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韃靼那邊已經有了消息!上官大人果然收到了密信,已經藉由此次回京敘職這個當口,暗中聯繫了幾個肱骨大臣準備商議大事。密信現在在上官手中,不知少主如何打算,還望示下!”鷹首跪在地上問道。

“那封密信,絕對不能出現在那些老得成精的大臣面前,不然,這天,就該變了!”龍廷軒道。

“那少主的意思是?”鷹首仰望着上首,續道:“屬下去解決掉折衝都尉!”

“不,本王不打算讓鷹出手,你們的手段,本王自是相信的。只不過折衝都尉手下的,都不是弱將,本王不想有任何蛛絲馬跡留下,明白麼?”龍廷軒黑眸如注。

鷹首面色如常,只微微頷首道:“屬下明白,吾等願聽從少主吩咐!”

“取回密信一事,本王另有安排,有一個比你們更加合適的人選可以利用……你下去吧!”龍廷軒揚手。

“少主,信是取回來了,但上官毫髮無傷,現正在全城追捕夜殤……”鷹首道。

“想不到夜殤做事竟如此不利落,可殘局還得收拾……”龍廷軒眯着眼睛冷冷道。

“是……”鷹首點頭。

“少主,上官已死!”鷹首隱在暗中道。

“哦?何如?”龍廷軒饒有興趣。

“上官染指副將心頭之愛,這屈辱,是男人便無法忍受……”鷹首依舊無緒無波應道。

“唔,自作孽不可活!”龍廷軒絕世的面容漾起微微一笑。

噠噠的馬蹄聲迴響在耳畔,龍廷軒閉着雙眸喃喃道:“這麼多年了,你還想翻出什麼風浪麼?須知,自作孽,不可活……‘

阿桑微微側首,又終是緘默,駕着馬車直往府尹衙門疾馳而去。

小院這廂,金子自是一番好吃好喝。

她吃完早膳後便一人在小花園中踱步,擺弄一下拳腳。

雖然身體乏得很,但鍛鍊卻是不能荒廢的。金子微微出了一身汗後,倚在長廊的欄杆上喘氣。

想不到龍廷軒這人倒是挺會享受的,婢女小廝一籮筐,花園內的花草一看便知道是專業的園丁精心打理的,佈局合理巧妙,匠心獨運!

“郎君,澡池裏的水都已經放好了,兒伺候你沐浴吧!”笑笑和一名挽着雙丫髻的丫鬟站在廊下說道。

金子點點頭,扭了扭身子,出了汗,果真有些膩膩的。

“好!”金子含笑應了一聲,順着迴廊走向笑笑。

剛要跟着領路的丫鬟往水池而去,便聽到身後傳來一聲輕喚:“貴客請等等!”

金子回頭,循聲望去。

一個着青衣的僕婦捧着一個托盤匆匆走來,欠身施了一禮後,將托盤遞給笑笑,說道:“這是少主吩咐老奴給貴客準備的衣裳,您沐浴後等少主回來,便可以出發去辰府賀壽了!”

金子含笑道了一聲謝謝。

金子在笑笑的伺候下,美美地泡了一個澡,待出浴後衣裳攤開之時,二人才面面相覷地驚呼一聲:“這是一套女裝……”

金子伸手拍了拍自己潮紅的面容,心口處怦怦直跳。

他……他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是女兒身的?

我的天!

推薦作品:《傾城謀略》

簡介:重生女歸來又將掀起怎樣的腥風血雨 第4404章

帝溟寒就像是被餓了很久的狼,怎麼都吃不飽一般,而墨九狸雖然無奈,卻每每都沉.淪在帝溟寒的溫柔攻勢中,一次次淪陷在他懷裡……

帝溟寒幾乎像個毛頭小子一般,那怕是看著墨九狸看著看著就會忍不住,有時候飯吃到一半墨九狸就被帝溟寒抱走了,賞月賞著賞著就變換了姿勢,總之整個靈舟上,各個位置,都充斥著屬於兩個人的氣息,不管是房間內,甲板上,還是頂樓,好在靈舟的陣法多,裡面看得到外面,外面卻看不到裡面……

而一路上,帝溟寒最喜歡做的事情,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抱墨九狸了,開始墨九狸還喊累,還掙扎,到最後每次都被帝溟寒的溫柔弄得話說一半就沒了,墨九狸乾脆也不矯情了,想到過去他們分開那麼久的時間,也就任由帝溟寒折騰了……

好在,兩個人現在差不多都是神仙了,體力好的沒話說,而且有墨九狸的丹藥,也沒什麼負擔……

原本是去做任務的前往妖獸界,卻被墨九狸和帝溟寒直接把這段路程給過成了蜜月旅行!

最讓墨九狸無語的是,分明他們這樣也算是雙修了吧,可是帝溟寒的實力不斷的突破了,但是自己卻只是增加了靈力,一點都沒有突破的跡象,讓墨九狸十分的鬱悶!

「你還笑,說……是不是你修鍊了什麼邪術?恩?不然為什麼我都沒晉級,你卻晉級了啊?」墨九狸看著身邊滿臉春風的男人,忍不住氣憤的問道。

「哈哈哈……我有沒有修鍊邪術你還不知道嗎?要不你再檢查一下好了,我不介意的……」帝溟寒心情很好的故意在墨九狸耳邊吹氣道。

「我才不要,那為什麼我都不晉級呢?而且你到底晉級到什麼地步了?不是天尊巔峰就不能晉級了嗎?」墨九狸把帝溟寒的俊臉推開,故意的問道。

她很擔心不找個話題的話,這個男人又把自己抱走了!

「其實也不算是晉級,不過是在恢復我之前的實力罷了,恩……現在恢復一半了,差不多再恢復個幾年就能全部恢復了……」帝溟寒笑著說道。

「天尊巔峰都突破了才一半?你難道不是諸天界的人?」墨九狸驚訝的問道。

「不是,等到成為這裡的天道,就知道我是哪裡的了!」帝溟寒說道。

「好吧,那豈不是我成為天道也沒厲害?」墨九狸想到什麼的問道。

「狸兒最厲害!」帝溟寒寵溺的說道。

墨九狸無語的瞪了他一眼,沒有再問,其實墨九狸心裡隱約猜到帝溟寒的身份,但是有些難以置信,所以沒說出來罷了!

這一路,墨九狸和帝溟寒的日子過的十分舒心,雖然墨九狸很嫉妒不斷晉級的帝溟寒,但是她自己也的到了很多好處!

終於在三個月後,墨九狸的靈舟來到妖獸界的地域,靈舟在一處萬獸山脈的深處停了下來!

這裡也是地圖上標註的其中一個紅圈的位置! (ps:親們新周好,小語給大家請安了!今天三更哦,第一更先送上,二更在下午三點,三更在晚上九點!努力碼字更新的小語求表揚!求粉紅親們,偶不介意乃們用票票砸暈偶!)

金子梳洗完畢後,便坐到妝鏡前任由笑笑擺弄。

笑笑拿着牛角梳,將金子的髮絲理順,剛想要開口詢問娘子喜歡挽什麼髮髻,便見剛剛送衣裳過來的青衣僕婦含笑走了進來。

她朝金子斂衽施了一禮,笑道:泡了個澡,娘子可覺得精神好了一些?

金子還以禮貌一笑,點頭道:是,感覺通體舒暢,精神極好!

那便好!青衣僕婦走近金子,一面伸手接過笑笑手中的梳子,一面道:今日便讓妾身爲娘子梳頭上妝吧!

金子知道這應該是龍廷軒的安排,心中微微一動,他這是擔心自己失禮於他麼?

如此顧慮繁多,還要帶上她一道去賀壽作甚?

金子心中雖然不喜,但神色還是淡然沉靜的。

嘴角微微彎起,悠悠道:如此,便有勞媽媽了!

娘子客氣了!青衣僕婦依然面含微笑。

她端詳了一下金子臉龐的輪廓,心中暗贊這位娘子生得極美,五官的比例恰到好處,沒有需要揚長避短的地方。她將梳子放到妝臺上,修長而瑩潤的手指輕輕地劃過金子的面容。

額角,太陽穴。鼻樑,耳廓

指尖靈動,似有魔力一般,帶着淡淡的芳香在白皙的臉龐上流連、輕點

金子舒逸的閉着眼睛。心道這是逍遙王從帝都皇宮內帶出來的嬤嬤麼?

這手藝,這指法,嘖嘖還真是舒服呀

他這廝還真是會享受,敢情每天都由着這嬤嬤給他做面部按摩麼?

金子腦中閃過逍遙王俊朗邪魅的面容,一幕一幕

想象中,金子全身武裝。一雙帶着橡膠手套的手捏着一把手術刀,一步步地逼近龍廷軒,掩在口罩下的臉露出一抹狡黠的笑,琥珀色的眸子露出虎狼看到獵物時的貪婪神色。

唔,好想對你的面容進行三百六十度全面剖析,看看這俊朗到讓人不忍的容顏,有沒有動過刀子的痕跡?

還是說常常奢侈進行面部按摩的緣故?

金子腦中自動生成的龍廷軒露出一絲驚恐神色,咆哮了一聲,昏厥過去,金子在一旁捂着肚子大笑

太好了。昏了過去更好,這下還不任我宰割,嘿嘿

噗金子忍不住失笑出聲。

青衣僕婦猛然停下來,露出錯愕的神情,顫顫問道:可是妾身的按壓讓娘子的不適了?

金子這才從遊離的思緒中回過神來,睜開雙眼。透過銅鏡看身後笑笑和青衣僕婦錯愣的模樣,自覺失禮地吐了吐舌頭,應道:沒有,媽媽的手藝很好,極舒服!

青衣僕婦不自然的笑了笑,她還是第一次領略舒服到笑出聲的說法。

剛剛這個叫妝前按摩,主要是讓娘子放鬆面部的肌肉,讓娘子的氣色更好,更顯精神,上完妝後的妝容效果更加完美服帖。青衣僕婦解釋道。

原來如此!金子恍然點點頭。原來上個妝要講究這麼多呀?

笑笑則出奇安靜地站在一旁凝神觀看着剛剛婦人爲娘子做面部按摩的手法,她神色極爲認真,心中默默記着剛剛按壓的步驟和穴位,想着回去也依葫蘆畫瓢,給娘子做美妝!

剛剛的那個香味是玫瑰精油麼?金子眨巴着眼睛問道。伸手輕輕地按壓着臉上的肌膚,淡淡的香味瀰漫,肌膚的觸感彈潤絲滑,絲毫不見舟車勞頓的疲態。

青衣僕婦點頭道:娘子靈覺極好,見聞甚廣,竟認得這是極罕見的玫瑰花提煉而成的精油。這玫瑰花我們大胤朝並沒有,還是從樓月國那邊傳進來的,極其珍貴,製作的過程也極繁複。少主這裏統共也只有兩瓶,這瓶是新開啓的,少主說了,將之送給娘子使用!

笑笑聽了青衣僕婦的介紹,方纔知道這小小的一瓶精油,竟如此貴不可言,不由伸長脖子,長大嘴巴,緊緊的盯着妝臺上小巧的掐絲瓷瓶。

這個太珍貴了,我不能收!金子淡然笑道。

笑笑不解的看了金子一眼,娘子,這麼好的東西,不收還真是可惜了,這有錢也沒處買呀

青衣僕婦眸光掃過金子的面容,只莞爾一笑,淡淡道:妾身只能聽從少主的吩咐。現在妾身爲娘子挽發上妝吧!

金子應了一聲好,不再就剛纔的問題推託寒暄,便任由僕婦在她臉上描眉畫黛。

三千青絲挽成一個低矮的蝶髻,盡顯女兒家的嬌柔嫵媚。

金子睜開雙眸看着鏡中的自己時,真的被嚇了一跳。

這鏡中之人還是自己麼?

明豔動人得連她自己都差點認不出來了

青衣僕婦的眉梢眼角都是笑意:娘子本就極美,一番裝扮後,更顯國色天香!

金子淺笑嫣然,只道媽媽手藝高超,才使得自己妝容如此出塵。

門外,一個高大的身影倚在門框,眸光炯炯的望着鏡中之人的一顰一笑,只覺得有什麼無形之力,吸引住了自己的目光,再也無法移開半分

阿桑剛剛吩咐下人將賀禮等物事搬上馬車,回頭尋過來時便看到少主猶如入定一般地杵在秸芳閣門外,神色如癡如醉。

他心下狐疑,疾步上前。

少主,老奴已經打點妥當了阿桑尖聲說道。

龍廷軒猶如夢中初醒,恍然回神,望着阿桑的眼神頓時面得尖銳起來。

阿桑心中一凜。

少主這眼神是要吃了他麼?

得,這是他的錯,不該在少主沉思之際,攪擾了他的興致

可少主這是在看啥?

阿桑垂着頭,眼角的餘光偷偷地往房內瞟去。

房內,金子三人早在阿桑尖銳的呼喚聲下齊齊望了出來,看到龍廷軒的那一剎那,金子臉頰不自覺的感到一陣滾燙。

金子很清楚自己此刻的內心感受。

不是女兒家的嬌羞,而是一種被人一早就窺破祕密的窘迫之感。

青衣僕婦和笑笑同時朝龍廷軒欠身施禮。

龍廷軒輕輕揚手,目光越過二人,落在金子身上,溫柔笑道:收拾停當了麼?

金子怔怔的點頭,好了!

那咱們出發吧,這個時辰剛剛好,趕得上午宴!龍廷軒淺笑道。

金子頷首,在笑笑的伺候下戴上冪籬,擡步走出房間。

阿桑看着恢復女兒裝的金子和笑笑,驚訝得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

這,這金郎君何時變成了金娘子?

阿桑望着隨在少主身側漸行漸遠的背影,驚訝過後心中只剩下驚恐

那個拿着解剖刀,神情肅穆的仵作,竟然是個嬌娘子?

天哪,他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

推薦作品:《你終將愛我》

簡介:你就是我的命中註定。 第4405章

目前墨九狸和帝溟寒還不清楚裡面的哪個獸族,神獸和凶獸不同!

四大凶獸天地間只有一隻!

但是神獸卻是整個獸族,有了小鳳,墨九狸還需要找到青龍,和白虎,玄武應該是在海域的!

所以這裡不是青龍就是白虎!

「我覺得應該是白虎族吧,我記得龍族喜歡住在龍谷哪種地方的吧!」墨九狸看著眼前茂盛的森林道。

「也不一定,不是所有龍族都會住在一起的!」帝溟寒神識一掃的說道。

「恩?難道真的是我們要找的青龍?」墨九狸聞言看著帝溟寒問道。

「恩,應該是,而且只有對方自己住在這裡!」帝溟寒點頭說道。

這一點墨九狸倒是能夠理解,畢竟像龍族這麼傲嬌的種族,一般都不會跟其餘獸族生活在一起的,看看周圍幾乎沒有什麼獸族的氣息,讓墨九狸覺得帝溟寒說的可能是真的……

「反正都來,進去看看到底是什麼吧!」墨九狸說道,其實墨九狸覺得這任務應該也會很簡單的完成,雖然有點離譜,但是墨九狸就是有這種感覺!

似乎天道比自己更加著急,讓她完成任務的!

如果最開始發現地圖的位置,距離他們很近,讓墨九狸有一點預感的話,那麼在第一個地方找到三隻受傷的凶獸后,墨九狸這種預感就越來越強了……

來到這裡后,周圍一隻攔路的獸族都沒有,墨九狸心裡猜測著,不會進去后,發現其餘三大神獸在裡面吧!

想到這裡,墨九狸把小鳳帶了出來道:「小鳳,去裡面看看有誰在!」

「好的主人!」小鳳聞言直接飛向裡面。

墨九狸和帝溟寒則是選擇步行,兩個人牽手走在沒有魔獸的密林中,如同在逛自家的後花園一般!

「寒,你說會不會我們要找的其餘三大神獸都在這裡?」墨九狸邊走邊問道。

「不會吧!」帝溟寒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我覺得很有可能!」墨九狸說道。

「為何這麼說?」帝溟寒有些好奇的問道。

「預感,女人的預感很準的!」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微微一笑的說道。

看到墨九狸的笑容,讓帝溟寒忍不住有些情動,然後如此想著,也就如此做了,直接把墨九狸扯到懷裡,低頭吻上墨九狸的唇……

墨九狸被帝溟寒的動作嚇了一跳,瞪著眼睛看著帝溟寒,最後無奈的只能任由他欺負自己!

好一會兒帝溟寒才把墨九狸放開,墨九狸有些無力的靠在墨九狸懷裡,抬起頭狠狠瞪了帝溟寒一眼!

帝溟寒被瞪了卻露出悅耳又磁性的笑聲,讓墨九狸無語至極!

特別是看到帝溟寒那張妖孽般的容顏,和好聽的笑聲,讓墨九狸差點走神了,果然啊,帝溟寒的顏值和聲音,都是她最愛的,不為別的,為了帝溟寒的臉和聲音,也把墨九狸吃的死死的……

誰讓墨九狸是個顏控外加聲控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