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此她也是心知肚明,之前郁方不論是出自有心還是無意,但總歸是幫了她一把。

所以她也樂意欠郁方個人情。

不過林冰雪心中也是有些疑惑的。

她明明掩飾了自己的修為,除非境界超過她,否則都是看不出她的深淺的。

作為築神境後期的高手,她一眼就能看出郁方只有修氣境的修為。

按理來說郁方應該是看不出來自己的修為的,但他為何就如此篤定自己能幫到他呢?

雖然心中有些不解,但她也不想深追什麼。

畢竟郁方看起來並不是什麼惡人。

「林姑娘客氣了,我相信我們不久之後還會再見面的。」

看到林冰雪收下了玉簡,郁方也是把心放到了肚子裏。

只要林冰雪拿了郁方的東西,就不怕她不辦事。

在看人這方面郁方還是有些心得的。

「有緣自會再見的,既然王爺沒什麼事情了,小女子便不多留了,這便告辭。」

「那林姑娘慢走。」

林冰雪點點頭,不再多留,轉身便離開了。

目送着她離開,郁方搖了搖頭。

他總覺得這樣算計一個單純的孩子並不是什麼光榮的事。

但現在的他沒有辦法選擇,想要多一分安全,他就不得不利用所有可利用的人或事。

在這片以實力為尊的世界,弱小的人就只能如此步步小心。

行差踏錯就是萬劫不復啊。

「你就這麼確定這丫頭拿了東西就會幫你?」

劍靈問向郁方。

「這你就不懂了,她不但會幫我,而且不久之後我們就會再次見面的。」

「哦?這裏面還有什麼門道?」

「天機不可泄露,你只需要知到屆時五族大比之日她定會出現便是。」

「好小子,那就讓我看看到底會不會像你說的這麼准。」

「拭目以待吧。」

郁方笑了笑,不再說話。

今日與林冰雪相遇也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插曲。

有了這一層關係,郁方几乎可以提前宣佈朱家計劃破產了。

想到這,郁方心情都變好了起來。

可憐的朱家,準備了如此多年,眼看着就要翻身了。

卻遇上了郁方這個外掛。

只能說一切都是天意吧,多行不義必自斃。

朱家這些年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也是該遭到報應了。

事了,郁方背負雙手,哼著這裏沒人聽過的小曲兒,帶着郁管家二人回王府去了。

剛回王府,郁方便將之前買下的那顆火靈融血丹交給了郁思恩。

「這枚火靈融血丹是上品低階的丹藥,給你築基應當是夠了。

時間是武者最寶貴的東西,事不宜遲,你現在就將這枚丹藥服用了吧。

讓郁叔給你護法,不會有問題的。」

「是,王爺,我知到了。」

手裏捧著玉盒,郁思恩心中滿是感激,郁方這是真的將他當家人看待的。

「思恩當真是好福氣啊,這種等階的丹藥用來築基,想必要不了多久就能踏入修氣境了。」

郁管家撫須笑道。

他打心眼裏替這孩子高興。

郁思恩乖巧伶俐,人又老實,很對他的胃口。

郁管家今年也已經六十多了,一輩子勤勤懇懇,為王府嘔心瀝血。

因此也沒有娶妻生子,他這一生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有個孩子。

而郁思恩的出現剛好彌補了這個缺憾,郁管家早就將其當成自己的親孫子了。

「不過雖然如此,你也不能鬆懈。

丹藥再好也是外來之物,修鍊更多的還是要靠自己。

要對自己負責,明白了嗎?」

郁方再次叮囑到。

「王爺您放心,我明白的。

我不會因此就放鬆對自己的要求的。」

郁思恩重重地點了點頭,堅定地說道。

「嗯,既然如此,本王也就不多說什麼了。

郁叔,就麻煩你看着了。」

「王爺放心,有老奴在,不會有事的。」

「郁叔辦事我還是放心的。

那好,我就不打擾你們了,剩下的事情看着安排吧。」

郁方揮揮手,便不再多留,轉身離開,找自家夫人去了。

「恭送王爺。」

看着轉身離開地郁方,二人恭敬地說道。

「走吧,現在當務之急,還是先煉化這丹藥,能不能踏入武道,就看這次了。」

郁管家起身,拍了拍身邊的郁思恩。

「好,郁叔,那之後就麻煩您了。」

「不礙事,咱們走吧。」

郁管家揮了揮手,示意無礙,便帶着郁思恩回住處去了。

有郁管家帶着,郁方也不擔心會出什麼問題。

他現在正找姚琳陽呢。

可是找了許久,卻連自家夫人的影子都沒見到。

郁方心中疑惑,姚琳陽能去哪兒呢?

找尋半天無果,郁方沒辦法,便準備去找丫鬟問問。

好巧不巧,翠兒就在此時走了過來。

她看見郁方,連忙行禮。

郁方擺擺手,讓她無需多禮。

「翠兒,你可知道夫人去哪了嗎?」

「回王爺,夫人正在靶場呢。」

聽到郁方詢問,翠兒不敢怠慢,連忙答道。

「嗯,好了,沒事了,你去吧。」

「奴婢告退。」

翠兒又向郁方行了一禮,便離開了。

「夫人沒事去靶場幹嘛?」

王府當中有一個小型的靶場,之前都是用來讓王爺練習箭術的。

不過郁方對此不太感冒,也沒怎麼去過。

時間長了郁方都快忘了還有這麼個地方。

王府實在是太大,到現在他都還沒認全呢。

靶場是王府東邊的一個院子。

由於是專供主子用的,所以下人們基本上都不會進來。

這靶場說來還是挺大的,但裏面除了幾個箭垛就只剩下了大片的空地。

郁方剛走到門口,就感受到了一股真氣波動。

「嗯?難不成夫人在練功?」

郁方心中好奇,悄咪咪的趴在院門邊上朝里望去。

只見姚琳陽今日穿着一身淡青色緊身裙,正在空地上揮舞著一把由真氣凝形而成的金色長劍。

貼身的衣物將其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再加上那行雲流水的劍法,郁方一時竟看得呆了。

就在他沉迷於自家夫人迷人的身段當中時,兀地聽見一聲嬌喝。

「元陽劍氣!」

只見姚琳陽玉手一揮,三道龐大金色劍氣憑空出現,斬了出去。

本來是沒什麼問題的,但是令郁方沒想到的是,其中有一道劍氣竟然朝自己的位置斬了過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