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就是鑰匙,要是沒有顧栩從a市找到的這把鑰匙,你們這一趟只會空手而歸。”江華卿回答。 “不管陰冰木鎖在什麼物件裏面,就憑我們這幾個大老爺們,一人一腳,能把它踢成渣渣。”坐在牆角的王奎開口道。

“老王,說的好,給你點個贊。”金俊轉身,對着王奎豎起了大拇指。

金俊一轉頭,王奎就把視線移開,剛剛差點被金俊勾引的王奎到現在還心有餘悸,不敢看金俊。

王奎不允許自己做任何對不起趙晨曦的事,這是原則問題!

“如果沒有鑰匙,你們絕對拿不到陰冰木。”江華卿語氣堅定認真的道。

江華卿很確定自己的判斷,如果要是不重要的話,已經沒有多長的時間的顧栩又怎麼會冒着那麼大的風險去a市逗留。

“那你等着看,看看沒有鑰匙,我們能不能拿到東西。”龍少決總算是擦好刀了。

“老王背上顧栩,我們繼續出發。”龍少決站起來說。

“是。”王奎跟着站了起來,他把自己的揹包背在身前,大步走到顧栩面前。

龍少決大步往外走,金俊跟上。

江華卿看着他們就要離開,趕忙追上去。

“等一等。”江華卿跑到龍少決面前,伸開雙臂攔住了他。

“我還有一樣東西,也是顧栩從a市帶回來的,不知道龍少爺有沒有聽過顧悠悠2年前和鬼王鬧脾氣,貪玩跑到了a城的事情?”江華卿問。

“顧悠悠的事,和我有關係嗎?”龍少決反問道。

“當然有關係,我雖然脫離了冥界,但對顧小姐癡情龍少爺三年的事情也略有耳聞。”江華卿回答。

“你想說什麼?”龍少決問。

“現在的顧悠悠不是顧悠悠。”江華卿不敢直視龍少決的眼睛,她斂着漂亮的杏眸道。

“……”龍少決冷着臉,眼神幽深寂靜,情緒上看不出一絲波動。

“啊。我想起來了。”旁邊的金俊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猛地一拍大腿,恍然大悟。

龍少決視線移到金俊的臉上:“你想起什麼?”

“老大你忘記了嗎,顧悠悠的臉蛋就是按照她的一比一仿造的。”金俊指着江華卿說。

“……”龍少決看着金俊,示意他繼續說。

“我以前是隻孤魂野鬼一直在深山遊蕩,到了冥界只有二三十年的時間。

第一次見顧悠悠是在3年前,當時一個小鬼踩髒了顧悠悠的地毯,顧悠悠當衆架起油鍋,活活的把那小鬼炸熟了。”金俊說。

“然後當時呢,我只是湊熱鬧去圍觀,聽着淒厲的慘叫,聞到空氣中的香味,目睹了油炸活人,當時就有人在我耳邊說顧小姐變了性子,以前的顧小姐可善良溫順了。

此後的顧悠悠一而再再而三的表演了油炸活鬼,片活鬼,灌水銀剝整張人皮……等等各種血腥毒辣的手段,我就是從那時開始怵顧悠悠的。”

金俊還想繼續長篇大論,江華卿打斷了金俊:

“對的,沒錯,現在的老鬼王獨女其實並不是他的親生女兒,而可以證明假顧悠悠的關鍵證據也在我這裏,用鑰匙和完全擺脫顧悠悠的糾纏換顧栩,龍少爺你不吃虧。”

金俊移到龍少決的身後,他低聲在龍少決身後悄悄的說:“我們來之前,我就聽說老鬼王有意讓你去顧悠悠,就顧悠悠那老妖婆,早除了早省心,換吧,換吧,換吧,我們賺大發了。”

王奎聽到金俊的話,也隨聲應和:“老大,金弟弟說的沒錯,換吧,揹着這個要死不活的顧栩也是個大累贅。”

“行,我同意。”龍少決點頭。

王奎聽到龍少決的話,酒吧顧栩扔到了地上,誰願意背誰背,老王不伺候了。

“謝謝各位,謝謝。”江華卿連連對着龍少決彎腰致謝,她爽快的用雙手把揹包遞在龍少決面前。

金俊翹着蘭花指接過揹包,順手一悠,揹包過肩,金俊將帶着血腥味的揹包背在了自己身上。

“繼續出發。”

龍少決王奎金俊三個男人,相繼從墓室裏走出去,往更深更黑暗的大墓深處走進去。

楊暖暖已經在黃苟村呆了好幾天了,她天天無所事事的坐在院子裏的柳樹下,等吃等喝等天黑。

阿ing很忙,遲緣很忙,所有的人都很忙,清閒的只是楊暖暖一個人。

阿ing****帶着手下出去,每回出去都會有人受傷,有的人出去之後,就再也沒回來過。

住在大院子裏的人少了很多,很多人都受了重傷。

楊暖暖並不知道他們去了哪裏,連鬼去了都可能回不來、會受傷的地方肯定不是什麼好地方。

楊暖暖可不想去湊這樣可能威脅到自己小命的地方。

正午悶熱異常,楊暖暖坐在竹牀上,簡陋的屋裏連電風扇都沒有,更不可能有空調了。

屋外的蟬鳴呱噪,楊暖暖煩躁的撓了撓頭,煩死了,煩死了,這些蟬一天到晚叫叫叫,叫什麼叫,***啊!

楊暖暖雙眼微閉坐在竹牀上打坐,心裏一直默默的唸叨着心靜自然涼,心靜自然涼。

自我麻醉,也還行。

實在是太熱了,又熱又悶,沒一會楊暖暖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打溼了,她光潔飽滿的額頭上,佈滿了豆大的汗珠。

汗珠從額頭滑落,順着眼睛流到鼻翼,經過嘴巴,流過下巴,最後從脖子溜進胸口之中。

用自我麻醉來達到降溫的的方法沒有成功,楊暖暖煩躁的睜開眼睛,拿起手邊的扇子,用力的扇。

“這天,是要熱死人嗎!”

傍晚,放肆了一天的太陽總算是日落西山了。

身上都是汗酸味的楊暖暖從房間裏走出來,太陽剛剛下山,室外的溫度依舊高的嚇人。

腳上穿着鞋,都能感受到被曬得滾燙的地面。

楊暖暖深吸了一口氣,快步走到院子角落的水井邊。

拿桶打上了一桶涼爽的井水,楊暖暖沒有經過片刻思考,舉着桶,就把水往自己身上澆。

瞬間楊暖暖從頭到腳都降溫了,一桶不夠,楊暖暖又往自己身上澆了好幾桶水。

天空漸漸暗了下來,楊暖暖就蹲在井邊,感覺熱了,就打水潑澆在自己身上。

穿越古代之空間女王 天空終於徹底暗下來了,楊暖暖一絲若有似無的微風吹起,楊暖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楊暖暖才鬆了一口氣,門外就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蹲在井邊的楊暖暖沒有什麼的反應,她還是抱着木桶蹲在那裏。

門一個凶神惡煞的男人一腳踢開,楊暖暖靜靜的看着他。

踢開門的男人胳膊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血。

“快,遲緣在門外大喊。

江爺夫人要離婚 一個男人揹着阿king快速衝進院子裏,揹人的男人身後,跟着好幾個身體不同程度受傷的男人。

遲緣最後走進院子裏,她臉上帶着血,看血跡,應該不是遲緣自己的。

因爲情況緊急,沒有一個人注意到蹲在井邊的楊暖暖。

楊暖暖看着遠去的人影,回憶到剛剛看到的凌亂的黑髮,滿身的血跡,楊暖暖不禁大喜。

這裏留着長頭髮的男人只有一個,就是眼睛時藍色的阿king,看剛剛那些着急的人,楊暖暖知道這裏的**oss受傷了。

而且傷的還很嚴重,不然他不會讓手下揹回來,那些黑衣人也不會那麼着急。

一行人徑直的去了後院,他們急促的腳步聲才停下來,遲緣就着急的又跑出來了。

“遲緣姐。”楊暖暖站起來,興奮開心的喊了遲緣一聲。

楊暖暖一站起來,身上的水,嘩啦啦的往地下滴。

遲緣形色匆忙,看起來很着急,只冷冷的看了楊暖暖一眼,沒有說話,快速的跑了出去。

“遲緣姐你去哪裏,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去。”渾身是水的楊暖暖追了出去。

等楊暖暖從居住的大院子裏追出去時,門外哪裏還有人影,遲緣早就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兩分鐘過後,遲緣揹着一個很瘦很瘦的老頭回來了。

楊暖暖就坐在院子裏的大柳樹下,看到身材高挑纖瘦的遲緣揹着一個人出現,楊暖暖着實被驚到了。

遲緣面不改色,心不跳,一點勞累辛苦的樣子都沒有,身上就跟沒揹着人。

楊暖暖傻眼的看着遲緣被老頭背到後院。

遲緣姐的這體力,也太逆天了吧。

她是一個女人誒,居然揹着一個老頭到處跑。

楊暖暖知道現在羣龍無首了,所以就算知道後院住着的都是鬼。也不覺得有什麼恐怖的了。

有鬼又怎麼樣,楊暖暖可是從小就見習慣了孤魂野鬼,更何況現在在這裏,楊暖暖還有一個熟人。

大力士遲緣。

楊暖暖跟着遲緣去到了後院。

一到後院,楊暖暖驚訝的合不攏嘴。

十幾個男人守在一間亮燈的房間之外,楊暖暖知道這些都不是人,是鬼。

但讓楊暖暖驚訝的並不是他們的鬼身份,而是這些男人身上都有傷。

以前楊暖暖還沒注意到,這才幾天,這些人怎麼一個個的都成了傷員,他們到底去了什麼地方。

十幾個男人大多面無表情,一種緊張怪異的氣氛瀰漫在院子裏。

楊暖暖小心翼翼的靠近他們。

這些人都知道楊暖暖這個小人的存在,也沒有把她當成一回事,全都視若無物。

“你說什麼,救不活?老頭,我警告你!要是不讓我領導多活六個小時,我現在就殺了你!”

楊暖暖還沒走到房間門口,遲緣暴怒的聲音就從裏面傳出來。

楊暖暖不免疑惑,遲緣不是說自己被那個藍色男人下了劇毒了嗎,怎麼還會這麼關心他的死活。

要是楊暖暖被人下了毒,那個缺德的人碰巧小命難保,楊暖暖肯定會開心的載歌載舞,放煙花好好慶祝一番。

“快點,別磨蹭!再磨蹭,我就去把你孫子帶來!”遲緣怒喝。

因爲情況是在太緊急了,他們進去之後,並沒有關上房門。

楊暖暖若無其事的走到門口,她先是轉身看了看那些站在門口的男人,發現他們並沒有什麼變化,楊暖暖這才伸頭去看房間裏的場景。

這個房間和楊暖暖的差不多,看來這個阿king並沒有因爲自己領導人的身份而搞特殊。

房間的地上兩件還在滲血的衣服各位引人注目,一個身高大約只有一米四左右的老頭,身體顫抖的坐在牀邊。

老頭很瘦,看來剛剛遲緣肯定又小聲對老頭說了些什麼,不然一個七八十歲的老頭,不可能被嚇到渾身顫抖。

老頭顫顫巍巍的把阿king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手指搭在阿king腕內,給他號脈。

遲緣就站一邊,身型高挑,因爲遲緣是背對着房門的,所有楊暖暖看不清遲緣現在的表情。

“我家有一株百年人蔘,可以續命,老朽醫術不精,只能保他當明日正午,望姑娘不要再拿那能毒死人的寶貝出來,嚇老朽了。”老頭號完脈,顫顫巍巍的站起來說。

乾瘦矮小的老頭一站起來,越發襯托遲緣的高挑身材。

“回家把你的人蔘拿來,放心,我會給錢的。”遲緣道。

老頭雖然年紀很大,但身體很是健康,腳步也快的很,沒一會就拿着一包黃色牛皮紙包的草藥回到了院子裏。

老頭把草藥包放在桌上,小心翼翼的從懷裏掏出一根用紅絹布包起來的根莖。

“這人蔘已經有五百年了,世上再難尋到如此珍品了。”老頭顫抖着解開紅絹布,他心疼的看着人蔘道。

老頭說完清幽的嘆了一口氣,他嘆氣的時候很小心,生怕被遲緣聽到,惹的遲緣不高興。

門外的十幾個男人已經散開了,遲緣獨自再房間裏伺候阿king。

楊暖暖幫着遲緣打水,遲緣站在牀邊,動作溫柔細緻擦拭着阿king的身體。

躺在穿上的阿king只穿着一條四角內褲,渾身都是污痕。

楊暖暖換了五六次水,遲緣總算是擦乾淨阿king的身體了。

給阿king擦洗完,遲緣順勢就坐在牀邊,低頭看着阿king。

遲緣額前的碎髮擋住了她的眼睛,遮住了她的表情。

放下盆的楊暖暖,尷尬的站在房間裏。

實在是無聊,楊暖暖就到了老頭的面前。

老頭正在切藥,楊暖暖看着那乾枯,長着許多觸角的人蔘,心想在想,這人蔘這麼小,怎麼可能有五百年。

老頭實在心疼,切人蔘的時候,完全捨不得去看。

老頭仰着頭切藥,一截拇指粗細,五釐米左右的人蔘段,骨碌碌的往外滾。

老頭沒有注意到。

楊暖暖擡頭看了一眼老頭,把守放在桌邊,十秒鐘之中,人蔘掉進了楊暖暖的手掌心。 桌子上還有許多,楊暖暖覺得少這一截應該不礙事,於是楊暖暖就合上了手掌。

老頭出去煎藥了,楊暖暖還坐在桌邊,她背對着遲緣,攤開手掌。

щщщ.тт kΛn.CΟ

把人蔘拿着手上,仔細的看了看,聞了聞,一點特別之處都沒有。

老頭在門口燃起了熬藥的火爐,火爐爐火旺盛,老頭坐在一邊,時不時拿扇子加大爐火。

遲緣一直守在阿ing的牀邊,寸步不離。

楊暖暖在房間裏呆了一會,實在是無聊,她站起身對遲緣說:“遲緣姐,我先去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

“好,我知道了。”遲緣回答道。

娛圈霸寵:邪魅首席壓天后 楊暖暖前腳剛走出房間,遲緣立馬從牀上站起來,她轉身看着大開的門,楊暖暖的輕鬆閒適的身影,越來越遠。

遲緣沒有經過任何思考,她拿起放在牀頭上一把匕首,緊追楊暖暖而去。

比起什麼狗屁的幾百年的人蔘,遲緣更相信楊暖暖的血。

“哎呀媽呀,姑娘你想做什麼,老朽可是已經把人蔘貢獻出來了。”

老頭坐在門前,他聽到遲緣的腳步聲,擡頭,一擡頭看到的就是遲緣手裏明晃晃的匕首,老頭嚇的一渾身一軟,癱坐在地上。

“你煎你的藥,我要做什麼和你沒關係。”遲緣冷眼掃了小老頭一眼,冷冷的說。

“是是是,我一定用心。”老頭連連點頭回應。

老頭直覺告訴他,自己現在的命和一碗湯藥緊緊的聯繫在一起了。

楊暖暖走到自己的房間前,她纔打開門,身後就傳來遲緣的聲音。

“暖暖,你等一下。”遲緣右手背在身後,臉上帶着笑容,喊停了準備睡覺的楊暖暖。

“遲緣姐,你有事嗎?”楊暖暖問。

“先進房間再說。”遲緣走到楊暖暖面前,示意她先進房間。

“好。”楊暖暖背對着遲緣,伸手推開房門。

天道發動機 遲緣靜靜的看着毫無防備心的楊暖暖,楊暖暖纔打開門,遲緣忽然舉起拿着匕首的右手,猛地用力,用刀背狠狠的砸在楊暖暖的脖子上。

“呃,是誰……”楊暖暖悶哼一聲,想回頭看是誰打開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