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辦? 到了眼下這樣,唐帝知道自己已經擺脫不了這件事了。

若是不知道還沒什麼,

眼睜睜看着這麼多人受苦,自己有一定的力量還無所作爲,

若是自己拂袖而去,那麼以後一定會後悔,會看不起自己的。

偷偷救走村民是不現實的,一來他們也不見得能跑得動,二來自己一人如何能夠偷偷的帶走這一千人。

一旦事情出錯,自己有黑綾隨時可以跑,但是村民們就不一樣了。

得想一個可行的辦法,

也只有一個辦法了。

拿下這些土匪,整個端掉這土匪窩。

最好自己能夠在人羣當中找到那個女孩,否則將註定留下愧疚無法彌補。


唐帝長舒一口氣,開始沉思起來。

————————————————————————————————————分割線

這幾天真是事多,更新量比較少,過兩天空了多更。老妖子的另一本《刀口舔血》都欠了好幾章了,平日再忙也顧着城主.. 現在這部的字數剛十萬左右,還是比較少的,我會慢慢發力的~ 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請給我留言,我定會考慮滴。如果有要自己名字出現的也可以給我留言哈~ 我可以適當的添加一些龍套。 主要是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這些話是幾年前說的,這次重新排版審閱還是沒有刪掉這些話。分割線以後都是這種廢話喲,可以直接跳。 現在是晚上十點,該出來活動了。 旭日東昇,霧氣灰濛濛的似在滾動。

東邊而出最新的陽光照半透在迷霧之中,一條瀑布從崖口傾瀉而下,水汽伴着霧氣白茫茫的一片讓這裏如同雲端。

在陽光下水汽透出七彩的顏色,整條波光粼粼的流動綢帶上掛着一道絢麗的彩虹。


在這如綢的瀑布後面,懸崖峭壁處有一塊大石,石中隱藏着一位背刀的強壯男子似在沉睡。

仿若他也化作了石頭一動不動。

忽的他警醒的睜開眼睛,看到了巖壁上的一隻壁虎順着潮溼的青苔爬到了附近。

一陣突兀出現的紅色刀氣將那隻無辜的壁虎斬成粉涅,壁虎消失之後刀氣也恰好消散,

甚至沒有在巖壁上留下一點痕跡,連旁邊的青苔都是毫髮無傷。


大石後面有一出入口連着一條不太長的山洞通道。

通道兩旁盡是些雕像,洞頂也有浮雕,蛇蠍魔怪,美人俊男,皆盡栩栩如生, 在山洞的另一頭別有一番天地。

這番小天地內陽光比外面更加燦爛,那是經過高深陣法的層層改變所致。

夏日的時候,陽光不至於太過炙熱讓人感覺到不舒服;

而外面的天地冬日時這裏面陽光燦爛,暖和如春。

洞內天地的陽光設計定是出於高人之手,陽光改變的同時也控制了溫度的問題。

陣法也完全依靠陽光充能維持。設計者心思之巧妙,陣法之精通可見一斑。

這片小天地的中央是一顆巨大無比的樹,樹幹粗壯高大如山,枝繁葉茂,綠意盎然,遙遙可見。

大樹周圍一圈是一片佔地近乎於圓形的樹林。

細細一看,衆多粗壯的大樹縱橫交錯,其間路徑若看作紋路,則整片樹林是圍繞中央參天大樹的六芒星形狀。

在這深綠樹林與淺綠小草道路構成的六芒星周圍是綿延不絕的花海。

八片扇形構成這整個圓形的小天地。

七片扇形的花海絢麗無比,正北是火紅的玫瑰花海 ;

正南是橙色的鶴望南;西面是白色的碧玉蘭;

正東是淡淡的紫羅蘭;東南是亮黃的側金盞花;

東北是黃綠相間的地涌金蓮;西北是藍紫的曼陀羅。

西南方向是一條流向中央的河流,也正是山洞入口正對着的方位。

河水在格外絢麗的陽光下波光粼粼如一條閃亮綢帶。

河流之上輕舟慢行,船頭男子笛聲悠揚,船尾女子言笑戲水。

花海之間四處分佈着巨大花朵改建的房屋,是魔法和修築結合的產物。

孩童們嬉戲歡笑追鬧,無憂無慮。

百花谷,這個幾乎不爲人知的地方生活着八千多各族人。

他們都幾乎不與外部世界產生接觸。

輪值的洞口守衛和定期外出探尋帶回消息的風語者是谷內少有的與外界接觸過的人。

谷內,六芒星樹叢的一個樹屋內,一名青衣人正在房中正廳坐直。

神靜如水,面如冠玉,風度翩翩,他一動不動正在入境。

築木道者,呼吸悠長若無,身子紋絲不動。

在他腦海中,有芳草一千方圓,秀木林立。

青煙嫋嫋,靜若無聲。樹葉清脆,滴落的露水落入鬆軟的草地,將綠草打得微微偏頭,一片寧靜安詳之境。

忽而狂風大起,電閃雷鳴,此處一千方圓,如猛獸咆哮呼吼。

青衣人睜眼驚醒,一口血噴出。

他竟然在入靜之境心煩意亂,岔氣導致了體內反噬。

” 吱嘎..”木門被人推開了。一條窈窕身影無聲進入。

此女着了一身深黑色織錦紋絲的長裙,裙裾上繡着鮮紅的點點花瓣,用一條同樣鮮豔的赤色織錦腰帶將那不堪一握的纖纖楚腰束住.將青絲綰成如意髻,插了一枝血色彼岸花.

“師傅,你怎麼來了?”青衣人一看來人,有些慌亂地站起來。


——————————————————————————————分割線

我去時間過得好快 那些花名可不是編的啊,確實是對應的沒有亂扯哦 , 選了好久確定下來的。

今日還會繼續更 先發章 “怎麼,不歡迎麼?”

血玲有些罕見的笑了,至少在青衣人的記憶中她是幾乎不笑的。

“不是的師傅,青雲只是有些意外。

畢竟這是師傅第一次來,倉促未作準備,實在是無禮。”青衣人換亂站了起來,就要去取小桌上冒着熱氣的茶壺。

“青雲你這是,入靜時岔氣了?”血玲制止了他去拿茶的動作。

“是的。自從衣兜裏帶上師傅交給的命珠,似乎心境大爲緩和。

其實這兩日,入境之感十分真切,腦中每寸方圓皆盡無燥。

可是徒兒這兩日心煩意亂,無法自控。”宋天書有些苦惱的說。

雖然往日他入境之感並不如這二日,但是往日的他也從來不會如此心煩意亂。

聽到這,血玲反而淡淡一笑,“那是因爲你有心事。 是在擔心她吧?”

青蔥玉指所向,是那被褥中沉睡的女童,也正是莎莉。

“莎莉她已經昏迷二天三夜,始終不見醒來。 我一日三餐給她餵食,皆盡無法吞下。”宋天書看來很是苦惱。

這時候血玲原本冷若冰霜的面龐已經徹底變成笑顏。

“你終於破開了心中堅冰。還記得爲師曾說的嗎?”

“青雲記得。 師傅說我心冷如鐵,木道難成。 勸我廣交朋友。”宋天書一臉認真的回憶。

“正是。不僅木道難成,你血脈有異,那會令你更加無法控制自己的殺意。你知道會是怎樣的後果。 ”血玲坐在了小桌旁的木椅上,秀眉微蹙。

“徒兒不敢忘記。 ”想到那件事情,宋天書雙拳不覺握緊了,胸中滿是悔恨。

“好了,說說別的。”血玲指尖微滑,一股白色的凝氣從宋天書的胸膛到了腹部。“說說看吧,是什麼讓你破開心中堅冰。”

感覺體內岔氣已被理順,宋天書舒服的吐了一口氣。

“多謝師父, 說起來我自己也不是特別明白。我曾經在樊城混跡,有了自己的府邸,結交了許多各形各色的人。 一大堆人和我稱兄道弟,可是我心中卻時常升起反感,無法真把他們當作可以結交之人。”

血玲給了個眼色叫他繼續。


“可是前些日我在樊城內見一半身赤UO,褲腿破舊無比的光腳粗人,當時心中卻沒有興起反感。 他是我見過實力最低下的化形者,我曾輕視他,欲殺人奪其命珠。”

宋天書回憶起來。

“是什麼讓你改變了想法?”血玲難得的生出了好奇,追問了一句。

宋天書把之後發生的事情直到埋葬唐帝都如實說出。

“兄弟之親,如己之親,莎莉是我宋天書的妹妹。作爲一個哥哥,我雖然不敢確定自己是否能夠像他的親哥一樣爲他自願死去,但我會拼盡全力。”

此時他才發現血玲的雙眼朦朧了起來。

“師傅你?..”宋天書有些不解,說實話在他心目中,師傅血玲是一個極度冷血的人。

他不覺得這個故事能夠打動她。

“是你否有過疑問,青雲到底是何人?”血玲突兀的問。

“徒兒確有疑問。”宋天書連忙回答,這個問題他疑惑了很久,只是覺得能不問則不問,既然師傅不想說。

“曾經有一位男子,出生貧寒。 但他不甘於此,花費了巨大的代價加入了當時的名門聖派。

他在那裏如魚得水,他簡直就是天生的武者,功力精進速度無人能及。很快他便成了掌門的關門大弟子。”血玲陷入往日的回憶,徐徐道來。

“數年後,他在門派內聲望一日日高漲,打敗了所有的挑戰者和不滿者,甚至包括掌教元老。

他幾乎就是下一任的掌門人,在此之前,他必須得完成試煉。由於元老從中刁難,增加了試煉的難度。”

“那試煉就是獵殺當世十害。取走他們的頭顱帶回門派,便算作完成。

考慮到十害實力雄厚,並且各自坐鎮一方,手下高手不少,給了他十年時間。”

“沒想到四年時間他便除了九害,只剩下最後一害。 那最後一害,是一處密林禁地,世人皆不敢踏足,傳說其中有一名曠世女妖,兇惡無比,並且生性狡猾,殺人無數。”

“不知他是怎麼尋到那個地方的,在第五年徘徊了兩月過後,他便獨自一人深入那密林禁地。”

“那禁地真的是險象環生,當中魔物衆多,且蜂擁而至,但不出半月他幾乎殺死半數禁地妖獸。

也終於深入中心,找到了他要找的第十害,那兇名遠播的女妖。”

“果真沒出意外,他真的如天神下凡。女妖並不能夠戰勝他,轉而逃走,使出全身解數,但還是被他所追蹤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