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視掉某個人得意洋洋的眼神,許仲清目不斜視、一本正經的發表看法。

「趙總、秋總,第二部電影的劇本已經完成了,是我們從圈內一位編……

《重生都市大妖孽》408章青春故事 聽了賈琅的話的喬遷,帶著賈琅快步奔向了孫傳庭的主帥營帳去了。

在這一小路的狂奔之下,賈琅和喬遷二人很快就到了孫傳庭的主帥營帳外,這時候的喬遷雖然著急,卻還是分的清楚規矩的。

隨即喬遷穩了穩自己急促的呼吸,然後看向賈琅開口說道:「書生,一會兒你在孫督師面前切不可失了尊卑,這瘟疫之事慎重,等會我會先向著孫督師稟明這件事情,你也可做些說明」

「瘟疫事大,你的事兒等會再向孫督師說明。」

喬遷在進營帳前自己先是冷靜下來思考,然後又在賈琅面見了孫傳庭前先提了醒,等會在向著孫傳庭彙報時,方可使自己說的清晰一些。

賈琅一路跑了過來,就就見了喬遷停在了這座營帳面前,看著這周圍的士卒,再看看這比其他營帳大了不少。

依著賈琅想來這想必就是孫傳庭的營帳。

隨即賈琅就見了喬遷對著自己開口說道了待會兒進了營帳,要和孫傳庭先說了瘟疫之事,讓他先做好準備。

賈琅也知道瘟疫事關重大,喬遷這樣子做正好合了他的心意,於是賈琅開口對著喬遷回著道:「喬將軍請放心,這事情的輕重晚學是明白的。」

見了賈琅知道輕重的回答后,喬遷就不在都說什麼了,領著賈琅向著營帳里走去。

很快兩人就走進了營帳里,跟在喬遷身後的賈琅,向著營帳內里望去。

在賈琅望向營帳里后,映入眼帘的就是幾位站著的士卒和一位其實十足的穿著將軍鎧甲的的中年男子坐於主位上,望著自己面前的戰場沙盤緊蹙著眉頭沉思著些什麼。

在賈琅和喬遷進來后孫傳庭就察覺到了,將自己先前沉思的神情收了去,望向了在自己下首的賈琅二人。

賈琅隨著喬遷進了營帳內后,看到的那個男子就是『傳庭死,則明亡矣』的明末名將孫傳庭了。

喬遷帶了賈琅進了營帳之後,就獨留著賈琅站在營帳中間,在孫傳庭的注視之下喬遷自己則是立馬跑到孫傳庭跟前,順著孫傳庭的耳朵小聲的說了起來。

賈琅見此也是知道這會子沒有到他說話的時候,於是也是閉口不言,靜待著喬遷和孫傳庭說完。

孫傳庭在著上首落座,側耳聽著喬遷的娓娓道來,神情逐漸凝重了起來,待著喬遷說完,隨後他就畢恭畢敬的站在孫傳庭的身後側。

這時聽完了喬遷的講述的孫傳庭,終於將自己變得凝重起來的目光看向了賈琅,掃視了賈琅幾眼的孫傳庭緩緩的用著肅穆的語氣對著賈琅開口問著道:「你是哪裡的人士,來著軍營又是為何。」

孫傳庭此時並沒有直接問及賈琅瘟疫之事,而是先問及了賈琅的來歷,先是給以賈琅一種壓迫感,以便孫傳庭對於賈琅接下去的對話。

賈琅在孫傳庭朝著自己掃視而來之時就感到了氣氛的壓抑了,尤其是孫傳庭在對著他說話之時所帶著的語氣和語速,賈琅這才感受到了孫傳庭這種沙場征伐出來的戰場名將的威懾力了。

當著孫傳庭將目光投向賈琅時,賈琅就感受到了濃厚的壓力從孫傳庭身上襲向他來,說不得從孫傳庭身上傳來的壓迫感就是常說的名將身上的上位氣息和殺氣了。

孫傳庭眼中的賈琅就是一個毛頭小子,畢竟賈琅本身就只有著十六歲,眼裡的凝重之意也是降下來了幾分,畢竟又有幾個高官貴臣會相信一個毫不相識的毛頭小子。

隨即被孫傳庭喝住的賈琅,頂著那股令人難受的壓迫感,對著孫傳庭拱手行禮著說道:「晚學,拜見孫前輩。」

見著賈琅向著自己行了禮,孫傳庭沒有什麼表示,還是望向賈琅等著賈琅繼續說下去,不過出於自己是讀書人的份上對於末學晚輩的照顧,孫傳庭無形之中的氣勢卻是降下去了不少。

從賈琅的言行舉止之上,就可以推斷出賈琅是個讀書人,孫傳庭也是進士出身的武將,且況呼賈琅在稱呼上是稱呼他為孫前輩的,這就很是適用在科場關係之上相互之間的稱呼。

向孫傳庭行完禮后的賈琅,這才感覺到了身上的那種壓迫感減去了不少,才對著孫傳庭剛剛的問題開口解釋著說道:「晚學姓賈名琅,尚未有字,順天府人士。」

說著自己的姓名籍貫,反正賈琅自己的姓名沒有錯,在紅樓之中就是順天府的,從另一個角度來講這麼說來是完全沒有什麼問題。

見著賈琅說完后,孫傳庭才繼續對著賈琅沉聲的開口著質問道:「賈書生,你可知擾亂軍心是什麼罪?如果你說得是假的,那我可是要來治對你的罪。」

喬遷此時站在孫傳庭身後側,見了賈琅被孫傳庭質問著,到時安安靜靜的在一旁,全然沒有是他向孫傳庭彙報瘟疫這件事的樣子,絲毫不擔心賈琅此事連累到他。

賈琅看著孫傳庭這一番質問,當下臉上並沒有露出慌張的神情,而是穩了穩自己在孫傳庭面上的表現。

隨即賈琅冷靜的沖著孫傳庭開口說著道:「孫前輩,晚學當然是知道擾亂軍心的後果,晚學可不會拿著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賈琅在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還是輕笑了一下。

孫傳庭見著賈琅這最後的輕笑,反而冷笑了一聲神色兇狠的沖著賈琅說著道:「既然知道,那還敢在軍營里造謠擾亂軍心你可當知何罪,是不是要我下令將拖下去斬了才可知道犯了何罪。」

說到了下令處斬的孫傳庭此時透露出來的冷漠殺意,令著賈琅汗水都從額頭流了下來。

賈琅此時的大腦也是宕機了一會兒,內心開始後悔了起來,這接觸孫傳庭哪有這麼容易,他怎麼就腦殘之下就想出了來孫傳庭的大營接觸孫傳庭這個辦法,從電影里就可以看出孫傳庭是個殺伐果斷的大將。

不過此時的賈琅再怎麼後悔也沒什麼用了,這會的賈琅甚至是開始聯繫起了系統問問系統有什麼脫困之法了,可是從系統哪裡得不出任何辦法,只能在其他世界呆滿三天才可自由離去。

當務之急賈琅是要想著如何想孫傳庭解釋,來保住自己的小命。

賈琅看著營帳內攜帶兵器士卒,和站在孫傳庭身側的喬遷,就憑他的赤手空拳肯定是打不過的,就算打過了,外面還有著一大推的士卒呢。

賈琅感受這孫傳庭身上傳來的殺意,拼著勁用著自己宕機的大腦想了起來。 與此同時,葯小潔來到何虢杭身前。

「天醫找我這老頭何事?」

「沒什麼,我已經找到繼承天醫一脈的人。來告訴你一聲,是為了讓你給他進入桂園的特殊令牌。」葯小潔平靜道。

「哦?看來此人是眾考生之一,不知是哪位幸運兒?」何虢杭欣喜地問。

「那個南陵王的影子——池沌。」葯小潔微笑道,「他也是嚴師唯一的弟子。」

聽葯小潔說的人是池沌,何虢杭的欣喜之情戛止。

「天醫,恐怕您要再找一個人了。」

「為什麼?」葯小潔心裏出現一股莫名的危機感。

「君子首先前已對我說,池沌是第四位入塔人。桂國第四位君子。」

「什麼?那傢伙進了劍塔?他是天才嗎?我怎麼不早點把他收為弟子?」葯小潔悔恨道,「不行,就算被他揍我也要試試。」

其實何虢杭很想勸阻她,能在後三考全都得甲上的人。你覺得君子首會放棄?

池沌此刻茫然,不能上桂園,就學不了浩然氣,即使是浩然氣的旁支浩然劍也學不了。只能另闢蹊徑,跟谷千豪到汐國學習逍遙神。

池沌正準備跟着谷千豪離開桂園。

他們剛走到桂園大門前,就見到門前站着一位高大的儒袍男子,劍眉星目,剛毅方正,他就是劍塔君子首——須木支道。

「喂,須木支道。你擋我路了。」能敢這麼同桂園劍塔君子首說話的也只有谷千豪。

「讓開!」

「讓開可以,你可以走。但你身後的人不行,他得跟我入塔。」

「入塔?什麼呀?」谷千豪一邊說一邊靠近池沌,手輕輕放在他的肩上。

「池沌不能同你去汐國,他要跟我上後山修行。」

「這麼說,池沌有進入劍塔的資質?你不說還好,現在,千豪謝謝你為海汐閣尋得這個天才。」

「先走一步,以後再聊。」谷千豪施展逍遙無距。

天空飛過一隻叫喚的烏鴉~~~

谷千豪和池沌還是停留在原地。

「怎麼會這樣?逍遙無距!」依舊是原地。

「你是聖師?!」谷千豪震驚道。

「嗯。」

可惡,要是之前努力修行就好了。現在也不至於被聖師虐。只要達到大宗師之境,就能由無距進階成無矩,就可以不懼浩然氣構築的規則封鎖。谷千豪心裏痛罵自己不爭氣。

他放在池沌肩上的手鬆開了,谷千豪向池沌道歉道:「小弟啊,都怪哥之前貪玩,要是今日我是大宗師之境,帶你走可謂輕而易舉。別擔心,我現在就回去苦修,最短兩年,最長三年。我就回桂國接你回汐國,到海汐閣學習逍遙神。」

「知道,哥。我等你回來。」

「唉!」谷千豪只得一個人孤獨離去。

「跟我走吧,小師弟。」須木支道走到池沌身前。

「是,大師兄!」池沌恭敬道。

走在崎嶇的山路上,須木支道健步如飛,池沌為跟上他的速度,已經累得氣喘吁吁。看到池沌的狀態,須木支道放慢了大半速度,開始與他攀談。

「你寫的君子賦,我很欣賞。」

「塗鴉之作,不足掛齒。但謝謝大師兄的欣賞。」

「你二師姐、三師兄對你的評價也很高。」

「是嗎?看來我很棒!」

「不是很棒,是非常棒!我篤定你五年內可以下劍塔。」

「進出劍塔還有限制嗎?」池沌絲毫不知。

「當然,沒參悟君子一道、學會浩然氣之前,你出不了劍塔,哪也別想去。這也是劍神不想他的徒弟出去打不過別人,丟他老人家的臉。」

「君子一道?」

「是的,書科甲上才能入劍塔,這也是為什麼書科之題為君子何謂。你對君子的見解很好,所以你能入劍塔。」

「師兄、師姐的君子之道又是什麼?」池沌問。

「我悟的是君子之行,你二師姐悟的是君子之禮,而你三師兄悟的是君子之正。小師弟,你想悟什麼?」

池沌想了想,十分肯定地說道:「君子之心!」

「君子之心?我很奇怪,為什麼是君子之心?」

「心動而行隨,如果悟透了,我能比大師兄厲害。」

聽了池沌的話,須木支道也不生氣,反而笑道:「志向遠大,不錯。不錯。大師兄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接下來兩年,池沌在桂國銷聲匿跡……

……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雲若曦只覺得自己和椅子捆到了一處,而且捆的還死緊死緊的。

她眯著眼睛,悄悄看了眼那二人,我草,不是吧?有必要讓人抬一缸水過來嗎?

這tm是想憋死她?

其實早在她舉起袖子喝茶時,她就已經將解藥吃了下去了。以至於現在的她,腦子清醒的不得了。

她斜眼看向鈴兒,只見鈴兒被人壓制著,將手捆了起來。

她臉色微冷,但還是眯著眼,並沒有露餡。

這時,葉茉走了過來,兩手狠狠捏住了雲若曦的臉,不屑的冷笑道:「就算你是五皇子的皇子妃又如何?很快,你就會成為一個棄妃了。」

她並不知道她此時所說的話,一字不差的聽進了雲若曦的耳中。

「真不知道你這個醜樣五皇子是怎麼看上的?明明若傾比你好看一萬倍,怎麼就看上了你這個貨色?」葉茉皺著眉,一陣冷嘲熱諷。

葉茉將繩子鬆開,抓著她走到了水缸邊。她的手扣著雲若曦的後腦勺,剛準備用力狠狠按下去,就見雲若曦一個轉身,拿繩子將她的手給拴了起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