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仁踱步,眼中精芒閃爍:「還有一件事,我想諸君都忽略了。」

眾人看來:「什麼事?」

「盤城那麼好打嗎?」張仁直接反問,一點彎子不繞。

群臣議論紛紛,交頭接耳。

但都不敢說話,因為盤城的確難打,而且是非常難!

可一說,不就等於指責昨夜戰敗的何亞了嗎?

何亞拳頭攥緊,砰砰作響。

屈辱咬牙,回答道:「盤城很難打,但我願立下軍令狀,不奪回城池,我何亞自上斷頭台!」

王敏看了一眼何亞,眉頭微皺,輕輕嘆息,終究是太年輕了,不足以扛起一面大旗。

而後緩緩對張仁道:「孤在想,這恐怕不是不打盤城的最重要理由吧?」

張仁淡淡一笑:「天後,睿智。」

「這的確不是最重要理由。」

「實不相瞞……」他頓了一下,看向文武百官,道:「本帥在不久前,已經發現了鎮北軍的動向。」

「有幾萬人的軍隊,秘密進入了盤城十裏外的深山。」

「咱們一旦攻城,又將陷入包夾!」

什麼?!

群臣臉色驟變!

「這怎麼可能?」

「鎮北軍動作不可能這麼快啊!」

「不會吧,是不是疑兵之計?」

張仁不顧他人的議論,神情頗為嚴肅的看向王敏。

「天後,我推測,大夏皇帝掌握了咱們西涼的所有地勢,才能如此遊刃有餘的排兵佈陣。」

「昨夜一戰,應該就是如此,穆燕二人走了某條不知名的險路,深入了大梁腹地。」

「而且地勢的探查,應該很早就有人在做。」

「實在難以想像,大夏會是誰,如此算無遺漏,計謀如此環環相扣,兵法如此韜略過人!」

他的三個如此,足見評價之高!

這下,群臣陷入了沉思,面色頗為凝重。

是啊,大夏打了這麼神奇的戰役,沒有高人,這是說不過去的。

王敏忽然冷艷一笑,目光深遠而恨意。

「除了那個不識好歹的男人,還能是誰?」

「我與他曾無數次交手,他的陰謀詭計,不在任何人之下。」

「西涼戰事,多半就是他在遠程指揮!」

張仁目光深沉,沒有接話。

過了好一會,女帝宮顯得十分壓抑。

王敏揮動鳳袍,打破沉默。

不容置疑道:「好,孤先咽下這口氣,不計一時長短,以免中了狗皇帝的奸計。」

「張仁,聽你的,先安定後方。」

不對!

她美眸逐漸變得冷厲:「不是安定後方,而是清算後方!」

「敢幫着他對付孤,就得付出血的代價!」

張仁點點頭:「黃角本就沒有兵才,這次算他自作孽,不可活。」

「天後,這次行動,讓微臣來指揮吧。」

「我只需羽扇輕輕一揮,不費一兵一卒,定叫那草原敵對份子,灰飛煙滅。」

說話間,太平和,但偏偏於無聲處見驚雷,只手就要獨斷草原十二部落的局勢。

不費一兵一卒?

群臣震驚,但毫不懷疑!

王敏彷彿知道張仁的想法,沒有多問,微微頷首,拖着華貴美麗的宮裙轉身。

「張愛卿,就依你的辦。」

「不要讓孤失望。」

「不說灰飛煙滅,至少扎扎哈爾部落必須名存實亡,讓他也心疼心疼。」 跪倒在地的裘羚,俏臉難堪驚恐,巨大的求生意志之下,她猛地起身,轉身就朝著西湖岸邊狂奔逃去……試圖跳入湖中逃命!

望著裘羚狂奔逃離的身影。

秦蒼穹的眼眸,微微一眯。

一股殺意,上涌瀰漫。

倏然間,他的右手,一抬。

一柄銀芒軍刺,緩緩浮現在空氣中。

天王神兵,弒神刺!

隨著這柄兵器浮現,空氣中……似有一股威壓,席捲全場!

殺意洶湧!

走殺金剛坐殺佛,屠魔斬仙弒神刺!

此神兵,除了戰爭以外,他幾乎……從不使用。

因為,不需要。

他秦天王殺人,何須用兵器?

但,今夜。

斬殺裘羚。

他動用了軍刺。

軍刺一出,代表刑罰!

可代蒼天,執行殺戮!

「裘秘書,地獄路遠,我送你一程。」秦蒼穹眼眸微眯,盯著遠處那道狂奔的嬌軀身影……

他的右手倏然一揚。

「嗖……!」銀芒軍刺,猛地從西裝衣袖中爆射而出!

軍刺,化為銀芒,急速朝著前方奔逃的裘羚,刺射而去,快若閃電!

前方,正狂奔逃離的裘羚,突然……只感到身軀猛地一顫!

「噗……!」一道銀芒,猛地從她後背處,貫穿!

銀芒軍刺,直接貫穿了她的整個後背,從胸腔前方穿透而出!

17cm長的四棱軍刺,兇狠貫穿了林雅的胸膛。

軍刺上,無數血槽口子……扎在裘羚的胸膛肉上。

猩紅的血液,順著軍刺的血槽,不斷溢出!

她的胸膛衣領,剎那被染紅。

「呃……」裘羚整個人顫抖慘嚎。

她雙腿一軟,『呯』一聲,直接狠狠……跪倒在地上。

她,雙眼眸光不敢置信,低頭……看著貫穿自己整個胸膛的……那柄四棱軍刺……

「不……不……」裘羚聲音沙啞,顫抖,帶著無盡驚恐。

她的口中,猩紅的血水,不斷溢出。

胸膛,肺部……內臟……血管……直接被軍刺刺穿!

她整個人,再無活命的機會!

不遠處,親眼……見到這一幕的林雅……整個人,俏臉……嚇得煞白一片!!

嬌軀『蹬蹬蹬』往後倒退了好幾步!

這?!

這他媽!

抬手間,直接……殺裘羚?!

這等霸氣狠辣,簡直前所未有!

林雅徹底被嚇住了!

而,秦蒼穹,則是叼著煙,一步一步,朝著裘羚走去。

他,緩緩來到了裘羚面前。

此時的裘羚,整個嬌軀,跪倒在地上,嬌軀都在顫抖著。

胸膛前,軍刺橫插貫穿,腥血不斷溢出。

她的雙膝地上,早已被無數腥紅沾染,一片凄慘。

「放……放過我……求求你……」裘羚跪倒在地,腥血不斷從胸口一出。

她顫抖著,哪怕死前最後一秒,都不想就這麼死去。

她想活著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