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

千音有些虛弱,如同受到了重創,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

“老五的身體裏有東西,我看到了一雙眼睛,太可怕了。噗~”

她又猛的噴出一口鮮血,身子突然有些發黑。

遲越有些着急了,道:“你休息一下,老五我來對付。”

千音看了他一眼,退後到遠處,盤坐在地上手指掐決,開始調養。

“老五,你聽得到嗎?”

遲越是不敢過去了,二師姐的功力那麼深後都受到了這麼嚴重的重創,他有必要重新審視一下老五身體中的到底是什麼了。

而那個壓抑的聲音一直呼喚着蒼無惑。

“蒼無惑……蒼無惑……”

“給我,把它給我,你就自由了……”

“人間這麼險惡,解脫了吧,解脫了吧……”

蒼無惑不滿,道:“爲什麼,你到底是誰?”

“我是你呀,很早以前我就說過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給我吧,快給我……”

“我要給你什麼?”蒼無惑的意志已經無限的削弱了,和那個聲音相比就如同是小石子和大海的感覺。

“疼痛……破滅的希望……還有自由……給我吧……給我了你才能勉強失去那份痛苦。你的未來,我來給你鋪展,註定輝煌,所有人都恐懼你的目光。你將成爲這世間最自由的人……給我……”

他有些迷迷糊糊了,意識不再清醒,感覺大腦昏沉,想要睡去。

“給你,我就能解脫是嗎……”

“是的,沒有時間了,你是自由的,是這樣永久的沉睡下去,還是讓我帶給你輝煌……把你的自由給我……”

拉米三人猛的掐了手決,他們腳底下早畫好了一個陣法,每人站在不同的角度,對應着天空的三顆最亮的星星,成正三角形。

拉米道:“本來要九個,時間上是來不及了,不過還好突然有了夜魘的這個契機!這是好機會!”

趙勻大喝,道:“不能失敗!斬!”

“斬!”

“斬!”

他們異口同聲的道。 就在蒼無惑要完全迷失了自己的時候,那部分進入了他體內的帶有夜魘的那部分生氣赫然發出了亮光。

那個聲音變得顫抖,彷彿有些不可置信。

“不!不可能!這是他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時候……”

蒼無惑閉着眼睛,大叫了出來,這又出現的力量和那聲音做着抗爭,能夠和那聲音分庭抗禮的力量必然不簡單。

在黑白的生死之氣大戰之後,兩股全新的力量再次掀起了波瀾,這力量更加的恐怖,他的身體爆響,鮮血崩裂而出,把下面的土地都灑得鮮紅。

“不,老五!”遲越大急,他看到蒼無惑的額頭已經出現了裂縫,鮮血順流而出,再這樣下去他會變成兩半的!

千音恢復了一點,不過還是十分的虛弱,蒼無惑的樣貌駭人非常,她看着是一陣的心驚。

該怎麼辦?怎麼辦?

她也慌亂了,要是老五就這樣死掉的話,大師兄必然會責備她,就在她也手足無措之時,天空再一次起了變化!

在這片天空上方,閃電持續轟鳴,幾頭巨大無比妖獸相互纏繞着浮現在天空。

“不好,怎麼遠古九幽環蛇來了!”

千音心裏再次一跳,這遠古妖孽幾萬年沒有再現世間,怎麼這個時候就出現了呢?這也是她在記錄中看到過。

那是九條巨大的蛇,它們頭上長着墨紅色的肉瘤,龐大的身軀佔據了整個上空,嘴裏擠壓着空氣發出刺耳的嘶嘶聲,響徹天際。

這龐然大物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一隻只怪物叫着開始逃跑,遠離這片是非之地。

琅和陌黎刀劍互搏,那些劍影把周圍萬米的一切都絞得粉碎,生生把腳下的土地變成了一片荒蕪之地。

“原本以爲你就只會使用磨滅了。”琅一劍斬了過去,被他側身躲開,後面的雲層瞬間變成兩半。

陌黎道:“笑話,你以爲我是怎麼成爲驚魂榜第二的?只是靠那微不足道的異能?”他也一劍斬了過來,琅的實力和他不相上下,修煉的功法三生陰陽劍訣也是大同小異,走的方向不同罷了。他側身躲開,那劍氣撕裂了大地,出現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

“當然,他有時候也能起到一點的作用,如果合理的運用……你就不是我的對手了。”

陌黎閃身來到了琅面前,琅眉頭一皺。

“沒用的!”

“是嗎?”

兩人揮出同樣的劍氣,劈砍在了一起,氣浪席捲,掠起了無數的沙石。

就在那劍相互碰撞在一起時,琅臉色大變,一瞬間一道黑色的霧氣纏繞上了他的劍,而陌黎嘴角一撇,其意圖已經達到。

琅趕緊撤手,不過卻是有點來不及了,那自己的劍氣無限的削弱,眨眼間就已經斷裂。

“落櫻!”

琅的胸口出現了一片花瓣,散發出柔和的光,它有奇異的力量,是件絕世的寶貝。

然而這只是堪堪抵住了那攻擊,琅被一劍劈得飛了出去,重重的砸進了地面。

“有些東西是不能忽視的。”陌黎搖了搖頭,琅只是遭了重創,還沒有死,不過他看到了天空那巨大的怪物,放棄繼續追殺琅,向着蒼無惑這邊的魂門飛了過去。

嘶嘶~

巨大的九條蛇影緩慢的降落下來,緊緊地盯着蒼無惑,如同看到了獵物。

“是這個東西嗎?”

異常沉悶的聲音,從其中的一個蛇頭說出,蒼老無比。它伸着蛇信子,在蒼無惑面前感受了一下。

“就是它!”

“吾等能幫你的就只能如此了,記住,你只有一柱香的時間,我們壓制不了系統太久。”

“是!多謝幾位大人了,你們要的,我定會雙手奉上。”

“別忘記你的承諾!”

說完那些蛇影慢慢的在天空消失,要不是那巨大的雲層被擠得得破碎,彷彿根本就沒有出來過一樣。

這天地的猛獸有着巨大的威壓,所有的怪物看得心靈肉跳,在它出現時一動也不敢動了,此刻它一消失,慢慢的又出現了活力。

千音和遲越冷汗直冒,大氣也不敢喘一口,在它走後兩人腳下一軟,差點倒在地上。這種零距離的恐怖氣息,壓得他們修爲不穩,差點傷了根基。

陌黎心急火燎的跑了過來,看着完好的葉硫和谷陽,他鬆了一口氣,此刻已經很是疲憊了,和琅的廝殺讓他消耗了太多。

他看着那魂門,心中竊喜,還有機會!

“陌黎!”千音急了,只看到他過來不免心中一陣憂慮,大師兄敗了嗎?

“我的大師兄呢?你把他怎麼了?”遲越衝了過去,防護罩全面展開,所有能用的防禦手段都是力壓己身,看到陌黎回來他心中也是落寞,有些質疑。不過想到他是前任大弟子,也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的對手。

“滾開!沒有時間和你糾纏!”陌黎一心向着那魂門,對着遲越就是一劍劈了過來,這傢伙速度不快,攻擊力不強,就是一個活靶子。

與此同時,千音強行運轉,又噴出一大口血,不過那咳嗽之聲變幻成了攻擊配合着遲越來到陌黎面前。

“叫你們滾啊!”

那變異了快要枯死的手拿着長劍,揮斬了過來,遲越如撞大山,身子一重,僅僅一擊和千音的攻擊就被打了回來,兩人翻滾了出去。

千音昏迷過去,而遲越最慘,身子滲透出了血,不過雙眼發紅,再次運轉周身元力,要和他殊死相搏!

“遲越……停下,你不是他對手!”

遲越一喜,大師兄沒死!

“師兄~”

琅提着短劍,半邊的身子都被鮮血染紅了,一道巨大的傷口出現在他胸前,那片花瓣碎裂成了兩半。

這一次對蒼無惑的救援,讓他們慘重無比。

“不要去,讓他自己去吧,心已死了,我們救回來也是白費力氣。”

兩人沉默。

就這時,那天空之上巨大的蛇來的地方,有人說話了,語氣緩慢,就像評戲一樣。

“哎呀呀,好,這故事深入人心呀,值得讚美!”

他拍着雙手,打起了節拍,慢慢的從上面下樓梯一樣走了下來。

這時候衆人才看得清楚,這人面容英俊,皮膚白皙,長長的黑髮批到了後背,此刻就像是世間的唯一,光彩奪目。

衆人大驚失色,看到了絕對想不到的一幕,同時驚呼。

“老五?” 向着他們走來的男子赫然和蒼無惑一模一樣,甚至就連那神態,走路的姿勢都沒有任何的變化。

這一幕看得幾人都懵了,那麼那邊躺地上的人又是誰?

而這也把趙勻和璃看得臉色一變,暗道不妙。三人加快了進程,全力催動着腳下的陣法。

“你是誰!”

琅冷冷的看着這個和老五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他已經做好了防備,擋在後面兩人身前,警戒着這個突然出現的人。

這個蒼無惑露出了那招牌式的微笑,道:“大師兄,怎麼了,我是老五呀?”

遲越猶豫了一下,道:“師兄,我覺得好像和老五一模一樣啊。”

琅卻嚴肅着,一直板着臉,剛纔那巨大的遠古蛇怪出現必定不是偶然,而這個老五出現得太不是時候了。

那蒼無惑微笑着來到了他們和那魂門的中間,擋住了陌黎的路。

陌黎雖然驚訝,不過卻是沒有絲毫的猶豫,提着劍道:“我管你是不是他,快給我讓開!否則我就不客氣了!”那凌厲的劍氣盪漾開來,破開了這個蒼無惑的衣袖。

“真是暴力,我喜歡和平,有什麼大家好商量,你們說是不是?”

他微笑着,擡起了手,無形的力量散開,把除蒼無惑之外的人全都推開了。

“怎麼可能!?”陌黎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自己居然擋不住?他沒有用異能,更沒有用元力,這是怎麼做到的?

沒有理會他們吃驚的表情,那蒼無惑徑直走向了昏迷在地上的蒼無惑,一把提起了他的脖子來到了魂門的外面。

“不!”陌黎要瘋了,這魂門很難才能開一次,而且必定注入大量生死之氣,否則死了都進不去,按照他注入的量,僅僅的只是足夠一個人進去,而他這唯一的希望就這樣要被這個蒼無惑給破了,他怎麼能夠甘心!

鮮血充滿了他的眼球,他一劍斬了過去,強大的力量撕扯着這片空間,大地都震動了起來,而那銳利的劍氣如同陷入了泥沼,風吹過他的髮絲,竟然沒有絲毫的作用!

琅看得目瞪口呆,陌黎那一劍已經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這時候他才知道陌黎居然對他還手下留了情!

“你再強,也抵不過這座城所制定的規則,認命吧!從此我就是這片天地中唯一的蒼無惑!”

他大笑着,心情愉悅,看向了天空,那裏有人在等待着他。

“悠兒,等了這麼久,從此我們就是唯一,再也不用分開了。”他流下了淚,就要把蒼無惑丟進去。

“管理者!等一下!”琅喊道,他大概猜到了他的身份,能夠無視他們的力量的人,就只有管理者了,那些居住在天空上巨大寶塔中的人。

這個蒼無惑冷笑着,絲毫沒有聽他的話,他明白這不是電影,早點結束了眼前這個人他就早日解脫!

“去死吧!”

他眼中一狠,用力的向着裏面扔了進去!

“老五!”

“不!”

琅大叫,陌黎瘋狂,可那層距離根本就不可能跨越,拼盡了全力也是紋絲不動。

眼看着蒼無惑進入了那魂門,這些人全都失神了。

“不,快看!”

細心的琅發現了什麼,遲越看過去,他發現一隻手,緊緊地拉住了那魂門的邊緣,還沒有完全進去!

“什麼!”這個蒼無惑無法相信的看着,他一腳踢了過去,想要把蒼無惑給踢進去。

“放開他,你們到底有什麼愁怨,爲什麼要殺了他!”

這個蒼無惑一腳踢了過去,蒼無惑的手立刻就出了血,肉都被蹭掉一層。

“給我下去!”他發了狠,用盡了力氣再次一腳,這一腳蒼無惑見了骨頭。

“畜牲!放開他!”陌黎眼都紅了,流出了血,猛的噴出一口血,跪坐了下去。“求求你,不要殺他,讓我進去吧,她還等着我……”

無論外面的人怎麼做,顯然都是白費力氣了,這個蒼無惑眼中決絕,沒有絲毫的猶豫,對外面發生的事一點沒放心上,他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殺死眼前的這個人,他知道不能完全殺死他,他身體裏還有個東西,不能讓他出來,否則誰也沒有能力再約束到他。

“你這個瘋子!快點去死吧!”他有些抓狂,那骨頭都斷裂了一根,但就是如同焊死了一樣,牢牢地抓在上面,沒有哪怕顫動一下。

他就這樣瘋狂的踢着,就在他都有些力竭的時候,那魂門裏傳來一個聲音。

“螻蟻,再敢放肆,吾必定殺盡所有和你有關係之人,讓你生不如死!”

這聲音異常的威嚴,一股熊熊的氣勢轟然噴發,這個蒼無惑連退了十多步,胸口一悶噴出一大口血,癱軟在地上。

“不可能,規則對你沒用!”他吼道,聲音充滿了質疑。

“螻蟻始終都是螻蟻,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都將化作泡影。”

魂門裏面傳來一陣骨頭摩擦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就看到一個小孩從裏面爬了出來。

這時候拉米帶着趙勻和璃走了出來,可以看到他們全身灑血,臉色蒼白,十分的虛弱。

“失敗了嗎。”趙勻有些落寞,表情冷了下去。

拉米卻道:“不,沒有,不過惑修斯好像被捲了進去,不過也算是失敗了。”

璃:“惑修斯……”

琅這邊雖然震驚,不過這時候也管不了拉米這邊了,注意力全放在了這個小孩身上。

他慢慢的爬了出來,身上冒着黑氣,如同來自地獄的惡魔,所過的地方泥土變得漆黑,如同壞死了一般。

“老五?不,怎麼像縮小版的老五?”琅道。

遲越也驚呆了,這爬出來的不就是“幼兒”的老五嗎?

這場面變化得太突然,他們有些反應不過來了,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被琅稱作管理者的蒼無惑大笑,道:“你現在虛弱無比,根本就沒有力量反抗,少虛張聲勢了!”

他爬了起來,不過那股威壓還是壓得他骨頭咯吱咯吱響,不敢大意,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達摩利斯之劍!”他眉頭緊皺,發動了自己最強的一擊。

天空嗡響,一把巨大錐形之劍,混體漆黑,冒着黑色的閃電,它懸立在空中,似乎時間都靜止了,一股龐大而又逼人的氣息席捲而來,它穩穩的停留在地面上這個縮小版的蒼無惑頭頂。 這個縮小版的蒼無惑被此劍鎖定,無所遁形,即便手臂破碎他還是依靠着那斷裂骨頭支撐了起來,這時候他們纔看得徹底,原來他的雙腳也是斷裂的!

鮮血混雜着碎肉被黑色的東西所包裹,每動一下他的面容就猙獰一次,嘴裏發出類似於野獸一樣的嘶吼。

“跳躍!再跳躍!”

拉米早有警覺,三人看着達摩利斯之劍出來後迅速撤離,退出了幾萬米之外,這還沒有完,他又取出一個小丑帽子扔向了天空,對着他們三人籠罩了過來。

“遲越,打暈他!”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