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方似乎早就料到莫默會看到這個漏洞,還沒等莫默穿過這個空隙,頓時幾十把兵器都亮了出來,擋在在莫默面前猶如刀山火海,無法逾越!

「一群蒼蠅!」莫默心中怒吼,祭出死神之鐮,仗著身上的寶甲和層層防禦,迎難而上,歇斯底里。

莫默這不要命的舉動,倒是讓陌辰宗眾人一滯。本想活捉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傢伙,誰知對方竟然大有與他們同歸於盡的架勢。

就這麼一滯,死神之鐮已經橫掃千秋,猶如神兵利器,對方十幾人的兵器就像破銅爛鐵一般,統統斷裂在地,堪稱奇異。

「放毒!」雙方只是剛剛交手,陌辰宗的長老攻堅越已經暗暗震驚,於是果然實行下一個計劃。

莫默咧嘴一笑,面露鄙夷之色。平生最不怕的就是毒,自然不為所動,一刀砍完收回,第二刀又砍了出去。

陌辰宗眾人雖然修為不高,但是服從性卻人盡皆知,「放毒」這兩個字剛剛喊了出來,個個手拍腰間機簧,一陣陣竄天而起的綠色氣體馬上四散開來,把莫默籠罩其中。

莫默才不管這綠色氣體是什麼東西,萬載玄參給它帶來的這具百毒不侵的身體,早就讓他在毒藥面前信心爆棚,於是第二刀手起刀落,砍下了眼前兩人的大好頭顱。接著不忘順勢收集鴻蒙沆茫,几絲純潔無瑕的原始力量遊盪在靈魂空間中,讓莫默整個人都無比酸爽。

「大家後退,靜待此斯癲狂!」攻堅越作戰經驗非常老道,一看己方的毒藥盡數施展到莫默身上,馬上讓眾人暫避鋒芒,以免受到無辜傷害。

陌辰宗眾人反應也很快,即使死了兩人,也絲毫不見恐慌,顯然平時此手段已經熟練無比,統統後退,靜待後繼如何。

莫默心中暗笑,本來還想突襲一下就鴻飛冥冥,此時只感覺對方這五十人像跳樑小丑一般,一本正經錯落有致的在這彰顯一個宗門的沙比風範。於是玩心大起,將計就計。


「你們這些卑鄙小人,以多勝少,勝之不武!」莫默落下身形,佯裝發怒,表情也變的異常悲壯。

「哼,竟然跟我陌辰宗的人說以多勝少,勝之不武,笑話!」攻堅越倒是異常淡定,看著幾乎被染綠的莫默,心中要多美妙有多美妙,他的一生中,還真是感受了不少次這種人間少有美妙。


「嗎的,江湖中人竟然用毒,不知廉恥!」莫默知道對方巴不得他在這耽誤時間,這樣的話,他們就更不用出一點力氣。所以就陪著眾人玩上一玩,反正羞辱人的感覺,也是異常美妙的。

「用毒?哈哈哈!」攻堅越笑了,跟隨他一起來圍堵莫默的眾人也鬨笑了起來,「有誰不知我們陌辰宗是制毒宗門,我們不用毒,還能用什麼?」

「此言差矣,除了用毒,你們也可以用點別的啊?比如用火,用電,用尿也行啊?」莫默大聲挖苦,心中也是暗暗爽快,莫名的感覺這個陌辰宗運氣太差。莫默除了百毒不侵也沒有什麼特別突出的本事,誰知對方偏偏是用毒的。

只能感嘆狹路相逢,冤家路窄……

「小子,你儘管逞逞口舌之快,在五行血凝散面前,沒有人能夠堅持二十個呼吸,我估摸現在時間也差不多了,你還是乖乖的就範吧,哈哈!」

「什麼東西這麼厲害?」莫默自言自語,小聲嘀咕,心中稍稍好奇。

不過既然到了裝中毒的時機,自然不想再囂張說話,那樣就不好玩了,於是馬上呈現出一副軟綿綿的模樣,似乎搖搖欲墜就要倒下。

陌辰宗眾人眼睛一亮,發現莫默已經難以支撐,同時看向攻堅越的眼神也變的異常狂熱,似乎每個人的眼睛都在瘋狂的拍著攻堅越的馬屁,好像在喊:「長老英明神武,快點號令大家擒下此賊,找路家領賞!」

攻堅越也擺出一副如沐春風的裝比德行,秀著自己無與倫比的道德下限,欣賞著莫默那有氣無力似乎在祈求蒼天保佑的可憐樣子。

「啊!我的臉好痛!」莫默忽然大叫一聲,雙手捂住臉頰,滿眼不可置信,「我的皮膚,我的皮膚啊!」

圍觀眾人臉上都浮出了見到親人一般的微笑。

「嗎的,你們這群卑鄙的人,老子的脖子,脖子要斷啦!」莫默又叫了起來。

陌辰宗中有幾個人嘿嘿的笑了起來,同時還朝著莫默指手畫腳,似乎某個痛苦的表情戳到了他們的笑點。

「嘿嘿,長老,差不多了,要不我們動手吧,這小子的脖子都要斷了?」一個武者跑到攻堅越面前,似乎非常著急把莫默拿下,給自己立一個大功。

「哎呀我去,我的腿,呦呦,我的腿怎麼啦!」莫默又開始叫了起來,再一次吸引了攻堅越的目光。

攻堅越咧嘴笑了笑,朝著武者說:「再看一會,不著急,你又不是不知道,五行血凝散的功效遠不止這些。」

莫默聽到了二人的談話,差點沒忍住笑了出來,又佯裝大叫道:「我艹你嗎呀,我的大腿內側,我大腿內側的陌辰宗啊!」

眾人笑臉一凝,都覺得莫默這句有點古怪,什麼叫大腿內側的陌辰宗……好吧,只好當作對方語無倫次好了。

「長老,以現在這種情形,這毒性是不是已經蔓延到這小子的要害了?」這個武者剛才沒有拍准攻堅越馬屁,此時又趕緊找個機會迎了上來。

攻堅越老成持重的點了點頭,說:「不錯,想必這毒已經蔓延到了他的四肢,馬上就要滲入五臟六腑了。」

「長老深謀遠慮,我們才折損兩個人,就把這逆賊拿下,哈哈,看來我們陌辰宗還是遠勝三元宗,三元宗沒有捉住這小子,沒想到卻折在我們這了,哈哈哈!」武者繼續阿諛奉承,生怕長老不知道這次立功眾人中有自己這個身影。

「放屁,什麼沒想到,這不是意料之中的么,三元宗除了宗主,還不都是一群殘兵敗將,還想跟我們陌辰宗爭個高低!」攻堅越面露不悅。

「是是是,小的一時口誤一時口誤。」武者這馬屁拍的驚險連連,差點又把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哎呀,我的屁股,我快要拉出來了陌辰宗,我大小便失禁啦,哎呀我去!」莫默又叫了起來,此時已經蜷縮在地上,嘴上雖然罵聲連連好不過癮,但是依然戒備著周圍的動靜,想找個機會殺幾個人,然後突圍出去。

「哈哈哈,這小子堅持不了多久了。」陌辰宗眾人又鬨笑了起來,現在莫默的慘跟他們的快感成正比,他們自然樂意見到莫默的慘狀。

「那個什麼長老的,我詛咒你生了孩子沒屁、眼,詛咒你喝湯灑一身,撒尿茨一鞋,放屁蹦出屎,擦屎摳破紙!」莫默靈感大發,盡情的發揮著自己的才情。

攻堅越本來還很享受虐待莫默的過程,誰知莫默越罵越難聽,漸漸的有點不堪入耳了。加上眾人用想笑不敢笑的表情看著自己,頓時有點惱羞成怒。

「聽令,上去把這小子綁了,帶回宗門!」攻堅越終於不再拖延,一聲令下,準備動手。

莫默心中馬上緊張了起來,一邊裝著口吐白沫的樣子,一邊偷偷的釋放了一陣屁之複製,奇臭無比的味道慢慢的蔓延出來,把大小便失禁的樣子裝的惟妙惟肖。

「這特么臭,還真是失禁了!」眾人慢慢靠近莫默,聞到臭味后,心中的戒備反而少了很多。一個大小便都失禁了的人,還能有多大威脅。

攻堅越也慢慢的靠近了莫默。剛剛見識了莫默死神之鐮神威,早就有心覬覦,此時終於挨到莫默無力反抗,自然有點迫不及待的拿到手中賞玩一番。

就在此時,莫默也終於知道機會來了,三個加速技能同時開啟,身子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彈射而起,握住死神之鐮朝著攻堅越就是一刀。

攻堅越做夢也想不到對方竟然沒有中毒,就算此刻心生悔意有心想逃,在這突如其來的一擊下,也無法躲避。於是順手挺起手中長槍迎著莫默的死神之鎌倉皇而去!

鏗鏘!

不出意外,攻堅越的罩金虎頭槍瞬間被斬斷兩節,絲毫沒有阻擋死神之鐮的恢弘氣勢。

一股陰森恐怖的殺機朝著攻堅越撲面而來,攻堅越只覺得腳底一陣涼氣醍醐灌頂,滿腦子全是悔不當初,但是只來得及瞪了瞪眼睛,眉間就驚現一條血痕,緊接著腦袋猶如瓜裂一般,一分為二,凄死當場! 「長老!」

「長老!!」


陌辰宗眾人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就發現攻堅越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莫默的面前。


此時的莫默面露譏笑,不亂方寸的收下了攻堅越的鴻蒙沆茫,緊接著青光符烈火符爭相釋放,偶爾還在技能中夾雜了一些屁針與屁之複製。

說起來複雜,這一切也就發生在一兩個呼吸之間。

此時的陌辰宗人才如夢初醒,知道莫默並沒有中毒,而且還生龍活虎的很。

「嗎的,殺了這小子,不用留活口了!」陌辰宗另外一個武痴趕忙指揮,看著莫默五花八門的技能搞出這麼大聲勢,就算他們以多欺少,心中也不覺有什麼優勢,於是直接魚死網破,欲除之而後快。

但是也就在這一瞬間,又有四五個人中了莫默的屁針,一陣哀嚎聲傳了出來,幾乎已經淹沒了剛才那個武痴的號令。

莫默冷哼一聲,暗暗鄙視了一下修為低劣的陌辰宗眾人,揣測這些烏合之眾,就算殺死,也不見得能夠得到多少鴻蒙沆茫。

而剛剛除掉的攻堅越,所提供的靈魂之力跟之前殺死的武者提供的靈魂之力也差不了多少,這讓本有些殺心大起的莫默興趣大減。

畢竟現在最不該做的事情就是浪費時間。於是開啟三種加速技能,在另外幾種攻擊技能的掩護下,瞬間衝天而起,臨了還不忘用死神之鐮割下一個頭顱碰碰運氣,一旦可以收集到更多的鴻蒙沆茫,倒算是意外收穫。

陌辰宗好歹也是鎮守一片地域的宗門,豈是外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存在。眾人一見莫默衝天而起想要逃跑,紛紛從懷中掏出吹箭,朝著莫默飛身的方向一陣發射。

只聽空氣中傳來陣陣的風嘯聲,一道道吹箭殘影猶如暴雨突然狂襲,密密麻麻的朝莫默罩了上去。

莫默也不曉得對方竟然還有此手,若是十個八個吹箭襲擊過來,仗著身上的寶甲和鬥氣,自然不能把莫默怎麼樣,但是同時襲來四五十個吹箭暗器,暗器又過於迅猛,頓時莫默也是分身乏術暗叫糟糕,加上自己逃離的時候有些掉以輕心,左邊小腿的內側忽然傳來一陣錐心的刺痛。

「不好,我中箭了,以陌辰宗的喜好,肯定會在箭上用毒!」這是莫默的第一反應,事實證明莫默的第一反應分毫不差,確實如此。

這時一直在高空盤旋的冰魔鳥也飛了下來,發現莫默眉頭緊鎖,似乎有些痛苦的樣子,趕忙問道:「邪神,你怎麼樣!」

莫默邊使用加速技能,邊謹慎的說道:「快點離開這裡,一會我可能需要一點時間休息!」

莫默雖然百毒不侵,但是並不是對毒一點反應也沒有,就如當初接觸了公主的失魂散后,短時間內也有異樣感傳遍全身,只不過身上的抗藥能力突出,短暫的失神之後就恢復了平常狀態。

但是此時不僅是抵抗毒藥的問題,還有外傷的問題。

陌辰宗不僅在用毒上頗有心得,在機簧的應用上也非常得心應手。

他們所使用的吹箭不僅僅靠吹的力量發射暗器,還利用了吹箭發射器中精密的機簧助力。在兩種力量同時驅使的情況下,釋放出來的暗器力量不下於莫默的屁針。

之所以需要用嘴巴發射,一是因為嘴巴離眼睛比較近,可以在發射的同時瞄準目標。另一個原因就是,這吹箭發射器中有一個觸發裝置,只要用力一吹,觸發裝置就會被打開,這樣就能發射出一支毒針。

不僅如此,這每一支毒針都經過特殊的製作,當射入肉體中后,會馬上在尖端彈出四個倒刺,倒刺會勾住筋肉,讓中毒之人無法輕易拔出毒源,這樣的話,就會給對方造成極大的傷害。

而讓莫默產生疼痛感的,就是毒針進入肉體后彈出的倒刺,那種在體內忽然撕裂肌肉的疼痛,讓莫默冒出了一身冷汗,險些身形不穩,重新落到地上。

還好莫默意志堅定,加上毒性對他影響不大,雖然腿上傳來一種無可名狀的彆扭感,但是咬咬牙,一轉眼又飛出了百丈。

「邪神,他們還在後面追蹤!」冰魔鳥邊給莫默帶路邊說道。

莫默冷汗淋淋,罵道:「這個陌辰宗真是卑鄙啊,全是些旁門左道的東西!」

「你百毒不侵,受這點傷很快就會恢復,應該沒什麼大礙吧?」莫默在冰魔鳥面前沒有秘密,冰魔鳥也是有話直說。

「就算沒有大礙,我也得把毒源拔出來,不然的話如蛆附骨,難受異常。」莫默氣急敗壞,覺得自己還是有些大意。最關鍵的是,冰魔鳥還說這是攔截他比較弱的一伙人。比較弱的陌辰宗就把他搞的這麼狼狽,那後面真遇到什麼強悍的宗門,會不會把他當場拍死。

「難受是肯定的了,誰讓你不早點脫身,我在上面都急死了。」冰魔鳥埋怨道。

「現在想想,還好我在這裡周旋了一下,離開的時候一氣呵成,沒有給他們更多的準備時間。如果我開始一個照面就閃掉的話,恐怕對方就會直接釋放吹箭,那樣的話,我更是毫無準備,他們卻有備無患。」莫默說道。

「那也不見得吧,我安排你跟他們交手,主要還是希望你能從他們的身上吸收一點你要的東西,不過現在看來,你好像收穫不多?」冰魔鳥比較關心鴻蒙沆茫的事情。

「是啊,」莫默一邊飛一邊鬱悶的回應,「這些人的修為太低了,我並沒有得到更多的靈魂之力。」

「如果一直沒有補充,最後你豈不是連飛都飛不了了?」冰魔鳥叫道。

「是,這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莫默不可置否。

「那這樣的話,還不如殺個回馬槍,把他們都收拾了怎麼樣?」冰魔鳥吞吞吐吐的說道。

莫默猛地瞪了冰魔鳥一眼,嚷道:「你讓我殺回去?那不是自找苦吃么!」

「邪神你不要激動,你先聽我說。」冰魔鳥趕緊解釋,「再過五六十里,還有一群人在等著你,如果你不補充靈魂之力,那伙人很難對付的。」

「能對付就對付,不能對付就跑,難不成他們還會追上我?」莫默心中有些不滿。

「若說別的宗門,你還可以跑,但是一會遇到的這幾個宗門,恐怕你還真跑不了。」冰魔鳥焦急的說道。

莫默眉頭一皺,心中覺得蹊蹺,問:「為什麼跑不了,難道他們也是鳥?」

「不是的,前面方圓幾百里都是研究弩箭的宗門,此地域盛產兩種寶貝,一種叫級干筋,是一種非常耐旱的植物,這種植物只長成一根筋的模樣,是製作弩箭箭弦最好的材料,而另一種寶貝叫金遁卵,是一種非常堅固的金屬材料,這種材料是製作暗器箭尖的最佳材質,所以……」

「所以方圓百里都是用弩箭的好手?」莫默已經揣測出下文。

「不錯,我那會之所以離開這麼久,就是研究這件事去了。」冰魔鳥如實招來。

「我靠!」莫默這一驚非同小可,「難道後面的路我還不能在天上飛了?」

「也許可能大概是,然而未必不見得吧……」冰魔鳥竟然少有的拽詞。

「什麼跟什麼啊,現在還有心情扯沒用的,告訴我,你是不是已經想好對策了?」莫默聽了冰魔鳥這句屁話,差點吐血。

冰魔鳥嘎嘎叫了兩聲,似乎頗為尷尬,說:「對策就是貼著地面迂迴前進,若是飛的太高,容易被別人針對,據說附近宗門的弩箭可以射到千丈之遠,雖然我沒有親眼所見,但是我和你都不能飛到千丈的高度,我還勉強可以飛到五百丈的高度,到了那個高度,他們用肉眼也看不見我了,但是你的話,應該百丈都飛不到吧?」

莫默心如亂麻,情急的說:「能夠射到千丈,特么的這是什麼弩箭,老子別說百丈了,充其量能飛到三十丈就不錯了!」

冰魔鳥頓時沉默,過了半天,說:「三十丈的話,還是太危險了,這個距離應該是那種弩箭最擅長的攻擊範圍。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剛才陌辰宗吹箭中的毒針也是金遁卵製成,所以即使是你的五行八卦符和風屬性鬥氣,也無法阻擋它的鋒芒。」

說起吹箭,莫默又感覺自己的左腿傳來陣陣刺痛,咧著嘴問道:「後面的人還在跟著我們么?」

冰魔鳥一直在感受著周邊的環境,馬上回道:「不錯,他們一直跟著我們,雖然與我們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但是確實還朝著我們的方向追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