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婕,你這可就難爲我了。實話告訴你,前一陣子我也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就算我現在身上有些錢,我也不可能一下子把錢全部給你。如果你信得過我,只要你想撤離,我馬上給你提供撤離的路線和錢財,甚至於,我可以讓人幫你在國外安置好。只是這樣一來。。。。”

“這樣一來怎麼了?這樣一來我虧大了是吧。我好好的省廳綜合特別行動科負責人的位置不做,卻蹚了這個渾水。我真蠢,我真傻!”吉佳婕懊惱的抱着腦袋,“可是,我現在怎麼回頭。不行,不行。”

“你想幹嘛?”鍾宇希一把抓住吉佳婕的胳膊,又是扯到身邊來。但是這一次,和上次的深情不同,這次他的眼神和言辭中帶着明顯的威脅,“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想幹嘛。你想回去跟上級交代問題,好得到寬大處理!拜託,別白癡了。你給我通風報信,這是小事嗎?別到時候你裏外不是人。你也很清楚,省廳內部有些人不乾淨,到時候黑白兩道的人對你同時做手腳,太容易了。”

“夠了!我吉佳婕是怕死的人嗎。”

“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也要看怎麼死!如果死的毫無價值,你吉佳婕不僅背上了警隊叛徒,黑警的名聲,甚至於整個省廳,會把你以前做的事情以及功勞全部遺忘。小婕,別單純了。這個時代,英雄會很快被人們忘記的。只有爲自己活着,纔是正解。我知道你給我通風報信,是一時衝動。這讓我很感動。這些年,我知道我對不起你,我也知道,你對我一直抱有舊情。既然你現在已經做了,實際上,你已經沒了回頭路。擺在你面前的,要麼,就是趕緊離開這個城市。甚至於出國,越快越好。要麼,你就很清楚,你該和什麼人合作。”

“你想讓我也做省廳黑警!”吉佳婕整個身子都在顫抖,“不可能。我吉佳婕今晚做錯的事情。只是因爲感情而讓自己衝動。但是想讓我爲了利益去做黑警,我做不到。”

“可是你現在別無選擇。你想讓我現在就給你一大筆錢,我絕對拿不出來。所以,除非你自己想辦法撤離,否則,你只能暫時等待。”

“混蛋!”吉佳婕咬牙切齒,眼眶中閃出晶瑩。

什麼叫一步錯,步步錯,她現在可以體會了。感情債,最難還。她吉佳婕現在似乎真的別無選擇。

可是,她也不想這麼早的作出決定,所以,用力的揮開臂膀後,她想一個人靜靜,想馬上離開。

鍾宇希想在後面說些什麼。吉佳婕已經猜出他的話語,馬上道:“你放心,你說的很對,現在去坦白情況,我是給自己找麻煩。你想做什麼,就自己去做吧。但是別忘了對我的承諾。”

那一瞬間,看着吉佳婕落寞的背影,鍾宇希簡直有種快要到人生巔峯的快感。他已經看見未來錢財源源不斷的進入自己的腰包,更同樣看見,他似乎可以有了自己的警方臥底。加上渠道正在商談,以後,他鐘宇希可以自立門戶了。

他完全考慮的就是自己,至於吉佳婕,至於剛纔對這個女人說的話,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其實他心裏清楚。和吉佳婕對自己一往情深不同,鍾宇希身邊不缺年輕漂亮性感的女人。這些年一直和吉佳婕還沒徹底斷絕關係,除了吉佳婕對他的主動之外,鍾宇希其實等待的就是今天這種情況!省廳內有人,真的太幸福了。

清晨陽光照射,抹去了黑夜的很多祕密。醒來的人不知道黑夜裏發生了什麼。他們開始一天的勞作,期待一天帶來新的奇蹟。

可是也有人沒睡,卻也不知道黑夜中的祕密的。江笑楓便是一夜沒睡,而天亮後,他直接衝進了吉佳婕的辦公室。

砰的一聲,推門而入,江笑楓看見吉佳婕正趴在桌子上睡覺。

這聲動靜也把吉佳婕驚醒,看清楚是誰後,領導不滿了:“江笑楓,你不知道敲門嗎?”

“敲門?我倒是想敲門,但是你能聽見嗎?睡得這麼死?吉主任,你昨晚幹什麼去了。”

“我幹什麼,難道還用向你交代?你到底有什麼事情!”

“我的辭職申請,你到現在還沒給我回復,也沒有人找我談話,莫非,你就想這麼拖下去?”

“沒,不打算拖。”吉佳婕緊着眉頭,低着頭處理手上的文檔,隨口道,“我不同意你的辭職。奇案組目前缺人,你這時候走,是極端不負責任的表現。而且,省廳內部人員離職也要有一個程序和時間,你以爲是想離開就能離開的?我看你休假的時間也夠長了,明天就馬上恢復工作。”

想讓江笑楓恢復工作,這其實是讓奇案組的任務壓着江笑楓,讓他無暇顧及致幻劑毒品的事情。

“如果我不答應呢!”江笑楓可不是好脾氣! 吉佳婕擡起頭,眼神中帶着些許迷惘,她現在該怎麼辦?讓江笑楓滾出去?當然不行,因爲她知道江笑楓沒這麼聽話。


“好啊。那你可以繼續休假,直到你覺得,你可以回奇案組工作了。”

“你到底想幹什麼?”江笑楓忍不住把心中的疑問說了出來,“你是想給我暗示,還是想給我壓力。”

“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你和鍾宇希昨天有沒有見過面,或者通過電話。”

“這是我私人的事情。”

“但是牽扯到什麼,你比誰都清楚。”

江笑楓的嘶吼甚至將外面的人引了進來,直至吉佳婕同樣吼了一聲出去,那些人才趕忙重新關上門。

辦公室內的**味有些重,江笑楓的內心的確狂躁。經過一夜的思索,他現在極度懷疑吉佳婕就是通風報信之人。而他也不在隱瞞自己正在調查致幻劑毒品案。因爲經過昨夜這麼一鬧,包括黑警,和地下致幻劑網絡集團,他們都改清楚,他們內部的哪些人出了問題。用樑超逸的話來說,打草驚蛇了,所以,原本江笑楓還可以暗中調查,此刻,也似乎沒有暗中調查的必要了。他走上臺面,他要正大光明的去調查了。而正大光明之前,他必須得把吉佳婕這邊的一切弄清楚。

“如果我有問題,會有人來查我。不需要你來對我指手畫腳。在我沒有被查出問題之前,我依舊是你的領導,包括你辭職,都得經過我的同意。我再說一遍,給我出去。又或者,你馬上回到奇案組去工作。”

吉佳婕的態度強硬,讓江笑楓已經沒了退路。樑超逸有自己的計劃,不可能因爲江笑楓而改變,而且江笑楓知道,人家計劃了好幾年,比自己更有把握接近致幻劑真相,所以,他不能干擾樑超逸,這事,還是從自己方面入手。

在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之下,他只有一個選擇,便是去找鄒正義。

砰的一聲,辦公室的門被重重關上,江笑楓帶着怒火離開吉佳婕處。而當他還進入鄒正義那邊,還沒開口,便被鄒正義當頭呵斥。

“你還知道你的身份嗎?奇案組組長,不好好去管你們組的事情,卻摻和別的組別任務。江笑楓,你以爲你是超人啊。你的事情你能幹好,別人的事情你也能幹好?”鄒正義用力的拍着桌子,顯然,昨晚的任務,鄒正義也是知曉的。

江笑楓直言不諱道:“所以,你知道我在調查誰了?”

“調查你的老領導,姜峯!”鄒正義哎的搖搖頭,“江笑楓啊江笑楓,平時你聰明的要死,怎麼這個時候卻犯糊塗。你是不是也懷疑過我?”

“當然!”江笑楓回答的很果斷,“你,吉佳婕和姜峯,你們三人都有嫌疑。但是鑑於你和姜峯的關係,一旦姜峯問題更大,所以,你倒是安全了。再加上我讓姜峯調查你在省廳的情況,他的回答是,你的權利很大,沒有被架空。。。。”

“什麼?”噗的一聲,鄒正義一口水噴了出來,“你小子讓他調查我是否被架空?你腦子壞了吧。我看着像被架空的樣子嗎?”

“這個嘛?”江笑楓撇撇嘴,“還真像。”

“滾你個蛋吧!懶得跟你廢話。實話跟你說吧,昨夜對鍾宇希倉庫和租賃地點的搜查,是有省廳綜合特別行動科負責,所以我和吉佳婕從頭到尾都對這次任務很清楚,而任務佈置的時候是繞過姜峯的。任務被人泄密,你肯定懷疑過我和吉佳婕。你現在還來找我談這個事情,莫非你是完全信任我了?”

“我是在試探!”

“呵,你小子還試探!”打開抽屜,鄒正義從裏面拿出一隻錄音筆,“聽聽這裏面的東西吧。聽過後,你就徹底明白了。”

有些心裏準備,江笑楓將錄音筆打開,裏面播放的竟然是他和樑超逸在地下車庫的談話。聽完過後,江笑楓反而笑了。

“所以,你的演技不錯!”

“謝謝誇獎!”鄒正義總算可以把自己的腰桿挺直了。其實他之前已經知道江笑楓讓姜峯調查自己,而他不動聲色,只是怕影響了整個佈局,“樑超逸被安排到省廳綜合特別行動科,這件事情是由我參與其中的。我相信,你能到這裏和我談這些,意味着你已經猜到了我的立場。倒是我想問你,你如何肯定,我不是黑警?難道僅憑我和姜峯不對付?”

當凌晨江笑楓得知搜查任務失敗後,他將絕大部分懷疑點集中在吉佳婕和鄒正義身上。到了那一步,很多問題已經明朗了。相比較鄒正義,吉佳婕有太多理由纔是通風報信之人。而凌晨,江笑楓已經讓許嘉琪和唐琳幫忙,獲取吉佳婕和鄒正義這幾天的動向。更別忘了,林佑天是全程盯着鍾宇希,所以,鍾宇希和吉佳婕發生了什麼,江笑楓心知肚明。

至於鄒正義,當姜峯去調查鄒正義的時候,江笑楓是對這兩人同時進行試探。結果,姜峯說鄒正義沒有被架空,而江笑楓目前得知的消息是,鄒正義也沒有被架空。一個沒有被架空的人,會不一點不清楚自己的手下對自己進行調查?更何況,如果鄒正義是黑警,他和姜峯的關係就耐人尋味了。江笑楓當着姜峯的面說自己正在調查致幻劑案件,那黑警鄒正義會徹底無動於衷?顯然,這不可能。

所以,因爲昨晚發生的一切,加上之前的種種,江笑楓至少肯定,鄒正義至少不是黑警。然而。他也確實沒想到,鄒正義除了不是黑警,他和樑超逸的關係還如此密切。

“其實樑超逸對我暗示說他會讓萱世蕊去馬自立那報道,而不是來你這裏報道的時候,我就應該有些警覺了。”江笑楓正好仔細尋思,“不管祕密實習是不是有省廳人事幹部處負責,萱世蕊既然是奇案組特聘人員,他們總該和你打聲招呼。而樑超逸竟然可以說可以不用通過你這邊,完全有人事幹部處負責,除非你真的被架空了,又或者,你和馬自立又或者樑超逸的關係非同一般,所以才能這麼操作!而直接繞過你,也免去了在省廳綜合特別行動科那邊的麻煩。如果這麼一想,你到底的確和馬自立還有樑超逸是一夥的。”

“恭喜你,你現在終於知道我站在哪邊了。好吧,江笑楓,既然昨晚真的出事了。而你又已經跑來找我。那,有些事情,你該知道了。從四年前老邱及其其他臥底暴露導致臥底身亡發生後,我們其實就已經意識到,省廳內部存在黑警。而這個黑警,還不止一個人,並且某些人位高權重。所以那個時候,作爲分管省廳各個特別行動小組和臥底人員的我,就已經在思考,如何破局。在我看來,最適合破局的人,便是你江笑楓。你是我看着在警隊成長的,我知道你的實力,也知道你的決心。這四年,我一直期盼你的復甦,所以,當我聽到你成功破獲微笑面具殺人案後,我比任何人都興奮,因爲我知道,我的等待有了結果。再加上之前樑超逸已經和楊雨晴有過接觸,我需要的兩枚重要棋子,都已經就位。只要有你們兩人,在加上我們之前的佈局,我有信心,將H省地下致幻劑毒品網絡打掉,同時也能將省廳內部的黑警全部揪出來。”

江笑楓激動道:“你,樑超逸,馬自立還有我和楊雨晴,難道就只有我們五個人?顯然省廳內部和我們立場一致的人不在少數。那,廳長馬玉閣的情況。”

“不該你打聽的不要打聽。因爲某些人,不是你該去考慮的。我知道你爲什麼來找我。在找我之前,你已經和吉佳婕發生了爭吵。而你辭職的事情我也已經知道了。說實話,這時候你要辭職,我也不會同意。但是奇案組那邊,暫時你的確沒時間去過問了。既然都和吉佳婕談崩了,那這個事情,就得我出面了。”

“老鄒,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江笑楓一拍大腿,“吉佳婕佔着自己和廳長馬玉閣關係很好,一直沒把我和你放在眼裏。所以,你就得這麼強硬一次。”

“少來挑撥離間,吉佳婕對我一向很尊重,倒是你,對吉佳婕一向大呼小叫的。”鄒正義白了一眼,“現在,你已經擺上了檯面,該讓人知道,你就是在查H省地下致幻劑毒品案件了。只是,你的某些潛在祕密調查行爲,讓你還不能馬上公開和那些人展開全面對抗。”

所謂潛在祕密調查,便是江笑楓聯合唐森事務所的調查行爲。鄒正義對這些事情也能知曉,證明這個副廳長看上去滿不在乎,其實心裏的確門清。如果這個時候江笑楓公開獲得什麼身份,從而直接調查該案件,那會讓那些人很容易警覺,進而聯想到唐森事務所的事情。

“所以,你打算讓我幹什麼?”

鄒正義哼了一聲:“老套路,利用你,轉移他們的注意力。所以,你得自己去找一條稍微大點的魚。”

這話什麼意思?擱在平時,江笑楓還正想自己琢磨一下。但是現在本就心裏煩,鄒正義還在打啞謎,這就不爽了。


“老鄒,鄒副廳長,都什麼時候了,你能乾脆點嗎。這條魚到底是哪知!” “姜峯!”鄒正義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眼神還帶着戲謔,“你讓他來查我。現在,我該讓你去好好查查他了。從各方面彙總的消息來看,姜峯的確存在很大的問題。他到底和H省地下致幻劑毒品網絡集團有何聯繫,他的背後又有何人撐腰,這些,都是需要儘快弄清楚的。”

“你讓我公開去調查姜峯?”江笑楓也很詫異,“那,我總該有個合適的身份吧。我雖然現在和他平級,可是我的權責可查不了姜峯。”

“你先別急着。”鄒正義有把抽屜拉開,在裏面找了好久,終於將一個檔案袋拿了出來。隨手丟過去後,指了指道,“你先看看這個。”

江笑楓將裏面的東西抽出來一看,頓時明白了鄒正義爲何要針對姜峯。這裏面是姜峯女兒和妻子在美國的情況彙總。其中,包括鄒正義妻女在美國的開銷還有一些社交活動。從這些資料中可以看出,姜峯妻女在美國的支出花銷逐年增加,而且,他的女兒在最近兩三年出現了炫富跡象。

“你懷疑姜峯有黑錢入賬,並且用黑錢支撐他妻女在國外的奢侈生活?”江笑楓的確大吃一驚。這還是他認識的姜峯,認識的老領導嗎?

雖然姜峯經常對省廳某些領導發牢騷,可是他畢竟這些年並未表露出墮落的跡象。即使江笑楓,他也沒發現姜峯和不法人士的接觸,他的那些錢,是怎麼來的。

鄒正義道:“從姜峯妻子出國,並且一直未歸開始,我就懷疑姜峯隨時準備離開國內。所以,對姜峯的調查一直在緊張的進行。姜峯在國內非常謹慎,幾乎讓我們找不到破綻。他的妻子也很小心,以打工的名義支撐自己女兒在國外的花銷。表面上沒問題,那我們的突破口,只能是他們的女兒。姜峯女兒在美國的花銷,明顯超過姜峯和妻子的收入。而他女兒也並沒有收入來源,所以,這就是問題所在。”

江笑楓仔細的看着這些材料,他又注意到了一些細節:“姜峯在國內的資金賬戶沒有異常,也沒有大筆資金轉賬國外的記錄!而他的妻女在國外卻可以活的非常奢侈,這意味着,姜峯妻女的資金來源並給國內。如果姜峯真的有問題,那這樣看來,是 有人在美國直接給姜峯妻女提供便利。”

鄒正義點點頭:“H省致幻劑毒品網絡,從現在來看,不僅僅牽扯到H省的各個市,甚至在全國都有一定的網絡渠道。而重點是,從鍾宇希生產線來自於境外,而且和境外有大筆資金往來,由此可以推斷,這背後,怕是有人在境外暗中操控!”

“我明白了,你是想讓我去一趟美國!”

“哼,怎麼樣,這個差事不錯吧!吉佳婕讓你回奇案組,而你又不願意馬上回到工作崗位。所以,最好的解決辦法,便是我爲你爭取一次去美國的機會。而藉口,當然是交流學習。當然,這個敏感時刻,吉佳婕一定不會輕易放你出國。所以,我才說,我會和她交涉。而你在這個敏感時刻出國,勢必會讓某些人關注你在美國的動向。所以,他們會把注意力跟着你一起去往美國。他們注意力轉移,那宣北市這邊,你安插的暗線調查人員,則可以更好的工作。姜峯女兒就讀的學校是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奇科分校。所以這次,你要去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一趟。而你如何進入奇科進行調查,調查哪些人,則要你自己掌控。另外,一旦你去了國外,你就是失去了國內的保護。那些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人物,你要多加小心。”

“你認爲我會怕?哼!當年我一個人進入毒梟窩點,生死早已經看淡了。這次爲了老邱,我更加不會退縮。”江笑楓將檔案合上,心情還是有些沉重,因爲,雖然之前有過心理準備,知道姜峯的問題。可是,當一切已經明朗,姜峯真的有大問題的時候,江笑楓還是有些感觸。那個人,畢竟是自己的老領導,也畢竟曾經提拔培養自己。這些年,他也一直把姜峯視爲可靠的兄長,如果真的有自己親手把姜峯送上審判臺,他自己這一關能過嗎?

“你是不是還想和姜峯談一談?”

“不用了!”江笑楓神色專注,“我知道一個辦案人員該有的素養。如果我這個時候還和姜峯接觸,並且說一些不該說的話,那我們很多工作都白做了!如果他真的有罪,我來抓!”

還記得多年前,姜峯親口教導江笑楓,對待犯罪分子不能心軟。因爲,你的心軟不是給他們改過自新的機會,而是讓他們有了繼續爲所欲爲的念想!犯了罪,能給他們機會的只有法律。而不是辦案的警察!你的任務,只是將他們帶到法官那裏。

“這兩天你好好準備下,隨時準備去美國!我會和省廳特別是吉佳婕這邊溝通。而去了美國之後,你的行動可以直接跟我彙報溝通。現在,你還有其他問題嗎?”

“沒了!我現在只想馬上沒有約束的去工作。”

是的,在宣北市,又或者在H省,江笑楓頭上始終懸着吉佳婕又或者省廳的其他章程。而一旦去了美國,沒有了這些制約,江笑楓可以放肆去幹了。

接下來的兩天,江笑楓徹底把自己關在家裏。除了準備去美國的行李之外,他和許嘉琪等人保持密切了聯繫,隨時關注宣北市的調查進展。

隨着暗線調查的深入,江笑楓已經無比確定就是吉佳婕給鍾宇希通風報信。他甚至向鄒正義問過,爲何不馬上對吉佳婕動手。當然,鄒正義再次以不該問的事情不要問推脫。這其中到底有何深意?江笑楓心中其實有了一定的想法!

“或許和對待姜峯一樣,爲了放長線釣大魚!又或者,爲了把證據坐實!”江笑楓自言自語,同時看着唐克藤澤給自己的報告。這兩人來到宣北市後,一直祕密暗線調查劉慶義的情況。

樑超逸暗示過,宣北市的高速發展,讓不少當地商人趕上了賺錢的快車。這個劉慶義這些年經常從市裏的政策中得到好處,有時候,讓人不得不懷疑存在某些暗箱操作。比如。劉慶義在宣北市拿了好幾塊地,這些地的價格還有用途,都存在問題。


唐克和藤澤在對劉慶義進行貼身調查分析後發現,劉慶義的日常和大部分商人差不多。而且,他和政界的人實質上接觸很少。至於除了他本身的商業活動之外,劉慶義似乎並無其他特別的動向。

如果從這個報告來看,劉慶義還真的是一心一意做實業的好商人。但是,唐克和藤澤畢竟師出名門,他們要把劉慶義和鍾宇希聯繫起來看,那問題就出來了。

劉慶義和鍾宇希的相比,完全不是一個等級。而且實質上,這兩人也沒啥大的交集,看上去,根本不會形成過密的關聯。可是,劉慶義在他僅有的非商業交往中,還有和鍾宇希的會面。

就單單在唐克和藤澤貼身調查劉慶義的這幾天,劉慶義和鍾宇希竟然見了兩次面。用藤澤的話來說,從商業時間的角度來說,商人將時間花在無用事件上越多,實際上他的時間成本就是處在一個虧本的狀態。劉慶義這種人不會輕易讓自己虧本,所以這意味着,他和鍾宇希的會面,是可以讓其賺到大錢的。

“劉慶義賺的錢和我們理解的賺錢不一樣,他的體量級別都是按照千萬甚至億來計算的。所以我在想,鍾宇希拿什麼能讓劉慶義獲取這種商業利益?顯然,鍾宇希自己都快山窮水盡了,從資本上來說,他不可能做到。畢竟,劉慶義是他的金主,而他鐘宇希不是對方的財神爺。那會不會是致幻劑毒品的財富?誠然,致幻劑毒品的確賺錢。可是,我想全世界的富商,做到劉慶義這個地步,他們想到的都是洗白,而不是再把自己拖下水吧。”藤澤在報告中道,“所以,我有個大膽的設想,鍾宇希給劉慶義提供的絕對不是錢的利益,而是人脈利益!”

“人際關係學中的三人網絡!”江笑楓明白了藤澤的意思。

在人際關係學中,指出完全陌生的兩人,可以通過三個人就能建立彼此的關聯。而極端情況下,至多五人也能讓陌生兩人形成交集。這種特殊的人際關係學意味着,很多時候,一個人要想做一件事情,根本不用自己親自動手。他只要通過這種特殊的人際網絡,間接達到自己的目的。

劉慶義是個商人角色,他需要給公衆一個正面形象,可是鍾宇希不需要。藤澤的報告中特別提到,要想知道劉慶義到底需要的是什麼人脈利益?只要分析出鍾宇希現在最穩定的關係網就行了。而分析來分析去,藤澤提到了一個人的名字,便是安怡蓉!

同時,在鍾宇希和劉慶義這兩次會面時,安怡蓉都不在場。而這個時候,安怡蓉在幹什麼?這個問題,就得問林佑天了。林佑天的答覆是,在那個時候,安怡蓉都在鍾宇希會面地點附近逛街買東西!

最最重要的事情出現了,這兩次買東西,不是安怡蓉自己買單,也不是刷了鍾宇希的卡。爲這個女人付錢的,恰恰是劉慶義的司機!在劉慶義和鍾宇希兩次會面的時候,是劉慶義的司機開車帶着安怡蓉大采購! 這個安怡蓉到底是何方神聖,喬龍兵提醒江笑楓注意她,現在回到宣北市,堂堂大富豪劉慶義也讓司機親自陪着她逛街買東西。而這個女人和鍾宇希在一起,看上去完全沒啥背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之前許嘉琪就沒挖出安怡蓉的背景,現在唐克和藤澤跟着安怡蓉,也沒找出什麼背景資料。

江笑楓有些頭疼!以前的案子中,他接觸過一些背景神祕的人物,但是這些背景神祕的人物,最終還是能找出一些頭緒,可是至少目前來看,安怡蓉這裏毫無頭緒。在啓程前往美國之前,江笑楓對於這個問題還在深思。

除此之外,謝磊和胡森也按部就班的接近宣北市地下邊緣羣體,想要獲得更多關於致幻劑毒品交易的信息。因爲鍾宇希倉庫搜查泄密事件,江笑楓對方雲波暫時沒辦法徹底信任,所以,他並沒有讓謝磊和胡森完成對接。謝磊和胡森祕密調查行爲是獨立進行,除此之外,江笑楓也讓這兩人覈實方雲波的立場。從而證明那一晚,除了吉佳婕,是否還有其他人給鍾宇希通風報信。

很快,鄒正義那邊就把江笑楓出國的事情徹底搞定了,江笑楓在準備完畢後,啓程前往弗吉尼亞州。

到了美國後,江笑楓先去和美國當地警方進行對接。因爲他這次表面上畢竟還是派來學習交流的,檯面上的東西還要做足。而且到了美國,得按美國的法律來辦,他也要先知道這裏的一些辦事規則。

鄒正義的確是老狐狸,他給江笑楓申請的交流學習任務其實非常輕鬆,所以,江笑楓大部分時間都有自己支配。至於交流學習後的報告資料,這邊,鄒正義也已經安排人去準備,根本不用江笑楓去操心。所以,江笑楓除了稍微和美國警方對接,並且參與一些課程培訓學習之外,其他時候,他可以放心查案。

姜峯的女兒叫姜櫻子,在美國待了很久,已經很習慣當地生活,說着一口流利的英文,着裝打扮也非常本地化。爲了更好的觀察這對母女,江笑楓在靠近姜櫻子學校附近找到住宿地方。每天開車尾隨這對母女外,他還進行了其他監控準備。

既然姜櫻子有炫富的資本,那她們必然有可靠的資金來源。通過前兩天的觀察,江笑楓肯定,這種資金來源的確不正當。因爲,姜櫻子的母親根本不在打工賺錢,雖然和女兒大手筆花錢相比稍顯低調,但是姜峯的妻子羅娟顯然也是一種休閒的生活狀態。每天逛逛街,買買菜,做做飯,甚至於還和當地相熟的華人打打牌,這種場面,哪裏是專門來打工賺錢照顧女兒的。

那,她們的錢到底是從哪裏來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