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兔子反應很快,迅速將紫靈參抗在肩上,而後轉身就逃,瞬間沒影。

兩者看的發愣,這兔子太快,讓兩者根本沒來得及反應。

「追!」童毅氣的大叫。

這兔子太氣人,還沒完沒了,就知道逃,消停被吃多好啊!

小黑龍也是急了,肚子感覺有些空蕩蕩的,追了好久,喝的那些湯早消化沒了,很想立刻飽餐一頓。

眼看被追上了,這兔子突然不跑了,而是回過身,楚楚可憐的說道:「你看我這麼小,渾身都沒肉,都是骨頭,就不要吃我了!」

聞言,童毅大笑,道:「我就喜歡啃骨頭,你太對胃口了!」

「我把紫靈參給你,你不要吃我了,放過我吧!」小兔子淚眼汪汪,真的害怕了,居然將肩上的紫靈參扔到童毅哪裡,只希望童毅可以為此放過她。

「紫靈參我所欲也,兔肉我所欲也,兩者我要兼得!」童毅將紫靈參收到神碗內,而後看著小黑龍,道:「將其禁錮了,一會咱們開餐!」

小黑龍非常同意這個想法,若是不禁錮,指不定又跑了。

「啊——」

一道光芒飛出,射向小兔子,讓她驚叫,開始掙扎。可惜,這無濟於事,她根本無法動彈絲毫。

「哼,讓你踹我屁股,看我不打你屁股二百次!」童毅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拎著烏金神棍,凶氣騰騰的走向小兔子。

「啊!」

聞言,她嚇的大叫,而後紅著眼睛,緊閉雙眼,使勁擠出幾滴眼淚,而後可憐巴巴的望著童毅,道:「不要啊,我就蹬了你兩腳,你怎麼可以打我二百下,這不公平!」

對於此,小兔子非常抗議,感覺非常不公平,因為對方這可是自己的百倍啊!

「胡說,你看看我這英俊的臉,被你踩成什麼樣子了!」童毅指著自己的臉蛋,非常生氣,怒聲喝斥。


活該!」

小兔子不以為然,還振振有詞,叫道:「是你要先踢我屁股的,我這是先下手為強!」

「我讓你活該!」

童毅懶得跟這隻死兔子辯解什麼,氣呼呼的拎著烏金神棍,照著她的屁股就是開始拍打。

「啊,好痛!」劇痛傳出,使得小兔子嗷嗷大叫,連忙求饒,楚楚可憐。

「不要再打了,我錯了,再也不蹬你屁股了!」小兔子疼哭的梨花帶雨。

「乖,不怕,還有一百二十六下了,忍忍就過去了!」童毅好心的安慰。

「嗚嗚嗚……」小兔子不斷抽泣,感覺自己的屁股要被打壞了。

同時在其心中更是翻起驚天駭浪,感覺那個烏黑的長棍子非常可怕,看似不怎麼起眼,但是其中竟然擁有神力,每一下都打的她痛不欲生,讓她遭受了她生平以來最嚴重的創傷。

也不知過了多久,慘叫聲停止了,童毅心中也是非常舒泰。

而後,他對屁股都被打的很腫的兔子,開口道:「小兔子,今日我大發慈悲,給你一個說遺言的機會!」

「我是不可能被吃掉的!」

小兔子非常自信,而後得意的說道:「我的神軀天下第一,只要我死了,哪怕三味真火都無法煉化,要不了多久,我便可以重生!」

「你放心你長的這麼可愛,我是不會讓你死的!」童毅非常肯定。

聽聞,小兔子雙眼發光,感覺自己還有希望,因此小心翼翼的問道:「這麼說,你要放了我?」

「我要是放你跑,天理不容,會遭雷劈。你糟蹋太多靈藥了,今日,我便要代表世界消滅你這個禍害!」童毅大義凜然,一副舍己為世的樣子。

不遠處,小黑龍肚子餓的咕咕叫,有些不滿的低吼,那意思是說,快點,我餓了。

同時心中對於這個年紀不大的人族,更加鄙夷了,分明就是自己想吃人家,還說的那麼大義,臉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真虛偽!」兔子鄙夷,而後開口,道:「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兔子若是活燉的話,味道會更鮮美嗎?」

「哈哈,你已經告訴我了!」童毅嘲笑。

「我說錯了,兔子活燉的話,最不好吃了!」兔子發覺自己說漏嘴了,連忙搖頭,讓童毅不要相信。

「這方面我比你清楚,我可是美食家!」童毅得意洋洋。

「啊……」突然,小兔子驚叫,遭受突襲。

只見,童毅在此時,居然用雙手抓小兔子,一副拔毛的架勢。

童毅在小兔子身上到處抓毛,惹的她嗷嗷大叫,非常不滿的嚷嚷道:「你個色胚,男女有別,不許拔我美麗而雪白的皮毛!」

「啊!」

童毅有些抓狂,因為抓了半天,這兔子一根雜毛都沒抓掉,這讓他非常不悅。

最終,他還是放棄了,沒有修為的他,根本無法奈何這兔子。

「乖,別生氣了,等你把我燉熟了,我身上的皮毛會自動脫落的,不會影響的。」小兔子善解人意這樣,安慰童毅,心中早已樂開來花。


她一直都沒有放棄,不斷鼓舞自己,只要不死,自己就還有希望!

童毅將神碗祭出,讓其變大,當做大鍋使用,以骨火加熱,而後注入靈水,開始往裡扔各種調料,讓湯變得鮮美。

隨後為了保證這次大餐的豐盛,用寒冰雪魄,將紫靈參切成一片一片的,然後扔進大鍋,這樣不僅可以調節味道,更是可以充分發揮藥效,當真是兩全其美。

「快把我送進去,我要跟我的紫靈參共存亡!」小兔子聞到了紫靈參的味道,不斷嚷嚷,非常吵鬧。

「急什麼,還沒輪到你了,給我閉嘴!」童毅被他吵的很煩,抓起一個紅色調料包就塞入她的嘴中。

「唔唔唔……」

那是一包辣味調料包,就這樣殘忍的塞入小兔子嘴中,她支支吾吾的不停叫著,想讓童毅拿走。

「嗚嗚嗚——」

僅僅片刻,小兔子雙眼便的異常猩紅,眼角流淚,嘩嘩直流,一副慘兮兮的樣子。

「這兔子咋了,怎麼渾身泛紅呢?」童毅發現小兔子的異常,而後看她支支吾吾的,將其嘴裡的調料般拿開,打算跟她一個機會。

「辣死了,我要辣死了,你快給我水喝!」這兔子見自己可以總算說話,嗷嗷大叫,整個嘴巴,鼓得很高,而且變得大了不少。

她被辣的夠嗆,永世都無法忘記了,感覺嘴火辣辣的疼,因為這兔子都在噴火。

「噴火兔!」童毅連連後退,這樣評價。

「水,快給我水!」這兔子被辣味嗆的受不了,一直嚷嚷要水,雙眼紅腫,哇哇大哭。

童毅看了看地上的調料包,有些錯愕,道:「這是火辣椒做的,怪不得能噴火。」

小兔子開始哀求,不含著眼淚,道:「求求你,快給我靈水,我要被辣死了!」

望著不斷哀求自己的兔子,童毅但不予理會,還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安慰道:「乖,別怕辣,在習慣一會就好了。你渾身帶著辣味,這會讓我吃起來會更有滋味,你應該捨己為人!」

「不要,求求你,快給我水吧!」小兔子紅著眼睛,可憐巴巴。

「沒有!」

童毅嚴詞而拒,為了自己可以一會可以吃的有滋有味,他決定,當惡人了!

ps:在這裡說下,文上說兔子活燉的話,味道會更加鮮美,這是無稽之談!我這麼寫,是因為劇情需要,因為這兔子不能死,往後是個很重要角色,再多不能透露。

總而言之,大家千萬不要當真,因為那太過殘忍了。 「壞人!」小兔子咬牙,恨不得過去照著他就是一頓啃。


對於這個人類,她已經恨的到骨子裡,因為實在是缺德!

自己都這麼可憐了,不但不給水喝,還說風涼話,這還有沒有人性?

「聽見你這話我心都寒了!」

童毅一副悲痛欲絕的樣子,道:「原本我還打算放了你,現在想了想,還是算了吧!」

「呸,少在哪裡惺惺作態了,你的人品,我已經看透,不要再說這些令兔作嘔的話了!」小兔子不忿。

她已經徹底看透這個,披著人皮的惡魔,為了滿足一己之私,居然不給自己水喝,讓自己遭罪,實在是可惡。

聽兔子這麼說,童毅也是有些尷尬了,畢竟自己真沒想放過她,自己這麼說,只是一種習慣而已。

「信不信我現在就喂你吃火辣椒!」因此,童毅瞪眼,嚇唬這個膽小的兔子。

「不信!」

小兔子不屑,撇撇嘴,道:「剛剛那一包都已經徹底毀了,你少在這裡嚇唬我,我是不怕你的。就算你現在還能拿出一包,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小兔子深信那個人類只是在嚇唬自己,根本不會有的!

「你這是在挑釁我嗎?」

童毅感受到對面的挑釁之氣,怒道:「兔子,你會為剛剛自己所說的話而後悔的!」

說著,他便開始行動,將所有裝滿調料的包裹統統翻了出來。

瞬間,便佔據了很大的一片地方。粗略看上一眼,至少有十幾個鼓的溜圓,塞的不能再滿,隨時都有裂開的危險。

看著這些包裹,小兔子傻眼了,小黑龍也是傻眼了。

這麼多包裹,裡面裝的居然都是一些調料,因為各種味道,非常齊全,特別是辣味非常濃,有些嗆鼻子。

「吼——」

小黑龍有些不滿沖著童毅低吼,而後迅速跑到上風口去躲避,因為讓它有些受不了各種怪味,惹得鼻子只打噴嚏,感覺很不舒服。

半響后,童毅哈哈大笑,道:「兔子,你要的東西我給你找到了!」

他也不管人家的感受,抓起小兔子很長的尖尖大耳,將其提起,沒有絲毫憐憫之心,便塞到了其中一個包裹,而後迅速繫上,而後扔向高空。

「咳咳……」

在空中,一陣陣咳嗽聲不斷傳出,而且在大包裹內,小兔子也是在不斷折騰,將包裹不斷的變化各種形狀。

在大包裹里,她遭受了巨大折磨,因為在裡面是滿滿的辣椒粉,把她眼睛徹底辣紅了,不斷流淚。而且原本雪白的皮毛,如今更是變成淡紅色的了。

她隔著包裹,氣急敗壞,因為辣椒粉入嘴,令其聲音嘶啞,道:「咳咳……你個惡魔,快放我出來!」

「哈哈……」童毅大笑,而後安慰道:「乖,在等等,我先去切狴犴肉,一會就讓你跟你最喜歡的紫靈參在一起!」

童毅的技術現在是越來越熟練,沒一會,便將狴犴肉切的整整齊齊。

而後,他非常小心的將那一盤狴犴肉段,均勻的倒入大鍋內,而後開始攪拌。

半響后,他舀了一大勺裡面的湯汁,倒入嘴裡,認真吧唧,評價道:「味道還差一些!」

而後又往裡面扔了一些調料,開始認真攪拌,隨後再次舀了一勺,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嗯,這味道就完美了。」

對於這口湯,他無比陶醉,回味不絕。

「算了算,時間應該夠了,兔子也該下鍋了!」他這樣自語。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