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麼簡單的幾句話,將這次的事情從家族衝突下降到了個人恩怨,而且,他的這番話也讓輿論轉向了他。

我是一個插足進來的人,他是原配,現在大方給了我一個機會,更能顯現他的豁達和大方。

我笑了笑,說道:“不管是張家和葉家,你們想要對付我們,不必要這樣,我們一直等着你們,將無辜的人拉進來,有辱你龍虎宗和葉家的名聲。”

我偏偏不將這事兒下降到個人恩怨上,我還要讓其他人明白,葉家和張家的醜惡面貌。

葉千夜咬咬牙:“開始了。”

說完直接揮刀過來了,刀鋒似能捲起風雲,儘管第一刀沒有落到我的身上,卻也被這股風勒得生疼。

朱允炆對我一笑,手指一併,念起了些什麼,我腹部好似進了生物,蠕動起來,瞬間,身上披蓋了一層藍色的氤氳之氣,腹中那東西也化成氣擴充進了各個毛孔中。

“朕命令你,一擊必殺。”朱允炆滿臉笑意念了句。 ?道家有門功夫叫做內視,就是可以窺視自己身體裏面的狀況,這是很基本的本事,我雖然達不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但是也可以勉勉強強做到。

能感受到剛纔朱允炆塞進我嘴裏的東西在體內四處遊蕩。就如同吃了興奮劑,這會兒難以控制自己。

朱允炆這話說出,葉家的人以及瞭解葉千夜的人都認爲朱允炆在吹牛,論武術,這裏誰是葉千夜的對手?能不能撐下去還不一定,更別說一擊必殺。

“聽見沒?他要你一擊必殺。”葉千夜似乎在激我。

我笑了笑,看向朱允炆:“好!”

朱允炆果斷點頭。

我身體此時有用不完的力量,眼前的葉千夜在我眼裏也不過是一塊軟得跟豆腐似的器物,且他的動作,在我眼裏,慢到了極點。

“來吧。”葉千夜對我身體狀況完全不瞭解,做了個迎接的準備。

咣噹!

當他話音落下,我已經揮刀下去了,但是我的刀只是刀上亡魂的執念構成的,和真正的刀具對撞,轟然碎裂。

即便刀具斷裂了。葉千夜卻如同見了鬼魅般,喉結蠕動了下:“你,怎麼可能這麼快?”

他的速度也很快,趁着我距離他比較近,馬上揚起了刀,不過這時,我卻將我手裏的鬼刀收了回來:“不用撐着了,倒下吧。”最//快//更//新//就//在

“你說什麼?”葉千夜不解我的話。

在下面看着的人也都將心提到了嗓子眼兒,馬岡更是直接提醒我:“陳浩,別靠他太近。”

如果我不來的話,葉家和馬家就是親家了,在外人眼裏看來。我對於葉家和馬家來說,是不共戴天的仇人,現在馬岡公然發聲提醒我,讓不明所以的人都十分不解。

“馬岡怎麼……”有人問。

一時間衆說紛紜,爲什麼馬家不支持自己的親家。反而支持我這個搶親的人。

總之,不管怎麼樣,馬岡的發聲,讓本來就已經丟盡了臉的葉家臉上更爲難堪了。

葉城怒視馬岡:“你……”

不過衆人都看着,他不好說什麼。

嬌妻難追 葉千夜被我剛纔那話說得停住了接下來的動作,問我:“什麼不用撐着?”

我笑了笑,咻地舞了一下鬼刀。葉千夜的身上突然飈出了一股鮮血,他的胸膛多出一條溝壑,他驚恐無比看着自己胸膛:“你是什麼時候砍中我的?”

我說:“鬼刀就是氣,對上這種刀。擋是沒用的,只有不斷的防,你選錯了路,鬼刀斷掉的剎那,又重聚了,除非那邊的羽林軍團都滅掉,鬼刀纔會真正斷掉。”

葉千夜臉色漸漸變得慘白起來。

朱允炆作爲始作俑者,他也有些詫異,不過卻沒問出來,而是說:“好,朕心甚歡,回去隨便封你做個將軍。”

衆人沒反應過來,葉千夜卻在此時倒在了地上。

作爲勝利者,我自然要講幾句話,衝着這裏的人說道:“今天的事情還不算玩,你們葉家因爲做錯了決定,接下來就應該爲你們的決定付出代價,即便你們身後站着的是張家,他也保不了你們,另外,如果誰再敢散佈我哥的謠言,我第一個殺了他。”

說完對馬文生和馬岡微微點頭示意,將刀丟還給了之前那個將軍,走下了臺。

葉家和張家的人還在驚愕中,等我下臺後才衝上了臺,葉城抱着葉千夜大呼了起來,而後喊道:“陳浩,我殺了你。”

說完就要提刀衝過來,我在此時施展攝魂術,一眼便將葉城給瞪住了。

剛纔朱允炆給我吞的那東西是從?鱗上弄下來的,或者說,跟?鱗是一體的,按道理說玉石是不可能被消化的,但是本來就有很多事情都難以解釋,這也不例外。

我不知道別人現在是什麼感覺,但是我和葉城四目相對,我能感受得到他身上的那股絕望氣息,他的感覺就如同陳文瞪我的時候那種感覺。

墮入的是無邊的煉獄,圍繞的是無盡的業火,耳畔傳來的是鬼神的哭喊聲。

葉城的臉色在我的眼神之下明顯變化,眼睛凹陷了進去,好似幾天沒能閉眼,眼裏全是紅色,眼圈周圍也化作了烏黑,臉色蒼白如紙。

“在我上任檢驗的時候,我就可以殺掉你,現在你真正該死了,動我身邊的人,都得死。”

我將那塊玉石最後一點力量全都耗盡,葉城的魂魄全被攝魂術震散了,倒在了地上。

我閉眼緩解一下眼中的酸澀,然後到馬蘇蘇旁邊:“我們走吧。”

馬蘇蘇恩了聲。

我帶着她離開。

朱允炆習慣性地揮了揮手臂,卻沒有長袖,十分不習慣,還是說了句:“撤。”

羽林軍團開始大面積撤退,馬蹄聲響徹了整個濱江公園上攻,而後沒入了地下,這是一支真正來自地獄的軍隊,且不是陰司能管的軍隊。

葉城和葉千夜會怎麼樣,我不清楚,我也不想管他們了,出去後,陳文已經在車上等我們了,趙小鈺他們知道里面出事兒了,我出去時與我相視看了眼:“你們走,我來處理。”

“麻煩了。”我說。

趙小鈺點頭恩了聲,開始帶隊進去。

上車後,朱允炆第一個問我:“鬼刀只能傷到靈魂,不能傷到皮肉,你是怎麼連同葉千夜的皮肉一起切開的?”

“知道氣割技術嗎?”

朱允炆搖搖頭:“朕不知曉,什麼法術?”

氣與水一樣,無形物體,但連鋼鐵都能割開,最柔軟的東西,反而是最堅硬的。

我跟葉千夜解釋了一陣。

馬蘇蘇這纔開始後怕,從上車開始就一直盯着我看,我瞥她時她低下了頭:“陳浩,又是你救了我。”

“我記得你之前叫過陳浩哥哥的。”

“沒有。”她想都沒想。

陳文坐在前排,此時跟我說:“我剛纔跟張家家主打賭,他賭你不會殺掉葉千夜,我賭你會殺掉葉千夜。”

“你們賭這個做什麼?”我問。

陳文說:“你知道結果如何嗎?”

“你輸了,我沒殺葉千夜。”

“你沒殺葉千夜,但是你卻殺了他的父親,所以,我和張家家主的打賭,是平手。”陳文說。

“你們的賭注是什麼?”我又問。

陳文回答說:“要是我輸了,他今天會出手,我不插手;他輸了,我今天會出手,他不插手。所以到最後,我們都沒出手。”

陳文跟我說了他和張家家主之間的打賭後就沉默不語,直到快到馬蘇蘇家的時候,他才讓司機停下,回過頭來問馬蘇蘇:“小姑娘,你知道你爺爺他們爲什麼這麼着急讓你進入葉家嗎?”

馬蘇蘇一點不隱晦,直接說:“因爲你。”

陳文點點頭:“那麼你相信我會害你嗎?”

馬蘇蘇思索了幾秒鐘,我有些詫異,陳文對她很好她應該知道的,這還需要猶豫?

最後,馬蘇蘇看向我:“我相信陳浩。”

我和陳文都有些無語,陳文沒有解釋,打開車門下車了,說:“我就不去了,免得增添誤會,你送她回去吧,葉城死了,他們會將責任算在你身上,你要小心。”

看到陳文下車,我爲他打抱不平,他偏偏是個不喜歡解釋的人,只能如此,連我身邊的人,他都不敢靠近,所以纔會這麼孤獨。

我們三人進入馬家別墅,馬蘇蘇一進去就坐在了沙發上,朱允炆對這屋子十分好奇,四處打量起來,說:“這裏可以作爲朕的行宮,陳浩,今後也要爲朕督造這麼一處宮殿。”

馬蘇蘇坐下跟沒事兒人一樣,好似今天的事情根本沒在她身上發生,不過卻看見身上的禮物,馬上說:“我去換衣服。”

說完上樓。

朱允炆看了馬蘇蘇背影會兒,而後坐了下來:“想想怎麼應對那所謂葉家的報復吧,另外,你用掉了朕一塊玉石,想想怎麼補償朕。” ???這個時代小孩子的玩具放在大明朝也是寶物,因爲明朝沒有可以鑄造出來的工藝,我拍拍他的肩膀,說:“今天路上看見的裏面有人的盒子,我送你一臺”

朱允炆卻有些不大相信:“當真?”不過馬上見到了馬蘇蘇家裏的。“原來只是各家各戶的必需之物。”

不過他也沒嫌棄,在這屋子裏看了會兒,馬蘇蘇換完衣服下來,這時馬文生和馬岡等人也回來了。我站起身:“馬爺爺,馬叔叔。”

馬文生和馬岡卻神色凝重,走過來坐下說:“陳浩,你能爲了蘇蘇這般大鬧,說實話,我們這些做長輩的。真的很感動,但是蘇蘇不管跟在誰的身邊,都要比跟在你身邊要來的安全吶。你今天。不該來的。”

我過了葉家和張家那一關,最後這一關就在馬家自己身上,他們不是不相信我,而是不相信我哥。

我正要替他辯解的時候。.已經更新後面的章節啦馬岡說:“他們將陳文的所有計劃都告訴我們了,陳文的能力,我們大家都知道,除了依靠大的家族,是沒有人可以攔住他的。”

朱允炆此時卻冷哼了聲,面色有些淡淡的怒意:“你們二人真是愚昧,朕雖與此事沒有太大幹系,但也瞭解了其中原委,連陳浩都說了陳文不會害你家女子,你們寧願相信一個從來沒有打過交道的家族,而不願意相信一個爲你們家拼命的人,你們到底是何意思?”

朱允炆今天在現場做了很大的貢獻,馬文生看向朱允炆:“這位是?”

“朕乃建文帝朱允炆。”朱允炆毫不避諱自己的身份。池豆坑劃。

馬文生和馬岡聽到這名號,再聯想到今天的羽林軍團,驚恐萬分,因爲這個可是真正的皇帝,而不是用法術召喚出來的。

我打斷他們,說道:“不管你們是不是相信我哥,我都要告訴你們,我哥他從來沒有過要害蘇蘇的意思,蘇蘇小時候曾被你們遺棄在外,差點死去,那個時候就是我哥救了她,如果我哥要害她,何必要等這麼多年?”

馬文生和馬岡聽到此話有些詫異:“當真?”

我恩了聲:“我陳浩用性命擔保,蘇蘇妹妹的安全問題,全放在我身上,我哥也絕對不會害她,只是希望你們不要再做糊塗事情,她還只是一個學生,有些事情是大人應該承受的,而不是她”

馬文生頓了會兒,首先嘆了口氣:“好吧,我已經老了,做事有些畏手畏腳,我只會想着最安全的方法,卻沒考慮蘇蘇願意不願意,我已經是黃泥埋到脖子的人了,陳浩,從今天的事情,我已經看見了你對蘇蘇的情誼,也只有將蘇蘇交給你,我才能放心……”

我有了不好的預感:“我跟蘇蘇只是好朋友。”

馬文生恩恩點頭:“我知道,就請你把她當成最好的朋友,今後幫我們照顧她。”

我差點兒以爲他們剛要把馬蘇蘇許配給葉家,現在又許配給我,這樣看的話,馬蘇蘇也太不值錢了。

之後聊了陣,最後決定,馬蘇蘇暫時跟我們去陳家,因爲馬家是絕對不安全的,陳家雖然有風險,但是至少還能有個照應。

陳家村那麼大,多馬蘇蘇一個也沒什麼問題,我也正有這個意思,便點頭答應了。

馬蘇蘇得知要跟我去,只是猶豫了會兒,然後就說:“我去收拾衣服。”

朱允炆馬上湊到我耳邊說:“這種年齡的女子,在朕的那個時代,早就已經生子了。”

我瞥了朱允炆一眼。

之後沒多久時間,趙小鈺打來電話,讓我出去見面,討論關於葉家的事情。

我擔心葉家會狗急跳牆,就讓朱允炆在這裏守着。

我獨自出了門,到趙小鈺約定好的一處咖啡館,見她正手托腮兒,斜着臉看着玻璃窗外,我走進去,她全然不知,我敲了敲桌子,她纔回過頭看我,站起身:“你來啦,坐。”

我坐在了她的對面,趙小鈺說:“我曾經發過誓,不管是誰,只要做了違反法律的事情,我都不會放過他……”

“那麼,你的意思是?”我問。

趙小鈺苦澀笑了笑:“當初太年輕了,總是許下那麼多的空頭誓言,到頭來,卻發現根本做不到,這個誓言,我原本準備貫徹一生的,剛纔我在這裏發愣,發現從見到你開始,我的誓言就已經破碎了,不過既然已經破碎了,我也不在乎了,我已經沒有資格繼續穿着這身我追求了這麼多年的衣服,你放心好了,只要有我在,不管你做了什麼,我都會保全你的安全的,等這件事情做完了,我就脫掉這身衣服。”

這跟以前認識的趙小鈺可不大相同,我說:“這是你追求了很久的,脫掉不可惜嗎?”

“我穿着的是我的夢想,現在我的夢想已經破碎了,剛纔進來的時候,別人都打量着我,但是我覺得他們眼神總像是在打量一個衣不蔽體的人,我感覺到了恥辱。”

“自己眼中百分之九十,別人眼中百分之十,至少我打量你的原因是因爲你很漂亮。”我說。

趙小鈺微微一笑:“算了不討論這事了,我已經瞭解清楚了情況,葉家這次死咬住你不放,且在場很多證人,我向上面申請下來了這件案子,由我負責,我現在應該捉拿你歸案的。”

趙小鈺神色很糾結,見我不說話,她問我:“你怎麼不問我要怎麼處理你?”

我這才問:“那麼你準備怎麼處理我?”

趙小鈺說:“當時在現場的人不敢爲葉家作證,現在只有現場的一段視頻,我已經拿到了視頻的原片段,等過會兒,我們去找胖子,讓他把視頻處理一下,到時候沒了視頻做證據,你就沒多大的事情了,你也不要鬆口,知道嗎?”

我說:“視頻肯定沒有拍到我殺人,只拍到我傷人,頂多判我打架鬥毆之罪,這事兒我自己處理,你放心吧。”

趙小鈺卻提醒我:“葉家已經打通了關係,完全可以當成命案來處理。我去申請這件案子的時候,上面同意了,他們明知道我會幫助你,他們還是同意了,很明顯,他們連我也想打下來,我倒要看看,是我厲害,還是他們厲害。”

說完她就拉着我站起身來:“走,我們現在就去找胖子。”

胖子是當初幫我弄監聽卡和處理照片那個,他是個數碼高手,處理視頻,是絕對不會成問題的。

趙小鈺開車離開,到了店門時,卻發現胖子的店已經關閉了,旁邊剛好有人出來,就問:“這家修理店的店主到哪兒去了?”

旁邊人說:“他早就走了,不知道搬到哪兒去了,前些天,一羣西裝革履的男人把他帶走了,應該是他得罪了什麼人吧,可惜了,挺和氣的人。”

穿西裝的人,難不成是世家或者家族的人?

“那些西裝男人是什麼人?”我問。

旁邊店主說:“我聽他們說了幾句話,好像是胖子是從什麼什麼地方逃出來的,現在要帶他回去的,對了,你是什麼人?”

“我叫陳浩,是胖子的朋友。”

這店主卻一喜:“你就是陳浩呀?胖子在關門之前的幾天,給了我一樣東西,讓我交給你,你總算來了。”

說完他走進屋子裏,取出了一個小盒子,交給我後,我打開一看,竟然是一塊玉佩,玉佩上刻着七殺二字。

我愣住了,這跟我身上的七殺總會的勳章是一模一樣的,不過,我的是銅質的,讓的是玉石的。

“他是七殺總會的人……”我竟然沒想到。

之前孔無端說過,每個地方都有七殺總會的人,沒想到竟然是胖子,我看了看這玉佩,這玉佩等級明顯比我高太多了。

這店主又說:“他告訴我一串數字,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什麼數字?”

我馬上讓趙小鈺把她的手機拿出來,進入七殺總會的界面,查詢信息,我輸入這串密碼,當我看到查詢權限的時候,我驚呆了,胖子竟然能查詢到二級人物。

我馬上將胖子名字輸入進去,結果顯示,他竟然是七殺總會的總監察,擁有少·將軍·銜 ?七殺總會是直接隸屬於軍隊的,這點我知道,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七殺總會竟然有少將軍銜的人存在,而且,胖子的真名也不叫李磊。而是叫陳默,真實年齡34歲了,他外表的稚嫩可以很好隱藏他的真實身份。

趙小鈺也看見了陳默的資料,有些驚奇:“這個是不是他自己寫的系統?我以前竟然對一個少將指槍了。”

“這個系統可不是他寫的。”以前我也是進入的這個系統,查詢的資料。

不過,這七殺總會的勳章是身份的象徵,他將這勳章留在這裏,是什麼意思?我不大嗎明白。

向這裏其他店主問來了陳默的電話,撥過去很快被接通,他聽出了我的聲音,似乎放下了手裏的活兒,對我說:“陳浩,你果真找到我了。”

“你真的是七殺總會的總監察?”

這實在太難以讓人相信了,一個位高權重的人怎麼會在這裏蝸居這麼久,說出去任誰也不相信。

他絲毫沒否認,回答說:“是。”

勳章是能象徵身份的東西。這麼重要的東西,他留在這裏,也太冒險了,就問:“你把勳章留下來做什麼?”

陳默沉吟會兒,而後說道:“聽孔無端說,你也是七殺總會成員了,剛好有任務要交給你,馬上到魔都來。”親手動輸入字母網址:неìУаПge。Сом即可觀看新章

上海距離這裏有些遠,來去花費時間有點多。

我說:“我最近有事情,怕是不能過來……”

“這是命令,如果不來,將以違抗軍令論處。如果造成一定惡劣的後果,你會上軍事法庭。”陳默語氣十分機械,好像經常說這句話。

他說完就掛了電話,我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不加入七殺總會了。當初只是圖個方便,查查資料什麼的,從來沒有想過要接任務。

我思索了會兒,果真如陳文所說,七殺總會不好應付,不管能力多強大,永遠都不可能跟國家機器對抗。特別是在我們這裏。

預定了當天的機票,在奉川法院還沒有來發傳票之前,我跟他們打了招呼,離開了奉川。當天到達魔都,已經有人在機場迎接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