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阿姨一聲撕心的痛哭,扯回了我的出神,流月也跑進來了,和我站在後面。

“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的!沐音她,沐音她……怎麼可能!”小阿姨抓着其一件鮮血模糊衣服,身體顫抖。

流月眼尖的看到了衣服的蠱蟲,嘆口氣:“應該這是宋沐音的衣衫了,兩隻蠱蟲都在衣衫。”

這衣衫染成如此血色,宋沐音她……

“啊!”小阿姨突然擡着頭大叫起來。

我和流月差點沒被她嚇死,跟着小阿姨擡頭去看。

小阿姨的目光死死盯着天花板掛着的其一顆頭顱,那顆頭顱應該是才被砍下沒多久,還有血在往下滴,頭顱其他的要小些,眼珠沒有了,舌頭和牙齒也沒有了,但還是能看出點痕跡,應該是個女孩子的頭顱。

砰!

小阿姨突然倒在了地。

“小阿姨!”我跑過去扶她。

流月也緊跟過來,掐小阿姨的人:“她是突然暈過去的。”

“看樣子,這頭顱是宋沐音的了。”我心情也很沉重,洛柔……又是一條血債!

“母親是絕對不會認錯孩子的,否則她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流月說:“真沒想到我們還是來晚了一步,可惜了,那女孩挺好的,這些宋家的長輩不知道好多少去了。”

“宋天痕要是聽到這條消息,指不定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唉。”我嘆氣,按了按心口,不是太舒服:“洛柔作惡太多,欠下我們太多血債,算把她千刀萬剮也不爲過!”

“我們一定會把她千刀萬剮的!”流月說。

我重重點頭。

小阿姨醒過來了,目光呆滯,一瞬間像是衰老了好多歲,伸手抓住我衣襟:“沐音,沐音,沐音,我的沐音,我的沐音呢?!你們告訴我,這不是真的!這絕對不是真的!”

“小阿姨,請節哀……”看着她,我們也很難受,只能語言蒼白的安慰她。

“不可能!我的沐音!”小阿姨一下子跳了起來,朝着天花板那顆頭顱跳去,她想要把頭顱夠下來,夠了半天都夠不到,我實在不忍心,擡手冰氣劃過繩子,頭顱掉了下來,掉到了地。

小阿姨一把抱住頭顱,摸了那頭顱一遍又一遍,最後終於還是不得不面對現實,跌坐到地,人徹底呆了:“沐音……”

我看着小阿姨這模樣,人也難受死了。

流月杵杵我:“我來安慰她,你去找神劍,此地不宜久留。”

我點點頭,沒再多說,越過小阿姨,朝着封印臺過去。

死了一屋子的屍體,再加封印臺,神劍絕對在這裏!

我走到了封印臺旁,往裏面看去。 封印臺的池子裏飄滿了血,血裏面有碎肉碎胳膊,隱約看到在池子壁有古怪的符號,還有小型陣法,小型陣法還有微弱光亮在閃。

之前小阿姨說要造神劍是需要處女作爲祭品的,聯想到這屋子的血腥,難道說……宋凌風又造了一把神劍?劍被宋凌風帶走了?

但是看現在這樣子,陣法都還沒完全消散,屍體也沒有處理,更像是突然有事急忙離開一樣。

假設宋凌風在這裏造神劍,然後突然感應到我們救下了流月他們,他扔下沒有造完的神劍來追我們,那麼,那把新的神劍……應該還在水池裏!

看着血和碎肉蔓延的池子,我一咬牙,捲起袖子,將手伸進了血水裏面。

果然如同我猜想的,血池底部有一把劍!

我握住劍柄,將劍從血水抽了出來。

血順着劍柄底部往下淌,滴到我鞋尖,細長的劍身,黝黑的劍面,暗淡無光的劍,與寬大光澤亮麗的斬屍劍截然相反,但是,這柄劍卻散發出斬屍劍所沒有的詭異氣息,和某種說不清楚的鋒芒。

才一握劍,我有了無熟悉的感覺,劍在我手微微顫動,彷彿爲我的到來而歡呼。

不會有錯的,這種感覺絕對不會有錯的。

這劍……不是新劍,而是老劍。

神劍!

鬼神使用過的,曾經我又無意間滴過血在面的神劍!

此時的神劍與那日見到的雖然我一眼認了出來,但其實還是變了很多,我甩了甩劍,神劍沾着的鮮血像是褪不乾淨一樣,只甩掉了零星幾滴,劍裏面似乎隱約有很多雙眼睛,若隱若現的在看着我,整把劍,變得邪惡無。

流月看到了,說:“當初的神劍劍下已經有很多亡魂和祭品了,本身很邪惡,現在宋凌風再用處女來獻祭神劍,這把神劍被進化的更邪了, 童瞳,你要小心,過於邪惡的劍會影響到使劍人的心性,你一定要保持自我清明。”

“嗯,我會的。”此時的我,並沒有過多的注意到流月這句話的嚴重性。

“沾滿了我女兒鮮血的劍,我要毀了它!”小阿姨癲狂了,推開流月衝向我,來奪我手的劍。

我側身閃開,沒讓她拿劍:“小阿姨,你冷靜些。”

“我不冷靜!你讓我怎麼冷靜!是爲了這麼把破劍殺了我的女兒!這把劍是邪惡的劍!童瞳,你作爲宋家的人,竟然還要使用這樣一把劍嗎?!”小阿姨大吼着搶奪。

我皺皺眉,低頭看手劍。

這把劍,現在不僅沾了無數無辜女孩的性命,某種程度來說,還殺了宋沐音,宋天痕的親姐姐,我的表姐……

染滿無數人鮮血的劍,我……還要使用嗎?

“童瞳,毀這把劍!不要再讓這把劍害人了!”小阿姨大叫。

“這把劍是你滴血認的,你確實是可以毀了它。”流月說道。

wωω _ttkan _C 〇

我安靜的看着神劍。

後來的我,回憶起這個時候的時候,總是在想,如果此時的我這樣毀了神劍,或許,後面的那些悲傷,那些分別,也不會出現了……

但是如果讓我倒回來選擇,我恐怕,還是會和現在的選擇一樣。

“劍在人心,劍的好壞,取決於用劍人,這把劍是我現在戰鬥最好的武器,我不能毀。”我擡眸,對着小阿姨和流月說。

“童瞳你瘋了!你竟然用這種殺人的劍!你是不是被這劍侵蝕內心了!”小阿姨眼睛猩紅,看我的目光變得無仇恨:“你要是使用這把劍,你不是我宋家人!你是我的仇人!你是殺了我女兒的仇人!到時候,到時候我要告訴天痕!我要讓天痕來殺了你!”

我能理解小阿姨失去女兒的心情,所以我沒有說話,也並不怪她如此罵我,只是靜靜閉眼,在心爲逝去的亡魂默哀。

願你們一路安好,帶着你們亡魂的劍,我會用來替你們報仇的。

哀悼完畢,我從揹包拿出以前插斬屍劍的劍套,將神劍裝進去,背到後背:“我們走吧。”

“你會爲你今時今日的所作所爲付出代價的!”小阿姨狠聲道。

我還是沒有與她說話,沉默的從她身側走過。

“見鬼去吧!你這個來路不明的狗雜碎!”氣急了,小阿姨破口大罵了起來,還從後面用力推了我一把,她擡腳想踹我,被我閃開了。

“你嘴巴放乾淨點!”流月呵斥她:“說的跟你女兒是童瞳殺死是的!童瞳要不是爲了救你女兒,會大費周折來這種地方嗎?!今天要不是她救了你們,你早死了!”

“我不管!她是噁心!她是雜碎!我女兒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小阿姨大吼大叫着。

流月氣不過,擼袖子要幹架的架勢,我連忙抓住流月,對她微微搖搖頭:“算了,小阿姨怎麼鬧我都不會生氣的,不管怎麼說,我手拿着的劍裏,有宋沐音的亡魂,這不容置疑。”

“宋沐音又不是你殺了的!人家冷陌的母親還是被冷陌親手殺死的!冷陌纔得到了赤冰的能力,而現在不也成爲了冷陌最強的能力嗎?!這當有什麼區別!這些人的思想太扭曲了!”流月肩膀都氣的顫抖。

提到冷陌母親,我更不想接話了,先朝外面走去:“我們趕緊離開這裏,去與冷陌他們匯合吧。”

我和流月離開這屋子之後,很快小阿姨也追了來,在後面一路罵罵咧咧的。

流月實在心煩,回身衝她吼:“你要是覺得我們礙你眼,你要是覺得我們是你仇人的話,那你自己走啊!有本事別跟着我們!”

“我要跟着你們!我死也要跟着你們!我要看着你們死了我才安心!”小阿姨眼睛裏充血,看我的眼神兇狠的讓人打激靈。

宋沐音的死其實我心也不舒服,小阿姨過激的心情情有可原,如果不是因爲這一點,換做別人,我也不會那麼任由被罵。

我們剛走出小道,忽然聽到了腳步聲。 “該死的,宋凌風,你的計劃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是洛柔!

“放心吧,雪怪已經找到了,拿出神劍,與斬屍劍融合之後,能製造出更強的劍,到那時你與劍合二爲一,將無人能敵。”宋凌風的聲音。

真沒想到那日我們離開之後,宋凌風還真的又冒着如此巨大的風險去找了雪怪,也是我們失策。

“怎麼辦?”流月悄聲問我。

在這裏遇到洛柔和宋凌風真不是一般的糟糕,唯一讓我們知道的是,宋凌風原來是要將洛柔與劍合二唯一,我們必須要把這消息傳遞出去,告訴冷陌,讓他們做好預防準備。

“這樣,你和小阿姨先走,我來拖住他們。”我對流月說。

“你一個人根本拖不住他們的,別鬧了,想其他辦法。”

我雖然傷過洛柔也不怕宋凌風,但從來沒有單獨一個人同時面對他們兩人的,能不能拖住他們我心也沒底,只是現在的我們,沒有過多的退路了。

“你們速度出去,找到冷陌和藥師族,讓他們來支援我。”我還是決定這樣做,捏了捏流月手心,讓她放心。

流月見我決意已定,也沒再多說什麼了,她向來是乾脆性格,對我點頭:“撐住,我很快能帶人過來!”

“我相信你。”我望着她。

這條路旁邊有個拐角,流月和小阿姨可以藏進拐角裏,等我去把洛柔和宋凌風引走之後,她們再離開行。

只是千算萬算,算漏了此時早頭腦不清醒的小阿姨了。

我和流月已經一切準備妥當,洛柔和宋凌風正朝着這邊走來,也尚未發現我們,流月正要去抓小阿姨帶她躲起來,小阿姨卻突然從我身旁風一樣的跑了出去。

糟了!

我暗叫。

“她們在這裏!”果不其然,小阿姨竟對着洛柔和宋凌風大叫,自動暴露了我們的行蹤:“童瞳和流月都在這裏!她們拿了你們的劍!快殺了她們!”

洛柔和宋凌風發現我們了。

我走出躲藏的小巷,對小阿姨再忍不住了:“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抓了宋沐音的人是宋凌風,殺了宋沐音的人是洛柔,你現在暴露我們,讓他們來殺我們?!”

“我不管!你本來可以毀了這把該死的殺我女兒的劍,可你卻不毀,還要使用這把劍,我要和你們同歸於盡!讓你們去死吧!”小阿姨扯着嗓子大叫。

“媽的你能不能稍微有點腦子!”一向教養很高的流月都受不了爆粗口了:“那把劍會有自我意識殺你女兒嗎?!真正殺你女兒的兇手你不怪,怪一把沒有靈魂的劍?!你在宋家都是吃屎長大的嗎?!”

“你!嘴巴放乾淨點!”小阿姨臉漲的通紅,指着流月。

“呵,對於腦子裏塞滿shi的人,我沒必要放乾淨嘴巴。”流月回她。

“哎喲,真是稀罕,你們不是自詡同生共死好的不得了的團隊麼,也會鬧矛盾?”洛柔陰陽怪氣的笑着出聲:“今天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我和流月停下爭吵。

不管怎樣,現在只能正面面對洛柔和宋凌風了。

“抽個空檔,帶小阿姨走。”我低聲對流月說。

密婚1314:腹黑總裁求放過 “她這樣你還要帶她走?讓她死了算了!”

“她畢竟……是宋天痕的親生母親。”我語氣沉了沉:“宋天痕的親姐姐宋沐音已經死了,我總不能連他母親都保護不好吧?到時候再見到他,我該如何向他交代?”

流月頓了頓,嘆氣:“好,我知道了,我會安全將這女人護送回去。”

“謝了。”我有些無奈:“還有,要小心她隨時發瘋的行爲。”

“一會兒給她吃顆啞藥。”

看流月這眼神,估計不會給小阿姨什麼好果子吃,我只要把小阿姨活着帶出去行了,其他都無所謂。

“冥王大人,看樣子今天是我們的幸運,剛纔沒有和冷陌纏鬥是正確的,才讓我們遇見這女人,殺了這女人,我們的威脅更加的大大減少了。”宋凌風笑着說。

“那來試試看吧。”我嗤笑,從後背拔出神劍,血色模樣的神劍。

“沒想到神劍竟然還真讓你找到了,這下更不能放你走了!”宋凌風面色陰沉下去。

“廢話少說,去死吧!”我說着,率先彈射向了洛柔和宋凌風。

自從我變強之後,洛柔和宋凌風也不再會對我輕敵了,宋凌風退後,捏決,洛柔身體變成黑氣心態,先迎了我。

斬屍劍被搶走之後我已經很久沒有使用過像樣的劍了,宋家劍訣覆蓋神劍,神劍亮起一道半血半透明的光,劍身開始顫抖,傳遞到我雙手手心裏,我腦海突然冒出莫名的興奮,顧不得多想,劍氣斬了出去。

轟!

神劍不愧是神劍,能量要斬屍劍更加的強,這一道普通劍氣斬出去,將洛柔和宋凌風同時逼退了幾步,房頂轟然坍塌,這個隔空出來的小房間,竟然被這一劍斬斷,神劍破開了空間,我們回到了一開始來的心那塊草地。

我停下攻擊姿態,驚訝無的望着手神劍。

之前在古墓裏見過一次神劍的強大,可現在的神劍,卻是之前強大了不止一倍,強的有些恐怖了。

“爲什麼她還能使用神劍!”洛柔對宋凌風吼:“你不是說只要用999個處女的鮮血能掩蓋過她的血契嗎?!你不是說她換血之後不能使用神劍了嗎?!這叫不能使用嗎?!她用的神劍,我們使用的時候強的壓根不是一個檔次!!!”

宋凌風皺眉:“我也沒料到,算那麼多處女加內力強大的宋沐音的屍體都不能蓋過她的血,這下麻煩了。”

“宋沐音果然是你殺的!”我瞪視向宋凌風。

聽到自家女兒的名字,小阿姨呆在了原地。

宋凌風回答我:“本來流月也要死,只是可惜後來發現她不是處女,只好放她一馬,祭奠神劍需要最純淨的少女身體和靈魂,我應該多殺幾個處女,或許你用不了神劍了。” 洛柔已經足夠殘忍變態了,沒想到宋凌風也同樣如此,說到殺了999個處女,他竟還是雲淡風輕理所當然的樣子。

“啊!”小阿姨崩潰的仰天大叫。

“宋沐音可是你親孫女啊,你竟然下的去手?”想到宋沐音死相的慘狀,我都無法繼續說下去了。

而宋凌風只是聳聳肩:“那又如何?要想成大業,不能拘束在這些小問題,我親兒子我都能殺,何況是親孫女呢?”

親兒子?!

我眉心猛地一顫,有種很不好的感覺襲心頭:“你什麼意思?你殺了你哪個親兒子?”

宋凌風看着我笑,笑的毛骨悚然意味深長:“我宋家有一個兒子死了,你認爲是哪個?”

宋家死了的那個宋凌風的兒子,正是我和宋子清的……親生父親。

……

“你以前不是說,我們父親是病死的嗎?!”我不可置信的吼。

“以前?我裝病躺在宋家的那個以前?你真天真,那個時候我說的話,你也信?”宋凌風大笑:“不過有一點我說的是事實,是你和小清,確實是親兄妹,你確實是我的親孫女,這一點,想必你也驗證過了。”

我死死攢緊雙拳,真的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我和宋子清的父親,竟然是宋凌風殺死的!

“既然到了今天這個地步,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你也無妨了。”宋凌風又說:“十九年前,六月大雪,你確實是出生不祥的女嬰,但是,你們都忽略了一個細節,我宋家是專門淨化污穢不祥的地方,當年小清的父親,也是你的父親,也是個非常厲害的陰陽師,是當時宋家的掌門人,他最爲擅長的便是淨化,你那小小的陰邪氣息,壓根構不成威脅,我們又怎麼可能不讓你出生呢?”

我怔在原地。

“我之前不是還說過山精鬼怪會來追殺女嬰,冥界也會派人來扼殺女嬰,所以爲了保護這女嬰,我們將你送去了靈隱寺麼?”

確實,當初我去到宋家的時候,宋凌風對我說的關於我的身世是:宋家長老不支持生下我,但最後還是不忍心我胎死腹,還是生了我,又說宋家周圍陰氣極重,不少山精鬼怪恨透了宋家,如果把我藏下來,我一定沒法活,而冥界也會派人前來扼殺,宋家人商量之後將我身體的陰煞氣息封印了起來,爲了讓我健康活下去,將我送去了靈隱寺。

“那都是扯蛋騙你的,你難道沒發現這其各種細小的疑點麼?”宋凌風笑着歪歪腦袋:“我宋家那麼強,會怕山精鬼怪?冥界向來與我宋家有和平協議,怎麼可能會管我宋家的事?至於你身體的陰邪氣息,那是我注進去的。”

當時宋凌風提到我身世的時候,只顧着驚訝了,又加之前聽濟公說過我身世的事情,沒多少懷疑,現在再次細想下來,當時宋凌風說的我的身世,真的有很多很多漏洞,而我們……竟然全都沒發現。

“那麼關於契約者又是怎麼回事?”我再次質問道:“當時你說的是我身體的陰煞氣息是冥界強者的契約者,但你又說,陰煞氣息是你給我注入進去的……等等!難道說……”

我突然猜到了什麼,瞪大了眼睛。

難道說……

“你猜的沒錯,成爲冥界冷陌的契約者,是我一開始安排好的,否則,你以爲契約者真的是那麼巧合降落到了你身麼?”宋凌風的話,再次掀起了萬丈波濤。

真沒想到,從一開始,從我的出生開始是個陰謀,我的出生,是宋凌風陰謀的開始!

“後面的事情我之前對你說過了,你身體被我注入了成爲契約者的能量,當然,這能量是洛柔提供的,洛柔在一開始也早知道你是冷陌的契約者了,只不過沒見過你而已。我唆使王家人接近你,讓厲鬼曉梅附在你身體,順帶打開你身體封印着的能量,至尊王冷陌循着你的氣味找了,從此與你掛關聯,契約者與天雷劫人之前會有很特殊的吸引力,我要利用你來勾引冷陌,讓你成爲冷陌的軟肋,這樣,我們能更好的對付他了。”

原來是這樣,原來我在此時此刻聽到的,纔是所有的真相……

我和冷陌的相遇真的並非偶然,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張巨大陰謀,我們所有人都被宋凌風和洛柔算計了!

“那麼紅紅,紅紅又是什麼?”這是我最後的疑問了。

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宋凌風顯然也不想隱瞞了:“紅紅是護盾金牌,宋家護盾金牌,能夠撼動到冥界存亡的保命金牌,也是因爲有了這護盾金牌,我們才能與冥界人談條件,與冥界平起平坐。”

紅紅果然是護盾金牌……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