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湖底遊了個遍,終於在湖底的一個洞穴旁,看到了鱷魚精露在洞外的巨大的頭,貝利催動三隻玄冰箭向鱷魚精射去,鱷魚精竟然動也不動,紋絲不動,三隻玄冰箭射在鱷魚精的身上竟然一點傷害都沒有,這讓貝利驚訝萬分,鱷魚精被貝利吵醒了,眼睛迅速睜開,一股怒火升了上來,他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膽敢打攪自己睡覺,巨大的身體“噌”的一聲如同晴空突然出現一道閃電一般飛速向着貝利衝了過去。 貝利也是一陣莫名的驚慌,好快的速度,貝利迅速的躲閃才堪堪躲過鱷魚精這致命的一擊,貝利完全是緊緊的貼着鱷魚精粗糙的表皮躲過這一擊的。

看着鱷魚精巨大的身體本以爲它會相當的笨拙,可是事實恰恰相反,它竟然可以在頃刻之間以閃電的速度對敵人進行最爲猛烈地一擊。

鱷魚精粗糙的表皮颳得貝利後背傳來一股火辣辣的疼,貝利藉助湖水的衝力巧妙地和鱷魚精周旋着,鱷魚精總是以閃電的速度對貝利進行攻擊,貝利拼勁權利進行躲避,根本沒有進攻的機會。

貝利觀察鱷魚精如同鐵甲一般的身體,知道攻擊他的身體相當於以卵擊石,根本沒有用,而且這條鱷魚精體型碩大,速度又特別敏捷,貝利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鱷魚的皮相當堅硬,幾乎覆蓋全身,貝利只能智取找尋鱷魚精身體上的弱點,不經意間貝利看到了鱷魚精的眼睛,一時間計由心生,貝利先以三枚玄冰箭吸引鱷魚精的注意力,然後藉助鱷魚精躲閃三枚玄冰箭的空當,迅速催動一隻碧水箭向鱷魚精的眼睛射去。

“噗”的一聲碧水箭深深地刺入了鱷魚精的右眼,鱷魚精一聲劇烈的嘶喊,身體不斷地翻轉着,貝利知道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果斷催動必殺技冰狼之爪。

冰狼之爪閃耀着透骨寒芒向着還在不斷掙扎的鱷魚精揮去,鱷魚精絲毫沒有來得及防禦,硬生生接下了這霸道陰寒的冰狼之爪。

冰狼之爪透體而入,鱷魚精甚至還沒有明白過來怎麼回事,生命便已經完結了,鱷魚精嘴巴大張,悲痛的嘶鳴聲持續低吟,響徹整個湖底。

水面之上翻騰起巨大的水花,隨着幾個巨大的漩渦消失,鱷魚精白白的肚皮漏出了水面,而就在鱷魚精死去的那一刻,湖中的巨大石塊之上的石刻文字也一點一點的消失不見,被封印在石頭內的龍宮三太子第一時間感覺到束縛自己的能量徹底消失了。

於是他運起全身的功力,只聽“嘭” 的一聲,封印三太子的石頭轉瞬間四散飛去,變爲無數的細碎石粒,只見一個身着潔白長袍,長袍之上不斷隱現金色龍紋的翩翩少年幾個翻滾之後平穩的落在了湖邊。

黑色的長髮隨風飄動,真是英俊瀟灑玉樹臨風,三太子平穩的落地後直直的向剛纔湖水裏躥出的貝利跪拜下去:“多謝恩公救我出來,以後恩公有什麼事,我三太子定當全力以赴,萬死不辭!”

貝利將三太子攙扶起來對三太子道:“我之所以救你是因爲我覺得你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我覺得玉皇大帝對你的判決太過武斷,這對你來說是十分不公的,我尤其見不得英雄好漢蒙受不白之冤,所以纔出手相救!”

三太子沒說什麼,伸出了自己的雙手,只見三太子的雙手上竟然出現了一對類似龍爪的拳套,這對拳套閃耀着金燦燦的光芒,爪身閃耀着鋒利的流光,每根利爪都設計的恰到好處,簡直是巧奪天工。

與真實的龍爪簡直就是一模一樣的,三太子雙手奉上,對貝利說道:“恩公,我剛纔已經用神識之眼看到了恩公可以進行獸化,而恩公的攻擊武器就是自己鋒利的爪子,而我這正好有龍族的神器,名爲“金龍爪”,相信對恩公會有所幫助!”

貝利早就猜到這一對似龍爪之物不是凡品,果然!竟然是龍族神器,貝利怎麼也不願接受如此貴重的物品,三太子爲貝利說明,說龍族現在大部分都以劍爲自己的武器,這對金龍爪已經閒置了幾千年無人問津。

我今天就斗膽爲這一對金龍爪選定恩公作爲他的新主人,還請恩公就不要再推辭了,再推辭就是看不起我龍族三太子了,貝利看三太子是真心實意想要貝利收下,話也說到這份上了,也就不再推辭,欣然接受了。

貝利,李逍遙和龍三太子閒聊了一會兒,一會兒的時間三人就特別熟絡了,貝利開口對三太子道:“不知三太子可知道這天之煉獄要如何出去,現在我們已經殺死了吸血女王,天之煉獄也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可是太白金星把天之煉獄通往外界的通道在外面封印了,所以雖然把你救了出來,可是我們三個還是要被困在這裏!”

三太子聽說貝利竟然殺死了天之煉獄無惡不作的大魔頭吸血女王,不禁對自己的恩公貝利更是騰昇起無上的崇敬之情,忙對貝利說道:“如果是一般的人可能休想離開這裏,但是恩公你卻肯定可以帶我們出去!”

貝利不禁疑惑道:“我?我可沒有那個辦事可以帶你們出去!”

三太子搖了搖頭:“我能感覺得到恩公你的身上有特別強烈的水之本源之力,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已經得到了世人終其一生也難得一遇的珍獸水靈獸!”

貝利雙眼放射出一道精芒:“不錯!正如你所說,我確實在機緣巧合下得到了水靈獸,可水靈獸就可以帶我們出去嗎?”

三太子說道:“可以,不過需要在晚上,水靈獸需要吞下這湖中的水,然後當天空中出現銀河的時候,水靈獸將口中的水噴射向銀河,使湖水與銀河相連接,而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在湖中把鞋底沾溼,然後我們就可以通過銀河走出天之煉獄,但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在湖中把鞋底沾溼以後,必須在鞋底幹掉之前成功回到陸地,不然我們就會從高空墜下,相當危險!”

貝利聽到三太子幾次提到這湖中水,不禁疑惑的問到:“三太子,我想這湖水和一般的水是不一樣的吧?”

三太子說道:“對,這湖水和天上銀河的水都是無根之水,只有神界纔有,我說的這個辦法可能有些冒險,可是卻只有這一個辦法可以出去,其他沒有任何辦法,還有就是想穿越整座銀河必須用我說的方法纔可以通過,其他的任何飛行工具都是無法飛躍的。”

“所以, 機甲大升級 ,可以從這裏出去了!”

貝利聽了三太子的講解,知道真的可以出去,心中也是充滿了一絲難以掩蓋的興奮之情,貝利立刻對三太子說道:“既然可以出去,那不如我們就趁今晚吧!”

“三太子,晚上一切的事宜就交給你了,到了晚上我把水靈獸叫出來,叫他一切都聽三太子的安排!”

三太子被困在石頭中三百多年,早就鬱悶之極,聽貝利說今晚就要出去,他當然比誰都要興奮,所以他立刻對貝利道:“恩公,你放心,今晚的一切事宜就包在我身上了!” 於是三個人閒來無事,看着天色還早,三個人一邊說說笑笑一邊去獵了些野味回來,三個人點燃了一堆枯樹枝,圍坐起來,在火堆之上架起一個架子,架子上橫放着一根木棍,木棍上面穿着幾塊獵來的野味。

隨着不斷地翻轉烘烤,一陣撲鼻的肉香瀰漫四周,幽香的烤肉味道令三人垂涎三尺,不斷地嚥着唾沫,隨着烤肉“茲茲”的爆出美妙的聲響,從烤肉表面不斷滴下油來,使烤肉的香味更加濃烈。

三人都是摩拳擦掌有一些迫不及待,貝利將烤好的肉分爲三份,三個大男人圍坐火堆旁,咧開大嘴,大開大合的吃起清香烤肉。

貝利吃着肉,不斷地砸吧着嘴巴,有一些遺憾,不由說道:“哎!烤肉味道是不錯,可惜如果可以一邊喝酒一邊吃肉那就更爽快了!”

三太子看了看恩公貝利說道:“恩公不必憂心!”說完,大手一伸,一罈上好的女兒紅出現在了他的手上,三太子把紅布酒塞打開,頓時一股醇美濃香的酒味飄了出來。

貝利聞了聞這酒,知道是一罈好酒,不由疑惑道:“三太子,這酒?”


三太子笑了笑:“恩公,這酒我放在儲物戒指當中了,不必大驚小怪,我的儲物戒指跟你的異度空間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

“不過我們晚上有正經事情要做,咱們三人只能喝下這一罈酒,避免喝多酒誤事!”

由於沒有碗碟,貝利三人一邊吃肉,一邊抱起酒罈痛快的喝酒,酒罈在三個人手中不斷地傳換,三個人的小臉轉瞬間都是紅撲撲的,等到酒也喝完了,肉也吃完了,三個人爲了避免晚上誤事,都迅速用功把酒逼了出來。

三人又運功調息了一段時間,等待晚上的到來。

轉眼就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整個森林都變得萬簌俱寂,黑幽幽的森林顯得有些猙獰恐怖,不時有一些不知名的怪獸傳來震懾人心的嘶吼。

三個人來到湖邊,貝利感到無比的驚訝,因爲他看到白天清澈的湖水,到了晚上竟然整片湖水都發出亮白色的銀光,耀眼萬分,就像堆砌了一湖的碎銀。

夜晚的黑和湖水所散發出的銀光形成極爲鮮明的對比,置身在湖邊的貝利彷彿墜入夢幻的世界。

三太子對貝利說道:“恩公,你可以召喚出水靈獸了!”

貝利自異度空間中召喚出了水靈獸,水靈獸一出來就用兩隻小手揉了揉眼睛:“徒弟,你太大膽了,竟然膽敢打擾師傅睡覺,你該當何罪呀?”

貝利對水靈獸說道:“師傅,我們現在被困在了天之煉獄當中,沒有辦法出去,龍族三太子說可以藉助你的力量出去,所以才把你叫了出來。”

水靈獸的小嘴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原來如此!”

貝利對水靈獸說:“你只要按照三太子說的話去做就可以了!”三太子爲水靈獸講解了水靈獸需要做哪些事情,然後衆人便等待天目中的銀河出現。

夜色越來越重,宛如潑墨一般渾厚幽深,漆黑的天空中開始出現晶晶閃亮的星星,皎潔的星光點綴在無邊的黑幕之上,如同無數晶瑩閃亮的剔透鑽石,絢麗迷人。

漸漸地,天空中一條流動的閃着奇異白光的帶子在黑幕中若隱若現,逐漸由模糊變得無限的清晰,銀白色的光帶把黑幕一分爲二,黑白分明。

三太子看到銀河完全顯露出來,轉身對胖嘟嘟的水靈獸說道:“水靈獸,快!就趁現在!”水靈獸毛茸茸散發出幽藍光芒的身體迅速在空中翻了個跟斗,然後迅速向湖水中躍了進去,隨着水靈獸躍入湖水當中,晶亮的湖水錶面出現一小圈漣漪。

貝利三人在湖邊焦急的等候着,水靈獸躍入湖水中之後,開始拼命的狂飲湖水,水靈獸圓滾滾的身體吸入了大量的湖水,身體不斷地膨脹着,就像一隻不斷充氣的氣球一般,水靈獸吸收了足夠多的量,然後身體一躍,躍出湖面。

貝利三人看到躍出湖面的水靈獸全都驚呆了,只見水靈獸圓滾滾的身體直徑竟然達到了十多米長,要知道水靈獸原來的身體直徑也就是十幾釐米左右,水靈獸艱難的飄到空中,表情一副痛苦至極的樣子。

貝利看着水靈獸難受的樣子,心裏也很不好受,於是貝利大聲對着水靈獸喊道:“水靈獸,你要挺住,只要今晚成功穿越銀河,要多少水草我都滿足你!”

水靈獸身體裏吸滿了湖水,也無法說話,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由於水靈獸的身體被湖水充脹了十多米,湖水在水靈獸肚皮裏發着晶亮刺眼的白光,耀眼異常。

貝利三人看到漂浮在空中的水靈獸銀白色的發亮身體,如同一輪皎潔的圓月一般緩緩升起,似乎比夜晚的月亮還要明亮耀眼,水靈獸不斷向高空飄去。

三太子仔細觀察着水靈獸在空中的高度,直到水靈獸的高度與銀河的高度成爲一條直線,三太子纔對水靈獸喊道:“水靈獸,聚集你全身所有的力量向銀河噴射肚子裏的湖水!”

水靈獸聚集全身的力氣,小臉憋得通紅,待到最佳時機,水靈獸催動體內的湖水向着銀河的方向,均勻噴吐,只見自水靈獸口中閃現一條銀白色的水柱,直衝銀河,強勁得氣勢直衝雲霄。

貝利三人看着自水靈獸口中噴吐而出的耀眼光柱,絢麗的畫面堪稱一個傳奇,水靈獸的肚皮慢慢收縮變小,沖天的水柱在天空擊起一層絢爛的漣漪,美妙無邊,轉瞬間,閃耀銀白光芒的水柱就與銀河交疊在一起。

在水柱與銀河重合的那一瞬,激騰起漫天的銀白色花火,如同豔麗炫美的煙花一般震撼人心,水柱與銀河之間成功搭建起一道銀白色的弧線,真如一座白色橋樑般歷歷在目,三太子感覺已經可以了,迅速叫水靈獸下降,水靈獸一邊徐徐下降,一邊繼續噴吐着湖水。 最後水靈獸一直把最後一滴湖水牽引到了地面之上,然後呼呼地大口喘氣,貝利立刻把水靈獸放入異度空間中休息,一邊迅速跟隨李逍遙,三太子跑到湖邊,把鞋底沾溼,然後三人迅速沿着水靈獸噴吐出的如同一座橋的銀白色光帶向銀河跑去。

貝利感覺溼鞋底一接觸到銀白色的光帶便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其牢牢地固定在了銀白色的光帶之上,貝利三人迅速向銀河跑去。

踩着銀白色的晶亮光帶,感受着晚風的吹拂,看着眼下影影綽綽的斑駁景象,貝利突然感覺自己彷彿可以不借助任何外力飛行一般。

沿着晶白光帶不斷向銀河對面跑去,到了最高點,感覺自己與天空中的月亮是那麼的接近,彷彿觸手可及一般真切,身邊不時有拖着黑影的雲朵飄過,雲霧繚繞間,心情變得無比舒爽。

舒爽的風吹動貝利微長略卷的金黃頭髮,棱角分明的臉龐在月光的照射下有一種耀眼的光澤。

貝利三人終於成功穿越了銀河,來到了神界天門處,只見神界天門處有兩根參天的白玉盤龍柱直衝雲霄,毅然矗立令人感到無比的雄偉壯觀。

三太子對貝利說道:“恩公,我們已經成功從天之煉獄出來了!”貝利也是一臉興奮的樣子,可是這時候李逍遙拍了拍貝利的肩膀,貝利回頭一看,正好看到太白金星從對面走了過來。

太白金星看到貝利和李逍遙先是一愣,隨即揉了揉眼睛,又仔細地看了看,這下他看清了,不由得嚇了一跳,如同看到鬼一樣神情充滿了莫名的驚慌與恐懼。

貝利三人剛要上前,太白金星卻迅速轉身跑的比兔子還快,貝利三人感覺不妙,看來太白金星心中有鬼,應該是他故意把貝利和李逍遙封印在天之煉獄裏面,李逍遙對貝利說道:“我們最好趕快離開神界,不然恐怕一會兒想走都走不了了!”

三太子也是說道:“對呀!恩公,凌霄寶殿要是知道我們從天之煉獄逃了出來,而且你又是觸犯天條把我救了出來,肯定不會有好果子吃,咱們快撤!”

於是貝利三人迅速返回向着神界天門走去,可是剛走到門口,背後就響起一道霸道之極的聲音:“站住!觸犯天條還想跑,不知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嗎?逃到哪照樣會捉到你們!”

說話的人正是剛纔的太白金星,貝利感到驚訝莫名,這個太白金星跟之前簡直判若兩人,本來以爲太白金星受清風真人所託是個可以信得過的人,原來只不過是兇相沒有漏出來而已,看來看人不能只光看表面,貝利作爲一個人學了他的第一堂課。

貝利還沒有傻到和玉皇大帝對着幹,再說現在貝利也還沒有那麼大的實力可以與之對抗,所以一衆天兵天將把貝利三人押至凌霄寶殿,聽後玉皇大帝發落。

貝利三人在天兵天將的押送下來到了器宇不凡的凌霄寶殿,凌霄寶殿此時顯得分外的熱鬧,大殿之上的無數仙官看到貝利三人到來,全都是一片議論紛紛,交頭接耳,凌霄寶殿頓時顯得鬧哄哄的,凌亂不堪。

玉皇大帝立刻顯露出他的無比威嚴,聲音如同洪鐘一般響起:“肅靜!”衆仙官立刻停止議論,挺胸擡頭,一副十分正經的樣子。

玉皇大帝看向臺下貝利三人,銳利的眼神怒視着貝利三人:“貝利!李逍遙!你們好大的膽子,雖然你們成功使天之煉獄恢復正常,可是貝利你竟然私自放出封印在湖中石頭裏的東海三太子你剛當何罪?”

貝利一副凜然不懼的樣子,雙眼直視玉皇大帝,眼睛投放出堅定無比的光芒說道:“玉帝,我何罪之有,我認爲玉帝對東海三太子的判決不公,所以我斗膽進言,希望玉帝聽貝利說下去,如果我說完了,玉帝還是要治我的罪,我萬死不辭!”


玉皇大帝聽貝利說完,也是又驚又惱,還從來沒有人膽敢和玉帝對峙,這個貝利確實有些膽識,看看他究竟可以說出什麼讓我動搖:“好!我就給你一次機會,你說吧!”

貝利不慌不忙娓娓道來:“玉帝,我認爲人和神都是同等的,都是一樣的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只不過神界的人比凡間的人出生的先天條件要好於凡人,但是不管神界凡間都好,衆生中的男男女女都是要有一個伴侶的!”

“而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之間的愛情都是最自然最簡單直白的體現,由不得半點的強迫和欺瞞,愛情就是兩個相愛的人互相傾慕彼此,兩個人如同世間萬象一般自然地生活在一起,這種感情沒有經過刻意的打磨,雕琢,就是純粹的自然流露。”

“如果一個人非要強加限制兩個原本相愛的人在一起,那麼結果只能是相愛的兩個人都會備受相思的折磨,不能善終,自然發生的事是最美好的,我們沒有必要強加干涉,那樣於人於己都是沒有一點好處的!”

“如果玉帝成全東海三太子和他相愛的人在一起,並祝福他們的話,我想三太子也會對玉帝十分感激的,還請玉帝放手讓兩個原本相愛的人不要再受相思之苦,幸福的在一起,我相信神族優秀的男兒不勝枚舉,雲蘿公主必定可以找到如意郎君的!”

“好了!玉帝,我要說的話已經說完了,如果玉帝還要堅持制我的罪的話,那麼我也無話可說了!”

玉皇大帝聽到貝利這一套長篇大論,感覺特別的新鮮,腦中不斷的回想貝利所說的話,雖然新鮮可是卻又是句句在理,說的玉皇大帝對東海三太子都有了深深地愧疚之情,但是礙於帝王的顏面表面還是裝的和往常一樣面無表情。

衆仙官剛纔還抱持着看熱鬧的心態,可是聽完貝利洋洋灑灑的長篇大論,都對貝利是另眼相看,好獨到的見解,說的一針見血,相當犀利,可是又恰到好處的給玉皇大帝做了一個臺階,說的玉帝不同意的話反而說不過去。

玉帝面無表情的臉轉而放射出慈祥的笑容:“好你個貝利,說的着實精彩,朕算是服了你了,好!念在你們讓天之煉獄恢復正常的份上,三太子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了!”

貝利還不忘拍拍馬屁:“玉帝英明,相信在玉帝的領導之下神界定將更加的繁榮昌盛!”

這頓馬屁拍的玉帝笑逐顏開,爽朗的笑聲久久迴旋在凌霄寶殿。

神界天門

東海三太子對着貝利跪拜道:“多謝恩公,多謝恩公,要不是恩公在玉帝面前大膽進言,我相信我也不會得償所願,我會時刻將恩公銘記於心的,恩公要是有什麼事請記得東海龍宮還有我三太子這個朋友,到時我一定會鼎力相助的,再次謝過恩公!”

貝利微笑着攙扶起三太子:“三太子,如果拿我貝利當兄弟的話就不必行此大禮了,我貝利一定不會忘記有三太子這樣一個肝膽相照的好兄弟的!”

貝利和李逍遙揮手和三太子告別,李逍遙和貝利回到蜀山打算見掌門一面,李逍遙感覺師傅應該可以原諒自己,貝利便一同和李逍遙駕乘筋頭雲向着蜀山的方向飛去。

在離蜀山很近的地方,貝利竟然感覺出一股十分強大的妖氣蔓延整個蜀山,不由得大驚,看向身旁的李逍遙,李逍遙也已經感覺出情況有些不對,於是兩人迅速加快速度向着蜀山飛馳而去。 整座氣勢雄偉,傲然屹立於山巔之上的蜀山完全被一股巨大的黑氣所包圍,妖豔的黑氣不斷自蜀山中冒出來,森寒之氣讓人不由的毛骨悚然。

貝利和李逍遙來到蜀山山門看到這裏竟然也沒有守門弟子守候,,於是二人迅速來到蜀山正殿,蜀山正殿一片凌亂不堪的樣子,遍地都是蜀山弟子的屍體,血流滿地。

兩個蜀山弟子攙扶着蜀山掌門清風真人,清風真人面露痛苦神情,當他看到李逍遙時神情劇烈的一陣,表情摻雜了驚訝,懊悔,希冀等諸多表情,最後眼裏騰昇起一層水霧。

李逍遙也是神情激動地看着很久沒見面的師傅,知道師傅其實一直沒有怪他,於是迅速上前對着師傅就跪了下去:“師傅,徒弟回來晚了,蜀山到底怎麼了,是什麼人竟然可以闖入蜀山,重傷無數蜀山弟子?”

清風真人一臉頹敗神色,面容蒼白無力:“那是一個手持金黃色巨斧的人,他來勢兇猛,上來就揮動巨斧砍死無數蜀山弟子,他的雙眼散發出強烈的黑氣,簡直一點人性都沒有,他一看到鮮血四濺,更加的瘋狂揮砍,簡直是慘無人道。”

“我召集衆弟子用蜀山七星陣把他團團困住,可誰想他的境界竟然神乎其神,蜀山七星陣只壓制他沒有五分鐘便被他全盤瓦解,我看他是有目的而來的,如果不上前攔截,他也不對蜀山衆弟子進行攻擊。”

“我想他應該是來蜀山找什麼東西的,果不其然,他翻躍到蜀山正殿的閣樓頂上,破解了五行禁制,拿走了蜀山至寶土靈珠。”

貝利在心中暗暗咬牙,很顯然清風長老口中所說手拿金黃色巨斧之人肯定是幽冥魔龍無疑,這個幽冥魔龍竟然跑到蜀山來生事,還搶走了蜀山至寶土靈珠。

清風真人對李逍遙道:“逍遙,你可要迅速把土靈珠追回,因爲沒有至寶土靈珠人界將面臨旱澇洪水,山崩地裂等巨大的自然災害。”

李逍遙也是不清楚這其中的原委,立刻問師傅:“師傅,到底是爲什麼人界會離不開這土靈珠呢?”

清風真人乜斜着眼睛,似乎在回憶不堪的往事:“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話說原來神界有一個水神共工,他經常喜歡到人界禍害黎民百姓,令人界總是不斷被洪水所吞沒,使得無數百姓命喪於無情的洪水之中。”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