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裏面飛串出來幾隻黑色的影子,勢如破竹的朝外面奔出。

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猛地往後退一步。

呼……

又出來幾個,不是鬼,絕對不是鬼。

我照見他們,是有軀體的,穿着現代的黑色西裝,像極了保鏢。

我大腦幾個斗大的字閃過:“殭屍。”

是飛僵……

我迅速掏出靈符,想射出去。

就在我掏符一秒內,十幾個飛僵傾巢而出,團團把我給圍住。

他們動作太快了,我的靈符還沒來得及射出。

他們全站在我面前,詭異的紅眼珠子盯着我。

身後花吟花影大叫道:“主子……”

我像轉過頭去看,一柄寒刀,直接伸向我的下巴。

殭屍生硬的聲音,在我頭頂響起:“誰都不許動,否者我殺了她。”

寒刀逼向脖子,冷森森的觸感,逼着我站定不敢動。

肚子裏的君凌,有甦醒跡象:“媽媽。”

我連忙阻止:“君凌,別出手。”

君凌奶聲奶氣道:“媽媽,這幾個飛僵不知好歹。”

我勸着他道:“別出手,看身後人是誰。”

凌幽已死,南陰還有誰想對付嗎?

難道是他恨上我了?67.356

我被鉗制,何凡花吟花影想撲過來,十幾只殭屍站成一排,把他們和我阻隔。

花吟花影面色焦急。

我對她們微微搖頭,無聲道:“沒事。”

我知道,這些殭屍不會輕易殺我的。

背後,巨大陰氣而至,好似有人站在我背後。

我正想轉過身,就聽見動聽沁人心脾的聲音。

“小幽……”

我嘴角苦笑了一下,果然是鳳子煜。

我沒猜錯。

我轉過身來,面對鳳子煜。

他比以前更清瘦了。

這樣的瘦,我是第二次見到。

第一次是六道幻境覆滅,他在樓下,用玫瑰花擺出sorry字樣,那次瘦的很厲害,臉頰幾乎是皮包骨。

這次,他比上次更甚。

臉上沒有一點血色,白的讓人擔憂,一看之下,就像病入膏肓的人。

即便如此清瘦,卻絲毫不影像他的美。

他空靈透徹的眼眸,看見我那一瞬間,眼眸兩團光耀的火焰,似被點燃。

櫻花色的脣瓣,沒有一點顏色,蒼白如水。

他帶着淡笑,一如平時般吹風拂煦般:“好久不見,小幽你還好嗎?”

等下一次重新甦醒 他面對我,當上次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

可是,我並不能如此坦蕩的面對他。

我害怕。

對,我很懼怕他。

他清淡笑容下,隱藏着惡魔般的心。

凌幽跟他了一千多年,只是他的工具。我不知道誰能捂熱那顆冰冷的心。

即便他說他愛我?

我敢信嗎?

他看見我閃躲是眼眸,臉上的笑容垮下去了。

“小幽!”他清透的聲音,有些重。

我點點頭,應了聲:“嗯。”

我不能跟他翻臉,身後何凡,花吟花影對上他根本毫無勝算。

“小幽,你從來沒有去過我南陰之地,去我皇宮裏坐坐如何?”

他帶着微笑,以商量的口吻跟我說話。

我下意識的搖頭。

即便我現在是案板上的豬肉,但我真的不像去。

誰知道他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

他嘴角清淡的笑容掛下去,語氣有些不悅:“小幽,我要你去南陰皇宮,你會答應的,是嗎?”

“鳳子煜,不行,我不能去,君無邪會不高興的。”

他聽見君無邪這個名字,清澈如水晶的眼眸,立即變了色。

蕭紅,詭麗,充滿的嗜血是殺戮。

他動了殺念。

他對君無邪的恨,已經讓他面對我都不想僞裝,不能隱忍了。

他帶着微怒道:“爲何要說這個令人厭惡的名字。”

我握着肚子,下意識的後退一步,對他搖頭:“鳳子煜,我真的不能去。我……我爸爸兩天後五十大壽,我還要給他過壽呢。”

他聽見我的話,瑰麗紅眸帶着笑:“是嗎?龍叔叔五十大壽啊,兩天後,我們一起參加他的壽宴如何?”

我嚥了咽口水:“那不行,我還沒給他準備禮物,我得去買。”

“我知道龍叔叔喜歡喝酒,你無需費心,我會準備好。”

他把手伸向我,英臉上掛着最溫柔的微笑。

“小幽,走,我的南陰皇宮很美,你一進去就捨不得走。”

我聽見的是,只要進了他的南陰皇宮,我別在想出來。

我全身冷汗淋漓,額頭被汗水浸溼。

倉惶中,我又後退了一步。

就連聲音都驚恐了:“不,我不去。”

他收住笑容,臉上逐漸冰冷,似失去了耐心:“小幽,乖……過來。”

我搖頭,眼睛死死的盯着他:“鳳子煜,你不要逼我?”

“呵,小幽,我不會逼你,我待你比他好一百倍,我不會讓你死,不會讓你魂飛魄散,你會永生的活着,幸福的在我身邊。”

他說話時,眼睛閃耀着光珏,紅寶石的眼睛異常的美麗。

在我面前勾勒出最完美的圖畫,整個人都融在編織的圖畫裏。

而我,聽的確心驚膽戰。

不會讓我死!還永遠的活着!

那不就是把我煉製成殭屍嗎?只有殭屍才萬古不枯。

被潛以後 我好怕——

我肚子還有孩子,他這麼恨君無邪,如何肯善待君凌。

我搖頭,眼淚急出淚:“不行,不可以的。”

一再而三的聽見我拒絕,已磨光了他的耐心。

他殷紅眼眸銳利的望着我,朝身後殭屍一揮。

從洞口了,一直紅色狐狸拋出來。

全身是血,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我立即認出來,薛紅。

薛紅下去一定碰到鳳子煜了,以她千年狐妖的能力,普通殭屍拿她沒辦法的。

我含淚喊道:“薛紅……”

薛紅微張開狐狸眼,眼睛沒有一點光線,一副錘死破敗的樣子。

何凡在身後大聲淒厲喊:“薛紅……爲什麼變成這樣?”

鳳子煜走到我身前,白如玉簪的手,順了順我額前的頭髮。

他對我溫暖的笑着:“跟我走把,薛紅,何凡,兩隻小鬼,我會安全的送回,你放心。” 不行,我不能跟他走。

可是,我若不從,薛紅,何凡他們怎麼辦?

是我連累了他們。

“我不可以走,鳳子煜,放了我。”我幾乎哀求的語氣跟他說。

鳳子煜幫我順頭髮的手都顫抖了一下,收回去,他瑰麗無雙的眼眸,滿是不耐煩了。

花心闊少請自重 “小幽,你是知道的,我帶你走,根本無需顧及他人,但你不聽話,他們就會倒黴,你真的要這樣嗎?”

“鳳子煜,你逼我?”

他聽見我的話,眼眸露出空寂,對我冷冽道:“我只要你在我身邊,不論過程怎樣,我只在乎結果。”

我憤怒的睜大眼眸,眸子裏盡是決絕的火焰:“你非要逼死我,你才甘心嗎?”

他聽見我的話,清淡的薄脣,頓時笑了。

纖長的手指慢慢撫上的我臉頰,眼裏盡是那樣的不捨和憐惜。

他嘴角帶着淡笑,淡淡的對我說:“小幽,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會一直愛你,海枯石爛,至死不渝。不要說什麼逼死你的話,我是不會讓你死的。”

他平淡語氣下,說出如此一番誓言。

我震驚駭神,不知道該如何回他。

他帶着溫柔的淡笑,殘忍的對我說:“你不跟我回南陰,我就把這狐狸的皮子,當着你面剝了。”

我臉色蒼白的可怕,手指忍不住顫抖。

薛紅爲了我,爲了肚子裏的君凌,帶我逃出月亮泉。

可她跟誰了鳳子煜一千多年。

就算薛紅不說出來,我也知道,她之所以跟了他一千多年,是因爲她愛慕他。

他今天卻要殘忍的將她剝皮。

薛紅躺在地上,灰暗的雙眸流下兩行清淚。

一千年啊!

整整一千多年,她有多少個一千多年。

鳳子煜卻這樣待她。

我含着淚,質問鳳子煜:“她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要如此待她?”

鳳子煜看也不看薛紅一眼,嘴角淺笑道:“她知道,一旦背叛我,死法比這殘酷一百倍,剝皮子,算是厚待她了。”

我眼睛溼了,心裏堵得慌,鼻子酸酸的。

拼命壓抑自己別哭出來。

鳳子煜手指拭去我眼梢的淚珠:“只要你肯跟我回南陰,她會沒事,她的死活,只是你一句話的問題。”

我一下把他手拍下,淚目睜圓,怒道:“你逼我。”

“不,小幽,我只是在徵求你的意見。”

他笑了笑,清透聲音說:“我完全可以殺了他們帶走你,可,我並沒有這麼做。”67.356

是,他沒這麼做,只是在強迫我。

我被他逼得已經沒了退路。

隔着我們十幾個殭屍那方。

何凡奮力掙扎,拼命叫嚷:“放了薛紅,你放過她,你要殺就殺我好了。”

地上薛紅,聽見何凡的叫聲,兩隻前腳蹬了蹬,卻沒能爬起來。

哀傷的狐狸眼,望着何凡的方向,一直流淚。

我的心好難受,像被揍了一拳。

鳳子煜俯下身來,在我耳邊細聲道:“小幽,你真的忍心看他們陰陽相隔嗎?”

我知道,不管我答不答應他,結果只有一個。

我必須跟他去南陰。

我最後徘徊猶豫,牙齒咬着嘴脣,雙手捏着衣服,手心裏全是汗。

肚子裏,君凌似感到我的危機。

他軟萌的聲音道:“媽媽,你不可以和鳳叔叔去南陰皇宮,爸爸會生氣的。”

我知道,我怎麼不知道他那暴脾氣呢。

可是我答應或者不答應,他都會讓我去。

薛紅拿捏在他手裏,任他魚肉,我能眼睜睜的看着薛紅爲我而死麼?

我是做不到的。

鳳子煜太瞭解我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