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胖虎都明白的道理,他又怎麼可能不明白呢?

可讓他這麼愛自由的人,被關在軍營里辛苦關上半年,他還真的做不到!

秦驚鴻心煩意亂的開著車在路上亂逛,等到他反應過來,才發現自己竟然又來到了訓練營了。

反正也悶得慌,不如去找李沅芷打一架,或者能見見沐暖暖也挺好的。

秦驚鴻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其實根本就是想來看看沐暖暖的。

至於和李沅芷打架?

開什麼玩笑!

他又沒瘋!

那根本就是單方面被李沅芷揍!



安寧最近非常不爽。

沐暖暖現在和她是徹底的掰了,整天和李沅芷、雲舒、劉碧娟幾個人混在一起。

就連白靈,現在也跑到沐暖暖那頭去了。

原本還有賀音跟她同流合污,賀音被爆出已婚的消息,被趕出了訓練營。

安寧就徹底的成了孤家寡人。

她眼睜睜地看著沐暖暖去拍了田園屋,網上收穫了一大波粉絲,開通了粉絲後援會,和其他訓練生的關係也越來越好,簡直要把她給氣得吐血!

明明沐暖暖以前就是個白痴,任由她擺布的,為什麼沐暖暖現在完全變了?

安寧正在憤憤不平的時候,忽然看到了一個高大帥氣的身影。

我天!

是秦驚鴻!

安寧之間偷了沐暖暖寫的歌,還冒充是在琴房裡彈琴的人。

她自以為能拿到秦驚鴻MV的女主,誰知道反而是替沐暖暖背鍋,被秦驚鴻給狠狠的收拾了一頓。

當然,安寧是不會記恨秦驚鴻的,她把這一切都怪罪到了沐暖暖的身上。

「秦少!」安寧在秦驚鴻的面前非常緊張,努力表現出她最完美的一面。

秦驚鴻皺眉看著她,「你誰啊?」

安寧:……

我之前被你逼著跳水跳了幾十次,你他媽現在說不認識我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露出了一個自認為最完美的笑容,「秦少,我是安寧啊,之前我們差點合作你的新MV。」

秦驚鴻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總算想起來她是哪根蔥了,「哦,是你啊?怎麼,上次跳水還沒有跳夠?」

安寧完美的表情差點就綳不住,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是我的資歷還不夠,如果下次有機會的話,我還是希望能夠和秦少你合作。」

「行了,少廢話,我還有事,你讓讓。」秦驚鴻不耐煩地說道。

他向來橫慣了,就安寧一個小小的訓練生,他又怎麼可能給面子?

眼看著秦驚鴻要走了,安寧急忙追了一步,「秦少……」

秦驚鴻轉頭問了她一句,「沐暖暖這個時間在哪裡?」

訓練營還挺大的,他這個身份,真不太好亂走。

安寧差點咬碎了一口銀牙!

沐暖暖!

又是沐暖暖!

她簡直恨不得把沐暖暖給撕成碎片!

「你不知道嗎?那我自己去找吧!」秦驚鴻不耐煩地說道。

「我當然知道了!」安寧趕緊說道。

怕秦驚鴻不相信,她又趕忙補充了一句:「我和暖暖可是最好的閨蜜了!」

「那你帶我去找她吧!」

秦驚鴻今天的心情不太好,不想在訓練營里亂逛,隨便抓住一個人,就讓她給自己帶路。

「我當然可以帶你去找她,可是……」安寧一臉為難地說道:「可是沐暖暖她不會見你的。」

「你說什麼?」秦驚鴻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詫異地看了她一眼。

安寧裝出了一副非常驚慌的樣子,「啊?我說了什麼嘛?我什麼都沒有說啊!」

「你說沐暖暖不會見到我。」秦驚鴻眯著眼睛,「你這話什麼意思?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這個……」安寧表現得非常為難,「秦少,你就不要問了。」

「說!」

安寧一咬牙,「沐暖暖說她是你的黑粉,非常討厭你,之前在田園屋拍攝的時候,她完全就不想和你同框。」

秦驚鴻的臉色都變了。

他知道沐暖暖討厭他,他一直都摸不著頭腦,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做了什麼,會讓沐暖暖見到他就躲。 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在琴房。

當時沐暖暖二話不說,趁著停電,暴揍了他一頓。

她下手可半點都不含糊,專門往他臉上招呼,揍得他鼻青臉腫的,差點以為自己要破相了。

他厚著臉皮追去了田園屋,沐暖暖都沒搭理他的。

就連煮麵,都放了超級多他最不喜歡吃的香菜!

他被蜜蜂蟄了腳,腳都腫了,沐暖暖也不安慰他。

秦驚鴻越想越覺得備受打擊。

他可是秦驚鴻啊!

從來都受到無數粉絲追捧他,就算有那麼幾個黑粉,他也從來不放在心上。

可這個黑粉,居然是他第一次在意的女孩!

「你說的都是真的?」秦驚鴻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安寧心裡竊喜,表面上繼續裝出一幅欲言又止的樣子,「當然都是真的了,我可是暖暖最好的朋友了,她什麼話都跟我說的。」

「她都跟你說了些什麼?」秦驚鴻還是不敢相信。

安寧忙不迭的繼續抹黑沐暖暖,「暖暖說她喜歡的是你的對家,就是……對了,就是蘇子同!因為你上次拍仙俠劇,搶了蘇子同的角色,所以暖暖很討厭你。她還在微博上面用小號黑你呢,說你演技差,油膩!

簡直太可惡了,我都看不下去了。我還特意勸過暖暖,我說秦少人很好啊,又是我們的師哥。看在大家同一個公司的份上,也不該黑他吧?可你知道暖暖她怎麼說的嗎?」

秦驚鴻沒接話,臉色越發的難看。

安寧也不管那麼多,自顧自的說下去,「暖暖當時她翻了一個白眼,冷哼一聲,說什麼師哥,要演技沒演技,要作品沒作品,整天就靠著八卦緋聞上頭條,包年買熱搜!還什麼頂級流量呢,最多一年就成糊逼了……」

「閉嘴!」秦驚鴻低吼了一聲。

這可算是踩到秦驚鴻的痛處了。

他正在煩躁轉型的事情,就聽到安寧說這話。

可想而知,他是有多惱羞成怒了。

「啊……秦少,你別生氣,這些話不是我說的,是暖暖說的……」安寧急忙撇清關係。

這些話就是她自己編的,就是要扣死在沐暖暖的頭上。

「秦少,暖暖這些話你也別放在心上。不管暖暖說什麼,我都是你最忠實的粉絲,我永遠都支持你。」安寧紅著臉說道。

秦驚鴻煩躁的在原地走了幾步,忽然不往前走了。

果斷轉過身,大步流星的往回走。

「哎,秦少,你不去找暖暖了嗎?」安寧還故意在後面喊。

聞言,秦驚鴻走得更快了,頭也不回的走了。

哈哈!她成功了!

安寧快要高興瘋了!

她就是要當沐暖暖成功道路上的絆腳石!

沐暖暖想要勾搭上秦驚鴻?

做夢去吧!

經過她這麼抹黑,秦驚鴻就算是對沐暖暖有那麼點意思,也會煙消雲散了。

說不定,還會像上次整她跳水那樣整沐暖暖。

肯定把沐暖暖整得更慘!

安寧開心的都要蹦起來了,哼著歌往宿舍的方向走。

她真是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沐暖暖要哭了的表情呢!



此刻,在沐暖暖的宿舍里。

沐暖暖幾個人正在安慰劉碧娟。

事情是這樣的,元氣少女的官博做了一個介紹成員的視頻,發到了微博上面。

別人都還好,尤其是沐暖暖、李沅芷、白靈幾個人,得到了花樣彩虹屁誇讚。

可到了劉碧娟這裡,就變成嘲笑了。

粉絲們笑她的臉又圓又胖,笑她的名字土氣。

尖酸刻薄的挖苦,給劉碧娟亂取外號,說一聽這個名字就是農村的,這麼土氣還想當明星,等等之類很難看的話。

劉碧娟看了評論,當場就氣哭了。

劉碧娟都已經哭了很久了,沐暖暖她們一直在勸。

「哭什麼哭啊,再在這裡嚎得我心煩信不信我打你啊?」李沅芷舉起了拳頭。

「嗚嗚嗚,我都這麼慘了,你還要打我!」劉碧娟哭得更慘了。

「我說你……」

「好啦。」

雲舒急忙把李沅芷給拉開,給她使眼色,「你要再逗她了。」

「哼!不就是個破名字嗎,有什麼好哭的,人家笑你土氣,你就改個名字好了啊!」李沅芷滿不在乎地說道。

「對啊!」聞言,沐暖暖的眼睛一亮,「你就改一個名字好了!」

「改名字?」劉碧娟終於不哭了,只是眼睛上面還掛著淚珠,看著好不可憐。

「對啊,很多明星原來的名字都不好聽,後來改了名字就大火了。」沐暖暖肯定地說道。

「好,我就改名字!」劉碧娟堅定地握爪。

可是很快她又發愁了,「可我要改什麼名字好呢?」

「要不要改個英文名字?顯得洋氣一點?比如叫安娜劉?」李沅芷大大咧咧地說道。

「還安娜蘇呢!又不是化妝品,不好不好。」雲舒反對。

「那叫什麼好呢?」李沅芷抓了抓腦袋,「我是取名廢啊,你們幫她想吧?」

沐暖暖認真的想了一會兒,說:「叫劉月爾怎麼樣?」

「劉月兒?」劉碧娟喃喃地念著。

「不是兒,是爾。」沐暖暖在紙上寫了出來。

「劉月爾?這個名字不錯呀!」李沅芷點頭。

雲舒也說:「好聽,以後你的粉絲可以叫小月亮。」

「劉月爾,小月亮?」

劉碧娟的眼睛越來越亮,「這個名字真好聽,再也不會有人說我的名字土氣了!謝謝你暖暖!」

沐暖暖拿著紙巾幫她擦眼淚,「名字可以改,至於他們說你的臉大,你可以化妝打陰影來遮蓋,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你不要再哭啦。」

「嗚嗚嗚,暖暖,你好溫柔,我好喜歡你呀!」劉碧娟說著,給了沐暖暖一個熊抱。

「我這就去找楊經紀人,說我要改名字的事情!」劉碧娟說風就是雨,興匆匆的就要往宿舍外面跑。

愛到不天荒 剛剛拉開門,一個人影差點栽了進來。

「安寧?你在幹嘛?」劉碧娟,哦,不,以後要叫劉月爾了。

「你在我們宿舍門口鬼鬼祟祟的幹嘛?你是在偷聽嗎?」

安寧做賊心虛地說:「誰偷聽了,你可別胡說啊!」 「你的宿舍可不在我們這一層樓,你鬼鬼祟祟的在我們門口徘徊,難道不是來偷聽的嗎?」劉月爾叉著腰說道。

安寧面露不屑,「劉碧娟,你走開,這裡沒你的事。」

劉月爾當時就炸了,「我已經改名字了,以後我的名字叫劉月爾!」

安寧諷刺的嘲笑了一聲:「你是因為你的名字太土氣了,才改名的吧?呵呵,可是不管你怎麼改,還是改變不了你是農村人的事實!」

安寧現在在訓練營的人緣口碑已經差到了極點,大家都知道她的真實人品了。

她也就乾脆放飛自我,不再假裝白蓮花了。

說話尖酸刻薄,想懟誰就懟誰。

安寧發現,她還真的很喜歡這樣放我自我。

劉月爾的眼睛都被氣紅了,「安寧,你!」

沐暖暖淡淡地說了句:「劉月爾,你不是要去找楊經紀人說改名字的事情嗎?可不要因為無關緊要的人而耽誤了你的正事。」

惡魔契約奪心愛 「沒錯,暖暖說得對!」劉月爾揚起下巴,「我才不和不想乾的人浪費時間呢!」

說完,她扭頭就走了。

「呸!以為改個名字就洋氣了嗎?土包子!」安寧還在那裡罵罵咧咧。

雲舒一邊看書,一邊頭也不抬地說道:「有的人就是喜歡沒事找存在感。」

李沅芷活動了下手腕,「我看是有的人欠揍了。」

「怎麼,安寧需要我幫你活動下筋骨嗎?」李沅芷一邊說著,一邊從慢慢悠悠走過來。

要說打架,李沅芷這輩子還沒有怕過誰。

就連秦驚鴻在她面前都是照打不誤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