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天又哉用他那極其蹩腳的夏國語,說道。

「東瀛國的高手?」

道將行這個時候自己遇到的是什麼了!

不管怎麼看不上東瀛國,可是人家也是有高手的啊!

而這個彌天又哉只不過手袖一拂,便是將自己的攻擊給破碎了,這樣的能力可不是誰都能夠做到的。

「謝謝你們帶我來到這裡,要不是你們,我來到這裡還就真的要費上一番功夫!」

彌天又哉看著秦穆然等人咧嘴笑道。

秦穆然看著彌天又哉,看著他身上的氣勢,便是知道,這是東瀛國的化境高手!

終於遇到一個國外勢力的硬茬子了。

「小鬼子,你道爺會會你!」

道將行一步踏出,剛才自己打出的萬象歸春掌被破,讓他感覺很沒有面子。

自己有這麼菜嗎?道爺我可是要註定成為沖氣境的男人,怎麼會如此挫敗?

「轟!」

道將行一腳前踏,便是躍了出去,一拳猛地朝著彌天又哉打了過去。

「哼!」

彌天又哉冷哼一聲,雙手迅速捏印,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現一條黑色的大蛇,大蛇尾巴一雙,直接就是打在了道將行的身上,道將行一口鮮血噴出,如同炮彈射出,砸在了後方的漢白玉台階上面,要不是白羽眼疾手快,順勢拉住了道將行,恐怕他也就掉下去了。

「卧槽!嚇死道爺了!這個老鬼子太強了!」

道將行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心有餘悸地說道。

「東瀛國的神忍,化勁之境的大能,當然沒那麼容易對付了!」

秦穆然走上前來,看著眼前的彌天又哉,說道。

「又是化勁!道爺我受打擊了!」

道將行的臉色苦的跟豬肝色一樣,太難受了。

一開始被雷烈吊打,現在又被東瀛國的神忍吊打,實在是太憋屈了。

可是這種憋屈他還沒地方去發作,因為即便發作了,自己也打不過啊!

「你就是秦穆然?我知道,剛才在碧雲殿前,你能夠在崆峒派的雷烈手下不死,是有點實力!」

彌天又哉看著秦穆然,臉上有些欣賞地說道。

「是嗎?」

秦穆然看著彌天又哉,他了解東瀛國的人,太能夠忍了,這個民族,能屈能伸,正是他們沒有節操,才會如此,又有野心,又慫!

「看在你幫我打開了道路的份上,今天我不殺你們!」

彌天又哉說著一步向前,滾滾勁氣從身上爆發出來,秦穆然的身前,歐陽嘯,白羽等人還沒有意識到怎麼了,身體便是被一股無形的氣浪給彈飛了出去。

齊齊撞在了後方的漢白玉台階上,幸虧現在的漢白玉台階已經不會再出現向下塌陷的危險了,要不然,他們將會被團滅!

「你們夏國的重寶,註定是我的!哈哈哈!」

彌天又哉看著這裡最強的不過就是秦穆然,還是雷烈的手下敗將,整個人肆無忌憚地大笑了起來。

「夢挺好的,但願你不要醒過來!」

秦穆然那看著彌天又哉,就好似在看傻子一般。

「小子,你別以為能夠在雷烈手下撐過來,就覺得自己天賦異稟。你這點道行在我東瀛國神忍的眼中,什麼都不是!」

彌天又哉一步再向前去,一股讓人心臟跳動加速的壓迫感傳來。

只是,秦穆然很快也是運轉內勁,抵抗了下來,讓自己看不出來有任何的異色,其實他的心臟跳動速度也是加快了。

「你想要我夏國的重寶?」

秦穆然看著彌天又哉道。

「No!No!No!不是你們夏國的重寶,而是我大東瀛帝國的重寶!只不過暫時放在了你們這裡而已,我只是將它取出來,迎回國內!」

彌天又哉真的是不要臉到了極致,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臉不紅心不跳的,還一副理所當然。

最強悍的說謊,不是信口雌黃,而是他說的話,連他自己都相信了!

「你們東瀛國的?呵呵,那你可以告訴我上面是什麼啊!」

秦穆然給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真的是人不要臉則無敵。

「是什麼,我怎麼可能告訴你,你還沒有資格窺竊我大東瀛帝國的東西!給我讓開!」

彌天又哉看了秦穆然,臉上有些不悅道。

「我要是不讓呢!」

秦穆然目光堅定地看著彌天又哉。

「那就不要怪我了!」 撩愛成婚 “考驗?什麼意思?”

趙小川腦中閃過這個念頭,然後看着鄭老說道:“這麼說所謂的軍訓不過是個幌子,只不過是你爲了考驗我們?”

鄭老點點頭,剛想說些什麼,但看了看周圍,說道:“我們還是不要站在這裏說話了,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吧!”

當真是去了一個地方,而不是換一個地方。

一個小時後,趙小川四人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氣,看着紅光滿面的鄭老和眼中露出鄙夷神色的歐陽若蘭,心中無語。

“小夥子們,這樣可不行啊!年輕輕的就把身體給掏空了,這要是老了,可怎麼辦啊?”鄭老調侃道。

“這,這談個話,至於爬一座山麼?真是累死人家了!”

蔣舟舟好不容易纔緩過勁兒來,對着鄭老他們抱怨道。

趙小川三人聽到蔣舟舟的話,認同的點點頭。

他們本來認爲鄭老所謂的換個地方是到一件房間中,或者找一個會議室,卻根本沒有想到竟然會爬這麼一座大山。

鄭老聽到後,笑而不語,而李明浩、趙琳、主任自從上山後,臉上便浮現着擔憂的神色。

反倒是歐陽若蘭走到郝大寶的身邊,用腳尖踢了踢喘息的郝大寶,問道:“喂,還站的起來麼?”

郝大寶聽到歐陽若蘭的話,露出一張燦爛的笑臉剛想說兩句,但話沒出口,便又聽到歐陽若蘭鄙夷的說道:“這麼年輕,竟然連女人都不如,真是丟人。”

郝大寶被歐陽若蘭燥的面紅耳赤,劉子豪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幾分鐘後,趙小川四人的體力恢復的差不多了,從地上站了起來。

鄭老看着他們四人,說道:“你們不是好奇爲什麼要帶你們來這裏麼?呵呵,自然是和我接下來說的事情有關係了。不過在這之前,你們還是先過來看看這裏的風景吧!”

“風景?”

趙小川四人不明白鄭老唱的那門子戲,但既然鄭老發話,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向山下望去。

明媚的陽光,和煦的清風,頭頂的藍天白雲,遠處的苦兒河沿着鬼婆婆山潺潺流動,閃爍着粼粼波光,別墅區在山地中間整齊的排列着,好一副令人心曠神怡的美景。

“嘖嘖,看看人家,那纔是真正的軍訓啊!再看看我們都是傷員了,居然還要爬山。”

正當趙小川他們欣賞着眼前的風景時,郝大寶豔羨的說道。

幾人順着郝大寶的目光望去,發現在別墅區的廣場上,一些學生正坐在那裏的樹蔭下面休息着,那愜意的樣子和他們完全不同。

趙小川四人嘆了口氣,立刻用幽怨的目光看着鄭老。

鄭老訝然失笑,無視他們的目光,反問道:“風景如何?”

“同樣是學生,完全不同命啊!看看他們這軍訓,哎~那叫一個舒服啊!”

“我也想成爲他們的一員啊,蒼天啊,大地啊,我們的命怎麼那麼苦啊!”

聽到四人的抱怨,李明浩幾人瞬間無語,歐陽若蘭更是怒道:“笨蛋,別抱怨了!你們再仔細看看!”

四人的聲音一滯,顯然不明白歐陽若蘭的意思。

他們相互之間疑惑的看了看對方,再次向山下望去,漸漸的發現眼前的風景確實有些詭異。

“咦,這建築似乎是個圖案吧?奇怪,這好像是一個八卦圖案吧?怎麼會有人這麼設計?等等,那哭婆婆山,你們看像不像一個.墳包?”

四人觀察了一會兒,小聲的討論着。

忽然蔣舟舟出聲說道,其餘人聽到‘墳包’兩個字時,心中一寒,然後向着下面望去。

在經過一番仔細的觀看,他們忽然覺得眼前的這令人心曠神怡的景色竟然有種陰森森的感覺。

“墳包?呵呵,小夥子一眼就能看出來,果然是根好苗子!”

鄭老臉上閃過一絲驚異,然後笑眯眯的看着蔣舟舟說道。

蔣舟舟沒有絲毫得意,反而被鄭老默認的話嚇到了,顫聲道:“這真的是個墳包?”

“沒錯,是個墳包,一個用成千上百具屍首填起來的墳包!”

鄭老的聲音冷了下來,指着鬼婆婆山說道。

趙小川心中一寒,與旁邊的三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他們眼中的恐懼,同時發現歐陽若蘭他們根本沒有半點驚訝的表情,似乎早就知道這些。

趙小川深吸口氣,好讓自己可以消化鄭老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過了一會兒,趙小川問道:“鄭老,您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鄭老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望着天空,幽幽的說道:“這些天你們發生的事情,你們難道不覺得很蹊蹺麼?”

“蹊蹺?”

四人對視一眼,想了想,點點頭。

鄭老繼續道:“原本我們是不打算告訴你們的,但看現在這種情況,估計他們已經找上你們了!告訴你們也無所謂。”

“這裏是一座鬼山,有着很多不乾淨的東西居住在這裏,前幾日發生的一切都與他們有關,而那些死的人,還有李若曦的失蹤,恐怕已經知道李若曦的下落,恐怕都和他們有關係。”

“鄭老,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知道若曦的情況麼?”

萬靈城主 趙小川從鄭老的口中猛然間聽到了李若曦的名字,心中一震,立刻焦急的問道。

鄭老轉頭看向主任,對他點了點頭。

主任上前一步,對着趙小川說道:“李若曦的情況我們其實也是不久前查到的,如果我們沒猜錯的話,現在的李若曦應該就在埋骨山。”

“只不過是被‘它們’藏起來了,所以我們根本就找不到他。”

劉子豪聽到主任的話,皺着眉頭問道:““藏起來了?它們?它們到底是誰?”

“類似你們請的筆仙,或者你匕首中的那東西一樣。”

主任轉頭看向劉子豪,淡淡的說道。

“你們的意思是‘鬼’?”蔣舟舟嚥了咽口水,遲疑地說道。

“自然是鬼,除了鬼這種東西,在劉莊子還有什麼東西可以讓我們束手無策!”

李明浩冷哼一聲,說道。

趙小川聽到李明浩的話,身體一震,反應過來,然後掃視了鄭老他們,喊道:“你們早就知道鬼的事情?若曦她到底怎麼樣了?還有這學校到底是怎麼回事?” 彌天又哉看著秦穆然的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縷的殺氣。

一個暗勁的古武者,也敢跟自己叫板,在碧雲殿外面的時候,還有龍之守護的化勁大能守護著你們,但是現在呢,誰來守護你們!

沒有!

自從看到你們以後就沒有看到龍之守護的那個神秘高手再出現過,這也是彌天又哉為什麼敢如此堂而皇之的出現的主要原因。

因為他沒有了任何後顧之憂。

「你就覺得吃定我了?」

秦穆然冷哼一聲。

我剛才大意了,被雷烈擊敗了,難道還沒有辦法對付你一個化勁初期的嗎?

化勁中期的老怪物打不過,你這個化勁初期的老鬼子總可以吧!

「不是覺得,而是肯定!」

彌天又哉走上前,氣場再次爆發。

「呵呵!你太自信了,我覺得你叫這個名字真的沒錯!」

秦穆然笑了笑。

「嗯?」

彌天又哉一愣。

「又哉,肯定又要栽了!」

秦穆然嘲笑道。

「八格牙路!」

聽到秦穆然調侃自己,彌天又哉大怒,再也沒有之前的淡定,一步踏出,在原地留下了一道虛影,便是躥到了秦穆然的面前。

「轟!」

彌天又哉一拳朝著秦穆然打了過去,這一拳,可不是暗勁高手所能夠承受的,拳風滾滾,好似利刃一般,連周圍的空氣都承受不住這一拳的力量,好像要被割破了一般。

「嗖!」

秦穆然眼睛閃過一道精芒,在彌天又哉衝過來的時候,他便是已經腳下發力,向著一旁躲閃了。

彌天又哉的速度是快,但是秦穆然的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秦穆然之前的速度那叫一個變態,更不用說現在了!

「嗯?」

彌天又哉一拳打下,竟然只是打到了空氣,眼中有些不信。

不過怎麼說人家也是神忍啊!

在東瀛國那都是神一般的存在,怎麼可能對付不了你一個小小的暗勁之境的古武者。

「召喚術,天芒大蛇!」

只見彌天又哉的手在空中迅速掐印,口中呢喃著,就好似念咒語一般。

下一秒,他的腳下出現了神奇的事情。

以他的雙腳為圓心,出現了一個直徑約一米的黑色圓圈,然後圓圈之中閃爍出一個黑色的五角星。

五角星幽幽閃爍,突然爆發出一道黑色光柱,彌天又哉都被籠罩在其中。

四周突然傳來一股劇烈難聞的腥臭味,這個味道怎麼跟在苗疆的山谷里遇到的那個巨蟒一樣啊!

秦穆然驟然升起了一股熟悉的感覺。

「嘶!」

天芒大蛇從黑色光柱沖緩緩游出,吐露蛇信。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