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種,你找死。”

張天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越過了他攻擊自己人,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裏,張三郎瞬間暴怒道。

張三郎腳步只是一閃,已經來到了張天身前。身子猛然拱起,如同一個張滿的神弓,手臂的肌肉立刻鼓動起來。快若獵豹,猛如狂虎。

真有點拼命三郎的樣,拳拳帶起一陣陣的拳風。勁聲呼嘯,出招夠狠,再加上是三重天的實力,所以上去後打壓着張天打。

不過張天完全沒有要敗的跡象,兩人一時居然旗鼓相當,旁邊幾人看的驚訝不已。

張天只有一重天的實力了他們也都知道,可是如今卻和他們中的實力較好的張三郎旗鼓相當。

張三郎也羞憤不已,這個廢物居然讓他如此難堪。欲要快速取勝,出拳猛然加快,不過楊天躲閃不已。

久攻不下後,張三郎立馬攻勢破綻多露。張天憑藉自己六重天的眼力一下抓住,一掌把他打成重傷跌落在了四米外。

張三郎惱怒不已,“你們看戲嗎?還不給我殺了他。”

又是一口血噴了出來,神色萎靡不已。

幾個少爺也不廢話,全都加入進來,張天立刻亞歷山大,被張定一腳踢中,又受了張霄張虎各一掌,鮮血橫飛,掉到了牆角里。

“去,你們幾個,去把那老東西幹掉,我看以後誰還敢給我對着幹。”

張康又陰冷着開口道,彷彿人命在他眼中不值。

也確實如此,一個伙伕在這個視人命如草芥的大陸上還真是引不起張康這樣的少爺的注意。


聽到少主吩咐,不敢怠慢。後面兩個小廝拿着刀走到老頭面前,撩起刀

“不。”一聲悽慘絕望聲響徹院落,伴隨着的是刀起頭落。

張天雙眼血色,這座火山徹底活了過來。此時他渾身是血,原本的黑眸早已不知所蹤,變成了妖異的紅色,彷彿剛從地獄中歸來的惡魔一般,不要命的撲了上來。

“啊,我要你們死,我要你們死啊!”

雖然爆發起來實力提升了不少,可是張康比他還強,他已經是五重天的實力了,看來成爲這羣少爺的領頭羊還是有真材實料的。

張天眼睛模糊起來,直至沒了意識。

“我這是在哪裏呢,我死了嗎?”

張天發現自己視野一片黑暗,寂靜,讓人害怕。張天在那裏一直走不出去,一年過去了,兩年過去了……猶如混沌之中不記年,不知多少年過去了,沒有絲毫變化。

在張天的概念中,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張天仍然走不出那無邊的黑暗,絕望的氣息很快瀰漫了整片意識空間。

就在張天將要放棄的時候,張天又不禁想起以前張佑風那面帶欣慰的面龐,還有對自己鄭重的說:

“天兒,武道之路艱辛。你一定要堅持不懈,不能輕言放棄,絕不能絕望。就算只有一線生機,也不可放棄,唯有這樣才能成爲一個強者,切記!”

一會又轉到那個慈祥的老爺爺,每次他總會給自己留下他最好的東西,一直都是那麼和藹。

子欲養而親不待,可是卻再也見不到了他看着自己吃飯時微笑的樣子。黃爺爺,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白死的,我一定會爲你報仇。張康你們等着,我會讓你們血債血償的。

“我不能放棄,我還要替黃爺爺報仇,我還要找到父親失蹤的原因。”張天無聲吶喊着。

張天一直對父親的突然消失感到蹊蹺,父親之前每次外出時都會和他說,怎麼會突然消失呢?再說父親的實力早就是星士階的強者,在這黃石城中根本就沒人能不動聲色將父親弄消失,這也是張天一直隱忍留在張家的原因。

本想查查,可是自己的處境使他根本一無進展,不過他對於張家卻是有些懷疑。

不知是不是他的吶喊感動了上天,眼前居然亮了起來。他突然發現自己處於一片星空之中,雙眼望去,除了星星什麼也沒有,不過他卻發現這片星空中間有一顆最亮的星,一眼就能看出來。

心裏剛想要去那裏看看,可是沒想到一下卻眼前變了,居然真的來到最亮星的地方。

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宮殿和一條大路,心中很是震驚疑惑,可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沿着道路走進了宮殿門口,宮殿居然沒有門,直接走了進去。

仔細看了大殿,看了幾遍,大殿裏除了正中間浮着的一個圓球外,什麼都沒有。快速走了進去,伸手向那圓球摸去,還沒等他摸到球。突然那圓球黏在他手上,怎麼甩都甩不掉,突起的變故讓張天應接不暇。

感到手心一痛,圓球順着手臂一下子轉入了他的腦海,隨即一段不屬於他的記憶灌輸到他的腦力。

好一會後,張天才完全接受了圓球傳輸的記憶,張天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事情是這樣的,圓球叫做星魂,居然來自天外,歷經空間穿梭最終來到了天星大陸,並且在他十歲時候進入他識海中。

由於星魂穿越時空花耗盡了所有能量,因此只能吸收張天修煉而來的星力來恢復自己。

也正是由於它的緣故,使得他十歲之後之後修爲不進不退,它就是罪魁禍首。

不過張天修爲還是太低了點,三年來辛苦修煉的星力居然也沒讓星魂吸到足夠甦醒過來的能量。這一次由於生死原因使得張天進入識海世界,才使得星魂提前醒來,並且能夠傳輸一點信息給張天。

張天對於自己識海的罪魁禍首星魂恨的一陣牙癢癢,要不是它,他怎麼會受到這幾年的的羞辱,承受着修爲不進反退的痛苦。


不過這段記憶中包含了一門功法,叫做萬物化星決,品級居然是傳說的神級,這然張天憤怒的心立馬消失而轉爲激動,他的心臟此時猛跳不止,跳動的速度絕對是之前的兩倍不止,這實在是太驚人了。

天星大陸上的功法武技分爲神、天、地、玄、黃、不入流六個級別,神級功法最強,不入流級最弱。

天級功法在整個大陸上都是傳說的功法了,更不用說神級功法了,那是傳說中的傳說了。張家憑藉着一部黃級中期的功法而雄霸青陽城,可想而知神級功法是多麼恐怖。

萬物化星決共分九層,這九層對應着天星大陸的修煉體系。

天星大陸修煉等級從低到高分爲星者、星士、星卿、星侯、星王、星皇、星帝、星聖、星尊。

只要張天中途不隕落,憑藉着這部功法,再加上他不錯的天賦,他遲早都會成爲整個天星大陸抖抖腳就能發生一個超級大地震的人物。

封皇拜帝絕對是輕而易舉,星聖級別的大能只要他能夠有不錯的機遇也是可能達到。至於那最強的星尊期,張天暫時還不敢想。

因爲天星大陸,幾萬年來都沒有人能夠達到星尊級別,就算是星聖級別的大能,張天在他這些年的瞭解中也是沒人達到。

當然對此,張天抱懷疑態度。天星大陸實在太大了,天才更是數不勝數,既然有着星聖級別的設定,怎麼可能會沒人達到呢?

恐怕只是他的實力太低,接觸的面太狹隘罷了。張天內心其實有着很大的野心,那就是在這廣闊的天地裏闖出一番名堂,只是這幾年來修爲不進反退後這才被壓下。 天河宗主峰天河峰,直插雲霄,山底往上看,天河峰上空雲山霧繞,仿若置身於仙境之中。

一股雄壯巍峨的氣勢直瀉下來,讓人忍不住有一種頂禮膜拜的衝動。

葉川從瀑布處歸來,將近一個多月的時間時間,他的身體強度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層次。

古銅色的皮膚,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著黝黑的光芒,渾身上下的肌肉充斥著爆炸性的力量,整個人看上去比內門測試的時候要更加的強壯,身高也增加了一些。

《鎮世皇拳》的基礎篇,讓現在的葉川有了新的追求,之前在山洞的時候,他仔細的觀看了鎮世皇拳的基本內容,這裡面很多新穎的內容,讓他決定以鎮世皇拳為他的基礎功法。


雖然鎮世皇拳還缺少另外的三部功法,不過對於現在的葉川來說,要麼不學,要學自然就要學最好的了。

《鎮世皇拳》作為武皇級功法,它的存在對於現在的葉川來說絕對是逆天級的。

有了這樣的功法,葉川雖然有過短暫的猶豫,不過他知道,很多事情是走一步看一步的。

不是說學了鎮世皇拳其他的功法就不能夠學習了的,即便是到時候不行的話,有了鎮世皇拳這樣的武皇級功法作為基礎,肯定是不會錯的。

當然了,讓葉川下定決心學習鎮世皇拳的根本原因實際上還是因為這個裡面提及到了武道罡體。

武道罡體,對於之前的葉川是一個未知的領域,他以為只要靠自己努力的修鍊,就能夠達到。

實際上並不是這樣,武道罡體屬於一種特殊的體制,它的表現形式有很多種。

比如聖武之體、雷霆之軀、聖皇之體等等。

鎮世皇拳的開篇著重的講述了武道罡體的重要性,因為想要達到武皇級別或者武聖級別的層次,武道罡體是必須要經歷的。

否則一般的體制承載不了那麼強大的力量,也支撐不了他們達到更高的境界。

這也是為什麼武道罡體只是一個傳說,因為達到的人實在是太少太少了。

虧得之前的葉川還想著自己要是能夠在武者境達到武道罡體的話,那以後就多麼多麼的牛叉。

這完全是一個誤會,這個時候想要達到武道罡體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根據鎮世皇拳的開篇介紹,據這位撰寫者知道的,達到武道罡體最快的人也是在天武境的時候才達成了真正的武道罡體。

在達到武道罡體之前,必須要經歷好幾次的真正肉身的考驗。

像之前葉川在瀑布下的那種淬鍊,也不過是小巫見大巫的一種表現。

真正要達到那種層次,這樣的淬鍊必須一直要堅持下去。

葉川決定,一有機會就要對自己的體魄進行淬鍊,所以在瀑布山洞的那一個多月的時間,除了達到真武境層次之外,他每天不是淬鍊自己的身體,就是學習鎮世皇拳。

鎮世皇拳,以拳法為主,共分七個層次,除了開篇的基礎篇,幾乎層次都相對應武道的境界。

鎮世皇拳的基礎篇裡面不單單記載著鎮世皇拳的基礎篇,還記載著它的第一層和第二層的修鍊方法。

也就是說,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葉川肯定是能夠練習到真武境結束的,當然後面的境界也是可以用的,只不過沒有對應的層次,實在是發揮不出相對應的那種實力。

葉川這一個多月幾乎都在打著基礎,鎮世皇拳的基礎篇可是比天河宗的天河長拳要有效的多,畢竟是武皇級的功法,這感覺自然就是不太一樣了。

利用這一次機會,葉川突破到了真武境界。

其實他突破真武境也不過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根本沒有費什麼太大的事情,用了一顆真武丹,自然而然的就突破了。

這麼強的積蓄,還有持續一個多月的苦修,這種突破對於葉川來說是一種褒獎。

不過,葉川也知道,這樣的好事不可能每一個境界都有的,只不過武者境到真武境算得上是最為簡單的一個層級突破。

而且自己的積攢也達到了一定的境界,丹藥方面又綽綽有餘,很多的因素才讓他這麼快進入真武境,達到了真武境一重的巔峰。

宗主府,陸天行這些天有些惱火,派人找了葉川那麼長的時間,竟然沒有找到。

自己這個做宗主的自然是面上無光,之前秦大海的事情還沒有解決掉,這個時候葉川就消失了,這個明擺著此地無銀三百兩么?

「嘭……」

陸天行一掌將自己跟前的椅子給拍的粉碎,自己這個宗主都快要在秦蒼瀾等人面前抬不起頭來了?


甚至秦蒼瀾等人都已經開始給葉川羅列這種罪名,這個不是活生生的往陸天行的臉上扇巴掌么?

陸天行自然不能夠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這些天他的臉色一直很不好看。

底下的眾人看到他也是趨避不及,要是萬一遇上宗主心情不爽,到時候倒霉的還不是自己么?

「這個葉川?到底搞什麼鬼?難不成我看走眼了?」

陸天行感覺有些自己有些心情靜不下來,拿出筆墨紙硯,他想要在書法中尋找一絲的寧靜。

筆力獨扛、筆走龍蛇。

陸天行的書法一氣呵成,看上去渾然大氣,讓人嘆為觀止。

「真水無香」四個大字,躍然於紙上,陸天行滿意的點點頭,似乎忘卻了葉川的事情。

就在陸天行剛剛完成了一副作品的時候,天河宗的一位弟子進來道:「啟稟宗主!」

陸天行被人打斷心情很是不爽,那個弟子看到陸天行的樣子,也是渾身一哆嗦道:「宗主,葉川求見!」

「嗯?」陸天行眉頭微挑,冷聲道:「你說誰?」

「宗主,您的徒弟葉川現正在山腳下,要求見宗主!」那位弟子自然也知道陸天行為什麼這段時間心情不好,畢竟常在宗主身邊服侍,他也算是知道一些的。

其實他之前收到葉川歸來的消息,比任何人都要興奮,畢竟他這一個多月的時間受的氣可是比之前那麼多年受的氣都要多。

宗主已經很多年都沒有這樣的『無理取鬧』過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