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的訪客,讓薛通大感頭疼。

七煞盟樊如花。

樊如花一改往媚眼,笑吟吟說道:「薛道長好久不見,如花有事相求。」

薛通知其心思,樊如花借故近乎,此女姿色天資俱佳,修為已是先天初期。

他想起費冉,因自己冷漠致其格大變,對樊如花的態度,故而變得謹慎謙和起來。

「樊道友好久不見!」

「如花聽說薛道長力斬琴蟲,保留了部分蟲屍,那可是斑狼蛛的極佳補品,可否賣些給如花」

「嗯,樊道友的蛛毒也給我幾瓶吧。」

兩人交換了靈物,樊如花又道:「今後類似的毒蟲屍體,薛道友可要給我留點。」

「好說,好說。」

薛通耐心陪樊如花說了一陣,客氣送走。

遼山大營隔便有一趟騖船飛往沅城,前線已傳來蠻族零星擾的消息。

……

六千裏外,地底石室。

森詭異的光線,石室飄一股濃郁的腐屍氣味。

屋正中石台,躺着一具乾癟發黑的屍體。

癟屍竟然坐起,張嘴吸氣,屍氣進口的一瞬,只見絲絲綠光,翻滾入腹。

屍肚漲大如瓜,綠濛濛愈發可怖。

癟屍鼻耳冒出淡淡白煙,肚子一點點縮小,直至煙霧散盡,癟屍又直躺了下去。

石台周遭,一地的腐屍,屍表黑綠小蟲爬動,屍氣漸漸又變得濃郁起來。

癟屍兩時辰吸氣一次,腐屍五即消失無影,連白骨亦不復存在。

癟屍轉動儲物手鐲,飛出一具具人屍,黑綠小蟲很快覆滿屍…

癟屍的右臂,足足了十隻手鐲。

……

萬乾西北,稔城。

大盛玄界聚集,除了玄古神教三支,七七八八的宗門來了十餘宗之多,稔城乃異國地界,原先的等級尊卑變得不那麼明顯,大盛玄門難得平等相聚。

加上數量更為龐大的聖盟武者,稔城與南方的沅城一樣,從未有如此多的玄界中人。

私下的靈物交易大行其道,每個人都在作儘可能充分的準備。

西五街,鷺園。

闕仙宮主藍紫、副宮主賈妙霖、仙使關慕晴。

「慕晴,多年罕遇的機會來了,宋昌捷也在稔城,你找機會殺了他!」

關慕晴子一顫,「師傅非要徒兒親手殺他嗎徒兒做不到!」

「不過此關,你非但做不宮主,為師還會廢了你修為,將你逐出仙宮!」

「師傅放過徒兒吧,不要讓慕晴做這種人倫喪盡之事!」

「哼!絕無可能,你考慮清楚,時間不多了!」藍紫說完,起隱入內屋。

關慕晴抽啜抹淚,賈妙霖任其哭了小會,說道:「慕晴,你不邁過此坎,宮主是不會放過你的,仙宮要殺宋昌捷,可謂機會良多,但宮主一定要你親自動手。」

關慕晴抬起頭,淚珠滾落,多年的愁緒竟讓她變得消瘦起來,肌膚亦不再光滑。

「你們別再折磨慕晴了,我殺父,宋昌捷拋棄我母女,罪不至死,仙宮實不能放過,自去懲罰他好了,慕晴見死不救已然不孝,豈能親手…,簡直天地不容!」

「慕晴,以前你修為不濟,修了冥武經,煉至先天,而今武力已在宋昌捷之上,宮主三番五次勸你動手,拖延下去,不但救不了宋昌捷,宮主暴怒之餘,極可能殺了你一家三口!」

「只消殺了宋昌捷,解開宮主心結,仙宮數十年間保留的資源必和盤托出,加封你為大仙使,五年後繼位。」

「宮主說了,即便你恨她一世,甚至修為超她后報仇,亦在所不惜。」

「你若盼宮主回心轉意,那是絕無可能!」

「仙途無,你過不了此關,終究還是泛泛之輩。」賈妙霖說道。

「慕晴不能做!」關慕晴失聲痛哭。

賈妙霖嘆氣不語。

關慕晴哭完,恍惚出屋。

她六年前晉級先天,藍紫便軟其母,使關慕晴無法攜母出逃,迫其殺生父宋昌捷。

關慕晴搖搖晃晃回屋,愁怨難當,乾脆修鍊起冥武經。

只有煉功時,方能將痛苦拋至腦後。

幾年來她發了瘋般修鍊,法海成長的速度竟和後天時相當,武力飛速增長。

「宮主,慕晴會否承受不了,做出傻事」

「不會,只要她還能通過修鍊排憂,她的意志便會愈發堅強,對武道的渴望,亦會動搖她不殺宋昌捷的決心。」

「她如今的狀態,最適合修鍊冥武經。」

「倘若慕晴最終不肯,武力又接近了宮主,那…」

「那就殺了她!」藍紫的語氣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宋昌捷因故死了,慕晴沒機會了呢」

「她錯失良機怪誰那我就廢其修為,將她母女逐出仙宮!」

賈妙霖不打了個寒戰。

「怎麼,你想替她說」藍紫冷麵如霜。

「屬下萬萬不敢,宋昌捷罪該萬死,宮主意在維護神聖宮規,亦是為了慕晴,她若能跨越此關,前途無量!」

……

萬焱聖盟,朝暉。

萬乾王、聖盟十八長老齊聚。

副盟主蘇遠澤說道:「邊境零星的戰事愈演愈烈,已到決斷之時,究竟該戰該和」

「取決於實力和損失能否承受,萬乾百姓三百年未曾經歷戰爭。」另一副宗主金緯說道。

「獅部狂妄自大,條件分毫不讓,聖盟憑人族修士相助,實力大優,損失再大也得拼。」聖盟長老言道。

「我擔心獅部出頭在前,熊部虺部使壞在後,若蠻族合力,勝負的天平就…」蘇遠澤道。

「我已下令西部百姓內遷,是戰是和,全由聖盟決斷。」萬乾王韓肇說道。

支持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夥伴!找不到書請留言!許菀努力逼着自己鎮定,她脊背靠在門上,每一寸肌肉都繃緊了,周斌那淫邪的嘴臉,讓她幾乎作嘔,她從來不知道,男人到了這個年紀,還能這般的猥瑣噁心。

「周伯父,您和我父親是至交好友……」

「菀菀,這你就不……

《陷入熱戀:蕭先生輕輕親》第057章看到許菀的慘狀,蕭靖川震怒 因為她並沒有在這個房間看到慕胤宸的身影,也怪她心思太急,一時間忘了。

堂堂一國太子,有身懷極好的武功,又怎會被歹人所害,真正被害的是自己。

冠榮華沒有廢話,與幾名黑衣人纏鬥在一起,索性幾人武功不高,對付起來也不是很費力,冠榮華想儘快解決,脫險才好。

打著打著,幾名黑衣人突然急急地退了出去,冠榮華來不及思考,先走為上。

等她沖向門邊的時候,卻發現這們已經被堵死,外面放了類似大石頭的東西,冠榮華冷笑一聲,沒想到這些人為了對付自己也是下了功夫。

冠榮華並沒有放棄,門口出不去,她從房頂出去總行了吧。

當宋貞顏得逞自己的毒計成功時,冠榮華已經從房頂沖了出去,只聽噼里啪啦的聲音響起,冠榮華竟然從屋頂沖了出去。

驚呆了等著看好戲的冠容月和宋貞顏,二人嘴巴張的大大的,冠榮華看著眼前的二人,目光一暗。

她沒說什麼,只是轉身立馬飛走了,最起碼知道了背後作亂之人,還不知道後頭會有多少人,立即便離開了。

「對付冠榮華,你竟然用這麼簡單的法子,真是低估她了。」

「哼,說的你好像很高級一樣。」

二人簡單的進行了眼神交流,便各自去了各自的地方。

冠榮華吃了虧,知道做事不能再這麼魯莽衝動,想了想還是去了京郊衙門打聽打聽情況。

由於特殊時期,大街上人少的可憐,只有衙門門口還站著兩個身材中等的侍衛,看到冠榮華這麼個嬌弱的女子出現在衙門門口,出聲道。

「幹什麼的?現在特殊時期,就算是女子也不應該到處走動,趕緊回家裡去吧。」

「我要見太爺!」

什麼,這女子口氣這麼大,一來就要見他們縣太爺,難不成她不知道縣太爺人忙事多嗎?

「去去去,閑雜人等不要在這裡搗亂,太爺正招待貴客呢。」

其中一個侍衛看也不看就擺著手吆喝冠榮華,而另外一個侍衛則是失語地瞪大了眼睛,指著冠榮華說不出話來。

「你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把她趕走!」

「她她她……」

「她怎麼了,長的漂亮一點就把你老呆了,真是個獃子。」

「你自己看啊!」

那侍衛心裡著急,直接讓另外一個侍衛自己看著,那侍衛不經意間轉頭,看到冠榮華手中的令牌,穆的瞪大了眼睛,連忙跪了下來。

「參加上官大人,不知大人來此有何要事?」

他認得清楚,這女子手中拿的是一品官員的令牌,而京城中剛剛封了以為一品女官,官大一級壓死人,更何況冠榮華已經頂了天,而他只是個小小的衙門侍衛。

剛才他對待一品大員是什麼態度,那簡直可以殺頭了好不好。

「無事,帶我去見你們太爺。」

冠榮華淡淡出口,剛才她確實是事先沒有表明身份,這兩個侍衛也是好心提醒,她也不會無故遷怒。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