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華更加囂張。

“景鈺,給小華道歉!”教導主任語氣不悅的說。

景太太看了他一眼:“我兒子爲什麼要道歉?那裏有監控要不查查?”

教導主任一噎。

小華媽媽卻說:“李主任你可想清楚,我們是齊家人”“

教導主任一聽齊家人頓時一邊倒:“不道歉就開除!”

景太太差點沒給氣笑了。

“齊家都不是清平盟盟主了,還這麼囂張嗎?”

邪王寵妻無下限:王牌特工妃 小華媽媽臉色難看:“那也比姓景的強,蕭家的學校真是,什麼出身的也要…”

教導主任決定還是不要得罪齊家的好,畢竟景鈺看起來沒有後臺,估計也是什麼野路子旁支的孩子。

“景太太不用說了,收拾下景鈺的東西讓他回家吧!”教導主任做了決定。

景太太笑了:“靠山還真是重要!“

“那是!”小華和小華媽媽趾高氣揚的看着景家的人。

景太太看了看景先生:“現在是找蕭白還是蕭然比較管用?”

“蕭然吧!“景先生說完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很快教導主任就接了個電話,臉色難看,掛了電話不斷的給景太太道歉。

“現在我兒子不用開除了嗎?”

“不…不用了…”教導主任滿頭大汗,還是不清楚這姓景的有什麼後臺,值得蕭然打電話來。

景太太看向小華媽媽:“齊家現在誰做主?”

小華媽媽看到教導主任轉了方向,很生氣的說:“你問這個幹什麼?”

景太太懶得理他,撥通了齊嘉的電話。

“齊少爺,好久不見!”

齊嘉正和齊英商量事,接到電話莫名其妙:“你是?”

_TтkΛ n_¢〇

“離影!“

齊嘉一怔:“好久不見,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我想問問,這麼多年過去了,齊家人還是這麼囂張嗎?”

齊嘉是個聰明人,還有什麼不明白。

“把電話給那個人!”

景太太把電話遞給小華媽媽:“齊嘉找你!”

小華家是齊家的一個旁支,平時連齊嘉的面都沒見過,如今聽說他要和她說話,她有些驚愕。

甚至有些惶恐。

不過她還是覺得既然是齊家人,一定會站在齊家人這一邊。於是她接了電話,還沒哭訴,就被齊嘉冷冷的給了個警告。 「人字拖~通常說自己不是壞人的人,一定不是什麼好人~你說呢?」安慕西撇撇嘴,一臉嫌棄。

「是的宿主!白雪公主里的皇后、小紅帽里的灰太狼、都說自己不是壞人~」

「人字拖!灰太狼是喜羊羊里的~小紅帽里應該是紅太狼!」

「……」

「人字拖~打不到車怎麼辦?現在都快八點了~我這麼美的一個女紙,這也太危險了吧……」

「宿主!右前方134米處有家披薩店~」

「人字拖,我已經吃撐了!一口水都喝不下~」

「你可以叫個披薩當明天的早餐~」

「你的意思是……我明白了!」

安慕西像是像是想到了什麼~興奮的向前走去~

走了一百多米,果然有一家披薩店~名字很特別,叫「P一臉」。

「難道這真的是賣的披薩,而不是賣馬賽克的?」安慕西嘀咕著,邁步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請問小姐姐需要些什麼呢?」安慕西剛一進門,就有一個穿著乾淨整潔的女服務生禮貌的問道。

安慕西掃視了一圈,店內並不太大,目測只有幾十平,只有一個卡座上坐著一對學生模樣的男女,應該是情侶吧~

「內個~你們這裡有外送的服務么?」

「有的!小姐姐!消費50元以上,本店周邊三公里內免費送餐!市區內,超出三公里的部分,每公里2元送餐費!」

「好的!一個榴槤披薩!兩份三明治!一份蛋撻!送到sl小區!」

「好的小姐姐!一共是136元!今日我們有活動,只需收您98元,另外贈送您蜂蜜柚子茶一份!半小時內送到!」

「好的!謝謝!」安慕西說著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您好!小姐姐!您還需要點什麼么?」服務生看見安慕西沒有離開,而是坐了下來,感覺奇怪,不是說好了外送么?

「不需要了,我在等你們送餐啊~我要搭車~」

「……!!!」

「額……好~好的!您稍等!」女服務生一臉懵逼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她只是個暑假兼職的學生,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操作……

安慕西不知道,她這個出人意料的舉動,開啟了這個女服務生未來靈智和視野~最終走上了人生巔峰~

十分鐘后,安慕西開心的坐上了「p一臉」披薩店的送餐小電驢。

靈活的小電驢暢通無阻的穿梭在擁堵的馬路上,從剛才那位黑車司機的車旁悄然離去。

只在空氣中留下了一抹芳香,還有那一閃而逝的美麗背影,和小電驢遠去的車尾燈~

「謝謝啦!好吃的話,以後我會多多支持的!」

豪門:冷少的金牌女傭 「不用客氣!祝您用餐愉快!」披薩店的送餐小哥,看著安慕西絕美的容顏,靦腆的說了句,然後騎著小電驢離開了。

「哎~人字拖!剛這個小哥好純啊~」

「……」

安慕西拿出手機給穆青山發了個平安到家的消息,然後掏出門禁卡在小區大門上刷了一下,推門走了進去。

「看見沒!就這姑娘!」

「很漂亮啊!嘖嘖~瞧這大長腿~」

安慕西路過門衛室剛走出幾步,就聽到裡面倆保安在誇自己,心裡不禁美滋滋的~

「是漂亮!不過,是個變態狂!專偷男士內褲~可惜了……」

「嘿!用得著偷嘛!她想要,我的隨時可以給她!」

「嘿嘿嘿!也是!我也願意~」

「……!!!」

「我……擦!」

猶自得意的安慕西聽到這,腳下頓時一個趔趄~差點爆粗口。想了想,還是強忍住了回頭衝進門衛室的衝動……

「人字拖!這幾個混蛋的記憶,真的不能抹除嘛?」

「不能!」

「好!你等著喝尿吧!」

「……!」

安慕西回到家中,習慣性的把鞋子襪子和身上的衣服摔到地板上,沙發上。

光腳踩著地板,走了幾步,感覺還差了點兒什麼,低頭一看,胸前還有一件……

費力的往背後摸了半天,沒成功,最後還是像脫體恤那般,從頭頂取了下來。

「呼! 豪門禁戀 解放的感覺,真舒服啊~」安慕西呼了一口氣,舒適頗為舒適。

「宿主!內衣精通+20點,累計40100。」

「吾靠!這也行?!」

「人字拖!變回拖鞋!我要洗澡了!」安慕西把披薩等食物一股腦丟進冰箱冷藏室,對著胸前的人字拖叫道。

「宿主,先洗腳!或者你洗完澡我會在門口等你!」

「好吧~」

安慕西撇撇嘴走進了洗手間,一邊打開淋雨放水,一邊看著鏡子,然後門外的人字拖就聽到裡面一陣「砰!砰!砰!」的響聲……

「砰!」

「人字拖,以後平時要不要把鏡子蓋住~實在控制不住我即己啊~」

「砰!」

「……!!!」

~~~~~

「人字拖~好無聊啊,你陪我聊聊天~」

安慕西洗完澡舒適的癱在床上,她感覺自己這一天,就像是一場夢境~

猛然坐起身,看了看地上,那一堆堆的各式各樣的衣物,高跟鞋,叫囂的告訴她這就是現實。

這一切,是那樣的不可思議~儘管在今日之前,作為一頭肥宅的他,依舊在幻想期待著……

幻想著自己什麼時候也擁有神奇的系統,期待著穿越時空,稱霸異界。

再不濟給自己一個能上天入地,御劍飛行的絕世功法,或者給自己一個哆啦A夢也可以的~

可現實額他卻只是個孤兒,只是個有房無車,有點存款的肥宅。

在感情方面,即便稍微有點兒資本的異性,大多都會委婉的對他說:「世界辣么大,你應該去看看~」

要麼就是直截了當的說:「我們不合適!哪怕是做朋友~」

他知道哪家什麼牌子的泡麵好吃,知道哪家的蓋澆飯更美味,知道什麼牌子的衛生紙更好用,知道該如何蹲點,如何走位,如何偷塔,如何吃雞~

可他不知道哪天是幾號,星期幾,不知道情人節還有幾天,不知道哪家的玫瑰更新鮮,哪家牛排更入味,不知道哪家酒店更舒適~

他連自己女朋友什麼樣子都不曉得~儘管每天都要花掉數百個小目標,並將它們棄之如蔽履~

可如今,他終於擁有了系統,但似乎沒覺得自己有多麼開心~

我特么還沒來得及好好品味作為男人的樂趣,你丫一來就給我變身女人…

從自己無數次撲向鏡子,就看得出自己是多麼的不甘~可如今這不甘,註定只能成為無法抹去的遺憾……

這一刻安慕西突然明白,原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生與死,而是自己明明就在這裡,卻無法痛快的上了自己…… 景太太看都沒再看小華媽媽一眼,而是對教導主任說:“我兒子不會和這樣暴力又會說謊的孩子在一起上學!”

“我…我知道了!”教導處主任保證。

景太太拉着景鈺寶寶出了門。

門外落落和生活老師急的團團轉。

“怎麼樣了?”生活老師問,前段時間就有孩子得罪了小華被學校開除了。

她很擔心景鈺。

“沒事!”景太太笑了笑補充:“他們以後不會再出現在學校了!”

生活老師一怔,隨即眼神有些古怪起來,她從來不知道景鈺這麼乖巧的孩子,居然有這麼硬的後臺。

“今天謝謝你們了!”景太太說。

“不…不客氣!” 薄情總裁失憶妻 生活老師還在錯愕中。

“乖寶寶,先去換衣服好不好?”景太太看着髒兮兮的兒子一臉心疼。

“嗯!“景鈺寶寶點頭,他對這個結果很滿意。

景太太到了景鈺寶寶的小宿舍,一般都是兩個小朋友住一間,可因爲學校現在人少,景鈺寶寶又愛種各種花草,蕭白就給了他自己一間屋子,當然,有時候蕭白會和他住幾天。

景鈺寶寶房間裏依舊擺滿了花草。

景太太給他洗了澡,又換了新衣服,穿好鞋子。

景鈺寶寶把自己的大書包拿過來。

“媽媽,我送給你的禮物!”景鈺寶寶把書包裏一個布包拿了出來。

景太太打開布包,看着那明晃晃的幾根金條,抽了抽嘴角:“哪裏來的?”

“賣草藥賣的!”

“什麼草藥這麼值錢?”景太太滿臉疑惑。

最難消受美人恩 景先生已經在一個花盆裏發現了一顆大大紅紅的紅盤石。

“是這個!”景先生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萌寶寶。

萌寶寶低下了頭,知道他爸爸可能猜到了。

“媽媽,我想去遊樂園玩,還要去海洋館看海豚!”景鈺寶寶撒嬌轉移了話題。

他真的很想去,每一次下課就聽同學們議論爸爸媽媽帶他們去這些地方玩。

遊樂園景鈺寶寶只去過一次,那時候他爸爸的腦子還不清楚,海洋館他根本就沒去過。

故而他很嚮往,其實他更想像別的小朋友一樣牽着爸爸媽媽的手一起出去玩。

“好!”景太太的注意力果然被轉移了。

“媽媽,我還要吃肯德基!”

“好!”

景太太對這個寶寶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她覺得自己做媽媽的對他很虧欠。

景先生把玩了下紅盤石,在景太太出門買東西的時候,景鈺寶寶老實的交代了他去村子遇到紅蜘蛛的事情。還央求爸爸一定不能告訴媽媽。

景先生自然不會說,說了自己的老婆只會更心疼,他把景鈺寶寶抱在懷裏,親了親他的臉。

“怕不怕?“

景鈺寶寶知道爸爸再問他當時被蜘蛛抓走時怕不怕。

景鈺寶寶點點頭。

景先生慈愛的摸了摸他毛茸茸的頭髮,悄悄在他耳邊說了什麼。

景鈺寶寶一喜:“爸爸,能管用嗎?”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