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麥心聽到楊柏的解釋,頓時就愣住了,打死徐麥心也不相信風飛煙這麼開放,楊柏有女人也能夠接受。

「要有,也應該是我啊?」徐麥心頓時就怒了,猛的指向鄭玉兒。

鄭玉兒被徐麥心指著,就是一愣,忍不住問道:「什麼是你的?徐少,你到底要說什麼?」

楊柏也嚇了一跳,自己跟這個假少爺可一點關係都沒有,雖然鑽了一個被窩,楊柏可什麼都沒幹。

「那什麼,你,你不能跟她走,今天我邀請你參加宴會!」

「楊柏,好楊柏,楊柏大哥,求你了,當我女伴,呸,男伴!」

徐麥心的話,讓楊柏又一次愣住了,徐麥心也過來邀請自己,這可真有趣。

「憑什麼?他是我男朋友,今天是我鄭玉兒的!」

「鄭玉兒,別不要臉,他也是我女朋友的男朋友,我為了我女朋友,我一定要好好監督他,他必須跟我!」

徐麥心也摟住楊柏的胳膊,打死也不鬆開,望著鄭玉兒的目光,越來越火辣,越來越電光石火。

「行了,都是一個宴會,不就是骷髏會嗎?走,一起去!」

楊柏都頭疼死了,這個徐麥心太麻煩了,而且此時徐麥心抓住楊柏的手,在楊柏手掌當中畫著圈,趁著鄭玉兒摁電梯的時候,徐麥心壓低聲音說道。

「楊柏,你必須當我男伴,別忘記那晚上…」

「什麼晚上?」

楊柏頓時慌了,而此時的徐麥心卻沒好氣說道:「那天我喝醉了,可是當我醒來,我的被窩當中,怎麼有男人的頭髮,別告訴我不是你的?」

「不是我的,真不是我的!」

楊柏扭頭就否認,結果看到旁邊徐麥心幽幽說道:「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而且這麼多天,我已經讓人做了DNA,就是你的!」

「靠,為了一根頭髮,你還做DNA,或許是我們喝酒,沾到你身上!」

打死楊柏也不會承認,可是卻看到徐麥心臉色通紅,狠狠瞪了楊柏一眼,然後害羞無比說道:「那你怎麼解釋,還有一根頭髮,在我的胸上。我喝酒難道脫衣服了?」

「我去!」

楊柏頓時翻著白眼了,怎麼還留下證據了呢,而且徐麥心忍了這麼久,這關鍵時刻問自己,這讓楊柏怎麼回答。

「當不當我男伴?不然的話,誰也別想好!」

徐麥心絕對是威脅,自從那晚上之後,徐麥心每天晚上睡覺,都要看一會楊柏的頭髮,甚至跟風飛煙聊天,都有意無意卻詢問楊柏的喜好,徐麥心好像真的喜歡上楊柏。

「當!」

楊柏很果斷,一個羊也是趕,兩人羊也是趕,反正都是一個地方,有什麼的。

楊柏這麼一同意,徐麥心頓時開心起來。這下可好,楊柏在中間,徐麥心在右,鄭玉兒在左,一男兩女工共同走出敖璇公寓。

敖璇公寓中的物業人員都傻了,港島兩美同時挽著楊柏走出,這讓眾人的眼睛都瞪出來了。等來到停車場的時候,紛爭又一次出現,鄭玉兒有專門的司機,徐麥心還有幽靈跑車,兩女為了坐誰的車,頓時看向楊柏。

「鄭玉兒的!」楊柏咬了咬牙,打死楊柏也不坐徐麥心的幽靈跑車,畢竟鄭玉兒可是懷著娃,絕對要小心翼翼。

當然楊柏剛才在房間當中,暗中給鄭玉兒體內打入一個靈氣,保護胚胎。

「偏心!」徐麥心沒好氣的看著楊柏,鄭玉兒猶如公主一樣,朝著楊柏而來。

而此時,KB大廈門口,已經豪車雲集,無數的「長槍短炮」港島九成的記者都來了,不光是港島,在港島的一些外國記者,也都雲集在這裡。

今天見證了骷髏會的實力,也見證港島這些豪門。KB大廈的外圍,早就被國際上黑水安保公司封鎖。

黑水安保公司,昨天空降港島,接管這裡的安保。而同時,港島飛虎組也駐紮在這裡,以確保這次宴會的成功。

在門口當中,賓士、雷克薩斯、林肯、寶馬等等世界豪車,而且都是純商務款,那都是國際上大公司的標配。

一個個港島名流出現,今天能夠來到這裡,都是億萬富豪,而且幾個億都沒有資格出現,至少百億。

無數的閃光燈出現,那是迎接一輛加長林肯終極轎車,這輛車是港島四大家族之人,謝氏集團的。

這次出現在這裡的,不光是謝氏集團的家主謝萬豪,還有謝家公子,謝啟軍,最有商業天賦,憑藉一人之力,利用家族給的三千萬,經過三年的時間,謝啟軍在納斯達克席捲幾十億美金,獲得小索羅斯的稱號,聞名世界。

從林肯轎車走出一名老者,老者威嚴無比,贏得眾人的驚呼,這是港島本土的豪門,謝萬豪。

四大家族當中,謝、鄭、徐、李。只有謝家是港島本土,在港島擁有兩百年的歷史,在港島根深蒂固。

鄭家掌控地下勢力,掌控一些命脈產業。徐家掌控進出口,暗中也跟地下勢力有一定的聯繫,而李家崛起的最快,雖然很有錢,主要學的是金融財團,跟其他兩家都不同。

謝家,四大家族,謝家為尊,如今謝萬豪走了出來,無數人都歡呼起來。而此時門口還未進去的李基兆看到謝萬豪出現,也躬身贏了出來。

「謝老,你怎麼也出來了?」李基兆也是四大家族之一,遇到謝萬豪都這麼低姿態,可想謝萬豪的名望。

謝萬豪很慈祥,只是淡淡一笑,然後沖著眾人擺了擺手,被身邊的人扶著,朝著大廈門口而去。

而此時眾人又一次歡呼起來,因為眾人都在這裡等待,港島第一公子的出現,那是小索羅斯,財神謝啟軍。

謝啟軍是故意晚下車,等父親進入之後,才領著人走了下來。兩個車門而開,才從左面下來的,卻是一雙筆直的大長腿,白皙無比,反射誘人的光芒,就是這雙腿,都讓眾人歡呼起來。

謝啟軍真的帶著女伴來的,這到底是什麼女人,能夠陪在謝啟軍的身邊。

眾人都屏住呼吸,都舉著相機等待,而此時香風而出,一個高挑女子,身穿裹臀晚禮服,猶如美人魚一樣,惹火的身材,簡直能夠讓世間任何男人垂涎。

厚厚的嘴唇,卻散發無窮的魅力,女子白皙的脖頸下方,卻是一串最頂級的珍珠項鏈,而這個女子的臉上,卻戴著一個超級大的墨鏡。

「誰,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眾人都驚呼起來,一些眼尖的記者,猛的想到什麼,突然發出尖叫聲。

「天哪,是奧斯卡影后朱莉,真的假的,是她嗎?」 所有的閃光燈全部朝著朱莉和謝啟軍而來,奧斯卡影后朱莉名揚國際,謝啟軍這個小索羅斯能夠讓朱莉為伴,簡直就是最火爆的新聞。

「謝公子,厲害!」

眾人都驚呼起來,而此時的謝啟軍淡淡的笑著,已經朝著朱莉走去,望著所有人,突然停了下來,慢慢說道:「今天,港島的公子都要臣服我的腳下!」

「嘩!」

謝啟軍的豪言,讓眾人更是興奮,這是多麼霸氣的聲音。謝啟軍代表港島年輕一輩,誰能夠跟謝啟軍比。

四大家族當中,沒有任何年輕一輩能夠給謝啟軍爭鋒,其他頂級勢力當中,那些年輕一輩,看到謝啟軍出現,也是相當退避的。

朱莉猶如明月,就站在謝啟軍旁邊,兩人日月同出,吸引所有人的眼球。

「謝公子,你這樣的話,會引起什麼?」

「有人會嫉妒你的?」

影后朱莉輕輕在謝啟軍的耳畔說著,猶如藍寶石的眼睛,也深深被謝啟軍吸引,不過朱莉卻深知謝啟軍做事,那是永遠有目的的。

「我只知道,明天我的掌控的所有股票,都會一飛衝天。朱莉,我答應你的事情,會完成的。」

謝啟軍自信一笑,明天這個時候,謝啟軍會完美布局,今天發生的事情,都是為了明天的股票。

可就在朱莉望著謝啟軍,朝著KB大廈走去的時候,鄭家的車已經緩緩而來。這讓謝啟軍一回頭,露出神秘的笑容。

「鄭玉兒也來了,我們等一下她。」謝啟軍已經認出鄭玉兒的車。

「雙美之一?你喜歡她?」朱莉很大方的說著,不過此時的謝啟軍卻放聲狂笑起來:「你以為我是那個廢物李降山嗎?」

「那時候的鄭玉兒還沒有掌控鄭氏集團,如今可不一樣了,我如果能夠讓鄭玉兒喜歡我,我就會成為港島第一人。」

「是嗎?你太壞了,可我好喜歡!」朱莉又一次低語,身體主動朝著謝啟軍靠了過來。

謝啟軍贏摟住朱莉的蠻腰,卻慢慢朝著下方而去。

在謝啟軍的眼中,自己要領著鄭玉兒和朱莉一起入場,這更是能夠火爆全場,一定能夠讓港島所有人都震驚。

謝啟軍跟朱莉又一次歸來,當然引發這些記者的目光,頓時一個個都舉著相機等待。

「謝公子,你這是?」有的人已經吼了起來,想要知道謝啟軍做什麼。

「我在等待鄭大小姐,我相信,鄭大小姐缺少男伴的,整個港島,只有我配…」謝啟軍這句話剛說完,這麼多人都要炸了。

「嘩!」

「聽到沒有,謝公子居然是這個想法,他難道就不擔心旁邊的朱莉嗎?男人如此,真的又霸氣又多情,港島第一公子!」

謝啟軍的話,讓所有人都興奮起來,都想看到鄭玉兒是否會答應。而此時的謝啟軍剛要衝著車門伸手,就在這時候,車門已經打開,一身粉色西服,散發無窮魅力,洒脫帥氣,瀟洒無比的徐麥心從車子當中直接走了出來。

「太慢了,不如我的幽靈!」

徐麥心傲慢的瞪了車內一眼,剛剛走出來就看到謝啟軍,就冷冷掃了一眼。

「讓開,幹什麼?」

「轟!」

徐麥心這麼一出來,謝啟軍也愣住了,怎麼徐麥心在鄭玉兒的車裡。徐麥心跟鄭玉兒雖為雙美,可是沒有什麼焦急。

其他人也看到了,更是震驚起來,一個個閃光燈更是連續的閃動。朝著徐麥心而來,本來徐麥心這次出來,想要擺出一個瀟洒的姿態。

不過猛的想到什麼,突然柔美一笑,沖著燈光那簡直風情萬種,引發那些女記者,如狂的叫聲。

徐麥心簡直就是魔鬼,瀟洒起來別任何公子都是帥,嫵媚起來,那種雌雄同體,讓男人都接受不了。

就連奧斯卡影后朱莉看到,也被徐麥心的光輝所奪,也想跟徐麥心親近一下。

「徐少,鄭玉兒是你的女伴?」

謝啟軍卻是好奇問道,同時心思電轉,難道徐家跟鄭家聯合一起了?這件事可就太大了,這消息傳出去,兩家的股票明天一定大漲,會影響謝啟軍的部署。

「謝啟軍,你在這裡幹什麼?」

徐麥心卻瞪了謝啟軍一眼,都不是同路人,徐麥心對這個謝啟軍也沒什麼好印象,謝啟軍太陰了,太會算計,外號可是毒蛇謝啟軍。

而此時,車門又一次打開,鄭玉兒走了下來。鄭玉兒穿著一套潔白的紗裙,猶如九天仙女一樣,紗裙拖地,卻更顯得鄭玉兒艷麗無雙。

鄭玉兒本來就是絕美,可是現在更是丰韻一些,比以前更是魅惑。鄭玉兒這麼一下,更是讓眾人驚嘆,鄭玉兒越發的漂亮。

謝啟軍也是一愣,本來是想利用這次機會,可是當看到鄭玉兒,謝啟軍的心好像被觸動了,鄭玉兒真是太美了。

「她應該屬於我!」

謝啟軍也動心了,任何男子看到鄭玉兒都得動心。此時的謝啟軍居然放開朱莉的手,朝著鄭玉兒而來。

這個時候,謝啟軍的動態當然吸引那些記者,可是當謝啟軍馬上繞過轎車就要走進鄭玉兒的時候,一個男人從車上下來,鄭玉兒主動而親熱的挽住男人的手臂。

「什麼?」

謝啟軍當場就停住了,驚訝的看著。而其他記者也跟瘋了一眼,瘋狂的按動相機,閃光燈猶如霹靂一眼。

楊柏嘴角上揚一下,幸虧戴著墨鏡,不然都要被晃死。

「我們趕緊上去,閃光燈影響寶寶發育不?」

楊柏有點擔心,哪怕胚胎被楊柏的靈氣保護,楊柏也得小心翼翼,這可是老楊家的種。

鄭玉兒好笑的聽著楊柏自語,輕輕挽著楊柏的手,柔柔說道:「你想多了,我們趕緊走吧。」

鄭玉兒現在是幸福的,而楊柏就這麼朝著前方走去,也看到了旁邊的謝啟軍,輕聲說道:「讓一讓!」

楊柏還以為謝啟軍是門童呢,還指了指車說道:「我們這有司機,不用停車!」

謝啟軍的臉皮都在抽搐,這樣的話,讓謝啟軍頓時怒目而視,可是剛要訓斥楊柏的時候,徐麥心一把就推開謝啟軍。

「你們太慢了!」

徐麥心一把就挽住楊柏的手臂,兩美同行,這一刻,人群彷彿靜止一樣,所有人雙眸都獃滯起來。

「我的天,港島雙美,有男人了?」

「通殺,絕對的通殺,徐麥心有男人了,還是跟鄭玉兒在一起!」

「我的神,這個人到底是誰?雙殺!太過癮了吧,怎麼做到的,鄭玉兒跟徐麥心怎麼可能在一起,這絕對是頭版頭條!」

所有人都要瘋了,剛才的頭版頭條可是謝啟軍,現在立馬風向就變了,這些記者只盯著熱點,現在哪有空管謝啟軍。

甚至有的名記者,還衝著謝啟軍喊道:「謝公子,讓一讓,我們要拍照!」

謝啟軍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這都什麼事情。鄭玉兒怎麼有男伴,有就有吧,怎麼還加上一個徐麥心。

謝啟軍聽著四周的聲音,冷冷的退後,趕緊來到朱莉的身邊,眼神發生某種變化。

楊柏被雙眉挽著,淡定的朝著大廈走去,兩女都散發不同的魅力,尤其此時的徐麥心絕對是故意的,等來到台階之上,居然主動的踮起小腳,親在楊柏的臉頰,這樣的一幕,簡直讓記者都要瘋了。

鄭玉兒卻不幹了,徐麥心敢這樣,自己也敢,楊柏是名草有主。

這下可好,鄭玉兒同樣一踮腳,同樣姿勢,卻是風情萬種。

「你!」

徐麥心還是不服氣,在閃光燈下,又一次踮腳。鄭玉兒也是不服氣,雙雙踮腳,和歷史性的一刻,完全記錄下來。

就算楊柏臉皮后,被這麼多人盯著,也感覺臉皮通紅。

「夠了,你們兩個夠了!」

「徐麥心,尤其是你,你做什麼妖,你對得起風飛煙嗎?」

楊柏狠狠瞪了徐麥心一眼,一切都是徐麥心挑動起來的。

徐麥心一癟嘴,委屈無比哼道:「偏心,現在知道對不起風飛煙了,你旁邊是什麼?」

「我怎麼了?讓本少親一下,你能死?」

徐麥心一點理不講,這弄的楊柏翻著白眼走了進去,不過楊柏也感覺身後有惡毒的目光,只是一回頭,就看到謝啟軍也走了進來。

「怎麼回事?門童也有女伴?」

「你瞎說什麼,人家是謝公子,謝啟軍。什麼門童,旁邊那個女人你不認識?不看電影?」

徐麥心瞪了楊柏一眼,看到謝啟軍走了過來,又一次柔柔的挽著楊柏的手,相當的得意。

而旁邊的鄭玉兒,也是輕聲說道:「離著這個謝啟軍遠一點,他野心很大,想要憑藉謝家,真正的做到一統四大家族。」

「是嗎?」

楊柏聳聳肩,無所謂的樣子,想要朝著宴會廳而來。不過馬上的,就聽到謝啟軍望著楊柏,幽幽問道:「我怎麼不認識這位先生,你不是港島人吧?」

謝啟軍主動而來,伸出的手卻不是握向楊柏,反而朝著鄭玉兒而來。不管鄭玉兒拒絕,直接牽住鄭玉兒的手,想要輕輕吻上去。

「當我不存在嗎?」

鄭玉兒現在可是楊柏心頭寶,敢這麼對待自己的女人,楊柏一抬手,就把鄭玉兒的手拉了回來,不客氣說道。

「幹什麼?大庭廣眾,耍流氓嗎?」 楊桂蘭這話很顯然是朝著樓上的秦語純叫喊的,然而秦語純不知道是不在家還是根本不想理會她這個母親一場又一場的鬧劇,楊桂蘭在樓下鬧騰了許久,也完全沒有要下來看看的意思。

就在這時,人群中突然擠出來一個身形高挑的年輕男人,滿臉擔憂的神色。

他快速跑到楊桂蘭身邊,將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楊桂蘭給扶了起來,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哽咽著說。

「媽,您快起來吧!我們回去吧,走吧,妹妹應該是不願意再見我們了,您歲數也大了,再這樣鬧下去,萬一您身子受不了,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我可怎麼辦啊?聽話,我們快回家吧!」

這個突然出現的年輕男人模樣長得倒也算是清秀,可是許醉凝這樣資深的中醫只是透過人群遠遠的看了他一眼,就從他那有些青黑的眼窩和面部兩側的面黃肌瘦看出來:這個男人怕是長期酗酒、常年吸煙,甚至有可能是個癮君子。

所以他才本來有一副出眾的皮囊,但這這麼年紀輕輕的時候就一臉憔悴,已經是將身體虧損的極為厲害了。

楊桂蘭看清楚跑來扶她的年輕男子,卻是更加大聲的哭起來了,可以稱得上是在哭天喊地。

楊桂蘭哭著一把緊緊抱住了這名男子,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嚎叫著。

「兒子呦!我的寶貝兒子啊!你那狠心的妹妹現在都不願意見我們啊!你說,咱們娘倆兒咋就這麼命苦呢?我怎麼就攤上了這麼一個白眼狼的女兒,辛辛苦苦一把尿一把屎的把她拉扯大,結果她卻是個白眼狼。」

「現在她發達了卻連我這個親媽、你這個親哥哥的面都不願意見上一面!太傷我的心了!」

簡單的聽了聽楊桂蘭和那個男人的對話,許醉凝就知道了這個突然出現的年輕男人,就是秦語純那個欠了一身賭債的親哥哥。

秦語純的哥哥秦明東也是十分配合他母親的演戲,也是痛哭流涕,哽咽著說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