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梟的身子動了動,「還有上一次,若是沒有隱月,我恐怕也不會醒來。」說到這裡,憐不由得沉默。隨即卻又笑了出來,「我能夠擁有這些朋友,也是種幸運不是嗎?」

又是一聲噴鼻子,憐忍不住笑了,「小黃,這算是你的回答么?噴鼻子?」

巨梟一副你是白痴的表情,憐哈哈大笑,手上前伸開,將巨梟的脖子抱住,雖然完全抱不住。臉頰埋入溫暖柔軟的羽毛之內,喃喃低語,「突然有些困了呢……」

金色的雙翼緩緩展開,為憐搭起了一座羽翼帳篷,憐暖暖微笑,「謝謝你,小黃。」

巨梟沒有出聲,只是將羽翼撐開,給了她一片絕對安靜之地。

「我的眼睛沒瞎吧……」遠處的黑暗,一道聲音出現,若不是聲音根本不會發現這裡還藏匿著一道身影。弗雷森盯著遠處那道巨大的金色身影,雖然棲息的是十分茂盛的樹木,但也難以遮掩那麼明顯的身形!

「金魂鳥……」弗雷森目瞪口呆,手忍不住揉上了自己的太陽穴,只覺得那跳的異常厲害,「那小丫頭連金魂鳥都……」弗雷森嘴角抽了幾下,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震驚。

「這是天生的技能?」弗雷森再度看了過去,如果不是天生的,又該怎麼解釋!金魂鳥啊!那個連他認識的很多傢伙遇到都要趕快溜之大吉的傢伙,那個異常狠辣的以奪取人類靈魂為食的凶鳥竟然會和人類親近,若是其他人在這裡,非得戳瞎自己的雙眼不可!

「那丫頭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能夠將金魂鳥收服,我看離收服龍族也不遠了。」弗雷森嘆息搖頭,「還有那丫頭不能收服的東西么……」弗雷森無奈笑笑,「不過這也驗證了我的看人水準。」


弗雷森忍不住又看了過去,興奮的光隱隱升起,「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真是期待啊……」看了看四周沒有任何異常,弗雷森決定迅速撤退,他可不敢長時間呆在金魂鳥附近,一旦被發現的話……想到這裡弗雷森沒有任何猶豫,黑影快速撤退。幾秒之後,鷹眸凌厲的視線掃過弗雷森剛才在的地方,又轉了回來。

哼,看在背上這傢伙睡覺的份上,就饒過你。鷹眸往後轉了轉,忍無可忍的又噴了一下鼻孔,可惡的臭丫頭,在取名字上還真是沒有半點天分。

一張蜥蜴臉露了出來,鷹眸往上瞧了瞧,隨即緩緩的合上,心頭的怨氣莫名消減很多,小黃總比小丑好聽多了……

小憐在某些地方的確沒有天分,大家會疑惑為什麼金魂鳥的樣子不一樣了,哈哈哈,我當然不會告訴你,這是我挖的一個坑! 章節名:章87加入

「呼呼呼!」

凜冽的風聲自耳畔劃過,眼前和腳底下的風景不斷變換,一覽無遺。一隻金色巨梟翱翔於天空之上,健美的身姿,華麗的外形,還有飛翔而過的速度皆在表明這不是一隻普通的巨獸。

「哈哈哈,實在想不到,有一天我能踩到這樣的生物背上!」弗雷森一臉興奮,下顎冒出的胡茬讓他看上去很為粗狂,小光眸中也有著點點激動,他是龍族,他也是可以飛的,只不過他的龍族形態可遠沒有這個巨大,連母親大人都無法站上去啊。薔薇也是很為興奮,好奇的觀望著下面的景色,銀髮的鏡則是冷冷坐在一旁,視線專註的看著憐的背影。

小黃展開魔獸形態成為了憐的坐騎,這點讓憐很為吃驚,原以為晚上小黃只是要釋放一下自己,沒想到它一直保持這樣的形態,看來是不想再變回那隻可愛的小黃雞了。

憐站的最為靠前,就站在小黃的脖子後方,巨梟飛的很穩,那對巨大的金色翅膀太過耀眼,就如一道金黃自天劃過,仿若太陽之子。

小黃有些抗拒別人登上他的背部,上一次是處於緊急狀況,畢竟是徘徊在生死邊緣,然這一次不一樣,出乎憐意料之外,小黃雖然不願意但最後也接受了,擁有如此高傲鷹眸的它,最後也讓其他人登上背部,和憐一同翱翔在天際之上。

憐不清楚小黃的屈尊是因為她還是別的,但她十分感激小黃的好意,由天空而行,大大縮短了他們漫長的旅程,去往黑石岩的路可不好走,若能從天空而行,也會省去太多的麻煩。

懸崖峭壁,激流瀑布,這些都可以輕鬆跨越,不需要有任何停留。

小黃在空中翱翔,小丑也索性被憐放了出來,薔薇很開心再一次見到小丑,小丑也表現出自己的親切友好,鏡看到小丑之後看憐的眼光更為深沉,這傢伙難道是馴獸師不成?她身邊怎麼都是些奇怪的生物,應該還有其他的。


「小憐,這隻大鳥是什麼品種啊,你是從哪裡搞到手的?」弗雷森走了過來,站在憐的後面,強風將他的頭髮吹亂,弗雷森卻絲毫不在意,恣意感受著這種逆風而馳的感覺。

憐笑笑,「偶然的機會,至於品種……我並不清楚。」以小黃當初的姿態,憐能才想到現在才怪。

弗雷森眸色微沉,哈哈一笑,「你這丫頭的運氣太好了,要弄到這麼大一隻,就算是教廷也很難吧,你帶著這麼大一隻,不怕惹麻煩嗎?」

小黃的鷹眸凌厲的轉過來,瞟了眼弗雷森,弗雷森尷尬笑笑,身子不由自主的後退半步,憐笑道,「小黃平時不是這個樣子,到了人類聚集地,它就會改變姿態。」

「呵呵,這樣也安全一些,免得被某些人頂上圖謀不軌。」弗雷森尷尬的扯扯嘴角,轉身走了回去,憐望著身旁浮雲,黑石岩在北大陸最北的地方,路途十分遙遠,若是沒有小黃,走到那裡都無法預估時間。

縱然黑石岩有黑暗教廷出沒的痕迹,然在薔薇趕過去之間的這段時間裡,黑暗教廷的人又不是傻子,若是有能力一定早早逃跑,教廷還是讓薔薇趕過去,必然是採取了什麼措施。

憐站在小黃的背上,想著教廷會採取的手段,不出所料是將那些傢伙困在某個地方,只等待薔薇過去,將這些人一網打盡。

想到這裡憐不禁狠狠皺眉,這對於薔薇是極其危險的,黑暗教廷的傢伙們被困在一個區域之內,會想盡辦法逃脫,黑暗教廷的行事作風可想而知,背負上黑暗的名號也不是吃素的!教廷若是想要抓住這些傢伙,薔薇就必須深入其中,甚至是……遭遇面對面!

憐不禁咬緊壓根,若不是她跟著過來,難不成教廷只肯讓一個銀髮男去陪著薔薇嗎!想到自己的妹妹會暴露在如此高危中,憐心中又怒又急,在她和薔薇分開的日子裡,小姑娘到底有過幾次這樣的經歷!黑暗教廷本就是薔薇的惡魔,這惡魔還要反覆不停的不斷再來嘛!

「母親大人,在想什麼?」小光走到憐身邊,壓低聲音說道,憐回過頭,看著小光純真信賴自己的雙眼,憐淡淡一笑,「沒什麼。」

龍類的神經是敏感的,可以探知很微妙的情緒,小光呵呵一笑,「母親大人不要有任何擔心,這一次不會有事的。」

憐一愣,「小光你……」

小光微笑,「總有一天,我也會讓母親大人踩在我的背上。」

憐呵呵一笑,伸手摸了摸小光柔軟的金髮,「記著,你是一條龍,不可以輕易讓別人踏上你的背,這是屬於龍族的尊嚴。」

古老而神秘的龍族,憐尊崇著強大種族的自尊,她是想成為龍騎,但絕不會對小光進行洗腦,她既然被認定為他的母親大人,就有責任和義務,讓小光明白屬於龍類的驕傲。

銳利的鷹眸看了憐一眼,隨即又轉了回去,一個人類竟然教導一條龍該如何成為龍,這還真是……奇特的事情。

時間在流逝,在小黃的急速飛行之下,出乎意料的,僅僅用了幾天時間眾人便趕到了黑石岩,當然,在距離黑石岩尚且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小黃就重新變為了小黃雞。

黑石岩,這是一片特殊的地域,懸崖峭壁,路面崎嶇難走,樹木奇迹稀少,大部分都是石頭組成的地表,幾乎寸草不生。仿若一塊巨石被從中炸開,形成了如此地貌。

「大人,我們已經連續封鎖了十天,在各個可能的出口都沒有發現那些傢伙的蹤跡,他們會不會早已經走了?」

黑石岩附近,教廷的旗幟隨風飄揚,正告誡所有經過或可能經過這裡的民眾,這裡已經被教廷戒嚴,不得有任何人闖入。

身穿裁決所和苦修院相關制服的人員來回走動,將黑石岩整個密實的包圍起來,教廷的勢力已經分佈在黑石岩外圍的任何地方,縱然是一隻螞蟻自黑石岩走出,教廷也會發覺!

「在如此的天羅地網中,你以為他們能跑得了?這一次,一定要將他們全部解決掉!」身穿高級裁決所服裝的魁梧戰士,一臉激昂,雙拳狠狠緊握,手臂上的青筋突起,攢足了所有力氣,只為了一擊致命!

「大人,少祭司到達這裡至少還需要十天,他們有沒有可能……」

「沒有任何可能!讓裁決所的戰士和苦修院的那些傢伙們給我打起精神!務必要獎這裡圍的連螞蟻都走不出去!這一次,我們要將裡面的傢伙,一舉殲滅,一個不留!」魁梧戰士一聲怒吼,四周的所有人立刻繃緊身子,「遵命!」

魁梧戰士眼神深沉嚴肅,黑暗教廷一直都是教廷心中之刺,教皇大人對其深惡痛絕,黑暗教廷的那幫傢伙傷害了教廷無數人員,手法十分殘忍!

魁梧戰士的雙眼泛紅,豈能讓他們逃出這裡,休想!為了死去的那些戰友,為了那些無法安息的戰士之魂,他都不會放過他們!

「大人!大人!少祭司來了!」一個戰士匆匆趕來報告,魁梧戰士精神一個振奮,來了?!這麼快!

穿過層層防護,薔薇走了進來,她身邊跟著的是一臉冷酷的銀髮鏡,魁梧男人見到薔薇不禁心中一喜,竟然這麼快,這可為他減少了不少麻煩!

「少祭司,你來了。」魁梧男人走上前,「你比我預想的快了很多,感謝你。」

「卡薩斯大人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薔薇開口,看了看教廷建立起的包圍攻勢明白了什麼,「他們,就在裡面嗎?」

卡薩斯點頭,「他們已經被困在裡面十天了,我們也派人進去搜索過……沒有任何收穫。」

薔薇淡笑,「沒關係,我來了,這就讓我進去吧。」

卡薩斯伸出粗壯的手臂微微一攔,「少祭司,被困在裡面的有五個。」

薔薇一愣,跟在身邊的鏡上前一步,「五個?這麼多?」


卡薩斯點頭,「起初就只有兩個現身,當交手過後,還有三個隱藏在暗處,交手的過程中,我們的傷亡不小,不過好在將他們困在了裡面。」

薔薇聽后看了看周圍,「卡薩斯大人,米澤爾人呢?」

米澤爾,是卡薩斯的副手,也是跟隨在他身邊最為得力的祭司,數次將卡薩斯從死神的手裡奪回,創造了很多跨越生死的神話。

卡薩斯鄂下的肌肉緊繃,在極力壓抑著自身情緒,「他……英勇的戰死了。」

「什、什麼!」薔薇不可思議的睜大雙眼,就連鏡也表示出不敢相信的神情,米澤爾戰死?那樣一個強大的祭司竟然會戰死!

「五個人,這一次就我一個陪著少祭司,太過冒險。」鏡冷冷開口,「卡薩斯大人,若是可以的話……」鏡想要卡薩斯排出一個小隊跟著,卻想不到卡薩斯低沉開口,「這一次,我和你們一起。」


薔薇驚訝的長大嘴巴,周圍的教廷人員聽到也瞪大眼睛,「卡薩斯大人,你是這一次行動的最高指揮官,你不能冒險!」

「沒錯,你不能冒險。」薔薇開口,卡薩斯凌厲眼神掃過周圍每個人,「既然我是最高指揮官,我所說的一切都是命令!所有人,這是命令!」

鏡望著卡薩斯,這可是教廷的一員猛將,實力……比他還要更狂猛一些。黑暗教廷也有很多人命喪他手,對於黑暗教廷,卡薩斯就是一個不得不除掉的存在。

「就我們三人?」鏡挑眉,卡薩斯皺眉,「當然不僅如此,我們還需要強力的戰士和元素使用者,我會挑選……」

「我這裡倒是有個合適的人選。」鏡開口,薔薇忍不住回頭看向他,他的意思該不會是想要憐加入進來!「不行!」薔薇連忙開口,這是一次多麼危險的行動,她怎麼可能讓憐冒險!面對的可是黑暗教廷,而且是五個!

「沒什麼不可以,你以為她會乖乖的等在這裡?」鏡挑眉,那個憐。貝拉豈會任由少祭司去犯險,況且她的實力……不弱。

「合適的人選?」卡薩斯濃眉挑起,疑惑的看著鏡,鏡淡淡開口,「當然,這也要徵得你的同意,這個人選可是外來人士。」

「外來人士?!」卡薩斯有些敏感,剷除黑暗教廷,這一系列行動都是教廷秘密暗中進行,這片大陸上的民眾們甚至都不曉得黑暗教廷的存在,外來人士,更不可能參與到這樣的行動中!

「別緊張,若是你拒絕的話,這位外來人士或許也會給我們帶來麻煩也說不定。」鏡低聲開口,卡薩斯驚訝的望著他,薔薇皺眉沉思。

「好吧,如果你堅持的話。」卡薩斯開口放行,這次行動不同以往,不能有任何紕漏。這裡的大部分人都要負責守住外圍,確保不能有任何一個生物離開黑石岩,再加上損失的那些力量,幾乎沒有多餘的人手可以跟著他們進入搜尋。

「那我就帶他們進來了。」鏡轉身離開,薔薇心中是不願的,不願意憐參與到這樣危險的事情里。但薔薇又深深知道憐的個性和脾氣,內心固執倔強的狠,認定的事情是不會輕易罷休的。

當憐。貝拉出現在卡薩斯面前的時候,卡薩斯不由一愣,如此纖細矮小的女孩子能有什麼幫助!還有她身後同樣如此的金髮小子,難不成是來打醬油的?!

「鏡,我們不再需要祭司了。」卡薩斯皺眉,憐聽到這句話呵呵低笑,「我想,你們需要的是騎士。」

「騎士?!你嗎,小不點?!別開玩笑了!」卡薩斯有些被激怒了,騎士?這小不點怎麼可能是騎士!騎士是一個肉盾,單論體型,應該和他差不多!

薔薇驚訝的看向憐,騎士?她的姐姐不是元素師嗎?

鏡皺眉,他原本以為憐。貝拉是元素師,看她的體型和騎士沾不上邊。

憐知道自己被小看了,的確,像她這樣體型的騎士屬於稀有,但並不代表不存在!「我的確是騎士。」而且是貨真價實的白銀五級!

卡薩斯將濃眉擰到一起,屬於狂暴戰士的力量瞬間迸發!沒等其他人反應過來,卡薩斯的重拳已經朝憐襲了過來!

衝鋒!

「啊!」薔薇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尖叫,鏡也愣在原地,卡薩斯這傢伙竟然貿然出手了!

「喂卡薩斯!快放手!」鏡意識到大事不妙,想要將卡薩斯拉開,開玩笑,這傢伙的一拳若是將憐。貝拉打傷怎麼辦!她可是少祭司的姐姐!

卡薩斯沒有回答,身子依舊站在憐的面前,鏡不免大喝,「卡薩斯!你還不放手嗎,她不是你的對手!」

卡薩斯魁梧的身材將憐整個擋住,所以人都看不到兩人正面交手是怎樣的情形,卡薩斯睜大眼睛看著面前這個淡定自若,連腳步都沒有移動的小姑娘,喉結滾動,一口口水被艱難的吞下。

卡薩斯的拳頭被憐單手接住,黑眸看著面前這個狂暴戰,目瞪口呆的表情,少女的嘴角維揚,「如何?還滿意么?」 章節名:章88交手

卡薩斯繃緊身體瞬間撤退,雙眼深沉的看著憐,這小不點真的是騎士!這、這怎麼可能,這樣的體型,怎麼可能蘊含著騎士如此放大的防禦能力,這小不點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憐,你有沒有事!」薔薇趕忙沖了過來,一臉的擔驚受怕生怕憐手上,憐笑笑,摸了摸薔薇的頭髮,「我沒事,一點事都沒有,他只是試探一番,並沒有真的動手。」

卡薩斯眸色一沉,試探?他剛才那一拳用的已經是八分力氣!若在一般人,怎麼可能接得下,早就被他打飛了!要知道他可是狂暴戰,力量是所以職業中最強的!

鏡見到憐毫髮無傷,不免內心鬆口氣,卡薩斯這傢伙太亂來了!竟然這麼貿然出手,若是真的出現什麼狀況,場面就混亂了!


「卡薩斯大人,我是讓她來幫忙的,這樣的試探會不會太過分了點。」鏡開口,卡薩斯神色複雜的看著憐,「幫忙可以,只不過這件事涉及到教廷內部的命令,你若是插手其中,那就必須加入教廷!」

憐狠狠皺眉,加入教廷?

鏡一愣,在對待黑暗教廷方面上教廷的確有嚴格的命令,尤其是警告過參與其中的人,不得將黑暗教廷的任何信息流入社會,憐。貝拉並非教廷中人,參與其中的確不妥,只不過現如今的情況特殊,就這樣讓她加入教廷,會不會……太隨便了點,即使她的實力的確不錯。

「加入教廷……我必須陪著薔薇一起,但加入教廷我拒絕。」憐說的很乾脆,「黑暗教廷的事我早已經知曉,我可以保證不會透露給任何人,這點你可以放心。」

這小不點竟然拒絕加入教廷?!卡薩斯驚訝了,她也就二十多歲,這樣年齡的年輕人哪一個不希望加入教廷?她竟然主動拒絕這樣的機會,她還真是奇葩!

鏡也心中驚訝,主動拒絕加入教廷,這個女人……思想還真是與眾不同。

「既然她拒絕就算了,卡薩斯大人,抓住那些異教徒才是當務之急。」鏡開口,卡薩斯沉默了幾秒,「你說的不錯,抓住那些傢伙,才是首要!」卡薩斯掃了眼憐,還有她身後的小光,卡薩斯微微眯起雙眼,「我不允許有人妨礙教廷的任何舉動,也不容許有人拖後腿。」

憐呵呵一笑,卡薩斯扭過頭,一雙兇狠的眼注視著面前的黑石岩區域,「走了!」魁梧的身子發出號令,率先大步走了進去,鏡緊跟而上,薔薇、憐還有小光則是走在最後面,憐拉著薔薇的手,她唯一的目標便是保護自己的妹妹,至於黑暗教廷和教廷的恩怨,她無暇參與。

「你們跟在後面就好,少祭司。」鏡回過頭說了一句,憐知道自己被小看了,不過她根本不在意。

卡薩斯和鏡走在前面,其他三個跟在後面,五人快速的步入到黑石岩區域,遍地的黑色地域,高矮起伏的巨大石塊,各式各樣的洞穴產生,雖然這裡幾乎寸草不生,然藏身的地方並不少,視野也因為巨石遮擋,有了更明顯的限制。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