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夫人剛剛說,有一個和她同歲的女兒。

南宮黎漂亮的大眼快速的轉了轉。

她知道是誰?

也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叫馨兒。

和蘇櫟三胞胎的妹妹!

這一家子,每個都長的那麼好,真是令人羨慕。

在原地站了好一會兒,南宮黎纔開開心心的離開。

她急着把這件事情告訴父王,父王也非常喜歡蘇櫟。 到了大街上,蘇櫟無奈的看着孃親。

“孃親,櫟兒還不想娶妻生子,孃親你不要讓那女人進運城,櫟兒怕自己忍不住會把她給殺了。”

蘇櫟突然滿身戾氣,蘇紫陌感覺到周圍的空氣都冷了幾度。

蘇紫陌一看,心裏微微嘆息!

櫟兒這脾氣,和雲軒如出一轍,他的生命裏必須出現一個百鍊鋼化爲繞指柔的女子,櫟兒這脾氣纔會有所改變。

不知道剛纔那個小姑娘有沒有那樣的本事?

她微微蹙眉,嚴肅地說道:“櫟兒,娶妻生子可是人生大事,孃親十六歲就懷了你們兄妹三人,你看看,孃親還這麼年輕,你們都要娶妻生子了,這可是很幸福的事情。”

看着兒子的身影挺拔頎長,姿態從容而貴氣,她的櫟兒,是一個很有擔當的了不起的男人。

蘇櫟微微一笑,目光溫柔的看着孃親,“孃親,那個時候孃親的情況和現在不一樣,不過孃親也不用着急,櫟兒遇到喜歡的女子,也會考慮娶妻生子的。”

孃親和爹爹都已經回來了。

他現在的生意做的也很不錯,只是他太忙了。

不過像剛纔那樣的女孩子,太花癡了,他不喜歡。

蘇紫陌一聽,放心了:“櫟兒,娶妻生子的提前,就是要和對方兩情相悅,孃親只希望以後你們能過的幸福。”

銀子,雲軒有很多,這一輩子也用不了多少。

可她希望她的家人過的都很幸福。

“只要有孃親在,櫟兒就會很幸福的。”蘇櫟對於這一點,毋庸置疑。

只要有孃親陪在他們的身邊,娶妻生子,他也很樂意。

“走吧,櫟兒,我們去布莊。”蘇紫陌看着兒子的負面情緒消除了。

心裏也特別開心,櫟兒的心裏很孤單,他從小就很少和朋友交流。

唯一能說知心話的人,就是她這個孃親。

可她十年一睡不起,她知道兒子這十年來過得很孤單。

幸福的日子過得飛快!

轉眼,蘇紫陌和沐雲軒已經回來五天了。

這五天,他們一家子都膩在一起聊天,過得非常的幸福開心。

而沐雲軒也了了一樁心頭大事。

君子兮將他們成婚日子定到了六月十八日。

現在是四月份,還有一個多月,他雖然覺得時間長了些,可六月十八是一個好日子,他並沒有在意。

陌兒天天都在他的身邊,這樣他就是在再等上兩個月,他也不會着急。

星月國!

金碧輝煌的宮殿裏。

朱巖一身黑衣,十年的時間,讓他俊朗的容顏上刻上了歲月的痕跡。

朱巖比之前更加的成熟了。

如今也有了一個六歲的女兒。

他急步走進宮殿裏。

慕容邵峯正在看書,十年的時間,修爲早已經達到巔峯期的慕容邵峯,容顏依然十年如一日。

他依然一身白色華袍,他一直都是一個溫文爾雅的男人,此刻的他周身透着一股書卷氣,他那雙清澈如水的眼眸中,眸色溫暖如玉,卻不像十年前那樣蘊含着款款的深情,脣邊總是浮現着一抹若有若無的微笑,也很難再見到。

如今的他,一身冰冷,生人勿近。 “朱巖見過皇上。”朱巖恭恭敬敬的,聲音也越發的沉穩內斂。

慕容邵峯放下手中的書,微微擡眸看向朱巖。

“說!”平淡的聲音裏毫無波瀾。

似乎,天底下的事情,再也沒有能讓他那雙沉靜的眼底起一絲波瀾了。

朱巖快速的將手中的信件遞給慕容邵峯。

“皇上,這是齊王急信。”

“哦,齊兒。”慕容邵峯那平靜的眼底微微起了一絲波瀾。

他微微激動的接過信,拆開一看。

映入眼簾的第一行字便是,父皇,我孃親醒過來了。

慕容邵峯激動的站了起來。

那一雙波瀾不驚的眼底,瞬間被掀起了驚濤駭浪。

重生男的青春時代 “陌陌!”他性感的薄脣裏,輕輕的溢出這讓他痛苦的兩個字。

長達十年的痛苦,終於結束了。

他頎長的身影微微顫抖着,神色激動的俊顏上,那沉痛的雙眼裏,含着晶瑩剔透的淚光。

他整個人激動的無法自持。

她回來了,她真的回來了。

他就那樣定定的站着,直到此刻,他的腦海裏,纔敢去回憶曾經的點點滴滴。

朱巖一聽到這兩個字,心也瞬間提了起來。

這兩個字折磨了皇上十年。

十年來,皇上的後宮空無一人。

自從蘇紫陌死的那一刻,他就知道,皇上這一輩子將會孤獨的一個人度過。

這些年若是沒有齊王殿下過來陪着皇上,只怕皇上會更加的寂寞,孤獨。

“朱巖,你告訴辰王一聲,朕要去皓月國,這裏的事情讓他代朕處理。”

說完,慕容邵峯快速的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現時,已經在青龍的背上。

“青龍,去皓月國,要快!”慕容邵峯恨不得此刻身在皓月國。

朱巖快速的出了大殿,他無奈的搖了搖頭。

皇上這一輩子只爲蘇紫陌而活,他的心裏,即使是十年或是二十年過去,他依然忘不了那個女人。

而遠在神族的夜輕寒,也收到了蘇紫陌回來的消息。

如今的神族正值春天,一片蔥籠的山色中,百花競相開放,花瓣嬌嫩欲滴,奇異的花香,飄散四野,引得蝶飛蜂舞,蟲聲陣陣,鳥鳴不絕。

夜輕寒如今已經是神族的族長。

他依然一起白袍,眼神果斷而幹練,一望而知,他早已經歷練成爲一個雷厲風行的男人,他那俊朗而溫和的臉龐上,閃爍着激動的柔光。

他快速的往外觀別緻的院子裏走去。

“玥兒。”纔到門口,他就大聲的喊着。

突然,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快速的跑了出來,五官長得很想夜輕寒。

“爹爹,你回來。”軟軟糯糯的聲音,讓人聽着心裏特別的舒服。

夜輕寒瀲灩一笑,快速的抱起地上的小人兒。

這是的他的兒子,夜瑾沅。

“沅兒,你孃親呢?”

“爹爹,孃親在做晚膳,不過爹爹爲什麼這麼開心?”

瑾沅開心的看着爹爹,很少見到爹爹這樣開心的。

“瑾沅,明天一早我們就回你外婆家,你舅娘醒了。”

“哇,好啊,好啊!”小瑾沅一聽,非常的開心。

“輕寒,大嫂醒了。”出來迎接自己丈夫的沐雲玥正好聽到夜輕寒的話。 夜輕寒快速的抱着兒子走過去。

激動地說:“玥兒,陌陌醒了,我們明天一早就出發。”

“真的醒了!”沐雲玥再次激動的問道。

“嗯!”夜輕寒快速的點了點頭。

十年了,這十年來,櫟兒他們兄妹三人過得非常的痛苦。

不過現在好了,只要陌陌一回來,所有的痛苦都會消失的。

“好!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我已經十年沒有見過大哥了。”沐雲玥激動的緊緊的抿着脣瓣。

這件事情,困擾了大家心裏整整十年了。

就還差那麼兩三個月,她們以爲,大嫂,可能不會回來了,可是她們還是等到了。

她低頭,如今自己又有了身孕,三個多月了,還看不出來。

真是喜上加喜!

“輕寒,先帶沅兒去吃晚膳,晚膳過後,咱們收拾一下東西,明天天一亮就回去。”沐雲玥已經半年沒有回過家了。

這次回去可能要住好幾個月。

“好,好!”夜輕寒開心的點了點頭。

看着嬌妻,他的俊顏上滿是幸福的笑容。

看淡了,心中便是一片花海,看開了,頭頂上就是一片藍天。

這十年的日子,他每每想起陌陌,他也會很心痛。

可更多的還是幸福,如今的他,更加的幸福。

夜輕寒回頭,看了一眼天邊紅得耀眼的夕陽。

更多的幸福,正在悄悄的進行着。

而在同一天裏,黎夏國的蘇清絕也收到了消息,一家人也決定前往皓月國。

雲城!

雲霄殿裏。

只有蘇紫陌和沐雲軒在。

蘇紫陌正在給兒子做衣服。

小天翊被她爹爹帶去教導控制神力的辦法去了。

她和沐雲軒倒也落得個清閒。

沐雲軒一直看着心愛的女人在一針一線的縫着衣服。

“陌兒,你什麼時候也給我做一件,這說起來,你只給我做過一件衣服。”

沐雲軒突然說道。

蘇紫陌擡眸看向他,微笑着說道:“你有專門的裁縫給你做,還用得着我給你做嗎?”

沐雲軒俊顏上微微委屈,“陌兒,他們做的和你做的可不一樣。”

蘇紫陌低頭,細心的看着手中的針,她做得衣服,針腳平整,款式別緻,她的櫟兒穿在身上,一定會更帥的。

現在着她,只要每天幸福就好,她要過好這一輩子,在深的感情也是需要珍惜的,她也會好好的珍惜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不想走着走着就剩下了曾經。

過了一會,她才輕聲應道:“好,等我把櫟兒的做好了,我就給你做,不過我要給你做一件有顏色的,你老是穿着黑色,我看着就沉悶。”

沐雲軒低頭一看,年輕的時候穿黑色是因爲看起來比較成熟。

可後來也就習慣了穿黑色。

他突然一笑,看着她的側顏,那捲翹的睫毛就像蝶羽般漂亮。

她認真做事的時候,帶着一股魅惑人心的氣質。

他柔聲道:“陌兒,既然你不喜歡我穿黑色,那以後我就穿白色吧。”

蘇紫陌一聽,嘴角卻微微盪漾出一抹幸福的笑意:“好!你穿白色,會顯得更年輕的。”

“爹爹,孃親。”

這時,馨兒手中抱着一個錦盒,開開心心的進來。 蘇紫陌一看女兒來了,放下手中的針線。

“馨兒,快過來,我聽你奶奶說,你回明月山莊去了。”

“嗯!”馨兒快速的點了點頭。

她陪嶽哥哥回去試衣服去了。

不過嶽哥哥沒有去見默奶奶給他介紹的女子,這讓她非常的開心。

這回過來,是來給爹爹和孃親送禮物的。

沐雲軒看向女兒,一臉溫和:“馨兒,如今你孃親也住在雲城,你怎麼老回明月山莊,爹爹家,你住的不習慣嗎?”

馨兒很少住在雲城,這讓他覺得女兒就像被別人搶了一樣。

馨兒開心的笑了笑,有些撒嬌的說道:“爹爹,馨兒喜歡明月山莊的氣氛,爹爹家太嚴肅了。”馨兒衝着爹爹吐了吐粉舌,那嬌俏的模樣很是可愛。

“嚴肅嗎?”沐雲軒微微蹙眉,他怎麼沒有感覺到?

“馨兒,明月山莊,你偶爾回去住,從明天開始,你搬過來,我們一家人都住在雲霄殿裏,這雲霄殿這麼大,你想住哪間就住哪間,你現在長大了,又長的這麼漂亮,你若是來回跑,爹爹不放心。”

這小丫頭,獨自出去,他都要不放心了。

馨兒快速的眨了眨大眼,微微思索着。

過了一會,她纔回應道:“爹爹,既然孃親以後住在雲城,那馨兒以後也就住在雲城吧!”

沐雲軒一聽,這纔開心的笑了起來。

“馨兒,這樣纔對。”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