另一隻手卻已經從對方的手裏將手槍給奪了過來,然後在手裏把玩着。

“你到底是誰…..”看着把玩着搶的邢月,海世榮問出了一直想問的問題。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只需要知道,我是可以讓你在這裏繼續當主任,繼續活命的人就可以了。”邢月停止了在手裏轉動的手槍,然後雙目緊盯着海世榮緩緩的開口道。

“你…你不殺我。”在聽到邢月的話後,海世榮更加震驚的看着對方,然後有點不敢相信的對其問道。

“殺你….我們無冤無仇的,我爲何要殺你?”邢月看着對方,然後微微的笑了一下後,便對其詢問道。

“呃…..那你要我做何時。”能做上副主任的這個位置,海世榮當然不笨,只見他在震了震精神後,便開口對着邢月問道。

“呵呵…我就喜歡和聰明的人打交道,其實這事對你來說,是個再簡單不過的事了,不過我希望你能認真的去做,不然我可不保證着本筆記會出現在劉局的辦公桌上。”月微笑着說完後,便搖了搖了手上的筆記本。

“好,只要是在我能力範圍的事,我必赴湯蹈火的去爲你辦事。”在得到對方不是來查辦自己的人後,海世榮便放下了心來。

“我的事很簡單,只要你認幾個小孩做乾爹就可以了….”邢月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然後一絲邪邪的笑容便又再次的攀爬至邢月的嘴角……… 在副主任辦公室裏,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十幾個小孩,海世榮一臉的尷尬之意。

做乾爹,別人做乾爹的,那可都是有着一個或者幾個水靈又風騷的漂亮妹子,而換到自己做乾爹時,這TMD的都是那裏來的這麼多奇形怪狀的小孩呀。

“怎麼,你不願意。”邢月坐在那張最大的真皮旋轉椅上,懷裏抱着周伊,看那樣子,很是有點像個二痞子的感覺。

“沒有….完全沒有不願意的意思,只是….只是這個一下做這麼多小孩的乾爹,我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呵呵…..”海世榮一副強顏歡笑的模樣,對着邢月打着哈哈的說道。

“那就好,只要你把他們照顧好了,你位置才能保住,不然如果哪一天我知道了你對他們不好,呵呵….你可知道後果的。”邢月沒有太多表情,就這麼淡淡的看着對方,語氣很是平和的說道。

“放心….只要有我海世榮一天在,我保證這些小孩,吃好穿好,我還當他們是自己親生孩子一樣的照顧他們。”在聽到對方說道關於自己的位置前途的時候,海世榮一副可以爲了這下小孩赴湯蹈火的樣子,對着邢月發誓道。

“嗯….那我就放心了,至於那個警察的事,我想你會處理好吧?”邢月在說完小孩的事後,突然語氣一轉,帶着冰冷的話語緩緩的對其開口說道。

“嗯,放心吧,方金是在這次行動中,與那些歹徒同歸於盡的。”海世榮果然是個聰明人,很快就找了一個看似很合理的理由,一臉認真對着邢月說道。

“呵呵…我相信你能辦好的。”邢月說完,就和周伊發緩緩的起身來,然後拉着周伊的手,在走到海世榮的面前後,便一臉微笑的對其說道。

“小朋友們,以後這個人就你們的乾爹了,以後在沒有人會欺負你們了,而且還有好多好吃的糖果和漂亮衣服,你們喜不喜歡呀。”在對着海世榮說完後,邢月轉過身來,頓下身子,臉上帶着溫暖的微笑,溫和的對着這些小孩沒說道。

在聽到邢月說道好吃的糖果和漂亮的衣服時,那些原本目光顯得有些木訥小孩,眼神中卻多出來一絲光彩,然後漸漸的臉上就浮現出了笑容,其實小孩要的快樂很簡單,有時只需一個糖果,就能換來對方天真可愛般的笑容。

看着漸漸開始有着笑容的他們,邢月此時卻發自內心的笑了起來,那笑容很陽光很健康,然後只見邢月又再一次的微笑着對着小孩們說道:“那你們以後有糖果吃了,有漂亮的衣服穿了,那你們是不是應該感謝一下對方呢。”

聽到邢月說道,那些小孩們盡然都開始點起頭來,嘴裏並輕輕的發出了一聲‘嗯’字。

“呵呵….你們真可愛。”邢月微笑的對着小孩們說完後,便指着海世榮微笑的說道:“那你們都過去叫他一聲乾爹吧。”

“呵呵…呵呵….”被邢月這麼一直,海世榮一時之間也不知道用什麼詞語來形容之間此時的心情,所以只能用笑聲來掩蓋自己那尷尬之意。

“幹….乾爹…乾爹,乾爹…….”之間在一個小孩上前開口叫了之後,後面的小孩們都陸陸續續的上前,圍着海世榮歡快的叫了起來。

“誒….乖,真乖…呵呵….”聽到小孩那歡快的叫聲,海世榮此時顯得更加的尷尬,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嘛,自己以前也不是沒幻想過做乾爹的時候,可是今天真的做了乾爹,看着眼前的這些小孩,可是爲什麼自己的心情就是高興不起來呢。

而在一旁的邢月和周伊看着海世榮那強顏歡笑的表情,兩人不由相視一笑,然後再次看了看那些小孩們,呵呵…這件事總算是完成了。

“周伊,你先去外面等我,我還有點事和副主任說說。”聽到邢月的話,周伊對着他點了點後,便向着外面走去。

而海世榮則在則拿起電話,在叫了一個人將這些小孩帶出去安頓後,便帶着些許的畏懼之色,戰戰兢兢的看着邢月。

“我看你不是想一輩子都做個副主任的人吧。”對方海世榮這樣聰明的人,邢月也沒有拐彎抹角,只見他在坐上那旋轉椅後,便直接對其開口問道。

“呵呵…如果有機會,當然不想只做個副主任。”聽了邢月的話後,在看着邢月那不像是開玩笑的表情,海世榮不由一臉殷勤馬上開口回答道。

“只要你爲我做事,我可以讓你掉到PJ區去。”邢月在掏出一根菸,緩緩的點上後,輕輕吸了一口,雙眼盯着對方,然後不由緩緩的開口道。

“調到PJ區去….”海世榮帶着些許的震驚之色,然後帶着有點不確定的語氣,對着邢月開口道。

“當然…只要你肯爲我做事。”在說話的時候,邢月的目光,依然鎖定着海世榮。

“好,我跟你。”沒有多餘的話,海世榮知道現在自己的把柄在對方的手裏,他也沒得選,而且從他多年看人眼光中,他知道對方着人很不簡單,所以很是爽快的就答應了。


“呵呵….好。”邢月在微微笑了一下後,便站起了身上,向着外面走去。

而海世榮此時也跟着對方後面,向着外面走去,在經過大廳時,其他的人都不由一臉詫異的看着一前一後的兩人,那雙眼之中冒着兩個大大的問號。

“好了,不用送了,你就在這裏等我好消息吧。”邢月在走出大門後,便停下腳步,然後轉過頭,一臉微笑的對着後面跟上來的海世榮道。

“嗯,那好,呵呵….”

“你們這車我就先用一下,到時自己到仙華山去取。”邢月拉着在一旁等候的周伊,然後有繼續的對着海世榮說道。

“嗯,你放心的用吧,到時我們自己去取。”聽完邢月的話,海世榮一臉笑意的說道。

“嗯。”在輕聲的回答了一下對方後,邢月便拉着周伊向着剛剛他們做過的車那裏走去,上車後,便緩緩的向着原路返回。

看着離去的車輛,海世榮此時才緩過勁來,只見他一掃剛剛謙卑之意,一臉興奮的笑容便馬上的佈滿在了臉上,然後轉過身,向着警局裏面走去。“小廖,你跟我上來一下。”


而在車上,周伊一臉疑惑的看着真正開車的邢月,一時之間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呵呵….不要這樣看着我喲,你知道你這眼神是在引我犯罪,你知道?”邢月側過頭,對着周伊微微一笑後,然後對其開口道。

“哼,誰在引你犯罪了。”周伊在輕哼了一聲後,便坐正了身體,不在理會邢月。

而看着周伊的表情,邢月輕輕一笑後,便沒在說什麼,開着車再次的向着仙華山而去。

(爲什麼邢月沒有殺海世榮,而是還要讓他幫自己做事,小宅不用寫明,我想大家也都清楚着裏面的厲害關係……) 一天的時間,兩人就在仙華山上甜蜜的遊玩着,對於上午的事情,兩人都選着了忘記,天色很漸漸了暗了下來,而在玩了一天的兩人,此時也感覺到了來自身體裏疲勞感。

就在太陽落山後不久,邢月和周伊便來到了一個叫仙湖樓的酒店裏。

站在前臺,周伊的心臟撲通撲通的跳的很快,他不知道邢月是開兩間房間,還是隻單獨的開一間房間,她就這麼站在那裏糾結着。

“幫我開一個環境比較舒適的房間。”邢月站在櫃檯外,拉着周伊的手,一臉微笑的對着裏面的服務員說道。

“嗯,好的。”

看着眼前兩位俊男美女,那美麗的服務員對着,邢月微微一笑,然後速度很快的便在電腦上幫他倆找到了一個房間號,然後用着迷人的微笑對着邢月兩人說道:“房間幫你們找了,等下我讓人帶着你們上去。”

“嗯,謝謝。”交了錢和登記了一下證明後,邢月和周伊兩人便更重另一位服務員來到了他們住的房門前。

“你們二位的房間就這裏,希望你們能滿意。”那服務員在微笑的說完後,便將房卡遞交給了邢月,

“嗯,謝謝。”邢月一臉溫和的回答着對方,並在拿出一百元人民幣,遞給了那服務員。

“謝謝,如果有什麼需要請打前臺電話,我們會即使爲您們服務。”服務員在接過邢月遞給自己的小費後,又在交代了幾句後,便慢慢的退了下去。

而至於此時的周伊,心臟跳的更快了,在前臺還在想在,如果對方開一個房間,是不是說自己沒有吸引力,如果對方開一個房間自己要不要拒接呢,

可真的在聽到邢月說開一個房間的時候,她的內心深處卻是被一股竊喜之意所充滿,而在着短短的路程中,周伊的腦海裏已經浮現了許許多多的羞人畫面,直到此時周伊的臉頰都是滾燙髮紅的。

“呃…你不打算進來嗎?”在開了門後,邢月站在房間內,一臉笑意的對着此時還在門外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周伊說道。

聽到邢月的笑語聲,周伊木訥的擡起了頭,然後愣愣的看了一下邢月後,那紅紅的臉蛋上,又再也一次的添加了紅色的染料,顯得更加的美豔動人。

在周伊進了房間後,邢月便把門順手關上,然後兩人就來到了大廳,在坐下後,一時間都沉默了下來。

半響過後,邢月便對着仍然低着頭的周伊說道:“你先去沖涼吧,爬了一天的山,一定出了不少汗吧。”

“嗯。”在聽了邢月的話後,周伊心裏頓時一慌,然後便用着那猶如蚊子一般的聲音對其回答後。便快速的站起身來,對着浴室就走了進去。

看着那帶着慌亂之色走進浴室的周伊,邢月坐在沙發上不由微微一笑。“看她那樣子好像很怕我吃掉她一樣,呵呵….我是那樣的人嗎?”

沒過久,只聽浴室裏就傳來了嘩啦啦的水流聲,邢月不由站起身來,走到一旁放着紅酒的地方,隨意的拿過一瓶,在打開、倒在杯子後,端着拿到陽臺前,便慢慢的喝了起來。

在半個小時過後,一頭溼漉漉的秀髮,身上裹着一條白色的浴巾,白皙的香肩和那兩條白嘩嘩的大腿,便裸露在外,只見此時周伊紅着臉,眼神在大廳裏害羞的掃視了一下後,便放心了不少,因爲在大廳她沒有見到邢月的影子。

而就當周伊準備走進臥室臥室時,只見兩條強而有力的雙臂,便從後面一下樓住了他的芊芊細腰。

“嘶”

只見邢月將自己頭深埋在對方那溼漉漉的秀髮,然後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將頭靠在對方肩膀上。“呵呵….你這是在引誘我嗎?我都說了我可是成年的人了,而且還看過幾部島國的大片,我想我會很有經驗的。”

“流氓….”周伊此時全身的神經都處於緊繃狀態,而那顆原本被冰水快要冷卻的心臟,在此時卻又再一次的快速的強而有力的跳動了起來。

“呵呵….我只會對我心愛的女人耍流氓。”邢月聽了對方話後,雙手移到對方的肩上,然後慢慢的將其轉過身,溫柔的眼睛注視着對方那閃爍的而又明亮的雙眼,嘴角微微一動,便帶着及其富有磁性的嗓音對其緩緩的開口道。

“你沖涼了??”看着此時身上也只剩浴巾包裹着的邢月,周伊不由好奇看開口詢問道。

“呵呵….那邊好像還有一個浴室。”邢月微微一笑,眼睛撇了撇一旁的房間,然後開口說道。

“…….”

四目相對,周伊慢慢的閉上了眼睛,邢月看着那充滿誘惑的紅脣,只見他的頭慢慢的向其靠近,然後就輕輕的就吻了上去。

一股電流瞬間從自己嘴脣便傳至全身,漸漸的周伊開始生疏的迎合着對方,而她的雙手,此時已經纏上了對方的脖子之處,緊緊的抱着對方,生怕自己一鬆對方就會跑掉。

邢月的手此時也已攀爬至那久違的玉峯之上,輕輕的、慢慢的、富有感情的揉捏着。

周伊在感覺到對方那火熱的掌心,在觸碰到自己的玉峯時,她的臉瞬間通紅,而嘴裏卻不自覺的發出的微微的**之聲,

在聽到周伊那充滿及其誘惑的聲音後,邢月的吻便更加的放肆與霸道的侵略着對方,就這樣,兩人愈吻愈烈,一團無名的邪火瞬間燃燒在整個空氣之中,適得兩人的身體愈加的滾燙。

“嘶….嘶….”

浴巾滑過肌膚,瞬間兩人便赤身相對,只見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感受着從對方肌膚上所傳遞過來的溫度。

兩人衝大廳吻到臥室,在從臥室吻到牀上,然後…..然後小宅就不寫了, 就寫到這裏,此處省略幾百字,你們自己去想,呵呵…….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