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銘嘆了一口氣,說道:“終於要走出這個境界了啊!靈者境,好多年了,不過我……”

還沒說完,小銘眼中便露出一抹狠色,擡手之間,丹藥入口,感受着腹中傳來的大量的靈力波動,小銘也是禁閉雙眼,雙手置於丹田之處,只剩下成老一臉的好奇,因爲小銘的話還沒有說完,而成老也是沒有聽完。

不過成老卻是很清楚,這個時候是不可以打擾小銘的,成老只得在心中暗罵道:小兔崽子啊!說到一半不說了,我還以爲你要幹嘛了,真是的。

成老不愧是成老,時刻不忘記吐槽,成老虛幻的身體緩緩飄到小銘的身前,時刻觀察着小銘,似乎是覺得情況不對的話,時刻準備出手一樣。

……….

話說,小銘吞下那枚靈者丹後,腹中突然涌現出大批精純到極點的靈力,甚至比外面天地之間的靈力還要精純上許多,這都得歸功於成老了啊!


要知道越精純的靈力就省的小銘在身體中煉化,而沒有功法的小銘煉化速度是很慢的,幸好來的是很精純的靈力,雜質什麼的幾乎是沒有的,要是來的是有雜質的天地之間的靈力,恐怕小銘第一時間就會被衝爆身體的吧。

小銘快速地引導着靈力在身體中游走了一圈之後便引入到納靈之中,但凡是進入到納靈中的靈力都會被瞬間變成紫色的霧氣,很大的一批靈力竟然才化出那麼一點的紫色霧氣,雖說小腹丹田之中的靈力還有很多,很多,可是就這麼引導下去該得是什麼時候。

小銘沒有辦法,只能不停地引導着,慢慢地,小腹之中突然傳來些許痛感,小銘知道,這是丹藥慢慢被化解後爆出這麼多的靈力所導致的結果,可是也沒有什麼辦法啊,只能不停地引導,只有這樣才能稍微緩解一下小腹之中的困境吧!

…………

看着緊皺着眉頭,額頭滲出來的點點汗水,緊咬着牙關,卻沒有發出絲毫聲音的小銘,成老絲毫沒有感覺到意外,因爲在成老的印象之中,小銘絕對是一個敢吃苦,且能吃得了苦的人。

視線緩緩下移,來到聚集着很多靈力的小腹之處,也就是人的丹田位置所在,每一個人,每一個生靈,在吸收靈氣的時候都有一箇中轉站,那就是丹田的那個位置,靈力經過丹田在全身各處都遊走一遍之後再次經過丹田,這樣的一個遊走路線,當靈力的純度達到一定程度之後會經過丹田的位置,最後轉入納靈之中。

看着小銘丹田之處散發着雪白的光,小腹有一種隆起的跡象,這是小腹之中靈力過多,開始撐着身體。

問題來了,在沒有功法輔助的情況下,就靠小銘本身的身體強度來消化完這些靈力,可想而知那得很多天的啊!還沒等煉化完畢, 唯我正邪之路 ,真是難受的啊!

成老疑惑地低着頭,低聲嘀咕道:“我就不相信你這傢伙不出來,難道就要看着你的這人活活被撐死?我就不信這個邪了。”

成老說的這個傢伙究竟是誰了?爲什麼和小銘煉化的靈力有着很大的關係呢?

只見成老隨手扔出一柱細香來,插在了地板之上,煉丹爐的地板之上,那麼成老的手勁得有多大啊。

“哼!我就這麼看着,我就不信逼不出你這個傢伙來,到時候實在不行了,我再出手就是了,頂多就是小銘受點苦罷了。”

說着,好像受到苦楚的不是成老一樣,事實上就不是成老,成老似乎是不想看小銘此時的樣子,也是轉過頭看着地板上的香柱,在一邊不停地煽動袖袍,儘可能地讓香柱燃燒地快一些,快一些。

不知道成老算不算是掩耳盜鈴,自己欺騙自己呢?還是不想看到小銘現在的這個樣子呢?

………

時間過了許久。

小銘沒有心神去關注納靈的世界究竟發生了什麼變化。

只是成老不停地在原地踱着步子,原來,成老的精神魂力達到了這種程度了,一心兩用,也對,狡兔三窟,要是沒有納靈中的這個本體,成老被人滅了的話那就真的沒了,要是外面的被人毀掉了的話,納靈中的這個還是可以慢慢恢復地嘛!

索性,納靈世界中的成老也不在焦急着走來走去了,徑直一路狂飛,來到一出懸浮着的紫水晶前面,看着裏面如龍一樣的影子,說道:“什麼破玩意!”

擡頭看着納靈世界中濃郁了很多的紫色靈氣,成老估摸着時間也是差不多了吧!畢竟小銘的極限也是快達到了吧!

……….

納靈之外,終於,那柱香被成老磨滅掉了,成老立馬轉身,看見小銘的現狀頓時瞪大了眼睛,那個恐怖,那個是真的恐怖啊!

恐怕任誰都很難去想象小銘,身爲一個魔族的少主會受這等委屈的吧。從小難道不應該是養尊處優的嗎?

原本身上的衣服就好像是要被撐破一樣,雖然緊閉着着眼睛可是眼皮上被撐的就像是兩個雞蛋一樣,雙手腫大,全身發紅,就像是一個烤的紅透了的鐵塊一樣,不過這個鐵塊即將有着炸裂的可能。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小銘納靈中的紫色靈氣爲什麼沒有護體呢?要是往常的話自然是積極護體,容不得本體受到絲毫的委屈,現在小銘都到了這個程度了難道還不護體的嗎?

看到小銘這個恐怖的樣子,其中的痛苦根本就是顯而易見的,平時咋們手上起一個很大的腫塊就十分地痛,可想而知,小銘現在的痛苦恐怕就相當於打斷人身上的所有肋骨的一百倍吧!

成老也是絲毫沒有猶豫,就在要一掌拍在天靈蓋之上,把其中的大批靈氣抽出來的時候,異變也是發生,成老虛幻的手掌也是停留到了半空中,遲遲沒有落下來,因爲納靈中的成老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

納靈世界之中,紫色的霧氣越來越濃,濃郁到一定的程度之後就會伸手不見五指,不知道是成老站的這個小區域內的霧氣濃度是這個樣子的呢?

還是說別的地方不是這個樣子的呢?這就不得而知了。


納靈始界中,本來是紫色的一片天空,突然,紫色的雲團之中閃爍起了紫色的雷電,其中的恐怖的聲勢也是徹底地嚇了成老一跳。

成老自言自語道:“這是怎麼了?這是要幹嘛的啊!”

紫色的天空之中似乎是飄着很大的一團紫色的烏雲,突然,就在成老驚訝的眼神中,紫色的雲團迸射出一道和成老手臂一樣粗的紫色光束,直接就射到了懸浮在空中的紫色水晶之中。

紫色光柱射到紫色水晶的表面之上,紫色水晶表面僅僅是泛起了水紋狀一樣的波紋,至於其餘的變化就沒有了。

大概幾個呼吸之後,紫色的光柱也是瞬間消失,天空之中的紫色雲團也是像潮水一樣,很快就褪去了。

……..

納靈之外的老者看着小銘額頭上滲出來的血跡,恐怕現在的小銘連向外求饒的能力都沒有了吧!只能是默默地忍受着痛苦。

就在成老心中很是動容,很是看不下去,因爲小銘的極限正在,身體上的極限被小銘本身的意志在一步一步地拉大,拉大,其中的痛苦就像是在死亡之中一樣,隨時都有可能爆體而亡。

這個時候,納靈世界中一聲響徹雲霄,似乎是要鎮壓天地萬物的龍吼從紫水晶中擴散出來,成老不得不用本身的精神魂力來抵擋…. 龍的聲音響徹了整個納靈的世界,成老深深地把這一幕記了下來。

只見紫色的霧氣開始上飄,上浮,浮到一定的高度之後,開始快速地凝聚成一條龍的形狀,龍竟然有三個角,中間那一根尤其是顯眼左右的兩根角則是順着各自的方向向外延伸而去,從其形狀就能給人一種來自內心的震撼能夠感受到眼前所化龍之桀驁不馴。

這一切的一切,小銘都沒有辦法看到,準確點來說的話就是沒有時間去看這些東西。

只因爲現在的小銘很難受很難受,難受到了極點。

被靈者丹就好像是要衝破小銘的丹田一樣,要是換做平常的靈者丹的話,小銘自然是不可能變得這麼狼狽,變得這麼痛苦。


可是對於小銘來說,當務之急就是要不停地煉化小腹之中堆積起的丹田,只有這樣纔是唯一的活路。

就在小銘身體的極限又一次被痛苦拉大的時候,小腹之中,納靈之外的老者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小銘的丹田之處散發着紫色的光芒,看起來是那麼的若隱若現,小銘的身體被納靈撐了估計有三個人的體積那麼大。

皮膚低下的血管自然是清晰可見,也就是透明度,要是換做不是魔族的人要是堅持到這個程度,估計都已經掛了吧!

看着丹田處的紫色光球,其中閃爍着道道紫色的雷電形狀的光芒,成老也是放下了那個提着的心,看來放在小銘天靈蓋上的手也是可以放下來了。

納靈之外的老者笑了笑,擦了擦自己的額頭,笑着低聲說道:“看來,這一切終歸是有了結果的啊!”

誰知道,成老虛幻的身體根本就沒有流出什麼的汗水,因爲他的這道身影是精神魂力所化,不是一具有感觸的肉身啊!

小銘的丹田之處,看面靈氣的濃郁程度早已經是快變成固體了,要不是小銘的身體強橫,最主要的還是強大的意志力,恐怕,光靈力就能要了他的命。

心神再一次引導完一些靈力,來到丹田之處,本來小銘繼續下一次引導的時候,這個時候,突然看到自己的丹田之處出現一個紫色的漩渦,雖然這個地方的靈力濃度很是高,可是這些堆積起來的靈力,無論你的濃度有多麼的大,都正在被這個紫色的漩渦拉扯,吞噬着,而被吞噬的靈力則是就這樣沒有了後聲。

小銘呆癡地看着這一幕,其中忍受的痛苦很難相信這一切是真實的,事實上就是這個樣子的。

很快,小銘的身體也是急速地縮小着,很快,小銘的身體大小就恢復到了一個正常的水平,可是以爲身體膨脹而帶來的傷勢卻是依舊在的,現在的小銘能夠盤膝直立起腰來就很不錯的了。

因爲有骨頭在嘛,要是沒有骨頭相互頂着的話,估計小銘現在就會變成無脊椎動物瞬間倒下的把!

感受到丹田之中的紫色漩渦消失之後,小銘也是鬆了一口氣,雖說傷勢是有的,可是總算是保住了命了。

就在小銘剛剛鬆懈下來的時候,原本封閉着的納靈突然爆出了那麼多的紫色霧氣,由特殊靈力所化的紫色霧氣也是瞬間竄到全身各處,不僅給小銘帶來舒適的感覺,甚至在修復着小銘的身體,破損的血管和褶皺的皮膚。

封閉的納靈就像是一個核桃一樣,反倒是現在的納靈所在的位置被一片濃濃地紫色的霧氣充斥着,小銘在探查自己的身體的時候只能遠處觀望,不得不苦笑了一聲,或許每一個晉升靈師境的人都是這個樣子的吧!

………

很快,小銘的身體強度就被恢復到正常水平,此時的小銘發現自己的納靈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在的納靈就像是一處漂浮在空間中的孤島一樣,可以很是清楚地看到上面有四分之三的地方都被紫色的霧氣依舊覆蓋着,而剩餘的四分之一則是一片的空曠。

對於這個變化,小銘內心也是相當的好奇。

心神很快來到納靈之上,突然看到成老正站在一處地方擡頭看着天空,實際上納靈世界的天上沒有什麼啊!只有一片紫色。

成老走到成老的身邊,接助自己突破到靈師境的歡快,小銘也是想嚇一嚇成老的,誰曾想本來想偷偷地拍一下成老的肩膀,以達到出其不意地效果。

可是就在手掌就要落下拉來的那一刻,成老突然發出了聲音,“誒,那麼多的靈力都用來改善你的身體了,一點都沒有給我留的啊!”

聽見成老略微有些苦楚的聲音,小銘的內心也是十分地好奇,“成老,什麼沒有給你留啊!”

成老這才轉過身來,一臉地不高興,解釋道:“我說,你的納靈中的紫色靈力的三分之一都被你和一個怪東西吸收了。”

哦!原來成老是在抱怨這個啊!也對,煉製靈者丹成老確實是傷了不少身體上的筋骨,可是這紫色靈力又不是小銘控制的範圍啊。

那也就,小銘笑着說道:“成老啊!當時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的啊!就是感覺到小腹之中出現一個紫色的漩渦,我還以爲是你在幫我了呢,誰曾想是這麼的一個情況的啊!要是這些紫色靈力歸我管的話,我還能不讓您吸收的嗎?”

替天行道 ,倒也是,成老只能無奈地說道:“既然如此,本人就知道肯定沒有好事,看拉力我只能一步一步自己恢復了啊!誒,難受。”

難受,確實是比較難受的一件事情,本來以前小銘用本身的紫色靈力就給成老恢復了很多的精神魂力,而成老見縫就插,時刻想着自己什麼時候就能恢復更多的精神魂力,現在倒是好了,竹籃打水一場空,是自己的終究是自己的,一下打到解放前。

看着成老一臉的惆悵,小銘只能一笑而過了,總不能在這不是危機的時刻用自己納靈世界中的靈力給成老恢復的吧!

環顧了一下四周的情況,小銘很是好奇地問道:“成老啊!都說靈者境進階到靈師境會有很多不同尋常的變化,我感覺自己的變化怎麼有些不同啊!還是…….”

後面的話,小銘就沒有說了,似乎是要等成老接下去了。

而成老也是懂小銘的意思,或許是覺得是時候可以說點什麼了,輕輕地擼了一下袖袍,一邊擼,一邊解釋道:“靈師境確實是一個比較特殊靈力境界,爲什麼呢?就是從靈師境開始,纔開始了靈力外放,也就是代表着強大的攻擊的開始,這個攻擊有靈力上的,也有魂力上的。你知道本名魂獸嗎?”

小銘搖了搖頭,小銘對於這個魂力一道的知識更是很少,什麼本名魂獸,根本就沒有聽說過了。

成老笑了笑,似乎是想到小銘會是搖頭一樣,彎腰撿起地上的一枚戒指,戴在自己的手上,原來這枚戒指應該就是成老自己隨身佩戴的戒指了,也就是成老上次能夠搞出小銘荒唐事情的一個關鍵點。

或許小銘一開始沒有注意到地上的戒指,畢竟這個地方什麼都沒有,而成老的身體又是擋住了小銘的視線。

“所謂本名魂獸是什麼呢,就是…..”


就是兩個字說完,成老突然一臉好奇地看着小銘,發現小銘聽地是格外地認真,就好像接下來成老說出來的話是教科書一樣的知識。

可是誰曾想,成老居然中斷了,搞得小銘焦急也不對,疑惑也不是,總之就是很難受就是了。

小銘嘖了一下嘴,很是不高興地說道:“我說,成老啊!咋們能不能不賣關子的啊!你這樣搞的內心很是焦急的啊!”

也對,每當聽人講故事,每當看小說的時候,最怕的事情就是說到一半突然不說了,或者是寫到一半就不寫了。

小浮在這裏向每一個讀者保證,小浮一定會寫完的,而且結尾一定不是大家說的那種爛尾式的。

因爲小浮給大家寫的這個魔族之殤是一個十分重要的故事,或許就是那句話吧!會看的人看門道,不會看的人看笑話。

成老也是嘿嘿笑了笑,看着小銘一臉地無語,甚至是一臉的不耐煩,說道:“誰告訴你小子在煉化靈者丹的時候故意賣關子不把話說完的,不知道本座有多麼擔心你的嗎?”

現在的情況怎麼能和當時的情況相比較呢?

小銘也是瞬間被氣炸了,怎麼感覺眼前的這個成老是一個老頑固呢?不過小銘也是輕吐一口氣,沒有瞬間和成老口吐芬芳,而是笑着,準確地來說,是一種假笑,尬聊的時候那種假笑。

實際上,這個假笑也是小銘故意裝出來的。

“成老啊!當時說一些話的時候是爲了表達我的決心的,好吧!是爲了能夠一鼓作氣衝破靈者境的枷鎖,現在你是在故意惹人內心的焦急,行吧!愛說不說,我走了,你好好玩哈!”

說完,小銘也是一甩袖子,就要走的時候,成老也是一臉不耐煩地說:“好小子,本座還怪罪你了,行吧!行吧!剛剛是我結巴了,說,誰說我不說了,不是?”

小銘的話也並不是沒有道理,估計成老以後故意不說會分一些場合的吧!

而成老也是沒有託大。就在小銘剛剛甩頭,裝作一副十分生氣的模樣要走的時候,成老也是立馬服軟了,搞不懂成老了,確實是搞不懂了。 “本源魂獸就是自己魂力的一個來源,本源魂獸的種類也就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一個能夠在魂力一途上走多遠。”

“額,這麼跟你說吧!強大的靈技是依靠靈力來施展的,而陣法,煉丹,這確實着實依靠着一個人的魂力,魂力便是一個很重要的基礎!”

“魂獸的等階也是一個人魂力能夠達到什麼程度的重要關鍵點,雖然說有一些人雖然魂獸的等階不夠高,可是後期的各種資源的傾斜依舊是能夠使其魂力達到一個很高的水平。”

“那麼覺醒魂力的一個重要境界就是靈者境到靈師境的這個時候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