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高陽在旁邊皮笑肉不笑地勸解:「對對對,葉先生,二幫主,何必為了一件小事傷和氣呢。李老闆是葉先生的兄弟,理應給他點面子的!」

葉青和上官青對視一眼,慢慢坐下,道:「既然二幫主說了,要談出一個結果,那咱們就好好談一談吧。想必兩位都知道,南郊狗場現在已經易名了,不再屬於猛虎幫,而是我和李大哥共同擁有的產業了。我和李大哥,這段時間想重開南郊狗場,把兩位請來,主要是想請兩位幫個忙,麻煩把你們留在南郊狗場的人撤開,以後南郊狗場的秩序,將會由我和李大哥共同管理!」

上官青和岳高陽對視一眼,兩人同時笑了起來。

「葉先生,我大哥說了,你在深川市創業不容易。既然是趙隊長的朋友,那我們天青幫理應給你點支持。深川市的那五個場子,我們決定全部還給你!」上官青看著葉青,道:「不過,條件是,你放棄南郊狗場!」

「葉先生,二幫主說的,也是我想說的。」岳高陽笑道:「我們福幫已經把那幾個場子還給你了,不過,南郊狗場嘛,我家大哥說了,做人還是不要太貪心的好。小心因小失大,為了自己咽不下去的東西,丟掉已經到手的東西,不值得!」

李連山皺起眉頭,兩人這麼說,就是打定主意要吞下南郊狗場了。如果他們不退出,那葉青和李連山是休想將南郊狗場再次運轉的。

葉青表情平靜,道:「這麼說,福幫和天青幫,都不準備讓出南郊狗場了?」

「葉先生,據我所知,你只擁有南郊狗場不到一半兒的股份,現在南郊狗場的大權是在李老闆手裡。」岳高陽看向李連山,笑道:「這種事情,還是讓當家人來跟我們談吧。既然李老闆是南郊狗場的主人,那我們當然應該跟主人談了!」

「沒錯,沒錯。」上官青大笑,斜瞥李連山:「李老闆,什麼時候有空,去我們天青幫坐坐啊?我大哥對南郊狗場很有興趣,如果你願意的話,開個價,我們願意買下這個南郊狗場。」

岳高陽笑道:「我們福幫也是一樣,李老闆,你要是沒時間,我們完全可以去你那裡談的。」

李連山面色大變,這兩人完全把他當成軟柿子,把矛頭對準他,就是想要欺負他。可是,偏偏李連山的實力跟這兩人相差實在太遠,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也根本無力抗爭啊。

葉青道:「李大哥,南郊狗場,我畢竟還是有些股份的。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那就讓我幫你代理這件事,你看怎麼樣?」

「葉先生,你這麼做有點不對吧。」岳高陽不等李連山開口,便直接道:「照你這麼說,要不我也找個人幫我們代理南郊狗場的事情,讓他來跟你談怎麼樣?」

上官青笑道:「說的對,我們樓下有個小賣部老闆,做生意很精明的。要不我回去請他來代理我談,他肯定不會讓我吃虧的!」

岳高陽大笑道:「哈哈哈,還是二幫主想的周全。二幫主,能不能讓那個小賣部老闆也幫我們代理一下,不讓我們吃虧就行了。」


兩人笑得前俯後仰,完全就是在嘲笑葉青和李連山。李連山氣的渾身哆嗦,突然,他猛地拍案而起,怒道:「想談是不是?好,那我親自跟你們談!」

李連山雖然實力不如這兩人,但他始終是條漢子,哪裡受得了這樣的欺辱啊!

李連山的爆發讓上官青和岳高陽都是一愣,兩人皺起眉頭,齊齊看著李連山。

「李老闆,你想談,那就好好說。」岳高陽皮笑肉不笑地道:「不過,我勸你想好了再說。否則,會讓我家大哥不高興的!」

「我大哥脾氣一向不好,他不希望我帶他不喜歡的消息回去。」上官青也冷聲威脅道。

「高興不高興關我屁事!」李連山一瞪眼,道:「我要說的很簡單,南郊狗場是我李連山和我兄弟葉青的場子。從現在開始,不管是誰,想在南郊狗場鬧事,或者是想打這裡的主意,我他媽都打斷他的狗腿。不管是誰!」

李連山也實在是怒狠了,所以才不顧一切地說出這樣的話,根本沒有給福幫和天青幫留絲毫面子。

上官青和岳高陽都愣住了,兩人沒想到李連山竟然說出這麼霸氣的話。而葉青則是直接站了起來,拍案道:「李大哥,說得好,兄弟我無條件支持你!」


說著,葉青轉頭朗聲道:「瘋狗,給熊子打電話,讓他開始做事了!」

葉青只帶了瘋狗進入南郊狗場,黑熊那些人並沒有進來。瘋狗根本不知道黑熊去做什麼事了,聞言還是打了電話過去。

上官青怒視李連山,咬牙道:「姓李的,你有種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李連山毫不示弱地回道:「我說了,誰他媽想在我的場子鬧事,或者是想打我場子的主意我,我就打斷他的狗腿!」

「打斷別人的狗腿?」上官青面色冷寒,道:「李連山,你給我記清楚了,你要為你自己這句話付出代價!」

「我家大哥肯定不喜歡聽這樣的話。」岳高陽嘖嘖搖頭,道:「李老闆,這麼多年了,還沒有幾個人敢惹怒我家大哥。你的膽子,真的不小!」

李連山傲然而立,雖然心中很是忐忑,但到了此刻,他已經沒有回頭的道理了。

葉青冷眼看著岳高陽,道:「不喜歡聽就把耳朵閉上,不喜歡聽還非要聽,你說他是不是犯賤?」

「你……」岳高陽面色大變,葉青也太不給李文元面子了,連他也有些忍不住了。

上官青怒道:「姓葉的,現在這是我們跟李連山之間的事情,你少插手!」

「你聾啊?」葉青冷聲道:「我剛才說了,李大哥是我的兄弟。我坐著,就不會讓我的兄弟站著。我兄弟有什麼事,你讓我怎麼不管?」

上官青寒著臉道:「這麼說,你是一定要跟我們天青幫結仇了?」

葉青淡淡一笑,卻要說話,這時,狗場門口卻突然駛進來兩輛大卡車。

所有人都扭頭看去,前面那輛車上下來一個鐵塔一般的漢子,正是黑熊。他遠遠地朝葉青擺手,道:「隊長,全部搞定了!」


說著,黑熊又抓頭朝那兩輛車擺了擺手。兩輛車立馬慢慢升起後面的車廂,升起一半,車廂里立刻噼里啪啦掉出來一堆人,在地上堆積了兩個人堆。

… 突然駛進來的兩輛車裡,竟然倒出來了這麼多人。要是仔細數一下的話,兩輛車裡至少倒出來了四五十人。而且,看這些人的樣子,大多都受了傷,應該是被人打傷之後裝進了車裡。

上官青和岳高陽對視一眼,兩人都帶著疑惑,不明白葉青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而且,葉青到底從哪弄來這麼多人,他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不說他們兩個了,連李連山也是滿頭霧水,不明白葉青這到底是幾個意思。正在疑惑的時候,黑熊已經大大咧咧地走了過來,扯著喉嚨道:「隊長,我們轉了狗場一面牆,逮住了這些人。還有二十多個人跑了,不過看樣子他們以後也不敢來了!」

上官青岳高陽李連山三人面色大變,他們終於知道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虎王死後,猛虎幫土崩瓦解,很多勢力都盯上了南郊狗場,包括其他市區的一些人。想要爭奪狗場的人,都派了手下來到南郊狗場附近盯著,隨時把這邊的情況摸清楚,同時隨時準備提防其他人先進來。

今晚葉青約福幫和天青幫的幫主來南郊狗場的事情,其實一早就被葉青放了消息出去,所以,一直關注南郊狗場的那些勢力肯定知道這件事。

葉青現在是南郊狗場名義上的主人,其實所有人都在盯著他,看他準備做什麼。而他把福幫和天青幫的幫主約到南郊狗場,毫無疑問肯定是想談判決定南郊狗場的問題。所以,其他勢力也都派了不少人躲在南郊狗場外面,隨時等待結果。

而這四五十人,應該便是其他勢力安插在南郊狗場外面的人,竟然被黑熊帶人給抓了回來。而且重傷成這樣,上官青岳高陽心裡不由開始忐忑了。

他們都知道,葉青雖然強勢,但在深川市也只是光桿兒司令一個,手底下根本沒人。這也是這些勢力敢盯著南郊狗場的主要原因,葉青再能打,他也只是一個人,那些勢力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

而今晚的事情,卻讓眾人不得不改變看法。一次性把四五十個人全部打傷抓過來,那可不是一個人兩個人能夠做到的。而且,他們在狗場裡面,根本沒有聽到外面有打鬥的聲音。由此可見,黑熊肯定帶了不少人去圍住了這些人,才有這樣的戰果。

上官青和岳高陽互視一眼,兩人面色都有些難堪。如果葉青手底下有了人,那這些人,究竟是從哪來的呢,這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

李連山雖然有些手下,但是,他的人手還不足以做到這樣的事情。而且,李連山上次帶人跟虎王對拼,大部分手下都受了傷,他的手下現在根本沒法出來做這些事。所以,葉青用的人,肯定不是來自李連山。

那麼,這些人是哪來的呢?

上官青和岳高陽腦子轉的都很快,把李連山刨去之後,第一時間便想到了東州毒螳螂!

皇甫紫玉在東省成名近十年,卻一步都未踏入過深川市,這已經是公認的事實了。而這一次,她強勢進入深川市,兩個小時的時間格殺虎王,將深川市三大幫派之一的猛虎幫打得幾近崩潰,她的實力已經再次得到了驗證。

最關鍵的是,她公然讓葉青在深川市幫他討債,也就是在公然聲稱,葉青是幫她毒螳螂做事的。也就是說,毒螳螂也算是葉青的靠山,支持葉青在深川市發展的那個人。

不過,昨天葉青與林家的事情爆發,在深川市所有人都與葉青為敵的情況下,皇甫紫玉竟然沒有任何舉動,這就讓人們開始懷疑,皇甫紫玉是否真的在支持葉青。也正是因為這種猜疑,使得上官青和岳高陽敢和葉青這樣針鋒相對。

而現在,他們卻又不得不開始懷疑,皇甫紫玉便是在後面支持葉青的那個人。因為,除了皇甫紫玉,還有誰能一次性派這麼多人過來幫葉青做事。

再想想剛才葉青談判時的強勢,兩人更是確定,幫葉青做事的這些人絕對是來自東州毒螳螂。要是沒有皇甫紫玉的支持,葉青怎麼敢如此強勢呢?

想明白這其中的事情,兩人面色都變得煞白。一個葉青他們倒是不怕,但是,皇甫紫玉的態度,他們卻不得不考慮。否則,猛虎幫的下場便是例子。要是引得皇甫紫玉再入深川市,那死的恐怕就不止一個人了!

「看來葉先生真的是早有準備啊!」岳高陽訕笑一聲,看了看地上倒的那些人,裡面並沒有福幫的人。他稍微安心,笑道:「葉先生,有什麼事情,說一聲不就可以了嗎?何必把事情鬧大呢,事情大了,有時候可難收場啊。」

岳高陽看似是在威脅葉青,其實他主要是想看葉青的態度。從葉青的態度,他可以看出葉青到底有多少依仗。

「岳先生大可以放心,咱們都是深川市本地的人,和平共處是最好的。所以,在狗場周邊的那些深川市的人,不會有任何麻煩。但是,從外地過來的人!」葉青冷冷掃了那兩堆人一眼,道:「想要進入深川市,我姓葉的第一個不允許!」

「說得好!」岳高陽揚聲回道,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在這件事上,葉青真的是強勢無匹,竟然要對付所有從其他市區來的人。

如果沒有一個有實力的人支持他,葉青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口氣?現在,岳高陽和上官青更加確定,皇甫紫玉的確是在背後支持葉青。

有皇甫紫玉的支持,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上官青和岳高陽互視一眼,兩人分別跟葉青說了一句,回到各自的車裡給自己的老大打電話了。

此時,李連山方才抓住機會,走到葉青身邊,低聲道:「葉子,你……你從哪找來了這麼多人?是不是東州毒螳螂幫你的?」

葉青淡淡一笑,並沒有說話,彷彿是默認了一般。

見到葉青如此表情,李連山頓時大喜。東州毒螳螂的強勢,可是所有人都親眼見到過的。如果她在背後支持葉青,別說福幫和天青幫,縱然是把其他市區那幾個想涉足南郊狗場的幫派也聚在一起,也根本不夠看的。至於福幫和天青幫,那更是不值一提了!

上官青和岳高陽打完電話,便又回到了這亭子。

「二幫主,岳副幫主,談的怎麼樣了?」李連山老遠便嚷嚷道,現在他有底氣了許多,說話聲音也大了許多。

兩人在車裡便看到李連山在跟葉青說話,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但是,看到李連山如此態度,兩人基本可以猜到,他絕對是從葉青那裡得到了什麼消息。而這個消息,無外乎便是那個在背後支持葉青的人究竟是誰。

而讓李連山的語氣都強勢起來了,兩人可以再次確定,背後這個人實力非凡,絕對便是東州毒螳螂那個妖孽女子了。

「葉先生,我家大哥覺得你有句話說的很對。」岳高陽走了過來,淡笑道:「我們都是深川市的人,有什麼事,都可以商量。但是,外市的那些人,想藉機打進深川市,這就是不行。我家大哥支持你的做法,為了表示我們福幫對這些外市人的態度,我家大哥說了,南郊狗場的事情,我們福幫從現在開始不再插手,給葉先生一個發揮的空間!」

「那就多謝李幫主了!」葉青淡笑應道,同時轉頭看向站在另一邊的上官青。

「我們天青幫,從現在開始也撤出南郊狗場。」上官青看著葉青,道:「我大哥說了,希望葉先生能夠守住南郊狗場,最關鍵的是不能讓那些外地人借這個機會進入深川市,分走我們深川市的蛋糕!」

「上官幫主的話,我會牢記在心!」葉青緩緩點頭,道:「你們放心,南郊狗場這一塊,絕對不會有任何外人可以插手。至於其他方面,那就需要大家一起努力了!」

岳高陽打著哈哈道:「我們都是深川市的人,不讓外人來分走我們的蛋糕,這是我們的共同責任。」

上官青乾脆連話都沒說,跟葉青道了別,直接帶著自己的手下離開了。而岳高陽也沒有在這裡逗留多久,緊跟著上官青的車一起離開了。

上官青和岳高陽的車駛出十幾里地,上官青的車在路邊停下,岳高陽也從車上下來。

「二幫主,你怎麼看這件事?」岳高陽走到上官青面前,低聲問道。

「哼,還能怎麼看?」上官青冷聲道:「姓葉的有東州毒螳螂支持他,當然是呼風喚雨了。難怪一來口氣就那麼大,原來是抱了這麼粗一條大腿啊!」

岳高陽淡淡一笑,抽著煙看向遠空,輕聲道:「毒螳螂十年未曾進過深川市,而這一次,竟然在深川市鬧出這麼大的動靜。還找了這麼一個姓葉的在深川市當她的代言人,我看,毒螳螂十有**是想把深川市也吞了!」


「想吞掉深川市?」上官青冷眼看向岳高陽,沉聲道:「不至於吧,林家還在深川市。林家還在深川市,她就不怕引來西杭的人嗎?」突然駛進來的兩輛車裡,竟然倒出來了這麼多人。要是仔細數一下的話,兩輛車裡至少倒出來了四五十人。而且,看這些人的樣子,大多都受了傷,應該是被人打傷之後裝進了車裡。

上官青和岳高陽對視一眼,兩人都帶著疑惑,不明白葉青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而且,葉青到底從哪弄來這麼多人,他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不說他們兩個了,連李連山也是滿頭霧水,不明白葉青這到底是幾個意思。正在疑惑的時候,黑熊已經大大咧咧地走了過來,扯著喉嚨道:「隊長,我們轉了狗場一面牆,逮住了這些人。還有二十多個人跑了,不過看樣子他們以後也不敢來了!」

上官青岳高陽李連山三人面色大變,他們終於知道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虎王死後,猛虎幫土崩瓦解,很多勢力都盯上了南郊狗場,包括其他市區的一些人。想要爭奪狗場的人,都派了手下來到南郊狗場附近盯著,隨時把這邊的情況摸清楚,同時隨時準備提防其他人先進來。

今晚葉青約福幫和天青幫的幫主來南郊狗場的事情,其實一早就被葉青放了消息出去,所以,一直關注南郊狗場的那些勢力肯定知道這件事。

葉青現在是南郊狗場名義上的主人,其實所有人都在盯著他,看他準備做什麼。而他把福幫和天青幫的幫主約到南郊狗場,毫無疑問肯定是想談判決定南郊狗場的問題。所以,其他勢力也都派了不少人躲在南郊狗場外面,隨時等待結果。

而這四五十人,應該便是其他勢力安插在南郊狗場外面的人,竟然被黑熊帶人給抓了回來。而且重傷成這樣,上官青岳高陽心裡不由開始忐忑了。

他們都知道,葉青雖然強勢,但在深川市也只是光桿兒司令一個,手底下根本沒人。這也是這些勢力敢盯著南郊狗場的主要原因,葉青再能打,他也只是一個人,那些勢力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裡。

而今晚的事情,卻讓眾人不得不改變看法。一次性把四五十個人全部打傷抓過來,那可不是一個人兩個人能夠做到的。而且,他們在狗場裡面,根本沒有聽到外面有打鬥的聲音。由此可見,黑熊肯定帶了不少人去圍住了這些人,才有這樣的戰果。

上官青和岳高陽互視一眼,兩人面色都有些難堪。如果葉青手底下有了人,那這些人,究竟是從哪來的呢,這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

李連山雖然有些手下,但是,他的人手還不足以做到這樣的事情。而且,李連山上次帶人跟虎王對拼,大部分手下都受了傷,他的手下現在根本沒法出來做這些事。所以,葉青用的人,肯定不是來自李連山。

那麼,這些人是哪來的呢?

上官青和岳高陽腦子轉的都很快,把李連山刨去之後,第一時間便想到了東州毒螳螂!

皇甫紫玉在東省成名近十年,卻一步都未踏入過深川市,這已經是公認的事實了。而這一次,她強勢進入深川市,兩個小時的時間格殺虎王,將深川市三大幫派之一的猛虎幫打得幾近崩潰,她的實力已經再次得到了驗證。

最關鍵的是,她公然讓葉青在深川市幫他討債,也就是在公然聲稱,葉青是幫她毒螳螂做事的。也就是說,毒螳螂也算是葉青的靠山,支持葉青在深川市發展的那個人。

不過,昨天葉青與林家的事情爆發,在深川市所有人都與葉青為敵的情況下,皇甫紫玉竟然沒有任何舉動,這就讓人們開始懷疑,皇甫紫玉是否真的在支持葉青。也正是因為這種猜疑,使得上官青和岳高陽敢和葉青這樣針鋒相對。

而現在,他們卻又不得不開始懷疑,皇甫紫玉便是在後面支持葉青的那個人。因為,除了皇甫紫玉,還有誰能一次性派這麼多人過來幫葉青做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