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樣的一部劇裡面,竟然有人會剪切出來一個男二的視屏,看來這人是對方的真愛粉啊!

想著,夏熏溪沖著小雲擺了擺手說到:「給我看看,他的笑到底有多麼的傾國傾城?把我們的小雲小姐都給迷住了!」

「小姐,你又打趣人家!」小雲有些嬌嗔的瞪了夏熏溪一眼,倒是痛快地將手中的電腦交了出去!

看著一旁坐著沉默不語的陳菲德有些不解的問到:「陳助理這是怎麼了?有誰惹你了!」

陳菲德看了一眼正在調電腦的夏熏溪,淺淺的一笑說到:「沒什麼!只是……小姐,星辰娛樂這麼多的藝人,全部的小視頻你都要看嗎?」

「也不是全部啦,你整理一些給我就行!」

夏熏溪淡淡的說到,在點開視頻的時候,隨意的往沙發上那麼一靠,就有些漫不經心的看了起來!

剛出來的時候也只是那個男子的淺淺微笑,然後到後面的每一個轉身每一個眼紅的樣子,夏熏溪好像聽到了心跳停止的聲音!

一切都變得靜止了!唯有眼前這人的一顰一笑!

小雲說的沒錯,這個人不是初眼一見的迷人,可是他的笑容好像會吸引人一樣,讓人的心一點一點往下沉!

整個小視頻前後也不過三分鐘的時候,夏熏溪就好像看到了他經過的漫長的一生,從一開始的無憂無慮到最後的不舍在到最後的瘋狂!

夏熏溪忍不住又點開了一次!

小雲看著夏熏溪的動作,也只是淺淺的一笑說到:「小姐,這人的笑容還不錯吧!小姐不是……」

「這人是誰?在今天的宴會上嗎?」

夏熏溪從視屏裡面抬起頭,努力的壓抑住自己內心中激蕩的情緒,一臉淡定的看著小雲!

「出現了吧?好像叫什麼蕭閻雲?」小雲埋著頭翻動著下面的評語對著身邊的夏熏溪說到!

誰知道一句話說完,夏熏溪跟陳菲德同時皺起了眉頭,忍不住好奇了問了一句:「這人人品不好?」

「也不是不好!」夏熏溪斟酌了一下,看著小雲嘆了一口氣說到:「算了,也算是他的運氣,這邊林總剛介紹完他,你這邊就翻到了他的視屏!」

「這……小姐……我可沒有潛規則哦!」

「我知道……」

夏熏溪拍了拍小雲的肩膀對著陳菲德說到:「去將人找過來聊聊!」 路靜失望地看著他的背影,也不知道自己的這身打扮,有沒有吸引到他,他應該是喜歡這種類型的吧?

又是一天結束了,梁景銳又坐在陽台上發獃,看著外面的夜色,梁景銳的眼前突然閃過今天課堂上路靜的樣子,她的樣子好熟悉啊,是在哪裡見過嗎?

梁景銳認真地思索著,突然,腦海里閃過一個女人的身影,也是利落的短髮,職業裝,看起來彷彿是都市精英,是誰呢?漸漸地,梁景銳感到一陣頭疼,他立即讓自己不要回想那個女人,他奇怪地發現,只要不去想那個女人,他的頭就不會痛!

這是為什麼?

心煩地梁景銳起身,出了房門,準備在校園裡轉轉,消消心中的鬱氣!

不知不覺,他竟然走出了校門,梁景銳回神,正準備回去,想了想,既然出來了,就去買點東西吧!

隨即,他又緩緩地向著校門拐角的超市走去,夜已深,路上幾乎沒有什麼行人了,更何況學生呢?梁景銳拐過一個牆角,眼前突然一片黑暗,這裡是街道死角,路燈也照不進來,梁景銳適應了下黑暗,正要抬腳走時,突然,他聽到幾聲悶哼聲!

梁景銳眉心一皺,想了想,還是繼續向前,終於,在月光下,他似乎看到不遠處停著一輛車,正有幾人拉拉扯扯地將一個人往車上拉!

「住手!」梁景銳立即大喊一聲,可惜,聽到有人來了,這幫人竟然毫不理會,只是加快了速度,拉上車門,從梁景銳面前呼嘯而過!

梁景銳趕緊追了上去,可惜,他怎麼能跑得過汽車?梁景銳四處看了看,剛巧,校門口停了輛計程車,從車上下來幾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似乎是晚歸的學生。

梁景銳顧不上多想,立即跑了過去,一把將還在慢騰騰下車的一個男生拉下來,男生還沒回過神,就見梁景銳已經拉上了車門,計程車立即開了出去!

「喂,你強盜啊!」男生罵道,隨即摸摸頭,笑道,「還是個傻強盜,我這還沒付錢呢!」然後高興地哼著歌離開了!

梁景銳一上車,就對司機道:「立即跟上前面那輛車!」

司機叫道:「可是,那個男生還沒給錢呢!」

「我給,快走,跟上!」梁景銳催促道。

「好嘞,您就放心吧,我一定給你追上,我給你說,這樣的情況我見得多了,你是不是也要追偷情的老婆?」

梁景銳忍了忍,道:「也?」

「對呀,我以前這樣追過我老婆的!」

諸天超市 梁景銳無語地看了看司機的後腦勺,真不知道是不是他耳朵有問題,他怎麼聽出了一股炫耀的味道? 「夏總找我?」

蕭閻雲有些不解的看著眼前皺著眉頭的陳菲德,這人對自己有著敵意?下意識的敵意!

「是啊!走吧!我們小姐不喜歡等人!」

陳菲德高傲的看了蕭閻雲轉身就朝著角落的方向走去!

蕭閻雲不由的皺起了眉頭,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放棄了,只是已經下定了決心!

就算是對方想要自己潛規則,只要自己不同意又能怎麼樣!大不了回家了!

蕭閻雲倒是很淡定的朝著夏熏溪的方向走去,期間還順手從服務員的手中接過了一杯紅酒!

當他一個人來到他們三人面前的時候,小雲正一臉興奮的看著自己,陳菲德只是默默的站在夏熏溪的身後,擺出一副不屑一顧的臉!

唯一能夠正常對視的竟然是自己那個從心底里就有些排斥的大小姐!

聽說這樣的大小姐脾氣都不怎麼好,也不知道這位大小姐有著怎樣的特殊癖好?

「坐吧!」夏熏溪看著眼前西裝革履的蕭閻雲,指了一下身邊的位置!

蕭閻雲皺了一下眉頭,在夏熏溪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夏熏溪看了看自己身邊的位置,在看了看轉角那裡的蕭閻雲愣了一下,隨即笑開了,莫名的覺得有些萌!

「你這是覺得我要對你潛規則!」

蕭閻雲的臉色變了一下,有些尷尬的看著夏熏溪說到:「只是這裡寬廣一點而已!」

「是嗎?」夏熏溪有些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倒是也沒有為難對方,只是將電腦轉了一個方向,對著蕭閻雲!

對比著裡面的那個人,看著他疑惑的皺了一下眉頭,隨即有些不自覺的抿了一下嘴唇。剛好對上視屏裡面的那個對於夏熏溪來說帥的一塌糊塗的男神的時候,她的一顆心都浮動了!

「我竟然沒有發現……原來你竟然有一笑傾城的架勢!」

「嗯?」蕭閻雲有些不解的看著撐著腦袋看著自己的夏熏溪,想了想,有些不明的問到:「夏總是因為這個視屏找我的?」

「對啊!」

夏熏溪眼前一亮,對著蕭閻雲說到:「我覺得你特別適合演古裝戲!有沒有什麼好的劇本?」

「古裝劇?」蕭閻雲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看了一眼旁邊已經暗淡下來的宴會廳,有些意味不明的說到:「看公司的安排!」

「你好像不太喜歡?」

夏熏溪有些不解?難道古裝劇不好嗎?我就特別喜歡!

不管是男男女女,只要穿上那一身,就有一種仙氣十足的感覺,看著就讓人羨慕啊!

蕭閻雲想了想,語氣倒是很平淡的對著夏熏溪說到:「也不是不喜歡,只是一直想要演懸疑劇,總覺得那種破案高手才像是我們男人該有的樣子!」

說著,蕭閻雲看了一眼身邊愣住的夏熏溪,突然露出一絲微笑!

她又怎麼會理解他們這些人的想法呢!她覺得自己適合演古裝劇。不過是覺得自己的古裝扮相不錯而已!說到底還是看臉!

不過也不奇怪,這個圈子本來看的就是那一張臉!不然劉承浩也不會紅得那麼的快!

只是自己這一張臉怕是要讓她失望了!如果這一張臉能紅的話,也不會等到現在了!幾年了,其實蕭閻雲早已經放平了心態,一切就等著公司的安排就好!

懸疑劇啊……夏熏溪微微的皺起了眉頭,倒是覺得他說的沒有錯,可是……

夏熏溪有些為難的看著蕭閻雲說到:「我不太喜歡看懸疑劇,太費腦子了。我只想在休息的時候看一點電視劇放鬆一下腦子!」

什……什麼意思?

蕭閻雲有些不可思議的睜大了眼睛,這話是什麼意思?

她不是為了捧紅自己才讓自己演古裝劇的,她竟然只是因為自己想看,就要投資幾億進來嗎?僅僅只是因為自己喜歡!

蕭閻雲內心中的程度可想而知!還以為沒有多少脾氣的她原來也不是沒有脾氣的!

畢竟她是夏氏的大小姐,還真的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呢!

「好了!事情就這麼定了!劇本我明天會讓陳助理帶給你!」

夏熏溪也只是隨口感嘆了一句,沒有等蕭閻雲反駁,便就一槌定音了!

讓蕭閻雲想要反駁都難!

既然反駁不了,他也就不再說了!只是默默的坐在那裡,感慨著他們有錢人的生活!

「跳舞嗎?」

夏熏溪突然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蕭閻雲說到:「跳一曲怎麼樣?」

悠揚的鋼琴聲中,灰暗的燈光下,他就那樣看著夏熏溪隨意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淡淡的問到!

眼神中沒有那種火熱的目光,也沒有其它那些自恃清高的人的鄙視,只是那樣淡淡的看著自己!

跟她那一張乖巧的臉不一樣的是,她的身上有著一種讓人無法拒絕的氣勢!

「好!」蕭閻雲輕抿了一下嘴唇,放下手中的酒杯站了起來!紳士般的朝著夏熏溪伸出了手!

一旁的林炫淂他們看著不由的勾起了一抹微笑,此時陳玉忍不住開口說到:「看來這位夏總對我們的小雲印象還不錯~」

「是還不錯!他啊……」後面的話,林炫淂沒有繼續下去。這圈子就是這樣的不公平,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會有回報的!

夏熏溪看了一眼站起來足足比自己高了半個頭的蕭閻雲,不由的感嘆了一句:「看來我明天還要穿更高的鞋子才行了哦!」

「嗯?」蕭閻雲眨巴了一下眼睛,看著她只是淺淺的一笑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也就沒有多問!

隨著兩人的腳步滑入舞池,即便是穿著一身隨意的職業裝,站在舞池中的她好像就讓人忽視不了!

在眾多穿著各式各樣的禮服的女星中,明明不是那個漂亮的,也不是那個最有氣勢的,偏偏她就是讓人忽視不了!

她嘴角的先總是那樣的淡然。不是因為開心而笑,只是因為這是一種禮貌而已!

這就是夏家的大小姐嗎?

小姐脾氣有哪些,蕭閻雲暫時就看出來了一個霸道,其餘的,也不過只是一些大家閨秀的儀態而已!不刻意,那樣自然的流露出來,才會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 司機真的很厲害,果然很有經驗,只見他不遠不近地跟著前面的那輛車,好在是晚上,沒有賽車,梁景銳緊緊地盯著前面,只見他們越走越偏,現在已經到了郊外了!

終於到了目的地,梁景銳隨手扔了幾張鈔票,低聲道:「不用找了,你快回去吧!」

司機也被這緊張地氣氛弄得不敢說話了,接過錢就準備跑,突然想到什麼,回頭問道:「要幫忙報警嗎?」

梁景銳想了想,道:「好,謝謝你啊!」

司機點了點頭,一踩油門就離開了!

梁景銳小心地跟了上去,看到那幾個人將被綁的人拽下了車,靠得近了,才發現,那似乎是個女人?

梁景銳皺了皺眉,看著那幾個人,只聽一個大漢罵道:「他奶奶的,沒想到這個女人這麼辣,差點踢壞老子!」

另一個道:「就是,等見了大哥,要告訴他說給咱們加錢!」

幾人說著話,就拉著那個女人進了一個廢舊工廠,渾然沒發現後面跟了個尾巴!

到了一個舊倉庫,看前面的人推開門就進去了,梁景銳四周看了看,小心地來到窗戶前,探頭向裡面看去!

倉庫裡面很大,堆了很多廢舊的機器,只見幾個人或坐或站,有的人看手機,有的的在打牌,看到幾人回來,紛紛放下手裡的事,問道:「怎麼樣?成了沒?」

拉著人質的一個大漢道:「當然了,我胖子出馬,還有綁不來的人嗎?」

「就吹吧!」幾人嘲笑道。其中一人走過去,伸手拽下了蒙在了女人頭上的黑布罩,當那個女人的面容露出來時,梁景銳不禁驚訝地挑了挑眉,原來是她!

路靜感到自己頭上的東西被取掉了,立即「唔唔唔~」地叫了起來,她不斷地後退著,看著面前這些人,眼中露出一絲驚慌的神色!

「胖子,取掉東西,我們看看她想說什麼?」一個冷淡地聲音吩咐道。

被叫胖子的人撕掉了路靜嘴上的膠帶,就聽她急急道:「你們要幹什麼?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放了我,否則我哥哥不會饒了你們的!」

幾人聞言,哈哈哈大笑起來,其中一個瘦猴樣的人笑道:「啊,我好怕怕啊!」

「哈哈哈~」

路靜急的眼淚都要下來了,只聽她大喊道:「我哥哥是暗夜首領,你們快放了我!」

梁景銳聽到這,暗暗嘆了聲,她這樣說,只會讓自己更加危險!

帶著系統去裝逼 不過,暗夜是什麼?是一個組織嗎?

「呃~」一幫大漢突然止住了笑聲,互相看了看,臉色變得極為難看,那個瘦猴道:「大哥,是暗夜!」

只見前面說話冷淡的那個黑衣人沉默了下,問道:「暗夜首領叫什麼名字?」

路靜趕緊答道:「路青,我是他妹妹,我叫路靜!」

那個領頭的人皺了皺眉,這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

下面幾人緊張地看著自己老大,突然,只聽那個胖子道:「大哥,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做了她,否則,我們一個都跑不掉啊!」

路靜傻了眼,隨即急急搖頭,道:「不要,只要你們放了我,我一定會讓我哥哥感謝你們的,以前的一概不追究!」

領頭人看著狼狽地路靜,突然笑了下,道:「然後我們就會一直處在被追殺中嗎?別忘了,暗夜最擅長的還是暗殺!」

路靜楞了楞,彷彿不明白他的意思!

窗外,梁景銳抬手看了看手錶,警察還沒到,他只好先行動了。隨即貓著腰,緩緩地向著倉庫門潛去!

倉庫里,那個老大揮了揮手,道:「把她做了!」

路靜驚恐地看著眼前的人,那個老大看著那雙眼白較多的眼睛,厭惡道:「把頭套套上!」

話音一落,路靜就感到眼前一黑,那個黑布罩又戴在了自己的頭上,無邊黑暗帶來的是可怕的想象,路靜「啊~」地尖叫一聲,就身子一軟,暈了過去!

胖子狠了狠心,從桌上抄起一把匕首,就要扎過去,突然,不知道從哪裡飛過來什麼東西,打在了他的手腕上,匕首應聲落地!

「誰?識相地站出來!」那個老大厲聲喝道。

接著,就聽一個淡淡的聲音在他們身後道:「我在這裡!」

所有人立即轉身,就見倉庫門上逆光站著一個男人,月光打在他的身後,讓人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那氣勢卻是非常驚人!

領頭人心裡一驚,小心道:「如果閣下是路過的,那就請你繼續路過吧!」

梁景銳被逗笑了,只聽他道:「不好意思,我是來救人的!」

那個老大臉上閃過一絲狠色,厲聲道:「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別怪我不客氣,兄弟們,上!」

說完,手一揮,所有人立即向著梁景銳涌去!

梁景銳突然覺得這一幕非常熟悉,彷彿他曾經也被人這樣圍攻過。

眼看著瘦猴的匕首馬上就要扎到梁景銳,幸好他及時回神,腰一扭,閃過了瘦猴的匕首,同時手抓上了瘦猴的手腕,向上一折,就聽到一聲尖叫般的痛呼!

梁景銳一愣,好快的速度,上次他只是幾拳就打倒了那些小混混,可是,他沒想到自己的速度竟然這麼快?

「我到底是誰?」梁景銳不由得自問道!

即使腦中翻江倒海,但是手下卻一點也不放鬆,很快,這些都被梁景銳打倒在地,一個個痛苦地呻吟著!

梁景銳一腳踩在那個老大的胸口,淡淡道:「誰指使的?」

那個老大悶哼了一聲,但是倔強地扭過頭,拒絕回答他的問題!

梁景銳眼中厲色一閃,腳下加重,重複問道:「誰指使的?」

只見那個領頭人臉色立即變得青紫,眼珠爆出,眼看著就要閉眼蹬腿了,梁景銳突然腳一抬,瞬間,新鮮空氣湧進胸腔,使得他劇烈地咳嗽起來!

「咳咳咳~」可惜,剛還沒喘口氣,梁景銳又加大了力量,很快,腳下的人立即臉又漲得青紫,梁景銳又問道:「誰指使的?我警告你,如果你再不說的話,那我下一次可就直接踩斷你的胸骨,讓你受盡折磨而死!」

只見那個老大青紫著臉連連點頭,眼珠都快被擠出來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