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少說!”

我擦着這個懶散的年輕人飛身越過,快速奔上了擂臺之上,還沒等我站穩身子,天空中就傳來一聲震天大吼“弱小人類,我要讓你灰飛煙滅!”

龍飛的鬼皇引動周圍陰氣,朝我俯衝而下,將擂臺上處於了一種白霧繚繞一片,一片冰冷讓距離擂臺近的人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鬼皇也是一身紫衣,在狂風之下,似乎要被撕裂開來,他的胳膊無限延長,能看到上面赤紅的長長指甲,就像是十根鋒利的長劍,發着滲人的寒光,他張開嘴巴,露出裏面滿口的尖尖獠牙,樣子猙獰無比,吼叫着朝我撲下來。

鬼皇不愧是鬼類中的至尊級別的強者,發出的氣息讓人不寒而粟,我記得落葉纔有一隻鬼皇,但,進入祕密組織這麼多天,我已經見到很多隻鬼皇了,不知道他們都是如何召喚出來豢養的,當然在這幾隻鬼皇中藍精靈的鬼皇實力無疑是最強的。

看着空中的鬼皇越來越近,我能感覺到整個空間被冰鎮,我凝聚自身全力,這次我沒讓狐狸姐姐出來,而是藉助研習的《巫經》祕法中的速度,迅速朝一旁躲去,留下一道黑色的影子。

怪秘之旅 (本章完) “跑?”

鬼皇沒想到我能快速的留下一道殘影躲過了它的迅猛一擊,它在空中也是異常的敏捷,揮動自己的變長的手臂朝我抓來,空中傳來噼裏啪啦的聲音。

我將渾身氣息全部膨脹開來,看到鬼皇掃來的巨長手臂,我身形再次朝一旁躲閃。

“轟!”

在我離開之後,我剛剛站的位置,巨石擂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並且出現了很多裂縫,可見鬼皇的攻擊是多麼的恐怖。

“難道你就會閃躲?”

龍飛怒吼着,他並未動手,而是在鬼皇后面畫符,血祭,爲自己豢養的鬼皇加特能量!

我想,這樣的操控與實戰纔是真正的玄門道法的比拼,曾經在玄門大會中的戰鬥,在現在看來就像是小孩子過家家一樣,真正的強者是要靠雄厚的道行和思維!

“上領三清,下應心靈;請動大神,調動大兵!”

龍飛用符文劍引動一張沾血神符,在空中揮舞,突然神符燃燒起來,化作一團白霧能量朝鬼皇身上飄飛過去。

經歷過幾次生死大戰,深入研習婆婆留下的三大古書之後,我不求快進,只求狠準!

我手上的藍色小短劍發出了耀眼的藍色芒光,大拇指上的扳指飛速轉動,濃厚的黑暗之氣這次直接竄進了小短劍內部,劍尖部位已經煉化成了黑色的實質性芒光!

“呼。”

鬼皇的暴怒起來“人類,難道你只會山閃躲麼?”它是鬼類中高級別的物種,經過不知多少年的煉化已經具有高智商的智慧,他能像人類一樣全局的思考問題,他的身份無論放在陰間還是陽世都是無比尊貴的。

而,現在它卻被一個看起來渺小的人類的戲耍,怒不可解,它將腿也給伸長,快速掃向那個白髮的人類,狂亂的陰氣將擂臺上黑暗之氣卷散。

“呼呼。”

狂亂的陰風吹散了我的頭髮,當鬼皇腿掃向我的時候,我將自身卷裹在黑暗之氣中,快速移動過去,並且跳躍起來,一劍朝鬼皇的腿部掃了過去“天玄地請

,律令九章,萬鬼伏葬!”

“噗哧!”

一聲撕裂的東西的響聲,我一劍刺進了鬼皇的小腿部位,藍色的芒光與黑色的黑暗之氣快速的吞噬它體內遺漏的出來的陰氣。

而後,我快速側身,朝藉助與我共生的小豬熊朝天空疾飛而去,不忘再次揮動小短劍掃向鬼皇頭部。

“啊,呃啊!”

鬼皇腿部受到了傷害,忍不住狂怒起來,它腿部的陰氣像是一根水柱一般疾射了出來,特別是那股藍色的芒光和黑暗之氣竄入它的腿部,它像是很疼痛一般,不停的甩動腿部和扭動身子,狂暴的陰氣從它腿部發出,巨石擂臺裂縫更加的多了起來。

但,此時的我已經藉助體內小豬熊的力量凌空而立,飛舞在半空。

這一切來的太過於突然,並且又是那麼簡單與直接,僅僅一個照面,鬼類至尊級別的鬼皇竟然受到了創傷,圍觀的衆人都充滿了震驚之色,很多人都站了起來,因爲激動,胸口急速的起伏。

這可以說是赤手傷鬼!

僅僅憑藉一把小短劍,就能傷了鬼皇,他們震驚之餘,都在對那個白髮年輕人的玄門道法實力忍不住讚歎。

天吶,這個年輕人竟然能凌空而立,他是怎麼做到的?

難道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某種傳說中的人鬼合一?

若是這般,那麼他的玄門道法一定突破到了某種根本無法預測的地步!

“好!”

“精彩!”

場外圍觀的那些青年強者發出了敬佩之聲,強者之間,雖有嫉妒,但,更多的都是敬佩,只要你是強者,在這裏都會受到尊重!

鬼皇聽到場外的人呼喊喝彩,這下徹底的狂怒起來“人類,去死!”它扭轉方向直接朝天空中的我衝殺過來,濃烈的陰氣恨不把我的臉皮給撕扯下來。

我知道這個鬼皇是徹底怒了,沒辦法,至尊級別的鬼類都是高傲的,它們除了主人之外都是目空一切!

“啊!”

鬼皇身子也拉長了,它虛幻的身影

在空中就像是不停轉換的紫色拼圖,整個擂臺上空轟隆隆直響,地上的龍飛臉色很難看,從他黑紫的臉色可以看出,他也是達到了暴怒無比的邊緣。

龍飛也是不曾想到,這個龍空竟然單單憑藉一把藍色的小短劍就能傷了他的鬼皇,這讓憤怒也震驚,他一直在想這個龍空的實力到底多強。

不過,震驚之後,他又恢復到了常態,他是清楚鬼皇的具體實力的,並且對自己信心十足,他不停的作法用血祭神符爲鬼皇加特能量。

這隻鬼話暴怒了,它不停的靠近我,想靠恐怖的實力將我碾碎,它甚至想要過來借體,我也不敢大意,雖然它腿部受到了傷害,但,我看到它竟然將那些侵蝕他體內的黑暗之氣逼了出來,鬼皇的實力不是一般的強悍,不愧是陰間至尊級別的鬼類!

我在空中雖然速度收到了鬼皇陰氣的束縛,但我一點都不敢怠慢,若是慢了一點點,我估計真的會被這個狂暴的鬼皇給擡手滅殺了!

“你註定是渺小的人類,接受我狂暴的攻擊吧!”

鬼皇咆哮聲,將整個空間內的陰氣都給震動起來,它延長的雙臂再次揮舞過來,上面指甲又變長了些許,陰冷的氣息環繞周圍,無比的滲人。

此生折花上青雲 在鬼皇手臂攻擊的同時,他的腿也變長朝我掃來,兩條悠長的腿就像是兩根盤旋的蔓藤一般,想把我捆綁起來。

我快速的閃躲,晃動手裏的小短劍,將劍柄處的手搖鈴急速的搖動起來,並且,我急速的朝下衝過來,在空中,我不可能堅持太久,空中作戰是鬼類極其擅長的,若是我一再的逞強,早晚都會被鬼皇恐怖的氣息擠壓成肉餅。

“砰!”

在我剛落地,頭上傳來了咧咧風聲,我慌忙就地一滾,緊跟着,巨石擂臺沙石飛卷,正中出現了一個很大的深坑。

然而,我根本就沒停歇的機會,在擂臺上龍飛握着符文劍,朝我強勢劈出一劍,微黃色的玄門之氣就像是點燃的巨大煙火,在距離我半米遠的時候,迅速的綻放,冷冷的空氣,想一把把尖刀刻在我的臉上。

(本章完) 然而,我根本就沒停歇的機會,在擂臺上龍飛握着符文劍,朝我強勢劈出一劍,微黃色的玄門之氣就像是點燃的巨大煙火,在距離我半米遠的時候,迅速的綻放,冷冷的空氣,想一把把尖刀刻在我的臉上。

龍飛整個人處在一片微黃的玄門之氣中,但這股氣息,我好生的熟悉,但,現實卻輪不到我過多的去想,他強勢的一擊已經臨近了!

我怒吼一聲,將所有氣息灌入藍色小短劍內,在古河村兩年封閉的研習修身養性,我也不是白練的,唰的一聲,小短劍因爲龐大的力量灌入其中,它出現了細微的顫動聲,並且整個劍身出現了藍黑兩股氣流。

“啵!”

這兩股氣流隨着我的揮動,它們猶如狂暴的蛟龍,在空中吼叫着,朝龍飛攻殺了過去,藍色和黑色的芒光就像是兩隻巨大的龍舌一般將那股微黃色氣息給吞噬掉。

霎時,與龍飛發出的氣息相碰撞,天空中發出了轟隆隆的巨大響聲和劇烈的震感波動,並且發出像燃燒的巨大火球一般的紅色火焰,在空中打了幾個旋轉,隨後衝向高空,徹底的崩裂開來,染紅天空一片片雲彩。

擂臺上的我和龍飛,都受到了這個氣息的排斥,龍飛倒飛出數米遠的距離才停下身子,而我更是倒退了數步,隨後,我沒敢停留的一飛沖天,因爲鬼皇的攻擊已經臨近了!

當天空中被剛纔兩股氣息相撞發出的火紅芒光染紅時,圍觀的人再次發出了喝彩聲:強悍!

是的,這纔是終極強者捨命忘我的巔峯對決!

當然,這些圍觀的人,在驚歎兩個年輕強者實力的同時,也都慢慢的遠離擂臺,他們也怕被無辜的波及。

“轟!”

鬼皇的攻擊又到了,他伸展的手臂就像是一束危險的激光,攜帶着陰間恐怖的旗下朝我橫掃而來“人類,快快召出你的鬼類,和我決一死戰!”

在龍飛和這個鬼皇的上下夾擊之下,我顯得很被動和吃力,我能聽到鬼皇手臂上發出了呼呼的風響,絕對不能大意,我按照《巫經》裏的祕術不規則的曲線閃躲起來,空中出現了很多被黑暗之氣卷裹的影子。

玄門正道的高深境界:幻影!

場外的人又是禁不住高呼起來,甚至又有些人快速的靠近了擂臺,他們想看個究竟,畢竟這套祕法已經消亡了數百年,然而,現在竟然被這個白髮的年輕人用了出來。

冷惜也是瞪大了眼睛朝擂臺上空看去,看到天空中留下一排排的殘影,忍不住嘆道:這個人要比我猜測的強悍的多,難道這真的是玄門正道的幻影?

很多祕密組織的教官和那些高層領導也都站立了起來,他們眼神中充滿了難以詮釋的含意,複雜,太過於複雜了,他們有震驚,有質疑……

祕密組織內部最高層的那些老古董們也都是吃驚,這個白髮少年竟然使出了消亡數百年的玄門正道祕法!

那個駝背的山羊鬍子老者,捋着鬍子站在閣樓上朝這邊望着,他眼神裏也滿是疑惑,他仔細看過之後,確定這不是幻影,因爲那個年輕人的身上滾動的竟然是邪惡的氣息,這或許是哪種和玄門正道相近的巫術。

“呵!”

龍飛在擂臺上揮劍攻擊,一束束微黃色的芒光就刺穿空氣,朝我攻殺過來“殘影?哼!那就比你誰的速度快!”隨後他身子也被一種微黃的芒光所包裹,他也快速移動起來,在擂臺上同樣也出現了很多黃色的殘影。

又是殘影!

場外的人再次驚呼,龍飛不愧是紫楓堂第二超級變態。

在龍飛和他的鬼皇夾擊下,我不得不在空中來回閃躲。

“嚓!”

鬼皇胳膊再次掃來,速度很快,眨眼就到了我面前,我來不及躬身,長長陰冷的指甲就劃破了我的胸膛,衣裳破裂,發出了嚓嚓咔咔的聲音,胸腔留下幾道鮮明的血印子。

陰冷的氣息順着傷口鑽進我的身體內,讓我忍不住打了寒顫。

“人類,你終究還是弱小!”

鬼皇近距離傷害了我,忍不住狂傲起來,嘴角發出蔑視的微笑“召出你的鬼類吧,我可以讓你們同生共死,哈哈。”傲世一切的笑聲衝破雲霄。

“唰唰”

鬼皇一招得手,又快速的發出了連續的攻擊。

我有些驚然

的朝一旁躲去,但,我腦海裏有一個類似與悲鳴的鳥類聲音含糊其辭的說道“不要慌,讓邪惡充滿人間,就是他的死期!”

這個聲音來的很突然,消失的也很快,讓我抓不到任何痕跡。

此時,我慢慢讓內心歸於平靜,快速的在鬼皇與龍飛的夾縫中閃躲。

一時間,戰場之中寒風呼嘯,微黃色的芒光就像是針一般衝向天空。

“龍空,難道你就會跑麼?”

龍飛在擂臺上留下一道道殘影,跟着我空中的軌跡不停變動方向。

“哼,廢話真多,我僅憑一人之力,對抗你和你的鬼皇,你們兩個無恥的東西,已經過去一刻鐘了,也沒見把我怎麼樣?也不知道是誰弱。”

我在空中挖苦道:“龍飛,你有種就把你的破鬼皇收起來,我們單打獨鬥,帶一個不上臺面的鬼皇,你有什麼可囂張的?”

龍飛和他的鬼皇聽了我的話,都是立刻暴怒,恨不現在就把我抓下來分吃了我。

對,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玄門之道,主要練心,次要練氣,心智若亂了,這人也多半能發出五分之三的實力。

龍飛冷哼一聲,他並未接我的話,他不是傻子,現在的他玄門道法雖然深厚,但我的趕屍祕術也不差,他可是在兩大堂口大戰中見到過,單憑他的玄門道法,估計不出一分鐘就能被我操控。

現在他憑藉鬼皇不但能打壓消融我,他們形成合圍之勢,要不了多久就能滅殺我。

“龍空,放我出來,你在幹什麼?”

狐狸姐姐在我做的黃紙封印盒子內,聽到外面的嘈雜和風聲,對我吼道:“快點放我出來。”

“我這是在積攢對高級鬼類的作戰經驗,日後若想追尋那些紅蜘蛛印記的人,就必須要經歷百戰,他們指不定比這個龍飛厲害多少倍,他們豢養的鬼類天知道達到了何種境界。”

我朝擂臺之外飛去,急急的對狐狸姐姐說道。

然而,就在我朝下飛去的時候,鬼皇從空中也俯衝而下,當鬼皇俯衝的時候,我迅速轉身,揮動藍色小短劍劈了過去,我體內那股邪惡的氣息又甦醒了。

(本章完) 我雙眼黯淡下來,在那股邪惡氣息的帶動下,我本身體內的四股氣流也跟着匯合進入小短劍內,狂暴的氣息引體而出,直接劈向鬼皇變長的胳膊。

鬼皇感覺到了這個邪惡的氣息,轉身快速嗚叫的閃躲,並且滿臉驚恐的看着我。

“休得張狂!”

龍飛集中全力雙手引動黃色的玄門之氣,跳躍起來掃向我,他不想讓這個龍空再傷了他的鬼皇,狂虐的玄門之氣,如同翻滾的烏雲,朝我卷壓,有種毀天滅地之勢!

我冷笑一聲,快速搖動手搖鈴,操控快要脫體而出的小豬熊繼續高飛,龍飛以爲我要逃,連續劈出了三劍,氣流在空氣中滾動,勢若橫掃千軍!

我快速搖動小短劍劍柄位置的手搖鈴,狂暴的屍氣從我體內猶如幔布一樣狂卷而出,捲動龍飛發出的玄門之氣,揮動小短劍猛然朝空中的鬼皇擊打過去。

空中瞬間爆發出了轟隆隆的響聲,炙熱的藍色和黑色夾雜的芒光就像是從地上射向天空的閃電霹靂,在接近鬼皇的時候,方圓十米的高空全部處於白熱化狀態,高傲的鬼皇竟然迎了上去,它雖有膽怯,但它並未生出懼意,只因他太過於高傲。

但是,等鬼皇真正接觸這股狂暴的氣息之後,臉色大變想要抽身逃跑,這是我和龍飛的兩股超強氣息,它硬抗不住,時間沒允許它真正逃掉,集結了我和龍飛兩股力量的一擊在空中撒開了大網,一下子鋪蓋下來,將鬼皇徹底打壓下去。

“轟轟”

兩聲巨響,鬼皇身上遺失了更多的陰氣,它哀嚎一聲,整個身子朝下墜落。

這個時刻激動人心,場外的那些圍觀的人都木楞了下,隨後是一陣高聲喝彩。

那個一頭白髮的年輕人龍空再次成爲談話的焦點,憑藉一己之力重創了鬼皇!

鬼皇是何等高傲的鬼類存在,沒想到這個年輕人竟然能憑藉自身實力與鬼皇和一個青年強者相抗橫,不得不讓人驚歎。

這個名叫龍空的年輕人一定會一飛沖天,這是毋庸置疑的。

龍飛是何等人物,他可是整個祕密組織公認的絕頂青年強者,他的實力自不用說,問題是他還豢養着一隻至尊級別的鬼類,他們加在一起竟然不能抗拒一個年輕的趕屍人!

巫族趕屍一脈到底是多麼的強悍,這個年輕人實力到底達到了何種境界?

這是很多人都存在腦海裏的疑問。

更有人大膽猜測這個年輕的趕屍人實力或許已經和白風堂第一強者冷惜持平!

冷惜本人則是雙臂環抱於胸前,冷冷的看着擂臺上的兩個激戰的年輕人,她嘴脣輕啓喃喃自語:“趕屍人?難道他真的是巫族趕屍一脈的傳人?”她眼神逐漸變得明亮起來。

擂臺之上,廝殺已經進入了血腥的殘暴程度。

龍飛雙眼瞪得很大,脖子上青筋畢露,滿臉通紅,眼球竟然變成了一種土黃色,他拿着符文劍的手顫動了起來,能看到上面跳動的血管。

“啊!”

鬼皇剛挨着地面雙手揮出兩掌,藉助反彈之力衝向高空,在空中不停的發狂,揮動雙臂朝我迅猛抓來,顯然已經處於癲狂的邊緣。

帝師點江山 鬼皇將自身實力發揮到了頂端,每攻擊一下,就攜帶了巨大的陰氣,冰冷陰森的氣息,將我根本不敢與之抗衡。

此時,地上的龍飛,已經不再攻擊我,他居然閉上了眼睛,他的周身流淌着微黃色的芒光,就像是一個氣罩一般保護着他,而他嘴角快速蠕動,念動着什麼咒語,突然,他躍身而起,甩出幾張沾血神符不停的揮舞,他的速度在迅速加快,在比武場上形成了一道道殘影。

我就知道這個龍飛一直在隱藏實力,他現在估計是在觸發某種玄門禁忌之法,他要對我發動致命的攻擊了。

鬼皇看到龍飛的所爲,而後也迅猛的朝我攻擊,它的指甲再次變長,它的腿變長之後就快速旋轉起來,就像是一根轉動的長

矛,一道道白色的芒光從裏面射出,朝我捲來。

這次鬼皇的速度竟然如同閃電霹靂,快的我根本就反應不過來,縱使我躲閃,但,腰部瞬時被鬼皇掃了了,我忍着冰涼的劇痛朝後撤去,它的又一次攻擊再次襲來。

我發現躲閃是沒有用的,我將渾身的氣息再次凝結於小短劍之內,那個搖鈴高空晃動起來,我能感覺出體內的小豬熊想要破體而出,此時,我絕不能讓小豬熊出來,若是它出來,我就借不了它本體的力量,實力怕是會迅速下降兩層。

“咿呀!”

我忍不住大叫起來,在空中狂飛了幾下,將小豬熊再次壓制在體內,隨着我渾身氣息的灌入,藍色小短劍發出了轟鳴的嗡嗡聲,我知道它也達到了承受的範圍之內,我直接停止飛行,面對鬼皇,用盡全力劈了出去。

如同匹練一般的芒光,就像是燃燒的藍色球體,夾帶着濃濃黑氣朝鬼皇滾動過去,浩瀚無邊的邪惡氣息充斥當空,甚至發出了幽冥地獄般的吼聲,這股力量呼嘯而過,引動天空鉅變,震耳欲聾的聲音震懾着那些場外的所有人。

鬼皇怒吼連連,它身居下方,朝我不斷的攻擊,然而,那團猶如藍色火球一樣的恐怖之力如同泰山壓頂一般壓了過去。

“砰!”

這次巨響將整個比武場都震動搖晃起來,那些離得近的人都不約而同的用玄門之氣撐起了一個氣罩,將自己籠罩其中,以免受到傷害。

“恩啊!”

霸道總裁太纏人 鬼皇嘴裏不停的噴灑白色的陰氣,它身子劇烈扭曲起來,它的肚子上竟然出現了一個黑色有碗口那麼大的洞,濃黑色黑暗之氣和邪惡之氣正在朝裏面不停的灌入,它不斷的發出了悲苦的吼叫,整個身子在空中發狂的亂舞,不分方向的發出了攻擊。

我急速的落在比武場的角落裏,雖然我這次重創了鬼皇,但我自身也好不到哪裏去,我也被那股兇猛的氣息給反彈了回來,胸口一陣氣血翻滾。

(本章完) 濃黑的黑暗之氣朝鬼皇的肚子上那個洞狂猛的鑽入,企圖侵蝕它的整個身子。

鬼皇處在了怒至狂癲的邊緣,它在空中不停的嘶吼,聲音悽慘哀絕。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