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姥姥想要放我出來的時候,突然身體一陣,她猛地轉身,我也見到姥姥身後的白色靈體。

這個人的身形十分熟悉,就算模樣是我的陌生的,但是眉宇間的模樣,卻是與我跟姥姥,媽媽那麼的相像。

“太姥……”

“娘……”

太姥雲小蝶閉着眼,聽見我們的呼喚忽然張開了雙眼。她身後的雲如雪尖銳的笑聲,響徹空洞的四周。

“如果你想讓她徹底消失,你大可以做剩下的動作。”雲如雪威脅說道。

雲如雪吸了太姥的魂力後,一直存留一絲隱藏的魂魄在雲如雪的體內。在上次大戰後,雲如雪留着太姥的魂魄,目的就是在自己有危險的時候,能夠用太姥的魂魄威脅到誰。

姥姥手上的動作停滯,抱歉的看向太姥。

我心裏內疚,覺得都是我的錯。如果我不那麼自私,不是那麼猶豫,或許我的太姥,姥姥,甚至爸爸媽媽都不會因爲我而這麼辛苦。

“娘……”

姥姥很小就沒有見到太姥,見到這麼年輕的太姥,還是頭一次。我已經哭得說不出來話,看着太姥走到姥姥的面前,笑着摸着她蒼老的臉頰。

只是當太姥的手穿過姥姥的臉之後,又有些哀傷。

“娘對不起你,對不起你爹。因爲我的自私。在我成爲大司命以後,並沒有履行我的職責,我沒有守護好陛下,還有……”太姥停頓一下。

“所以我釋放了陛下,雲如雪是雲家的罪,我的犧牲並沒有換來天下太平,反而還連累了你們。”

ωwш ▲тt kān ▲¢ Ο

“現在,我們要保護好小冰,她是我們雲家的希望。九嬰重生之術是禁術,小冰是死是活,還是要看她自己。”太姥的話傳入我的耳中,我想雲如雪也聽見了。她並不害怕,只是覺得姥姥會就範。

“怎麼樣,考慮的如何?如果你想盡孝,就把沈冰給我放回去。如果不想那麼我就讓你好不容易見到的親孃,魂飛魄散。”

結果,姥姥跟太姥一同轉身面對雲如雪:“我們不會把自己的親人交給你。”

那一瞬間,我覺得就算是死,也不要讓雲如雪的奸計得逞。

她如果重生,天下間死掉的人會更多。

姥姥太姥犧牲一切的保護我,那麼我也能保護所有人。

“好,很好,受死吧。”

雲如雪畢竟是玉屍,即使現在能力很差,這段時間血液的溫養也讓她恢復不少,何況她曾經是雲家在我太姥之上,更爲有能力的人。

九個嬰兒繼續朝我爬上來,姥姥跟太姥不是有石正跟雲如雪兩強的對手。

“看來你們是都不想活了。”

雲如雪大喊一聲,墓園地下內,無數的活屍殘屍從腥臭的土壤中,爬了出來。

“我想你也不想活了!”這時,邪魅的聲音突然出現,蓋過了無數活屍的嘶嚎聲。

下午繼續碼一章。 出現的人是劉尊,見到他,我的心情有些複雜。

可現在不是我置氣的時候,姥姥跟太姥還處於危險之中,劉尊的出現無疑是拯救我們於危難的好幫手。

“劉尊,你難道真的不想見到我姐姐?”雲如雪見到劉尊有些驚恐,她的這副樣子被劉尊看見,可能會比重生更爲羞恥。

劉尊張開雙臂,駕臨雲如雪跟石正的身邊,只是大手一揮,兩個人就如同柳葉一樣,被揮了出去。

落地後,雲如雪咳出濃稠的黑色血,看着劉尊的目光暗了許多。石正在她的身邊樣子也不好,劉尊的能力估計已經不是他們能駕馭的。

紫色天雷被稱爲天罰,不可能會降臨在墓園之內,這裏是冥界幽靈的棲息之地,並不是邪惡之地。所以雲如雪在這裏躲避天雷,也躲開了對付劉尊的最好方法。

更何況,劉尊現在已經是被稱爲神一樣的真正不化骨,就算被擊中也會跟剛纔一樣,只是暫停一陣,很快便恢復正常了。

“雲如雪,快點解除九嬰之術,不然我讓你立刻灰飛煙滅。”

劉尊不是巫師,姥姥更加不會,太姥沒有實體,能破解的只有雲如雪。

或者還有一個人……

我冷靜的看向石正,他也在看我。從他的眼神當中我就明白,雲如雪爲了能讓自己重生,一定是教了石正九嬰之術的具體操作方式。

“劉尊,會九嬰之術的不止雲如雪。”我冷漠開口說道。果然石正在聽見我的話後,太陽穴位置的青筋暴起,憤怒的對我吼道:“沈冰,你非得讓我對你下死手麼?”

可他話音剛落,就被劉尊揮手動作帶去的掌風掀翻在地。

“解除。”

石正吐了一口鮮血:“做夢!”

就在這時候,我感覺胸下的位置有冰涼的感覺,見到這九個嬰童居然沒有因爲雲如雪跟石正被襲停止動作,而是已經爬到我胸下的位置。

“陛下,快救小冰,她……”姥姥焦急的看向我,太姥也着急的來到劉尊的身邊。

“陛下,九嬰之術需要施術者親口停止,不然九嬰不會停止。”

“那就把他們毀掉。”劉尊轉身,瞬間來到我的面前,我見他要拔掉依附在我身上的九嬰,趕忙勸阻了他。

“不行,你就算毀掉他們,九嬰之術也不會停下來。”

劉尊因爲我的話,脾氣十分暴躁。此時的他,有些不像帝王,倒像是找不到爸媽的孩子一樣。

不知道爲什麼,在這麼危機的時候,我卻冷靜下來了。跟剛纔面對死亡的時候不同,見到劉尊就像見到如同他體溫一樣的萬年冰塊一樣,我不害怕了。我也怕過他,現在這種狀況能讓我不怕的,也只有他。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什麼樣?”

劉尊回頭瞪向雲如雪,“既然沈冰要死,不如你們都死了的好。”

雲如雪慌張的起身,也忘卻了肚子現在被刨開的模樣,“陛下,難道你不想見我姐姐?我跟姐姐是雙生子,我重生姐姐也會重生啊。沈冰只是個普通的人類,就算您不喜歡我,難道也不喜歡姐姐嗎?”

雲如雪說的對,劉尊不是一直想要我體內的雲如冰復活嗎?爲什麼這時候又想讓雲如雪給我陪葬。

“雲如雪說的對,但是陛下,你想想她復活後帶來的是什麼,除非她跟雲如冰重生以後,你能保證讓她死掉,而云如冰不會死,我就願意獻出自己的生命。”

“小冰!”太姥跟姥姥驚喊道。

她們沒有想到,我會這麼做。

可我們更沒有想到的是,劉尊居然……

“你叫我什麼?”

我愣了一下:“陛下。”

“回答錯誤,你的決定我不同意。”劉尊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定一樣,伸手撫摸我的臉頰:“冰兒已經死去,她是我一生的虧欠,但是現在我不能再傷害她了。”

我還沒有明白劉尊的意思,雲如雪卻哈哈笑了出來。

“陛下,我現在沒有眼淚,否則我一定會因爲你的話而哭出來的。不僅僅是我,或者連姐姐都會哭出來。”

雲如雪停頓一瞬,在我回想他們對話的時候,她陰冷的聲音飄了過來:“你居然會爲了這個黃毛丫頭放棄霸業,甚至……放棄姐姐。很好,今天我就算死了,也要毀掉她。”

大明星的臥底小女傭 說完,我見她爬起來,墓地裏的靈體還有剛纔召喚出來卻一直沒有行動的死屍們攀爬在雲如雪的身上。他們爭相爬到雲如雪的身上,扭動着脖子,樣子十分恐怕。

我忽然覺得胸口好疼,見到九嬰中的一個竟然咬破我的肌膚,順着微小的傷口鑽了進去。

“啊啊……”因爲疼痛,我掙扎起來。劉尊回過頭,眼裏的疼惜是我從沒有見到過的。

恍惚中,我見到姥姥跟太姥互相看了一眼,有不捨也有決斷,姥姥的身體突然倒下,接着另一個靈體出現,姥姥與太姥鑽入我的體內。

我本不想哭得,可是我還是不爭氣的哭了出來。

姥姥放棄了還有三年的人世時光,與太姥一起進入我的體內,爲我的生與邪惡的九嬰做鬥爭,不管我是不是能活下來,她們都將徹底消失。而現在的我,除了哭什麼也做不了。

“雲如雪,今天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劉尊衝到雲如雪的面前,化身雄獅一樣的撕碎雲如雪,他將雲如雪的保護殼一下下撕碎,瘋狂的讓站在他身邊的石正什麼也做不了。

“石正,催動九嬰大法!”雲如雪在驚恐中對石正命令到。

劉尊聽了後,只是輕輕一指,一道光襲向石正,石正的胸口就破了一個洞。蘊藏在他體內的三尸魄力魂力快速流失,他在驚叫中恢復到原來的模樣。

“主人,主人……”在我看着眼前的驚心動魄的時候,巴蛇的聲音從我的蛇鱗項鍊中飄了出來。

“巴蛇,快走。”我怕巴蛇有危險,趕忙讓它離開。然而巴蛇帶着哭泣的聲音,卻讓我心裏更難受了。

“主人,巴蛇遇見你跟大人是萬年來最幸運的事情。奴家知道,九嬰之術一旦形成即使施術者死了也會繼續下去。除非施術者主動停止,但……我想是不可能的了。”

“巴蛇,你快走,不要再……”

巴蛇從蛇鱗裏出現,她還是哭着:“主人你還是喜歡打斷奴家說話。奴家知道,主人害怕奴家出事,但是奴家也同樣擔心主人。奴家能爲主人做的就這麼多了……”

巴蛇說完,就順着那個傷口鑽入我的體內對我說道:“主人,奴家會吸收九嬰的邪惡之力,但是奴家恐怕再也見不到主人了。感謝主人救命之恩,感謝主人……啊……”

巴蛇在我體內淒厲的叫着,九嬰之術比大廈數百的怨靈還要邪惡。我的腦海裏,太姥,姥姥,巴蛇,都在爲我拼命,都在爲我犧牲。我絕對不能,不能讓她們消失。

雲家十八法裏的九嬰之術破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一遍遍過着裏面的內容,直到黑暗降臨,直到下體有液體流出,直到自己覺察到生命的流逝。

我對不起大家,我失敗了。

“劉尊哈哈哈,你想救小冰,你看看你撕咬的是什麼,你身後的是什麼?”

石正狂妄大笑,引導劉尊回頭。

劉尊回過頭,就見到兩個人從沈冰的體內爬出來,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掉進了比體溫更爲冰冷的冰窟之中。

啟稟陛下,娘娘又上戰場了! “啊哈哈哈哈,我重生了。我重生了……雲小蝶跟她女兒,還有那個萬年蛇靈的犧牲有什麼用?我不還是回來了,啊哈哈哈……”雲如雪從血污之中爬起,身體上的血液順着光滑的皮膚下落。

她看了眼旁邊還趴在地上的人體,冷哼一聲:“雲如冰,還不見見你昔日的愛人?”

周圍詭異的安靜着,見地上的人沒有動,雲如雪繼續說道:“雲如冰,難道你已經沒有臉見人了?怎麼……我讓你重新復活你不感激我嗎?”

說罷,雲如雪看向劉尊:“剛纔姐姐沒有復活,你說了什麼話?現在要不要再說一次,哦對了,那個雲家十八法是吧,破解九嬰之術?做夢,你不知道我爲了重新成爲人類達到更高層次下了多大的局,雲家十八法裏的禁術都是真的,除了破解九嬰之術。雲小蝶抄襲的雲家古法也不想想是誰寫的。哈哈哈哈,你倒是殺了我啊?我死了,雲如冰也會死……劉尊啊劉尊,你居然被我欺騙了這麼久……”

她走到劉尊的面前,笑如豔陽:“現在,你倒是伸手殺了我啊?”

晚上繼續2更!出去買菜,做飯!感激十一個元寶的打賞。15868169575感激qq465713881謝謝今天打賞的寶貝們。

我比較信守承諾,今天休息嘛,爲了保證質量,我就四更好啦。 我好像經過很多的黑暗,周圍都是羽毛,拂過身邊十分的癢,但是又很舒服。

我見到姥姥,太姥,還有巴蛇,他們站在不遠處的位置,對我喊什麼,可是我根本就聽不到聲音。

我覺得自己很累,一直順着溫暖的風,向前飄着。直到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人。

劉尊?他不是在跟雲如雪打鬥麼?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等等,我現在在什麼地方?

回頭再看,姥姥,太姥,巴蛇都不見了。我有些害怕,他們到底去哪裏了?再轉過頭看劉尊,他也不在了。

一時間我覺得很累,渾身虛脫無力。我覺得自己是不是已經死了。

對了,雲如雪的九嬰之術似乎也已經成功了。”我已經死了。“

這樣想着,身邊的風就帶着我繼續向前飄着。”沈冰,你就這麼甘心放棄麼?雲如雪重生,你的爸媽也會死,不僅僅是你爸媽,還有所有的人……“

是誰在喊我?我情不自禁的擡起頭,漆黑的上方有一個直徑不大的圓,劉尊對着我吼道。

我是想阻止雲如雪,可是我已經死了。”沈冰,求你,醒來。“

劉尊在懇求我,他這麼高傲的人,我實在想不到怎麼會求我。”醒來,醒來……“

……”劉尊,你倒是殺我啊! 明末異姓王

雲如雪狂妄的聲音在我耳邊響着,我張開雙眼就見到兩人曖昧的姿勢。他們身貼着身體,而云如雪還沒有穿任何的衣服。”咳咳,就不能扶我一把。“

我只是很平靜的說一句話,可是他們兩人瞪着眼睛看我做什麼。

劉尊一陣風的功夫來到我的面前,他將我抱起,動作十分的溫柔,也就是那麼一個動作,我回頭看見自己的身體,下身全是血。”等等。這是怎麼回事?“雲如雪呆愣的表情,劉尊的得意,還有我坐在龍椅上毫無生機的模樣,都向我表明,我沒死,還把自己生出來了。”爲什麼?雲家十八法裏的九嬰之術明明不是正確的爲什麼你還會活下來,這絕對不可能……“

雲如雪不相信的攔住我跟劉尊的去路,連再次死了都不怕。

我能感覺到劉尊也有些疑惑,他雖然能力強大,巫術甚至天雷對他都絲毫不起作用,可是沒有想到有人能經歷九嬰之術還會活下來。所以他的腳步停下來,將我放在地上,將身上袍子脫下,一把套在我的身上。”我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會活下來,或許是因爲愛吧。“我摸了摸胸口,我的體內有姥姥,太姥,還有巴蛇的愛,還有許多的人愛,包括自己的愛,所以我活了下來,再次看向雲如雪的時候,她的臉上依然有不解。”不對,我姐姐呢?我姐姐呢?“

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我將自己跟雲如雪生了下來,我活了,雲如雪也活了。那麼作爲雲如雪雙生的雲如冰不可能會死。

除非,雲如冰還在我的體內。但是不可能,經歷這一次的重生,我覺得體內的魄力跟魂力前所未有的強大,可這些魄力跟魂力內,沒有一點是雲如冰的感覺。

我再次看向雲如雪,終於發現了端倪。”雲如雪,你跟你姐姐其實永遠不會分開的。“

雲如雪猛地倒退幾步,驚恐的看向我:”你說的是……我跟姐姐重生在一個軀體內了?“

我點了點頭,再看向劉尊,他目光淡如水。”現在無論如何你也不能動雲如雪了,我想以後有云如冰的制衡,或許她會老實些。“我對劉尊說道。

他沒有回答我,而是抱着我離開了這裏。

我從空中看向下面的雲如雪。她呆愣愣的受了很大的刺激,石正則是低着頭,我想他不會死,至少雲如雪不會讓他死掉。

放下一切掛念,我跟劉尊離開了墓園。

從墓園出來的那一刻,我見到了外面的太陽,重生的感覺就像是浸泡在溫暖的泉水中,出來的那一瞬間。

我感覺到渾身的毛孔都已經被打開了,渾身都透着舒爽。我轉過頭看向劉尊,對他道:”在我死去的那一會兒,我看見你了。“

我與劉尊並排站在墓園的一處,看着升起的太陽,配着周圍的環境,好想對他說點什麼。”我沒想到你的靈力會在雲如雪之上,或許是雲如冰在冥冥之中幫你,也可能有你說的愛……“”我的陛下所問非所答。“我有些笑了,”我見到你求我醒來。“

劉尊愣了一下,也跟着我笑:”我求你,朕什麼時候求過人?“說完就摟我在懷中。

等我跟劉尊欣賞完墓園的太陽,回到家裏後就見到哭紅眼的表妹還有臉色十分疲憊的路一鳴,表妹見到我衝到我的面前,抱我在懷裏:”表姐你去哪裏了,一晚上都沒出現。“

表妹似乎第一次對我表現的十分親暱,路一鳴也在這時候走過來:”陛下,我們昨天將三尸收拾了後,就沒有找到你們。你們……等等沈冰,你的身體……“

我不知道一個人重生會是什麼樣子,但是擡起手臂,見到肌膚光滑的跟嬰兒一樣,更何況路一鳴也是巫師後人,不可能看不出來我經歷了什麼。

他猛地晃頭,說着不可能,表妹在問清楚情況後,還打了路一鳴腦袋好幾下,罵他什麼不可能,盼着表姐死怎麼的。兩人在我的房間打鬧,但是我跟劉尊商量後不打算將這些事情告訴爸媽,除了一件事情必須跟爸媽說。

幾個小時後,加班歸來的爸媽,知道了我跟劉尊的一件事情。”我們決定在一起了。“

我開口說道。劉尊沒有說話,雙手環抱在胸前眼睛看向別處,我爸第一個反應就是去廚房拿刀,我媽則是去我的房間拿至陽線,儘管她真的不能用了。

我攔了好一會兒,好不容易將爸媽安撫下來,劉尊的一句話又讓他們兩人衝動了。”過去朕妃子上千,想爬上龍牀的那麼多,我選了你們的女兒是你們的福氣……“”他媽,操傢伙……“

作者語:下次更新,大概十一點半,困的先睡覺。外加,恭喜劉尊跟沈冰在一起。這張屬於甜蜜一些。接下來又是一場驚心動魄了。愛你們,我去洗澡。 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無法用常理去解釋。比如我身邊這一位。

我與劉尊成爲一對以後,爸媽對我們管教很嚴,甚至出資讓劉尊搬了出去,他們害怕劉尊跟我發生什麼。我總是臉紅的說,我們不會。

但是到了夜晚,劉尊就會來無影的出現在我房間內,抱着我睡覺。

幾次下來,爸媽並沒有察覺。

日子似乎也安靜下來,雲如雪跟石正再無動作,倒是我跟劉尊虧了路一鳴的忙,在警局中各找到了差事。

這一日,似乎並不平靜。

雲家十八法我會了大半,在姥姥,太姥,巴蛇入體以後,我成長的速度飛快,路一鳴聯合了幾個遠古時期存活下來的後人,將我跟劉尊封爲這座城市的守護神跟大司命,並且把我體內的魄力打通,魂力穩固,以後九嬰之術再也無法使用在我的身上。同時被打通的還有我的靈力,與靈眼。

眼見這座城市的上空,有大片妖雲凝聚,這代表有妖誕生。

我相信不化骨也有所感應。“劉尊,你感覺的到嗎?”

劉尊看着報紙,並沒有回答我。就在我走到他身邊的時候,他快速的靠近,將我一把攬在懷中。“感覺得到。”

我連忙推開他,怕被同事看見。“這傢伙的味道,妖氣的狠。”我不懂劉尊的意思,但是降臨這個城市,我跟他就有義務去保護。只是對方是路過,還是誕生,我們都不得而知。

劉尊曾經跟我說過,每座城市都有每座城市的守護神,只是沒想到這座城市的守護神,居然是不化骨跟大司命。我們的實力恐怕在其他城市的守護神之上,難免會有其他城市的守護神,前來參見。

這種規矩,從古至今都有,因爲一般的守護神,可能是神獸或者是古時死去卻擁有赫赫戰功或者善良的人亦或者是朝臣,因此有了向上方進貢,甚至朝拜的說法。

只是我以前並不瞭解,所以不得而知。”看樣子這傢伙只是路過。“

我看着大片妖雲的離開,不禁在心裏鬆口氣,平和的日子纔過去三個月。我可不想再出現第二個雲如雪。“滴滴!”

警局的電話突然打破了此時的寧靜,我心中咯噔一下,看着同事小陳去接了電話,她一開始的口氣還算平和但是過了幾秒以後就變成了激動。“什麼? 億萬首席的蜜寵寶貝 好,我們馬上去。”

掛斷電話,小陳趕忙跑到路一鳴的辦公室,沒過一會兒路一鳴也從裏面衝了出來。“陛……劉尊,沈冰你們兩個跟我到徽州大道去。”

說完,路一鳴先朝前走了過去。劉尊冷哼一聲,在我的催促中,跟着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