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若若一下掀開薄毯,只聽一聲驚呼,房門被人用大力撞開,彭建明帶著一群人闖進房間,就看見,半光著上身的白敏正跌坐在地上,若若坐在床上,正雙手環抱著胳膊,挑眉看著他們。

他大步上前走到床邊,抱住彭若若問:「你沒事吧?」

彭若若笑嘻嘻的搖搖頭,指著呆愣在床邊的白敏,說:「你如果再晚來一會兒,我就要有事了,這個女人飢不擇食的,竟然往我身上撲。」

這個時候,跟著一塊上來的彭明月和建蘭還有公孫萬水,正扯著白敏的頭髮,將她壓在地上打。

建蘭整個人都壓在白敏的身上,她雙目赤紅,在白敏的身上又抓又撓,她是常年干著體力活的人,不肖一會的功夫,白敏的身上,臉上已經留下了無數的抓痕。

彭明月和公孫萬水,還在旁邊打助攻,女子三人混打,將白敏打的沒有還手之力,只能無助的趴在地上,雙手抱著頭,嘴裡嗚嗚的嗚咽。

她也沒有想到,自己這些人出其不意的再來一次,還是被彭若若等人抓住,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建蘭簡直氣紅了眼,虧她以前還把這個女人當成好朋友,還曾經想過讓他做自己的大嫂,誰知道這個女人竟然壞成這樣,脫光了跑來勾引她大哥,她邊打邊罵:「你這個臭不要臉的,虧我以前那麼喜歡你,和你做朋友,你卻這樣。」

她是個老實人,我又不喜歡罵髒話,這個時候唯一能用的,就是她的武力值,短短几分鐘就已經將白敏的頭髮薅下來不少,頭皮上血淋淋的看得狼狽至極。

。 奧古斯都在塔桑尼斯城停留了約一周時間,這座城市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偉大而壯麗的塔桑尼斯是泰倫聯邦的中心,無數光輝閃耀的高塔和連綿的工業區已經永久地改變了星球大部分地殼的外貌。再過幾十個世紀,也許塔桑尼斯人就會夷平群山,填平海洋,自然將被人類徹底地征服。群星終有一天將成為這個種族的花園,而銀河不過是其中的一條小徑。

塔桑尼斯是繁榮的經濟和工業中心,最前沿的新式科技都會在這裏得到使用,有才能或是手腕的人都有在科技夢幻般的世界一飛衝天的機會,但也有可能在一瞬間就失去所有。

這裏是泰倫人類文明的搖籃,最初的發源地。僅塔桑尼斯一顆星球的力量就足以碾壓克哈4,即使全聯邦的殖民地聯合在一起反對它,也必須發動一場橫跨科普盧星區的全面戰爭,犧牲無數。

然而在繁華之景,在這經濟與科技繁榮的鼎盛之下,卻是難以計數的貧窮者,貧富差距的極度不均衡使得階級與階級之間出現了一道無法彌合的裂痕。

腐敗和徇私舞弊滲透至聯邦政府各個部門以及各個下屬機構,貴族們享有的特權已經讓他們凌駕於國家與世俗之上,遠離他們的人民太久使得他們變得傲慢而且冷漠。

而掌權者恐懼於革新,因為他們即是需要被革新者。

這個世界務需改變。

1月22日,奧古斯都和他的部下踏上了返回梅茵霍夫的星際飛船,並於25日當晚安全地回到停留在星球軌道上的戰列巡洋艦鋼鐵正義號。

在鋼鐵正義的艦長室里,奧古斯都見到了闊別多日的老上司霍瑞斯·沃菲爾德中校,對方要求他立即去見自己。

「你在塔桑尼斯待的時間超出了那些人的預期,他們詢問我為什麼你要額外地再停留五天時間。」

沃菲爾德是個極簡主義者,他從不會像某些貴族將軍一樣把自己的軍營裝飾得好像是國王的行宮,其所在的艦長室里倒只有一張普通的行軍床和幾個柜子。

「哪些人?」因脫離超時空旅行所帶來的疲憊感,奧古斯都正在沃菲爾德的相對於普通乘員顯得寬闊的多艦長室里尋找柔軟的沙發但只找到了幾張稜角分明的凳子,不過他也不甚在意。

「不是我們,陸戰隊的人可不管你在塔桑尼斯都幹了些什麼。來的是泰倫聯邦調查局的人,特工們已經盯上了你。」沃菲爾德本來是準備搭乘運輸船飛往梅茵霍夫陸戰隊與艦隊最高統帥部的,因此他正穿着軍官制服。

「這並沒有讓我感到意外,而且可能還不止一個機構在關注着我的一舉一動。但也許就連我去買一條裙子他們也會深思我這樣做的用意,因想不通我這麼做的目的而急得好像是屁股著了火的猴子。」奧古斯都隨便搬過一張凳子坐下。

「他們之所以會這麼緊張,只是因為你姓蒙斯克。」沃菲爾德贊同地點了點頭:「原來我並不是很了解克哈4上發生的事情,但現在我開始理解為什麼你和阿克圖爾斯都會選擇匆匆離去。」

「不過你在塔桑尼斯到底做了些什麼?」

「沒什麼,不過是和貴婦人與她們的女兒跳舞,然後拜訪了塔桑尼斯創世家族裏的一些領導者。最後幾天到塔桑尼斯城裏的幾所大學做了演講,告訴那裏的學生應該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維護給予他們一切權利的聯邦,履行每一名聯邦公民應盡的義務。」奧古斯都回答說。

「老生常談了。你知道的,我必須拿着組織者的稿子才能被允許上台。讓我感到意外的是,那些學生里的確有一些『進步者』,他們志向遠大,且為聯邦政府的無能和腐敗而不滿。」

在塔桑尼斯城的時間裏,奧古斯都見到了泰拉家、霍特家、布魯巴克在內的三名創世家族的領袖,並以受邀客人的身份參觀過其他四個創世家族的天空塔以及其家族集團旗下的產業工廠。

這七個創世家族無一例外地都對蒙斯克家族或是奧古斯都本人沒有什麼惡感,要麼是想要自克哈4謀求更多的利益。這個時期,創世家族都沒有預料到克哈會爆發更加嚴重的叛亂乃至爆發戰爭。

而其他的包括本內特家族在內的十二個創世家族則冷酷地將奧古斯都拒之門外,拒絕與蒙斯克家族的任何人接觸,即使奧古斯都在公共場合的言論都顯示出他極度地憎惡自己父親安格斯的主張,帶來了克哈4追求和平的願望。

這些創世家族的態度有冷有熱,對克哈蒙斯克家族的看法以及對整天形勢的判斷以立場的影響更是各不相同,例如霍特家族由於是創世家族中資歷最淺的一個,他們似乎更樂於看到權利的分配已經固定,趨於飽和、一潭死水的塔桑尼斯發生一些變化。

經過這些天親身接觸加上尤摩楊特工提供的情報,奧古斯都已經大體明白哪些家族是有可能爭取得到支持的。至於塔桑尼斯聯邦議會中的議員和高官,奧古斯都明智地沒有與狡猾多變的政客接觸。

「沒錯,這種話就該由你這樣的『英雄』來說這種話。」沃菲爾德說:「你是安格斯的兒子,可言論與他截然相反。這就是他們想要的結果。」

「這也是我想要的結果。」奧古斯都又從凳子上站了起來,透過艦長室一個可打開的觀察窗看向黑色的深空:「他們問我我對父親的看法,我就說他是個瘋子,他們問我是否是一個堅定的愛國者,我眼中就常含熱淚,說我深愛着腳下的這片純凈的土地。」

「也許你有成為政治家的潛質。」沃菲爾德哈哈大笑。

「其實我不太適合成為政治家。」奧古斯都說:「我覺得阿克圖爾斯才是天生的政治家,儘管他可能沒有注意到這點。」

「這我可看不出來。」這時,沃菲爾德忽然是想起來了什麼:「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情,你的退役申請已經被批准。接下來你準備去哪裏?」

「先去一趟尤摩楊,然後再返回克哈。」奧古斯都回答說:「我的一些部下也想要在近期退役,這麼多人同時退役可能會帶來一些麻煩,我懇求你能夠再幫我一次。」

「好吧,沒問題。」沃菲爾德走過來拍了拍奧古斯都的肩膀說。

「以後有什麼要我幫忙的,盡可以聯繫我。」

7017k 灰毛狐狸氣得後背的毛都疵了起來:

「想都不要想!」

靈寵之間也存在爭寵的心理,灰毛狐狸之所以跟在言清喬手底下,一來是因為當初根本不太情願的被弟弟拖着。二來,另外一個靈寵又是自己的血親。所以灰毛狐狸才沒有過度計較。

再後來言清喬沒有什麼再收靈寵的意思,灰毛狐狸便一直沒有危機感。現如今突然冒出一隻笨卻又在道士行名聲都很好的兔子精,別說自己本來就不太受寵,要是之後被這兔子精在言清喬心裏面比下去。比不過陸慎行也就算了,被一個兔子精比下去,他不服氣的。

兔子小姑娘被灰毛狐狸這麼一聲吼,嚇得肩膀一縮,有些無措又很委屈的眼神看向了灰毛狐狸,又看了看言清喬。

想了想,她跟灰毛狐狸認真的保證:

「我保證你在主子這裏,你是老大,我可以做最小的。」

「小的也不行,主子只要我一個靈寵就夠了,除非你比我強。」

一個樣樣比他厲害的靈寵,灰毛狐狸會生氣,但是畢竟物競天擇他能夠服氣,要是收這麼一個玩意,他肯定不服氣,兔子小姑娘做的事情,他也可以做!

兔子小姑娘不擅長吵架,或者善變,如今被氣了兩下,臉又紅了。無助的低垂下頭,攪著自己的手指頭,在想着怎麼反駁灰毛狐狸。

兩隻小東西這就吵開了,惹的言清喬哭笑不得。

「好了,我都什麼都沒說呢,你們倆都快要打起來了。」言清喬出來打圓場。

灰毛狐狸斜睨了她一眼,氣得鼻孔出氣:

「你什麼都不要說,就算你同意收她做靈寵,我也不會同意的。」

「憑什麼,主子的意願,靈寵不可以干涉的。」兔子小姑娘終於找到了反駁的地方,大著膽子紅著一言質問灰毛狐狸。

狐狸瞪了她一眼。

「那是別人家的規矩,我們家不一樣,我說不行就不行。」

跟炸毛了一樣,他一點點也不能接受。

言清喬哭笑不得,指著門對灰毛狐狸說:「你去外面冷靜一會兒吧,我看你真的是吃昏了頭了。」

「主子!」灰毛狐狸眼前一黑,他以為言清喬真的要收下這隻兔子小姑娘了,頓時又氣又急。

可是他確實沒辦法干涉主子的意願,如果能干涉的話,他早就一把將這兔子小姑娘給丟出屋子裏。

「我確實是沒有再收靈寵的打算,做別人靈寵也不太好,你自己在山中修鍊,安安靜靜的,也挺好的。」

言清喬拍了拍兔子小姑娘的手背。

小姑娘一愣,當即眼淚就來了。

「主子是嫌棄我沒用嗎?我們兔子一族…確實沒什麼用,但是我可以給主子割草,可以采小花,可以給主子燒菜做飯,可以給主子打掃房間,主要是主子能想到的這些小事情,我都可以做。」

說着說着,眼淚嘩啦啦的就掉了下來。

本來眼眶就紅,現如今一哭,眼眶真的更紅了。

言清喬哭笑不得:「不是的,跟你能做什麼沒關係,也跟你是不是兔子一族沒有關係,是我沒什麼需要再收一個靈寵了有灰毛狐狸一個我就夠了。」

原本正在往外走的灰毛狐狸腳步一頓。

他背對着所有人,便沒有人能看清楚他此刻臉上的表情,靜默了半晌,像是被擼順了毛的貓咪,滿是心氣的他被慢慢的撫平下來,似乎是有了效益,腳步輕快地出了門。

言清喬說只要他一個就夠了,不管是從什麼樣的方面,她只是把他當成一個靈寵而已,但是他覺得有了這一句話,他就足夠了。

兔子小姑娘有些不能理解,她只以為言清喬在嫌棄他,默默地垂淚卻又不敢說話,就是無辜又可憐的盯着言清喬。

言清喬被這眼神看的有些頭皮發麻,看了看她腿上的傷,想了想說道:

「這樣吧,這幾日你先留在我這裏,我幫你把腿上的傷治好。等你傷好了,外面的天氣回暖一點,你再回去吧。」

兔子小姑娘眼睛一亮,終於鬆了口氣,瘋狂點頭。

「謝謝主子!」

管言清喬怎麼說,他主子以兩個字已經叫上了。

。 趙玉諫既對趙家心懷怨恨,不肯回來。

總管太監是人精,立馬知道該如何『請』這位趙小醫仙回來了。

他咂摸兩下嘴,說道:「趙太醫,這趙小公子怎的還沒請回來呀?咱家可還要回宮去向陛下復命呢,還請趙太醫快著些吧?」

「是,是….」趙棕扯著麵皮賠笑,頭上虛汗都下來了:「讓公公久等了,臣這就派人再去催催!」

實則心裡氣的牙痒痒。

定是趙玉諫推三阻四,故意晾著他們不肯回來!

這個逆子!

趙棕正要再派人去催,小廝回來了。

低聲說:「家主,小公子他…..」

「他人呢?」

小廝話沒完便被趙棕疾言厲色的打斷。

「回家主,今日天醫堂患者眾多,小公子他…..他抽不開身來。」小廝只能這麼委婉的說,趙玉諫不肯回來。

逆子!

趙棕差點沒繃住脫口而出。

「趙小醫仙貴人事忙,看來只有請趙太醫親自去請了,免得耽擱了陛下的旨意。」

總管太監開口道。

趙棕一愣:「什麼?」

讓他親自去請?!

哪有做父親的去請兒子回家的道理?!

趙玉諫端著架子擺譜,分明就是想讓他這個做父親的去求他回來!

趙棕一張老臉青紅交加,后牙槽咬的死緊,氣的麵皮一抽一抽的。

「趙太醫,陛下的旨意耽誤不得,就煩請趙太醫親自跑一趟了。」總管太監的聲音又尖細了許多。

趙棕聽懂了其中的警告和壓迫。

再不甘心,他也得低頭:「是,臣這就去將人請回來!」

他不懂,怎的個個都偏幫趙玉諫?

陛下的旨意既到趙家,由趙家接旨便是。

做什麼非得找趙玉諫來接旨?

可這老太監是大內總管,陛下身邊的貼身太監,別看是個閹人,朝中官員哪個不給他三分面子。

趙棕只是個小小的太醫,豈敢違逆拿著聖旨,代表陛下的大內總管。

趙棕剛到天醫堂,就被潑了一腳的污水。

「喲,這不是趙家主嗎?對不住,一時沒瞧見,怎麼趙家主行色匆匆的,是家中有人身子不舒服來問診抓藥嗎?」

「瞧我這腦子,趙家主自己便是太醫,哪用得著來我們天醫堂問診抓藥,不知趙家主前來所為何事啊?」

東家剛給人做小手術用過的污水,新鮮著呢。

於叔一看到趙棕,立馬就潑了出去。

趙玉諫性子溫和,即便對趙棕有怨,卻從不曾報復趙家,只等著有朝一日,趙棕上門來認錯求他回去。

於叔一把年輕可沒趙玉諫的好脾氣,他最瞧不上自私自利的小人。

何況還是為人父母的小人!

這盆污水沒直接潑在趙棕臉上,就已經是給他留了三分顏面了。

不然連天醫堂的門檻都不許他進,髒了醫館的地板!

趙棕一張臉青了白,白了紅,紅了黑,面色鐵青的看著於叔,抬了抬腳,靴子都髒了。

他忍著一口氣:「趙玉諫呢?!」

「喲,趙家主是來找我們小醫仙的?我們小醫仙正給人看診呢,估計沒空招待趙家主,趙家主還是請回吧。」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