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拉科的碎碎念在去魔葯教室地路上也沒放過凱瑟琳:「『她是我朋友,還是個格蘭芬多。』你什麼時候就背着我和那個波特做朋友了?還有,你怎麼能讓他叫你凱特?」

「他和羅恩都是我在格蘭芬多的同學,你總不想讓我和他們成為敵人吧?再說了,大家都叫我凱特呀。」自從凱瑟琳被分到格蘭芬多以後,態度變化的不只德拉科一個,哈利似乎對分院帽的決定十分滿意,對凱瑟琳比之前友好了許多——尤其是在魔法史課上,當打瞌睡的哈利被賓斯教授點起來回答問題時,凱瑟琳偷偷傳來小紙條之後——二人順理成章地成為了朋友。羅恩則好像還對德拉科在火車上的諷刺不滿,對凱瑟琳還是抱有些許顧慮。

「格蘭芬多格蘭芬多,該死的格蘭芬多!」德拉科不自覺地加快腳步,「你怎麼就被分到格蘭芬多了呢!」

「我給媽媽寫信說了這件事,她說這很正常,並不是一家人都會在同一個學院的。」凱瑟琳解釋,「分院帽也說了,『斯萊特林家族中出現例外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哼,那個破帽子,老糊塗了!」

一路吵吵鬧鬧,好在他們在上課鈴聲響起前趕到了陰冷的地下教室。克拉布和高爾早就為德拉科佔好了位置,德拉科正要拉着凱瑟琳坐過去,凱瑟琳及時抽出了手,用眼神向德拉科示意身邊的斯萊特林們和不遠處的格蘭芬多們,在德拉科無奈的表情中溜到了赫敏身旁的空位上。

赫敏正在死命盯着魔葯課本,小聲嘀咕着什麼「水仙根粉」。

要不是知道哈利從小在麻瓜世界長大,還真以為斯內普教授與哈利有什麼私人恩怨。斯內普教授的一連串提問讓哈利無所適從,凱瑟琳看到斯萊特林那邊的德拉科、克拉布和高爾已經笑得渾身發顫了。

之後的魔葯課隨着納威因為沒有把鍋從火上端開就把豪豬刺放進去導致坩堝被打翻,被送到醫院去而告一段落,凱瑟琳隨着格蘭芬多的同學們一起順着階梯爬出地下教室,和她一組的赫敏還在她耳邊喋喋不休著剛剛課上的藥水。凱瑟琳轉頭看到羅恩身邊的哈利有些低落,畢竟他剛剛讓格蘭芬多被扣掉了兩分。

「你還好嗎,哈利?」凱瑟琳問。

「哦,我沒事,謝謝,凱特。」哈利看上去明顯不是「沒事」的樣子,「感覺斯內普很討厭我。」

「怎麼會呢?他看起來除了德拉科誰也不喜歡,打起精神來吧。」

「你說的有道理……」哈利像是想起什麼,「對了,你今天下午有事嗎?我……」

「凱特!」哈利的話被德拉科打斷了,「你怎麼還在這裏……哦,波特,又想和凱特套近乎,對嗎?」

哈利的表情變得厭煩:「與你無關,馬爾福。」說罷便拉着羅恩離開了。

「哈利!」凱瑟琳叫住他,「你剛剛說……」

「沒什麼,」哈利瞟了一眼德拉科,「格蘭芬多公共休息室見吧。」

德拉科等著二人離開的背影,哼了一聲。凱瑟琳撅著嘴盯着他。

「幹嘛?」德拉科覺察到凱瑟琳的目光。

「應該是『你』幹嘛才對吧?突然在走廊上叫住我,還把哈利轟走了。」

「那是他自找的……」德拉科嘟囔著,「我是想問問你剛剛魔葯課上有沒有受傷,不過看起來你還挺健全的,和巨怪一樣強壯。」

「德拉科-馬爾福!」凱瑟琳掏出魔杖,在走廊上向說罷就逃跑的德拉科追去。

格蘭芬多公共休息室里,凱瑟琳正抱着桑尼坐在窗邊的沙發上,其他剛進來的同學正擠在公告欄讀新貼出的通知——星期四開始上飛行課,和斯萊特林。

凱瑟琳看到哈利和羅恩讀完公告向自己走來。

「真倒霉,」哈利沮喪地說,「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騎着一把飛天掃帚在馬爾福面前出洋相。」

「你是不是會出洋相還不一定呢。」羅恩理智地說,「我知道馬爾福總是吹噓,說他玩魁地奇玩得特棒,但我敢打賭他只是在說大話。」

然後二人的眼神都盯向凱瑟琳,期待她給出一個肯定的答覆。

德拉科的確在霍格沃茨整天大談特談飛行。凱瑟琳不止一次在走廊上聽見他大聲抱怨說一年級新生沒有資格參加學院魁地奇球隊,還在餐廳里講了許多冗長的、自吹自擂的故事,最後總是以他驚險地躲過一架麻瓜的直升飛機為結束。

「如果你指的是德拉科躲過麻瓜直升機的故事,那他的確是在說大話。」凱瑟琳說,「但德拉科真的很擅長飛行和魁地奇,他是我見過的同齡人中飛得最好的。」

羅恩撅起嘴,「嘁」了一聲。哈利看起來更擔憂了。

「但是飛行並不是什麼有難度的事情,至少比魔葯有意思多了。」凱瑟琳補充道,「只要你不恐高的話,就不會出什麼問題。」

凱瑟琳並不確定她的這番話能讓哈利好受一些,他的眉頭還是糾結在一起。

不過,除了哈利,格蘭芬多的其他人更加緊張——納威,這輩子還沒有騎過飛天掃帚,因為他奶奶從來不讓他接近飛天掃帚,很難不明白為什麼;赫敏,星期四早晨吃早飯的時候,不停地在凱瑟琳身邊念叨着她從《魁地奇溯源》中看來的飛行指導,搞得她身邊的同學都煩得夠嗆。

虧了德拉科從小拉着她騎飛行掃帚,凱瑟琳倒是沒被身邊緊張的氛圍感染。

貓頭鷹又來送信了,德拉科正得意洋洋地在斯萊特林餐桌上拆開馬爾福夫人給他寄來的大包小包的糖果,注意到凱瑟琳的目光,他拿了一大包未拆封的糖果向格蘭芬多餐桌走來。

納威收到了個奶奶寄來的記憶球,正在拚命回憶自己忘記了什麼,德拉科走到格蘭芬多餐桌旁,猛地將記憶球從他手裏奪了過去。

凱瑟琳還沒反應過來,哈利和羅恩就一躍而起。可是,麥格教授總能比別的老師更敏銳地察覺到出了亂子,她一眨眼的工夫就出現了。

「等著瞧。」德拉科只得陰沉着臉把記憶球扔回桌上,將糖果匆匆塞進凱瑟琳懷裏便和克拉布、高爾離開了。

那天下午三點半,凱瑟琳、哈利、羅恩和格蘭芬多的其他學生匆匆走下台階,來到門前的場地上,準備上他們的第一堂飛行課。

斯萊特林的學生已經在那裏了,還有二十把飛天掃帚整整齊齊地排放在地上,德拉科一臉嫌棄地看着學校的飛天掃帚。

「好了,你們大家還等什麼?」飛行教師霍琦夫人厲聲說道,「每個人都站到一把飛天掃帚旁邊。快,快,抓緊時間。伸出右手,放在掃帚把上方,然後說:『起來!』」

凱瑟琳的掃帚還算聽話,沒喊幾次便握在手裏了。當她環顧四周時,發現哈利早就牢牢地握緊了他的掃帚,而納威的掃帚根本紋絲不動。

飛行課的一切還算順利,直到納威的掃帚失去控制衝上天空並讓他摔斷了手腕,霍琦夫人只好先送他去醫院,留下無人看管的斯萊特林和格蘭芬多們。

納威剛走沒多久,德拉科就立刻放聲大笑起來:「你們看見他那副面孔了嗎,那個傻大個?」

「閉嘴,馬爾福。」帕瓦蒂-佩蒂爾厲聲地說。

「嗬,護著隆巴頓?沒想到你居然會喜歡胖乎乎的小淚包,佩蒂爾。」一個長相醜陋的斯萊特林女生諷刺。

「瞧!」德拉科說着,衝過去抓起草地上的什麼東西,「是那個大傻瓜隆巴頓的奶奶捎給他的。」他舉起記憶球,它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拿過來,馬爾福。」哈利低聲說。

大家都停止了說話,注視着。凱瑟琳站在哈利身後朝德拉科搖搖頭。

可是德拉科並不打算聽從凱瑟琳的建議,他跳上他的掃帚,起飛了,正朝着哈利挑釁:「過來拿吧,波特!」

哈利抓起他的掃帚。

「不行!」赫敏喊道,「霍琦夫人叫我們不要動——你會給我們大家帶來麻煩的。」

「赫敏說得對,你之前沒騎過掃帚,很容易受傷的。」凱瑟琳補充道。

可哈利並沒有理會她們倆,徑直衝上天空。

從他的飛行技巧來看,哈利可真不像個新手,凱瑟琳的眼睛緊緊跟隨着天空中的兩個少年,旁邊的羅恩發出敬佩的感嘆。

這時,德拉科突然將記憶球拋向空中,自己則迅速降落在地面上了,斯萊特林的學生們跑過去圍住他歡呼。

格蘭芬多這邊的大家還是屏住呼吸盯着加速俯衝追趕記憶球的哈利,當他穩穩地接住記憶球並輕輕落在草地上時,格蘭芬多爆發出一陣尖叫與掌聲。

「哈利-波特!」還沒來得及和哈利說上話,他就被麥格教授帶走了。

「看來波特要被開除了。」德拉科臉上露出得意的神情。。 「廢物,廢物,廢物!」

劉毅沖著立花奇雄說道。

不管你是真客氣還是假客氣,嗯,管你好些呢!你嘚瑟,是吧?他就這麼的一直的噁心你下去!現在,他就是以噁心你為樂趣了,這麼的噁心下去可好玩了呢。

就這樣,立花奇雄坐在了地上,身上已經是處在了這麼一種十分之無力的狀態之中,真的是堅持不下去了,這反噬,十分之可怕!但是又沒有辦法逃離,對方壓根也不給他機會,死死的就是跟他杠上了。

可以過了邊境線,對方肯定是不敢追著自己過去,但是,過去了以後大概率也是個死。

最終,立花奇雄是怕死的。

抓住,帶走,直接就是交給了特殊的部門來處理。

總算是可以休息了!

這麼的平靜的渡過了一個月!

今日那是發工資的日子。

這軍隊和緝毒大隊的不一樣在這裡了,緝毒大隊不說平時的那些小收入,單純就是這每個月的工資,那就是不老少,一個月都是在跟錢來打交道。

而,軍隊之中的話,吃喝都被軍隊包了,你也用不上錢,這麼的一直看不到錢,最後就真的是感覺錢也就不過是一個數字而已,沒有用上的時候,對錢都沒有感覺了。

大傢伙將工資從卡裡面取出來了,一萬多!

這麼一個小小的地方,一萬多,那可是不少。

但是,這份工作更是在玩命,正所謂,富貴險中求,既然那是一份工作有了生命危險,不管是在哪裡,這份工作都會是比其餘的工作要來的多太多,這不,這個小城市,唯一可以賺得到一萬多的公務員工作,也就是緝毒大隊了。

拿著錢,來到了城市的商業街,看看是不是要買點什麼。

今日這劉毅不當班,他出來了,高梅肯定是跟隨在左右。

這兩個人,那是直接就是被盯上了。

前方,那是一道身形朝著這兩個人就靠攏了過來,這是右手一伸出,直接就是朝著這兩個人的口袋之中就送了去,看這個架勢,這是明顯的就是要將兩個人口袋之中的錢給掏出來。

而,這兩個人也是在這一刻一瞬間就是轉頭看向了身後的這兩個小偷。

真的是偷到了不應該偷的人的身上,劉毅和高梅,隨便的一個,那是非常非常之敏銳的貨色,怎麼可能是讓對方就這麼的偷竊成功呢?簡直就是想多了。

「我們之間應該是有誤會!」

小矮子小偷沖著劉毅說道。

啪!

一巴掌打在了小矮子的臉上。

劉毅的雙眸充斥著冷漠的盯著小矮子看著。

啪!

又是一巴掌!

再來一巴掌!

小矮子已經是傻眼了,這個人,這一言不合就出手又是個什麼操作啊,自己也沒有說什麼啊,要是從監控的角度來出發,自己雞毛事情都沒做,就是距離對方近了一點點而已啊。

啪!

再來一巴掌!

啪啪啪!

這麼的持續的就是下巴掌,下手起來,那是沒有絲毫任何的猶豫的這麼一種感覺是不是傻眼了?

「我也是個有脾氣的人,你這麼的一直的下去,你是不是沒有看出來,我會因為你而徹底的爆發啊,爆發了我的脾氣,給你帶去這是十分之可怕的傷害,是的,是可怕的啊!」

啪!

攻擊,又是命中了,完全不給面子,想來就來,想命中就命中,這就是此刻此時劉毅呈現出來的感覺了,不好惹吧?

不好惹就對了,就是要讓你知道知道他是多麼的不好惹,你可不要是抱有這麼的一絲絲的假希望,不合適。

矮個子的雙手攥緊,他好生氣啊,對方一而再再而三是如此的,他可真的是要爆發了啊,對方是完全的不考慮他的感受了是吧?對方是想清楚了一定是要將這惡劣的局勢,這麼的一直的惡劣發展下去,是吧?

啪!

「我錯了,認錯了,行了吧?你總是這麼的一個勁的毆打我,真的是不合適啊,有什麼事情,你這麼的說出來,我一聽,哇塞,你所說的那是完全有道理,就按照你說的做,那不就是完事了么?你不說,默默的攻擊,我,我知道你是要幹嘛啊!」

小矮子大喝。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