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之風!那幽冥之風頓時化作幽冥龍捲,威勢滔天,然後那之前融合的絢麗意志力量湧現,那裡面可是蘊含著三種意志力量,劍道意志,風之意志,火之意志,恐怖厲害,強大的很。

只見的絢麗意志力量和幽冥龍捲飛入葯鼎,頓時精神力的消耗暴增,辛虧有著回神丹,不然恐怕凌浩撐不住。

葯鼎中,幽冥龍捲和絢麗意志力量融合在一起,變成一絢麗的龍捲風,但是其中的幽冥之風清晰可見。

「轟!」

頓時那龍捲便是將丹藥捲入其中,片刻后,丹藥爆發出晶藍色的光芒,聖潔美麗,宛如大海一般孕育生命。

「紫火漩渦!」凌浩輕聲低喝,葯鼎之中噬火噴涌而出,瞬間凝聚成一巨大的紫火漩渦,丹藥臨空而立,直直的跌落紫火漩渦中。

「轉!轉!」凌浩再度兩聲大喝,那漩渦旋轉的速度瞬間加快,但是精神力的耗費也是極大的,丹藥在其中像是在接受洗鍊,只要待得紫火漩渦消失后,那三紋孕靈丹便會真正煉製成功,品級可達到五品初期層次。

————————————————————————————————————————————————————–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張義想了想後迴應道:“老爺、已經打聽清楚了,那個蕭青山身旁的張小花就是個山匪,至於他現在據說剛剛晉升武師後期!應該不足以掛齒!”

“嗯、那既然這樣,你就先下去、召集一下人馬,一會隨我前去那酒樓,把該屬於我的、還有即將應該屬於我的東西拿回來!準備好接手崔家所有的店鋪!明白嗎?”

張義心中不免有些激動地連連應道:“我知道了,恭喜老爺、賀喜老爺,等了幾十年,今天終於要達成所願了!”


宋老虎哈哈一笑說道:“嗯,這個是該恭喜!放心、你也是跟了我這麼多年,我不會虧待你的,等着一接手崔家的店鋪、穩妥以後,那邊就交給你去管理吧。”

“謝謝老爺,謝謝老爺,張義定不會辜負老爺的一番栽培地。”張義喜不自禁地張口說道。

宋老虎伸手撫着下顎的鬍鬚,微笑着說道:“嗯、那你先下去吧,趕緊組織一下去。”

就在張義連連答應着後退時,路過窗外,聽見了這些事情的宋冰,氣呼呼地咬了咬牙、沉默片刻後一跺腳,急忙出了門小跑着便往‘有間酒樓’趕去。

當氣喘吁吁的宋冰一路跑到,有間酒樓時,只見趙招財、正滿臉無精打采的趴在櫃檯上,一隻手胡亂着擺弄着賬本,但是從他的神色當中能看的出來,這趙招財的心思還不知道飛到哪裏去了。

“你怎麼還有心思,在這裏搗鼓這個啊,我爹要對你動手了,還說要準備接手崔家的家業呢,招財哥,反正事情我已經告訴你了,你自己瞧着辦吧”宋冰上氣不接下氣地對趙招財說道。

“不可能吧?早上的時候,伯父他不是還好還好的嗎?!”趙招財有些不相信的對宋冰說道。

宋冰滿臉焦急的神色,大聲的說道:“那你就是在以爲我騙你是了?你愛信不信吧?!”

“招財你看你!來冰冰、別生氣,過來和姐姐我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潘潘見宋冰氣呼呼地對趙招財無緣無故地發這麼大的火後,輕聲細語的對宋冰說道。

“嗯!”宋冰白了一眼趙招財後,轉過身來走到潘潘身邊,張口連忙說道:“剛纔我在家裏,聽到我爹和張管家商量着要,拿回自己的東西,還有要搶奪崔家偌大的家產呢,我就趕緊跑過來說一聲了。”

“哦、是這樣啊,招財你過來”潘潘對着招財伸手招呼到。

“怎麼啦,大嫂?”趙招財連忙兩步當作三步的走到潘潘身邊問道。

潘潘秀眉微微皺起,沉聲說道:“你都聽見了吧?這事情你想怎麼處理?”

趙招財嘆了一口氣,說道:“還能怎麼着啊,手心手背的都是肉,你說讓我怎麼着?要是真像冰冰說的那樣,我只能和他好好談談了。”

潘潘剛要說些什麼得時候,只聽的從酒樓外面傳來一陣喧鬧聲!緊接着一道聲音響了起來。

“還能怎麼好好說啊,蕭青山現在生死未明,那個張小花去了也怕是隻有送死的份,現在我只是拿回屬於我自己得東西而已!”宋老虎語氣慎重的說道。

說完後宋老虎直接走到,宋冰的身邊,對着她張口訓說道:“你啊你!你讓我怎麼說你纔是啊!哎、這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女大不中留、你看你的胳膊都拐到那邊去了!”

宋冰張口迴應道:“爹啊、你不要再錯下去了,你看那崔家都成了什麼下場了,女兒這也是爲了你好啊。”

宋老虎冷哼一聲道:“爲了我好!爲了我好,你這個做女兒的就不應該給他們通風報信!還有你別拿崔家那個人和我比!他成了那般下場完全是因爲蕭青山、而現在蕭青山,自身都難保了!怎麼能來對付我?!”

就在這時從門外傳出一道洪亮的聲音說道:“是嗎?蕭兄弟是不在這裏、但是還有我、張小花!只要有我在這裏,就不允許別人動我蕭兄弟的東西!”

走進門來的張小花往哪裏一站,朗聲說道:“沒人能來對付你嗎?那我來對付你!!!”

潘潘再聽見這道聲音的同時,在第一時間就往那發出聲音的地方望去,這一看只看得她眼淚止不住地、直往下流。

只見張小花渾身衣衫破碎、上面沾染着點點血跡,明顯是剛剛經歷了一番激戰!只是從他那站立的筆直的身軀來看,卻看不出一絲受傷的痕跡;但是這一切真的像表面所看到的那樣嗎?

當張小花在蕭青山的囑咐下,拖着受傷的身軀來不及療傷、便急忙地回到樓,準備按照蕭青山的囑咐向小武、訴說解釋一下,蕭青山的危險情況時,卻不想正碰見了這一幕!

張小花遠遠地看着宋老虎帶人,闖進這有間酒樓時,就在心裏暗暗叫苦地想到:

“看來這蕭兄弟、還真是有預見之明啊!早就斷定這宋老虎、狼子野心,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只是這宋老虎現在整的也太不是時候了吧!不過既然這樣我總不能眼睜睜的看着蕭兄弟的這些苦心白費吧,不行我要阻止他!”

宋老虎這時才仔細上下的打量着張小花、片刻後不屑地說道:“怎麼就你自己回來了?那蕭青山呢?不會是那啥了吧!就你現在這個樣子、我想也已經是身受重傷了吧?!別硬撐着了、今天誰也阻止不了我!”

“爹!你快醒醒吧、別再犯糊塗了!”宋冰見到這大有一言不合,便要爆發一場大戰的場景,不由地朝着宋老虎喊道。

“張義,喊人把小姐帶回去!冰冰我告訴你、我等這一天,都等了幾十年了,今天這青雲鎮將屬於我宋老虎一個人的!這次我是真的不能再由着你了!”宋老虎沉聲喝道。

趙招財見幾個下人在張義的指示下,一步步的向宋冰走來,心下微微動起火來,快步走到宋冰面前,把她擋在了身後輕聲說道:“別怕、有我在!”

隨即緊盯着幾個走上前來的下人怒喝一聲:“想要找死的儘管過來便是!”在說話間,只見在趙招財的身上浮現出一套元氣紗衣!

PS:說一下哈,好累啊 ,那個就讓頂針歇會兒吧,透漏一個消息、頂針是個四指禪,連着幾個小時有點累了,我的活動活動,謝謝啦!還請兄弟姐妹們支持頂針!支持叱吒乾坤! 紫火漩渦逐漸變的淺淡起來,眼看快要消失了,這時凌浩咧嘴一笑:「終於要煉製成功了,這可是我第一煉製的高品級的丹藥。」凌浩欣喜道。

丹藥分為一至九品,而五品以下為低品級丹藥,五品上為高品級丹藥,這是一個大的分階,同樣的也是一個比較有意思的分級方式。

凌浩所煉製的三紋孕靈丹乃是五品丹藥,雖然處於初期,但也是越過了五品拿到坎,所以稱作高品級丹藥也不為過。

呼!

終於,那紫火漩渦消失在房間中,露出一晶藍色的漂浮在半空中的丹藥,形態圓潤,看起來宛如大海那般明亮,溫和。

「三紋孕靈丹果然名不虛傳。」凌浩心中感嘆道,根據一些古籍上面記載,三紋孕靈丹孕養靈魂之功效在六品丹藥中也是無人能敵的,只有七品丹藥才可完全超過,至於五品丹藥中那更是不可能有,所以凌浩感嘆著三紋孕靈丹的厲害,站在它面前都感覺到自己的靈魂受到了洗滌一般。

嗡嗡嗡……

半空中漂浮的三紋孕靈丹爆發出晶藍色的耀眼光芒,現在外界正處於黑夜,無人能夠看見這道衝天而起的晶藍色光芒,,所以凌浩也不擔心。

待得光芒散去后,丹藥緩慢的滑落到凌浩的手中,感受著那撲面而來的澎湃靈魂氣息,就連凌浩也感覺到了靈魂在震動。


「今晚師父就要醒了,我心中也算是接了一個疙瘩。」凌浩笑著,他的心神沉入麒麟玉佩之中。

雙眼凝視著那碧綠色的世界,在其最中間有著一道靈魂,此刻全無氣息,但是卻依然活著,因為凌浩可以感受到陣元此刻的狀態,很虛弱,只要是受到一絲一毫的變故恐怕都會消散至虛無。

凌浩不敢怠慢,這可是是他的師父,是自己親如父母一般的人。

將丹藥放在那靈魂的正上方,丹藥順勢落了下去。

虛弱的靈魂體感受到那晶藍色的光芒一陣震動,突然湧上了一絲生機。

「有效!」

凌浩眼瞳狂喜之色流露而出。

那晶藍色的光芒在洗滌著虛弱的靈魂體,逐漸的生機從一開始的全無到薄弱,從波若道此刻的澎湃,每一道步驟都是三紋孕靈丹的奇特藥效所化。

漸漸的,三紋孕靈丹化作一滴晶藍色的液體,那液體蘊含著無比澎湃的靈魂力量,像是海洋逐漸融入了陣元的靈魂中。

嘩啦啦……

嘩啦啦……

水聲不斷響起,那晶藍色的液體彷彿無窮無盡般,一點一滴的融入陣元體中。

看著這景象高興,他的師父中原要蘇醒了,他內心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想哭但卻哭不出來,但是他知道此刻他內心很高興,真的很高興。

晶藍色的液體終於全部融入了陣元靈魂體中,在靈魂之上每一絲一毫都有著淡淡的藍色波紋,凌浩知道那是什麼,那是三紋孕靈丹的「固靈紋」。

固靈紋擁有奇效,可穩固靈魂體,從而在靈魂體蘇醒后但依然可以無聲無息的孕養靈魂直到靈魂體找到一副完整的肉體才會消散。

凌浩也不知道這固靈紋是誰發明的,但是毫無疑問這絕對是為陣元量身定做的,那一絲一毫的融合在陣元的靈魂上沒有絲毫的偏差,顯得順風順水。

「呼……」

凌浩輕呼一口氣,現在所有的事情已經完成了,就等待陣元醒來了。

凌浩心神退出玉佩,他雙目向著窗外看去,此刻已經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天空中明媚的陽光灑落下來,顯得格外美麗。

「看來過去了不少時間,應該去漸漸雪蒼狼前輩了。」凌浩自言自語,卻不知門外雪蒼狼早已經到來。

「凌浩小友!」

「蒼狼前輩。」

「這兩天見你沒有動靜就沒有打擾你,不過今天來此是迫不得已啊,冰雪聖域盛會明日就要舉行了,你的那幫朋友們早已經過去了,就等你了。」雪蒼狼笑著,但是語氣中帶著焦急。

凌浩一聽,站起身來,雙拳相抱:「抱歉蒼狼前輩,這兩天我正在煉丹所以有所耽誤,讓蒼狼前輩擔心了,不過我並不知道冰雪聖域盛會舉辦地點,所以還請蒼狼前輩為我引路。」

「這好辦,冰雪聖域盛會據此地不遠。」說罷,雪蒼狼就帶著凌浩出了雪家,在此之前他們還向雪家家主說了聲。

當時雪家家主告訴凌浩:「凌浩小友,此去冰雪聖域危險重重,切記小心行事,不要輕信任何人。」

當時凌浩也是點頭不止,他覺得這話確實很對,想必那冰雪聖域也是危險無比,不過危險同樣也代表著讓人眼紅的機緣。

凌浩和雪蒼狼在空中極速飛行著,劇雪蒼狼所說,此次冰雪聖域是多年來最大的一次,距離雪家千里之外,在涵雪城的最北面,可以說那裡才是涵雪城最寒冷的地方,就連一滴水都來不及觸及地面便會被凍成冰塊。

不久后,凌浩來到了這冰雪聖域盛會的舉行地點,在這裡他並沒有發現司徒盛傑和幽蘭他們,想必他們也是找到了住處,凌浩也不用太擔心,畢竟神秘人實力強大,而且他想相信神秘人不可能在幽蘭他們遇到危險的時候不出手。

淡淡一笑,跟隨者雪蒼狼來到了一處地方,那裡是一巨大的城池,白茫茫的一片,也不知合適那矗立在涵雪廣場上的冰雪女神雕像如今竟然是被搬到了這裡。

「這裡只報名處,我已經替你報了名,但是依然需要去報到說明你來參加這冰雪聖域盛會。」雪蒼狼指著那邊一處不起眼的桌子,那裡便是冰雪聖域的報到處。


「這冰雪聖域的主辦方倒是嚴謹。」凌浩心中暗道,其實一般情況下著報到算是麻煩,但是這冰雪聖域主辦方依然這樣做,這說明此次盛會的重要性。

————————————————————————————————————————————————————–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別怕、有我在!”

被趙招財一伸手一把拉到身後的宋冰,此時腦海裏空白一片只有趙招財的這句話在不斷地迴盪着!能有這麼一個人在這種時候,挺身而出!還有什麼可求呢?

而強忍受着身上疼楚的張小花,在聽到了趙招財的這一句無比煽情的話語後,儘管是在這種一觸即發的情況下,仍然是不可避免的在心裏對趙招財豎起了一根大拇指,暗道一聲:“這小子、有才!”

被管家張義指示過來的幾個家丁,看着趙招財這般動作後,頓時停在了原地個個迷茫不已地,有些不知所措!

這倒不是趙招財那句“想要找死的儘管過來便是!”而鎮住,只是這些人心裏都明白,眼前的這一位,可不是隨隨便便能招惹的、至於趙招財本身到無所謂,關鍵是他身後的那位大小姐!


就是因爲這個大小姐啊,她和趙招財之間的那點事兒,在他們這些下人眼裏沒有一個不知道的,整個宋家從上往下,怕是也就只有宋老虎這個家主被瞞在鼓裏。

就算這趙招財不說這句話,在他們這些下人心裏想的也就是走到跟前意思一下而已,試想誰會去傻到對付這個未來的姑爺啊,嗯、他們眼中看着來,這個趙姑爺現在也就是做做樣子而已、肯定是打不起來的。

趙招財此時的心裏還真是矛盾的不行,真的就如他剛纔所說的一樣,‘這手心手背的都是肉’傷了哪面都是不好、而且還都會痛!對於他趙招財來說最好的結果便是,好好商量;至於商量成什麼樣子這就讓他有些說不清楚了。

宋老虎就看到這一幕後,苦笑着搖了搖頭,朝着張義擺了擺手、示意他就那樣吧,而張義也是在心裏鬆了一口氣,心想到:“嗯、這樣是最好了!免得大家傷了和氣,畢竟將來都是一家人嘛。”

“我且問你、這個蕭青山真的就這麼值得你爲他去做這些事情嗎?其實你可以想一下,這些事情是沒有必要的,放棄吧”宋老虎善意的對這張小花勸解道。

張小花看了一眼趙招財、略微的搖了搖頭後,示意他不必擔心這事情不用他插手後;對着宋老虎說道:“有些事情你是不會明白的,說吧你想怎麼樣?”

嘆了一口氣後,宋老虎輕聲說道:“其實我也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絕,你這樣做我真的讓我很爲難!”

“爲難?是你再爲難你自己!說一句實話我確是是不知道、蕭兄弟的情況怎麼樣,但是我相信,他、蕭青山,我的兄弟!不會有事!”張小花盯着宋老虎張口說道。

“他蕭青山有沒有事,我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想知道!你不是想問我怎麼着嗎?行既然你這麼死倔!那我就如你所願!”宋老虎逐漸變得有些暴躁地說道。

張小花見宋老虎說完後,便滿臉怒火的向自己走來,當下在心裏想到:“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讓你得逞的!”想到這裏後張小花再次的向趙招財看了一眼、暗道一聲:“招財對不起了,嗯、我現在要收拾你老丈人了!”

卻不想就在這時,張義從宋老虎身旁一閃而出,張口說道:“老爺,這張小花就交給我吧!您只管在一旁觀戰便是。”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