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謝可不行。”陽頂天哼哼。

朱靈兒俏臉嬌紅:“呆會去停車場。”

“好。”陽頂天這下開心了。


開到綠源公司地下停車場,吳娜娜車跟在後面,她下車,卻沒見朱靈兒陽頂天下車。

“九州,靈兒姐,你兩個怎麼不下車啊。”

吳娜娜笑問着,過來一看,頓時面紅耳赤。

陽頂天一招手:“寶貝,進來。”

吳娜娜沒有絲毫猶豫,拉開門就上了車。

一直在停車場呆了一個多小時,朱靈兒吳娜娜纔出來去上班,她們當然遲到了,可那又怎麼樣?

吳娜娜可是綠源集團的公主,她就一天不去,誰又敢來問她?

然後她是跟朱靈兒一起上去的,也沒人敢來問朱靈兒。

陽頂天則開了朱靈兒的車,先回朱靈兒別墅,天熱啊,出了汗,再混和着兩女身上的香氣,那味道,實在不好聞,他去洗個澡再說。

他沒戴戒指,但這邊也有衣服換,朱靈兒吳娜娜給他弄得好,一顆心全在他身上,每次逛街都要給他買衣服,兩女爭着買,衣服一堆。

洗了澡,換了衣服,看一下時間,哈,差不多十一點了。

他出門,沒有開朱靈兒的車,而是打的到公司,他自己車在公司呢。

進了公司,發現情況有些不對,他到萬明霞辦公室,發現萬明霞在哭。

“怎麼了萬姐?”陽頂天嚇一跳。

“嗚。”

看到陽頂天,萬明霞更是哇一下哭出聲來。

“怎麼了?”陽頂天慌忙關上門,走過去,摟着萬明霞,道:“出了什麼事。”

萬明霞卻不肯告訴他,只是哭,陽頂天問又問不出來,有些煩躁。 一直到晚上,陽頂天帶着萬明霞出去喝了點酒,萬明霞才告訴他。

原來她老公是個小科長,但有點兒實權,貪了不少錢,她都不知道。

可別人卻抓住了證據,那人拿了證據來,要她把七聖的代理權以一百萬的價格轉讓出去,否則就要舉報她老公,讓她老公坐牢。

“我們是大學時代戀愛的,連戀愛到婚姻,五年了,雖然這兩年,他升了職後,經常夜不歸宿,然後我又接手了爸爸的公司,生意也忙,感情有些淡了,但我還是不想他坐牢。”

“那你這邊要怎麼辦?”陽頂天皺眉:“奧馬奧那邊還要賠呢。”

“我不知道。”萬明霞哭着搖頭,看着陽頂天:“我不知道。”

她這種無助的眼神,讓陽頂天心痛。

“好了好了,我們再想辦法吧。”陽頂天只好安慰她:“沒了七聖,還有八聖九聖嘛。”

“嗯。”萬明霞含着淚眼看着他:“你要管我的,你要是也不要我了,我就真的不想活了。”

“傻話。”陽頂天揚手在她臀上打了板:“再說這種傻話,我打死你。”

“我是傻女人,你打死我吧。”萬明霞身子發軟:“只要你別不管我,爸爸沒有了,他也變得完全不是以前的那個樣子了,要是你也不管我,我真的就不知道要依靠誰了。”

這個女人,確實不適合複雜的生意場,她就應該如花瓶裏的花兒,好好的給保護着,照顧着,養在窗臺上,有風雨的時候,還要給她搬回到室內來。

她是經不起風雨的,惟有精心的照顧,她才能鮮豔明媚,風吹雨打,只會讓她飛快的凋零。

陽頂天當然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你是我的女人,我當然會管你,敢不聽話,哼哼。”

陽頂天說着,又揚起巴掌,裝出凶神惡煞的樣子。

“不要了,人家聽話的。”

萬明霞在他懷裏求饒,象個七八歲的小姑娘。

她這個樣子,讓陽頂天一時間腹中動火,俯頭就吻住了她脣。

便在這時,萬明霞的手機突然響了,萬明霞聽到手機鈴聲,身子猛地抖了一下。

“誰的電話?”陽頂天敏銳的覺察出不對。

“不要接。”萬明霞搖頭,聲音裏透着恐懼。

“接。”

陽頂天直接把電話拿過來。

萬明霞帶着哀求的表情看着他,陽頂天臉一沉,把她按在膝蓋上,揚起巴掌就在她臀上抽了一巴掌:“接。”

萬明霞給這一巴掌打服了。

女人就是這樣,她爲難害怕的時候,就要一個強有力的男人來給她撐着,至於是抽她還是哄她,無所謂,抽她也許她更有安全感。

粗暴有時候確實是能帶給安全感的,尤其對女人來說。

萬明霞趴在陽頂天膝蓋上,接了電話,那邊響起一個男聲,帶着得意的笑:“萬總,晚上九點,來狼窩,或者,明天上午九點籤合資協議。”

巴佩把七聖的代理權籤給万旗,是有條款的,万旗商貿不能隨便再把總代轉給他人,只能籤分區代理。

那個借萬明霞老公貪污而威脅萬明霞的人,想了一個方法,另外成立一家公司,万旗商貿帶着七聖代理權入股,然後以那家公司去籤區代理,這樣來剝奪萬明霞的收益。


那人沒聽到萬明霞回話,又嘿嘿笑了兩聲,道:“記住了,別超過九點哦,另外,我喜歡你穿旗袍,那款明黃繡大金鳳的,一看就有感覺啊,哈哈。”

他笑着,掛了電話。

“這逼是誰啊?”

陽頂天問。

“他是藍海公司的老闆,叫藍萬。”萬明霞痛苦中帶着惱怒:“有一次酒會,他看到我了,就瘋狂追求我,我說我結婚了,他說這樣更有感覺,我一直沒理他,想不到……”

“就是說,拿到你老公證據的,其實就是這個藍萬了?”

“應該是他。”萬明霞點頭:“他簡直瘋了。”

“藍萬。”陽頂天口裏念叼,想到的其實是聞雅。

“聞雅看來確實是這個藍萬授意的了,我說兩個商貿公司,需要什麼臥底,原來藍萬是想打萬明霞的主意,那頭盯着萬明霞老公,這頭就盯着萬明霞,這人追女人,還真是捨得下本錢。”

陽頂天想着,把萬明霞摟着坐起來,道:“藍萬說的那個什麼明黃旗袍,我好象沒見你穿過啊。”


這會兒說這個,萬明霞就嘟起了嘴,陽頂天知道她心裏的想法,託着她下巴道:“你是我的女人,我自然會保護你,不過你先把那條旗袍穿給我看吧。”

陽頂天的眸子火熱明亮,帶着強大的氣勢,關健是,萬明霞見識了他的本事,知道這個男人確實是強而有力的,心中就軟掉了,害羞道:“放在家裏。”

“現在去穿出來,我在這邊等你。”

陽頂天霸道。


萬明霞這種性子,就要男人帶,他越霸道,萬明霞就越屈從,真就開車回去,換了旗袍過來。

陽頂天一看,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

明黃色的旗袍配着金鳳,一步步走過來,那明豔的風采,就彷彿一隻金鳳飛進了屋子裏。

“難怪那個藍萬爲你發瘋,你穿這一身,我也瘋了。”

陽頂天喃喃叫着,圍着萬明霞轉了幾圈,猛一下把萬明霞扛起來,放到辦公桌上。

“別在這裏。”

萬明霞給他羞到了。

“就在這裏。”陽頂天狂叫:“旗袍不許脫。”

鳳凰展翅,鳳羽飛霞,幽香醉人……

夏九州體質一般,但陽頂天的元神極其強悍,後來萬明霞直接死過去了,陽頂天抱着她去洗了個澡,讓她睡下。

看看時間,八點多快九點了。

陽頂天看萬明霞睡熟了,元神脫殼,便往藍海大廈來。

萬明霞跟陽頂天說過,藍萬所謂的狼窩,就在藍海大廈,藍海大廈一共59層,最頂上的5859兩層都是藍萬一個人在用。

藍萬把那裏稱做他的狼窩,他在那裏,打造他的商業帝國,也玩弄他捕獵來的女人。

現在要陽頂天殺人容易,他最煩的就是找人,不過藍萬在狼窩,那就好找了。

到藍海大廈,上了狼窩,陽頂天一看就樂了。 他這煙用氣凝着,凝成一股,直接遮住了龐七七口鼻。

龐七七立刻咳嗽起來,這才轉頭看到了陽頂天,眼光一喜之際,隨即就是一怒,恨恨的瞪着陽頂天。

陽頂天嘻嘻一笑,一臉痞氣:“小妞,給爺笑一個。”

他痞裏痞氣的樣子讓龐七七差點笑出來,強咬着牙,恨道:“你也來欺負我嗎?”

“也?”陽頂天頓時就怒了:“還有誰欺負了你?”

“哼,多了。”龐七七哼了一聲。

“說,我幫你收拾他們。”

龐七七定定的看着他,隨又轉過臉,不理他了。

這可不行,陽頂天又吸一口煙,噴到她臉上。

龐七七急了,伸腳踢他:“你討厭是不是?”

陽頂天伸手就抓着她腳。

龐七七習慣於穿褲子,除了在陽頂天面前穿過兩回女裝,平時都是男性化打扮,這會兒也一樣,筆挺的直筒褲,非常合身,襯得一雙美腿直要逆天。

陽頂天抓着她雙腳拖過來,直接架到自己肩頭,然後身子前頃。

這個姿勢,有點那啥了。

張燕一直站在門外,看到這一幕,臉一紅,轉身下了樓,心中卻也鬆了口氣。

龐七七慣常強勢,從來不把自己當女子看,惟有在陽頂天面前才例外,如果陽頂天象一般男子一樣,噓塞問暖的,龐七七未必買帳,因爲她本就不是普通人。

但陽頂天這個樣子,卻正好可以剋制龐七七,事實上,張燕從龐七七的表現中就知道,龐七七不反感。

給陽頂天這麼架着腿壓下來,龐七七自己也紅了臉,但她並沒掙扎,只是恨恨的盯着陽頂天:“你真要討厭。”

“沒錯。”陽頂天壓着她腿俯身下去,在她脣上吻了一下,伸手解她衣服的扣子。


天還熱,龐七七外面就穿了一個白色的短袖襯衫,釦子一粒粒解開,龐七七即沒反抗也沒掙扎,只是盯着陽頂天。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