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晚了,

SK戰隊瞬間從那小小的草叢裏衝出來,猶如洪水猛獸一般,

四個人,

四把鋒利的劍刃,

狠狠的插向了辛德拉的心臟,

而冷酷……

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辛德拉……再次陣亡,

完了,

林天忽然感覺心跳漏了半拍,侷促的呼吸着,

而此時,寒冰的E技能纔到達大龍區域……

那裏清晰的看到,SK戰隊根本就沒有繼續打大龍,他們在這裏蹲着,

國際解說們像瘋了一樣激動的吶喊着,SK戰隊抓掉了辛德拉,辛德拉根本毫無反抗之力,

他們繼續前行,GOD戰隊剩下的三個人根本就不是對手,

“噢,GOD戰隊無奈只能選擇反打,NOC關燈了,開的很不錯,就打燼,可惜輸出跟不上啊,”

“是的,這邊的輸出只有一個寒冰啊,少了一個C位,這波團戰怎麼打,”

“蕾歐娜的這個E技能貫穿了三個人,很不錯,”

“大招砸下來,阻止了追擊寒冰,”

“GOD戰隊,已經盡力了……”

四個人,三人陣亡,最後李自豪,殘血的寒冰是靠着林天的蕾歐娜拼死保護下來的,

可是寒冰也失去了作戰能力了,不得不回城,

零換三,

下路高地上,蘭博正在帶線,一波一波的壓力壓在了GOD戰隊身上,

大龍成爲了SK戰隊的囊中之物,

下路高地塔的血量也被磨了很多……

局面,非常不樂觀,目標編號014 “哎,冷酷這波是怎麼回事啊?”根號非常生氣的說,“明顯的是要等有視野了再去啊?怎麼現在打成了這樣?”

“冷酷不敢那麼衝動上前的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心態太爆炸了。.ziyouge.”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應該是冷酷開着疾跑趕路,與隊伍脫節了,遭到sk戰隊的反蹲,直接一波爆炸!”

“哎,冷酷啊冷酷。”

兩個解說都覺得很可惜,又是相當的無奈。

這波實在是太可惜了!

冷酷此時臉色鐵青,大腦裏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現在在想些什麼。

面對如此潰敗,林天深深呼吸一口氣,在孤狼,李自豪等人沉浸在悲痛之中時。林天的大腦飛運轉着。

思考着目前最佳解決問題的辦法!

可是……

現在還有機會嗎?

大龍已經被sk戰隊拿下了,零換三,經濟差瞬間拉開。

回城之後的sk戰隊再次推進,有了大龍buff,這波sk戰隊打的更加主動。

可以說。場中是sk戰隊絕對的優勢了,一直和sk戰隊焦灼了三十分鐘的god戰隊,現在沒有了任何的話語權。

難!

非常的難!

此時國內觀衆們一波又一波的謾罵聲快要將god戰隊和冷酷給淹沒了。

微博裏,許多關注這場比賽的大v們此時也是呈現出無奈之感。

1p1奪冠之日,恐怕是要破滅了啊。

場中的局勢非常難打。可以說是沒有希望了。

讓sk戰隊拿到了這樣的優勢,已經是後期的比賽,變得非常簡單。

誰掌握主動權,誰就是優勢。

大龍buff的一波,變得至關重要。

sk戰隊五個人帶着buff推進,逼近中路高地,如果高地被迫的話,那離比賽結束就不遠了。

十個人相互牽扯着,god戰隊並沒有放棄。

這時林天選擇主動開團,沒有了閃現,開着技能的蕾歐娜直接衝了上去一個精準的e技能預判到了燼的走位!

蕾歐娜,開團了!

e過去之後,沒想到林天的目標並不是在燼身上,他僅僅是利用e技能做一個位移,真正的目標是在條身上!

林天眼疾手快,q技能之後狠狠的定住了條!

就是這一瞬間,noc開團,直接朝着條飛了過去!

石頭人直接跟上閃現大招!

非常的果斷!

不得不說,這波團戰god戰隊開的非常果斷,直接打殘了條!

但是李相赫並沒有那個容易死,第一時間閃現拉開距離,隨後以殘血之軀放出了大招,狠狠的將god戰隊幾個人拉在了一起!

“哐!”

條是死了。

但是李相赫做了最好的部署,條的爆傷害將god戰隊bsp;?? 蘭博大喜,一個大招直接砸下去。

瞬間爆炸!

燼跟在後方不停的輸出,每一槍下去就在god戰隊宣判死刑的生死簿上狠狠的添了一筆!

石頭人陣亡!

辛德拉陣亡!

nbsp;?? 蕾歐娜陣亡!

最後的寒冰拼死換掉了燼,但是……

無濟於事……

高地前,god戰隊被打出了一波團滅。

剩下sk戰隊的三人,很輕鬆的破掉了god戰隊的水晶。

“砰!”

破碎的水晶碎片在召喚師峽谷裏紛飛……

sk戰隊2:o領先god戰隊!

拿下了總決賽的賽點!

比賽剛結束,sk戰隊下路組個就擊掌慶賀。其餘人也是微微鬆了口氣。

的確……

再拿下了兩局的情況下,這個冠軍已經是雞蛋掉進羅框裏,穩當當。

李相赫嘴角也帶着笑容,他看着對面的林天,呢喃一聲:“再不顯露出真正的一面。你的隊伍,恐怕就沒有救了。”

他淡淡一笑,轉身去了休息室。

god戰隊幾個人,面色沉痛的離開舞臺。

一個一個的走,冷酷走最前面。他走的非常快,呼吸急促,李自豪在後面喊他都沒有察覺。

林天走在最後,他面色平靜,耳邊傳來的全是“sk戰隊”的加油聲。

但是這都無所謂,賽前他有想過打不過sk戰隊,但是,沒有想到過程是這樣堅信。

當**裸的“o:2”擺在眼前時,任何的話語都顯得蒼白無力。

是的,十分蒼白!

林天輕嘆一聲。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vip包廂裏,劉若依靜靜的看着林天消失的背影,眼神流露出濃濃的擔憂。

他,能否扛的住?

不,我不該怎麼問。

他一定會頂得住壓力的!

閃耀的羅曼史 我,一直都相信他!

劉若依微微一笑,嘴角倔強的笑容又浮現出來。

善於察言觀色的傑克此時注意到了劉若依的表情變化,他的目光有着深深的忌憚,暗道這小子……該不會劉若依她……

威爾和珍妮他們幾人還在談論着剛纔的比賽。

不得不說1o1的比賽魅力還真是挺大的,連一向不愛這些的威爾等人此時也參與進來,聊的津津有味。

“哈哈,我早就說過嘛,這屆的冠軍百分之百是sk戰隊的。”威爾敲着二郎腿,摟着珍妮大笑一聲。

雖然有很多人在場,不過威爾的手腳依然很不老實,摟着珍妮,右手在珍妮身上上下游走,惹的珍妮面色紅暈,輕喘連連。

威爾的目光時不時的放在劉若依身上,眼神露出一絲貪婪,不過他又看了看傑克,無奈的搖搖頭。

於是,右手又加大力道了。

珍妮的笑聲更加放蕩了。

肆無忌憚的在vip包廂裏迴盪着。

傑克狠狠的瞪了一眼威爾,後者這才收斂一下。

傑克再看劉若依,決定試探再說。

他笑了笑:“這個god戰隊實力也不怎麼樣嘛。爲什麼會進決賽呢?有點不理解啊。”

他拿出一個平板,點開其中一個頁面,故作驚訝的說:“哎呀,這不就是之前那那個god戰隊的輔助嗎?怎麼外界對他的評價這麼高啊。”

一寵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是嗎?我看看。”威爾眨着眼說道。

衆人一看,可不是嗎?

由於之前god戰隊拿出了火男輔助。女槍輔助這樣的體系,創造了一定程度上的潮流。

這些套路都出自於god戰隊的輔助,於是林天在國外1o1屆的出鏡率實在是高。

外界對他的評價也是非常高。

威爾大笑一聲:“盛名之下其實難副啊,你看着輔助,我感覺全場無作爲啊。”

傑克也說道:“對啊,也就是一個輔助,能有多厲害?這個遊戲還是看打野bsp;?? “其他的我不懂,反正有人吹,而且吹的特別厲害那就非常有問題了。”威爾不屑的說。

其他幾個人也加進來討論關於林天的話語,說的一個比一個難聽。

劉若依起初並不在意,但是臉色漸漸變得冰冷。

她緩緩的回過頭,目光淡然的掃視在衆人身上,隨後淡淡的開口:“你們這位,這名選手,實力很差?”

傑克僅僅盯着劉若依的眼睛,奇怪的問道:“難道不是嗎?現在整個god戰隊已經被打成了這樣,這名輔助和那個中單要被大鍋。”

“他,打的很差?”

劉若依聲音有些冰冷,淡淡的目光甚至讓周圍人感覺到一絲不悅。

傑克一想起那個小子,心中怒意橫生!於是點點頭,“是,不僅僅我,大家都這麼認爲!”

那威爾拿起之前的那篇文章,嗤之以鼻:“這文章真是什麼都敢說啊,把這個輔助拿來與李相赫相比,一個是sk戰隊的靈魂人物,一個是god戰隊的靈魂人物,呵呵,都是領軍人物,但是怎麼能夠相提並論。”

“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逆襲者之水晶皮王 威爾誇張的話語瞬間引得劉若依爲之側目。

“哦?是嗎?”劉若依表情平靜,淡淡的道,“據我所知,這位輔助選手在世界賽上大放光彩,幾場比賽下來,所開的套路,體系均令人爲之稱道,即使現在不能與李相赫更爲出色,但是相提並論的資格……”

她的目光陡然變得冰冷:“難道就沒有嗎?”

一說起這個,威爾自然是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重生之傲妻養成 他把目光投向了旁邊的傑克。

此時傑克心中十分不悅,拳頭緊握,劉若依從進來到現在都沒有正眼看過衆人,目光一直停留在那個輔助選手上。

現在他只不過是稍微試探一下,劉若依就爲他說話。

這其中的意思,已經非常明確了。

傑克強忍着心中的憤怒,開口說道:“是啊,威爾,依說的沒錯,這名選手,的確很厲害。”

威爾愣了愣,隨即“切”了一聲,沒再說話,轉而和珍妮繼續溫存去了。

傑克目光看着劉若依,輕輕一笑:“其實說起來與李相赫相比較,這名輔助選手能不能比我暫且不知道。但是據我所知,在幾年前,曾經有個人是能夠戰勝李相赫的。”

劉若依秀眉微挑看着他。

傑克不慌不忙的說:“應該是兩三年前吧,當時在韓服,有個天才路人玩家。一路壓制住了李相赫,最高打到了韓服rank第三位。”

他輕輕一笑:“依,你也關注1o1,應該清楚當時的情況吧,這名路人玩家實在是厲害。連李相赫都壓不住他,在全世界玩家心中,都是一個神祕人物呢。”

本站訪問地址.ziyouge. 任意搜索引擎內輸入:紫幽閣 即可訪問!

目標編號014 – Ab小說網隨時期待您的回來 “真要說起和李相赫相比較,我想,這名天才玩家纔是能夠上的了檯面的。紫you閣 .ziyouge.”

他說完笑着看看劉若依的表情。

很明顯,他的意思是隻有那個神祕玩家纔可以和李相赫相比較,而這個不知名的輔助,算哪根蔥?

威爾來了興趣,問道:“那這個人是誰啊?”

傑克聳聳肩:“沒有人知道他是誰,也不知道他的來歷。只是知道他的id,三個字母……”

“fad!”

恩?!

劉若依,眼睛一亮,隨即挑眉看着傑克,目光帶着笑意。

“哎,只可惜,這位神祕玩家賬號後來被封了,之後fad這個id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