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狐,冒犯了!我不是誠心的,情況特殊!”

南天喃喃唸叨着。

旋即,南天就開始換血了。

南天用刀子割開自己的手腕和大腿外側的血管,同樣也割開了小白狐身體相同的位置。

“吸!”

南天又拿出銀針,在自己和小白狐身上不同的穴位上,安插了銀針。

很快,兩股血液噴薄而出。

南天的血與小白狐開始進行交換。

與此同時,小白狐骨髓裏頭的毒素,也隨着血液的流動,進入了南天的體內。

整個過程,持續了一個時辰。

這種大法施展起來,對接毒者,是很大的損傷。

南天饒是肉體強悍,身體素質驚人,也是有些吃不消了。

南天臉色慘白。

至於,小白狐呢?

因爲,接受了南天不少血液。

南天的血液包含着許多能量。

還有一絲九天神龍真氣的殘留。

小白狐的臉色開始漸漸地變紅潤了。

爲了防止閻羅之子,白馬殺神的追兵趕來。

南天仍舊是強撐着,抱着小白狐又走了十幾裏,在一個隱蔽的洞穴裏頭,暫時了躲藏了起來。

在洞穴裏頭,南天也總算是可以歇一下了。

一旁的小白狐過了一會兒後,也是醒了過來。

小白狐看了看自己身上衣衫不整,有些凌亂的樣子,頓時臉一紅。

至於,南天呢,則是呼呼大睡了起來。

南天實在是太累了,消耗了太多精力。

小白狐顧不得其他了。

小白狐推了推南天。

“隊長,隊長!”

“你快醒醒呀!”

小白狐焦急地喊道。

“怎麼了?”

南天睜開惺忪地眼睛問道。

“還怎麼了?”

小白狐臉一紅,指了指自己道:“隊長,我身上的衣服是怎麼回事?剛纔,有人動手動腳了?”

“還有,我不是中毒了嗎?按理說,我現在應該死了纔對。毒氣彈的毒氣,我吸入了不少。”

小白狐說道。

南天嘿嘿一笑,撓了撓頭:“額,額!小白狐,剛纔我有些冒犯了。我可能出手力量比較大,把你的衣服給弄得亂七八糟了一點。”

“你不要介意!”

“什麼?隊長,是你做的?”

“現在,隊員們都慘死於敵人之手。隊長,你怎麼還這麼飢渴,一個勁地向着男-歡女-愛呀!現在是特殊情況,平常的話,其實,我也挺愛慕隊長的。只要隊長想要,我可以給隊長的。”

“只不過,現在時機不對!”

“我們要對隊員們報仇雪恨!”

小白狐咬牙切齒地說道。

小白狐平日裏頭和茅凱樂,陀浩氣都是一個基地的,也一起共過事情,執行過多起任務。

相互間的友誼,十分深厚。

南天點了點頭:“小白狐,你說很對!弟兄們不報,我們怎能心安!但是,你得聽我把話說完,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旋即,南天把自己使用“換血吸毒”大法的過程,詳細地告訴了小白狐。

小白狐這才釋然。

“原來如此!隊員,你辛苦了!是我誤會你了。是小白狐不好!”

小白狐自責道。

南天擺了擺手:“不,你我都沒有錯!是閻羅之子,白馬殺神他們犯下了彌天大錯,與我們有血海深仇!我南天發誓,定要把他們全部誅殺掉!” “嗯!隊長,我與你一條心!”

小白狐鄭重地說道。

因爲,後面有大量的追兵。

現在情況特殊,南天無法與後面的大部分人硬拼。

南天暫時只能帶着小白狐不停地撤退着。

這裏的大草原十分大,廣袤無比。

南天帶着小白狐兜兜轉轉,沿途躲避了好幾次閻羅之子和白馬殺神組織的圍殺。

終於在第三天的時候,南天帶着小白狐徹底擺脫了閻羅之子和白馬殺神的截殺。

但是,周圍的景象已經大變模樣了。

原本是一片綠草青青的大草原,還有許多斑馬,犀牛,巨象,好不歡快。

現在,卻是枯骨遍地,陰森恐怖無比。

一點兒生氣都沒有。

南天定睛一看,在自己的前方,還有一個巨大的骷髏搭建而成的洞府。

洞府上有一塊,血跡斑斑的牌匾。

牌匾上寫有三個鮮紅色的大字“邪惡洞”!

“邪惡洞!一聽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地方。隊長,我們趕快離開吧。”

小白狐皺了皺眉頭說道。

“好的,我們走。”

南天揮了揮手。

南天也是本能地感覺到了,邪惡洞裏頭的不明恐怖氣息。

南天現在沒有古武修爲與機甲修爲,也不想帶着小白狐身臨險境。

“呼呼!”

一陣陰風吹來!

恐怖如斯!

黑霧滾滾!

邪惡洞的洞口,遽然間爆發出了強有力的吸引力。

南天連忙一手抓住一個巖壁,一手拉着小白狐。

但是,邪惡洞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大了。

對不起,我想要你 “咔嚓”一聲,巖壁斷裂。

南天和小白狐都被吸了進去。

一陣天旋地轉的。

南天和小白狐都是七葷八素的。

過了半響,南天和小白狐清醒了過來。

看了看周圍,都是鬼臉壁畫。

黑漆漆地一片。

還有一股淡淡地血腥氣味,在洞內流竄着。

“我們竟然進入邪惡洞了!”

南天悠悠一嘆。

“是呀!真是造化弄人!我們是要離開的。”

“隊長,我們四處看看,找到出路,就儘快離開吧。我總感覺這裏不簡單,有一種陰邪地東西,讓我心裏頭很難受。”

小白狐說道。

“你跟緊我,估計危險隨時都會有。”

南天六識敏感度,比小白狐厲害太多了。

南天對危險的感應,更加的準確。

果不其然。

從洞壁上的壁畫上,遽然間從出幾個白皮殭屍。

“人肉,美味!”

殭屍發出冰冷地聲音。

“死!”

南天並不怕這白皮殭屍。

白皮殭屍是低等級殭屍。

南天兩拳揮出,蘊含着驚人的血氣。

“轟隆!”一聲,兩個白皮殭屍瞬間被南天擊殺掉了。

“我們走!”

南天心頭不由地籠罩上一層陰影。

南天覺得,更大的危險,應該過一會兒,就會來臨。

兩個白皮殭屍,不過是馬前小卒罷了。

邪惡洞,如此邪惡,神祕,內部,一定隱藏着驚天大祕密!

“咣噹!”

從美食視頻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不知道是南天還是小白狐,誰踩到了一個機關。

遽然間,南天和小白狐腳下一空。

兩人落到了一個白骨大殿中。

一尊尊恐怖駭人的鬼怪雕像,在大殿中,四處擺放。

有的雕像張牙舞爪,有的雕像面目猙獰,有的雕像形態誇張。

“隊長,你看,每一個雕像後面,還有一個棺材。”

小白狐驀然失聲道。

“棺材?”

南天心中一驚。

南天走上前一看,果然!

這大殿,實在是詭異地很!

不僅有瘮人的雕像,還有棺材!

雕像+棺材,着實恐怖!

在每一個棺材的旁邊,還印刻有一行墓誌銘。

墓誌銘是用古武時代的通用文字寫的。

小白狐並不認識。

但是,南天卻是再熟悉不過了。

“鬼神界——骷髏大鬼王之墓!”

“鬼神界——極道血魔之墓!”

“鬼神界——吞天殭屍之墓!”

“鬼神界——咒靈邪主之墓!”

……..

“鬼神界?”

南天心中一凜。

當年,師尊對南天曾經說過。

古武時代,除卻蓬萊,瀛洲,崑崙三座仙境外,還有一個神祕的鬼神界!

鬼神界中生活着,成千上萬個魔鬼。

一些大魔,大鬼,實力非常強悍。

更有傳聞,鬼神界中,一些驚世魔王,曾經在神話時代走出過鬼神界,在外界掀起過一陣血雨腥風。

“對了,邪惡洞!師尊,說過邪惡洞是鬼神界十大禁地之一!怎麼,現在會在青銅宮殿內!”

南天心中一陣疑問。

“邪惡洞,爲什麼又有這些魔王,鬼王的棺材!”

南天心中疑雲重重。

這些都不是小事情。

棺材裏頭的大鬼王又或者大魔頭,放在外面,都可以攪動一番風雲。

“這裏不宜長久待下去。你我四處看看,若有其它出路,我們趕緊離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